|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三十九章 血龙寿阵
  狴犴大王、秦子白、曦焱和一众强者,押着古海飞舟缓缓向龙脉城而去!

  飞舟之上,古海开启的隔音阵法,外界听不到内部人的对话。

  “古先生,你先前说的是真的?龙脉是假的?”司马风焦急道。

  古海深吸口气道:“不知道!”

  “啊?不知道?”司马风惊愕道。

  “刚才只是为了稳住众人,给我喘息的机会而已!”古海微微笑道。

  “可是,可是,你现在更加危险了啊?一旦进入龙脉城,他们发现你骗他们,岂不是……?”司马风担心道。

  古海轻轻摇了摇头道:“不,只要人没事,总有时机逃脱的,不是吗?”

  “呃?”司马风面露焦急。

  “而且,我猜的未必是错的!”古海双眼微眯。

  “呃?”

  “秦子白、曦焱,他们来龙脉城,肯定有目的,龙脉城下,死亡坟谷,肯定有什么,具体是好东西,还是灾难,我却不得而知!”古海摇了摇头道。

  “你不知道?那怎么找啊?”司马风苦笑道。

  “我找不到,澳门赌博网站:不代表婉钰找不到!”古海笑道。

  “我?我怎么找?姐夫,先前我已经将预言用了啊,一个月,只能一次,我不能再看到未来了!”龙婉钰担心道。

  “没事,你不是能趋吉避凶吗?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们在龙脉城转,每个角落的转,我负责寻找离开的机会,你负责找寻大凶、大吉之地,掘地三尺,也要找!”古海沉声道。

  “喔!”龙婉钰茫然的点了点头。

  很快,一行人已经到了龙脉城。

  龙脉城也就和凡人城池差不多,包裹了几十座山的区域而已。

  古海双眼微眯:“呵,这么点大的地方,还要铸造城池?现在,越来越肯定我的猜测了!”

  “古海!到了,你说,在哪?”秦子白陡然一声大喝。

  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古海一挥手,撤去飞舟上的隔音阵法。

  “呵,秦子白,你急什么?我还没开始找,你就心虚了?”古海冷笑道。

  “哼!我看你怎么找!”秦子白冷声道。

  飞舟缓缓飞入龙脉城。

  “关闭大阵,防止古海逃了!”秦子白一声大喝。

  “轰隆隆!”

  城楼上陡然形成一个结界,将龙脉城上空笼罩而起。

  古海看着结界皱了皱眉,转而看向封闭的龙脉城。

  龙脉城中,被分割了大片的区域,每片区域,都有大量建筑,都住满人了。古海一行落在一座山峰之上。

  “好多人啊?”龙婉钰惊讶道。

  “那是当然,哪次龙脉出现,都是聚集大量宗门、大量家族、大量散修的,这里一方方势力,都带来了各自的弟子、军队。呵,只为龙脉!”古海冷笑道。

  “好了,古海,你们开始找吧,我陪着你!”狴犴大王冷声道。

  不止狴犴大王,四周一众宗主,一众家主,各大散修,纷纷面露阴沉的看向古海,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强者得到消息,或到古海近处,或在远处盯着古海。

  一个个看向古海的目光,都不甚友好。

  古海看了看众人,却是微微一笑道:“诸位,找寻宝藏,不可能一蹴而就。接下来,我会慢慢搜,等不及的人,就不要跟着了!”

  “哼!”

  一众修者冷哼道。

  “那我一片区域,一片区域开始搜了!”古海笑道。

  “请吧!”狴犴大王冷声道。

  “婉钰,跟我走吧!”古海叫道。

  叫上龙婉钰,一行人开始在一众区域搜寻了起来。

  “把那片山扒了!”古海指向一座山。

  “看我干嘛?”一个宗门宗主皱眉道。

  “诸位都想要宝藏,跟着我,出一份力,很难吗?”古海看向那宗主。

  那宗主皱了皱眉:“哼,若是找不到,古海,我要你好看!”

  那宗主快速指挥宗内弟子开始挖山。

  山挖了一大半,龙婉钰摇了摇头。

  古海点了点头,继续前行。

  “那座山,给我扒了!”古海又指挥了一个家主。

  “嗯?”

  那家主脸色一沉,继而寒声道:“我配合你,但,你要是找不到宝藏,古海,我要你好看!”

  古海没有理会,旁边站着龙婉钰,并不在意。

  那家主指挥带来的军队开始挖山。

  古海不断的指使着一众家主、宗主做事,似乎在激怒众强者一般。

  偶尔,古海撇了一眼不远处的曦焱。

  曦焱冷笑的看向古海。先前还担心古海讨好这群修者,反过来与自己作对,如今,古海自己在作死啊。找不到宝藏,不用自己动手,这群人的怨气就会把你干掉。

  龙脉城大阵开启,逃都没地方逃。

  “哦?曦焱?秦子白呢?”古海疑惑道。

  “秦大人的行踪,没必要向你汇报吧?”曦焱冷笑道。

  古海看了眼狴犴大王,狴犴大王眉头微皱。也四处查探了起来。

  的确,秦子白已经消失了。

  “古海,快找啊,以你这进度,找到几时?”曦焱冷声道。

  “呵!”古海冷冷一笑,没有理会。

  ----------

  龙脉城,一个宫殿门口。站着秦子白和一个白衣稚童。

  “咯咯咯咯咯,古海?哟,那小丫头?居然自己闯进来了?嘎嘎嘎嘎嘎!”白衣稚童看着远处面露一丝狰狞道。

  白衣稚童不是旁人,正是昔日帮吕阳王的寿师,东方先生。昔日在战场上,被古海所杀,却被其本体救活,如今再度出现在了龙脉城。

  “东方先生,古海来了,会不会坏我们的事?”秦子白沉声道。

  “不会,整个龙脉城就是一个寿阵,古海进入,也逃不掉的,咯咯咯,来得好,来得好,冤家路窄啊!”东方先生面露狰狞道。

  “现在的人数还不够吗?”秦子白皱眉道。

  “还差一点,别急,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进入我这血龙寿阵的!”东方先生冷笑道。

  “这下面有什么?古海说有宝藏?是吗?”秦子白好奇道。

  “宝藏?呵呵,或许吧!你负责配合我就好了!”东方先生淡淡道。

  “可是古海他……!”

  “呵,别担心,我的血龙寿阵,谁也发现不了,熙宇大帝答应,让你们配合我,你们配合我就行了,其它就别多问了!”东方先生冷声道。

  秦子白眉头微皱。显然有些不爽。

  “你也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呵,这一次,可不仅仅我,我的本体,可是亲自允诺熙宇大帝,负责帮他对付大乾的寿师,你们该知足了!”东方先生冷声道。

  -------------

  龙脉城下,一个地宫之中。

  地宫之内,住着一胖一瘦的两人,胖如巨山的紫微,瘦如骷髅的长生。

  这一日,紫微在一个巨型地宫大殿之内,双手之上顿时冒出大量的软毛,软毛凌虚一刷,好似染了墨汁一般。

  在地宫内,身形甩动,墨汁顿时挥洒而出。

  “哗啦啦啦啦!”

  墨汁落地,顿时形成万千的黑色符文。

  “嗡!”

  陡然,地宫下大地通红一片,好似变成烙铁一般,无尽火焰似乎要从地底冲出。

  但,万千黑色符文陡然绽放出耀眼的黑光,瞬间将大火镇压了下去。

  “我的个乖乖,好险,这次描符差一点就迟了。都怪长生偷懒!要不然老子就要被烤成肉干了!”紫微长呼口气。

  紫微满意的看了眼自己杰作,缓缓的挺着肥胖的大肚子,向着大殿一个小门走去。

  通过小门,进入了另一个地宫。

  在那地宫之中。

  枯瘦如柴的长生,右手也是冒出大量软毛,在一张兽皮上,用心的绘画着什么。

  “什么?长生,你干什么?”紫微陡然瞪眼喝道。

  “啊?”长生顿时将那兽皮画卷藏入身后。

  “没,没什么,嘿嘿!”长生心虚的笑道。

  “你个龟儿子,你又画画?老子这么胖,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你还画?你还画?”紫微惊怒不已。

  “我刚才看你去描符了,所以,一时手痒,一时手痒!”长生赔礼道。

  “狗屁的手痒,你的手痒,就是要害我!老子跟你拼了!”紫微瞪眼中冲了上去。

  “你,你别过来,你过来,我就把画给你看!”长生顿时叫道。

  “你给我看啊?你给我看啊,你给我看,我就给你朗诵诗歌,你信不信?”紫微冲到了近前。

  “别,别,哥,大哥,你别朗诵了,我都枯瘦如柴成这样了,你再朗诵,会要我命的。我不给你看我的画,不给你看!”长生顿时惊恐道。

  “狗屁,我不相信你,你每次都这么说,然后我每次都中招了!”

  嘭!

  紫微一把掐住长生的脖子。

  “你不也是?我每次去描符,你不也是朗诵诗歌?”长生也掐住紫微的脖子。

  “狗屁,你不会不听啊?”

  “我不听个屁?你的诗歌声音能穿透一切,堵住耳朵都不行!”

  “狗日的,老子打死你,让你手贱,让你手贱!”

  “你不一样?”

  ……………………

  ………………

  …………

  咕噜噜,两人互掐中在地宫中翻滚了起来。

  “轰隆隆!”

  陡然,地宫外传来一个声音。

  “什么声音?”紫微微微一愕。

  二人互掐停了下来,听向外界。

  “姐夫,不能挖了,这不能挖了!快走,快远离这里!”龙婉钰的声音,焦急的传了下来。

  “有人发现我们了?”长生眼睛一瞪。

  “有救了?快,快来人啊,快挖!”紫微顿时兴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