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十八章 镇崔铁
  朝歌城!

  古海临走前,都有了妥善的安排,除了有重大事件,一般朝中事务,上官痕并不插手。

  接待了大明王神一行之后,上官痕就远远避开了三人。

  但,三人之中的崔铁却是再度找到了上官痕。

  上官痕府上,一个凉亭之中。

  崔铁来访,上官痕自然接待了一番。

  凉亭中,上官痕给崔铁与自己各沏了一杯茶。

  “崔先生?不知忽然造访是为何事?”上官痕喝了口茶笑道。

  崔铁端着茶杯,喝了一口,冷笑道:“上官先生,你可是好找啊,这些天,都见不到你踪影了?若不是大明王神提醒我堵在这里,呵,还不知道怎么找到你?”

  “鄙人事务繁忙,所以找不到我正常的,只是诸位在等皇上归来,却是找我为何?”上官痕笑道。

  崔铁脸色严肃了起来,死死的盯着上官痕。

  上官痕依旧风轻云淡。

  “你是谁?为什么,你给我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是我玄武族的一员?”崔铁沉声道。

  “呵,可能我面相比较大众化吧?”上官痕淡淡道。

  “不对,不是面相,就是感觉,我这些天找过你资料,说你是观棋九子的七公子?可我不信,当初繆辰兴师动众的准备灭了大瀚皇朝,看到你,就忽然安顺了?你是谁?”崔铁脸色阴沉了下来。

  上官痕喝了口茶,表情也冷了下来:“崔先生,我是谁,关你何事?”

  “不对,你身上那股气息,是至尊的气息,至尊已经死了,可你身上为何也有,莫不是,莫不是……?”崔铁眼睛渐渐红了起来。

  “莫不是什么?”上官痕语气冰冷道。

  “神?我玄武族的神,某非……!”崔铁红着眼睛看向上官痕。

  上官痕双眼微眯:“呵,你还真会想,不过,不管我是谁,与你何干?你不是已经投入太阳神宫为奴了吗?”

  “不对,我玄武族的神肯定被苍天毁灭了,或许是神的碎片?给我看看!”崔铁顿时站起身来,似乎要扑向上官痕。

  “呃!”

  可是刚起身,崔铁陡然身形一阵摇晃,好似要站不稳了一般。

  “茶里有毒,你对我下毒?”崔铁瞪眼看向上官痕。

  “崔先生,请你自重,这终究不是你的奴舍,我可以不杀你,但,再有乱来,别怪我不客气!”上官痕冷声道。

  “这是玄蛇毒,你果然是玄武族,你是谁?你和至尊什么关系?你身上是不是有神的碎片?”崔铁摇摇晃晃瞪眼道。

  上官痕却是沉声道:“大明王神?看了很久了吧,这是你的奴才?是你要试探我的吗?”

  朝歌城中,遥远处一座浮岛之上,大明王神和白袍女子对弈之中。

  “呵,上官痕?这是你们玄武族的事情,我可不是试探你!只是,我也好奇,你到底是谁?玄武神的碎片吗?”大明王神淡淡道。

  虽然隔着很远的距离,但大明王神的声音却诡异的传入上官痕的府上。

  “我说不是,你们却不信,只是我没想到,这崔铁如今已经为奴到如此境地,不管我是不是有玄武神的碎片,他居然当着外人的面,将此事大肆挑起?”上官痕双眼微眯的看向对面崔铁。

  “若是玄武神的碎片,你没有资格拥有!”崔铁摇晃中叫道。

  “哦?我没有资格,你就有资格了?呵,哈哈哈哈!”上官痕面露一丝冰寒。

  扭头,上官痕道:“大明王神,我记得你当年可是欠玄武至尊一份人情吧?怎么,玄武族败落,你想要落井下石?”

  远处浮岛之上,大明王神手中的棋子忽然微微一顿。

  “看来你的确与玄武至尊有着关系,连这个都知道?呵,你是玄武族,崔铁也是玄武族。这样吧,你玄武族的事情,我不插手!你和崔铁自己解决吧!”大明王神淡淡道。

  “哦?我杀了这叛徒,你也不插手?”上官痕沉声道。

  “不插手,不过,崔铁终究跟了我一段时间,我不插手他的事务,但,他身上的毒,我却可以帮他解一次!”大明王神淡淡道。

  说话间,手中的棋子陡然一抛,棋子犹如一道流星一般,瞬间从遥远处激射而来,一转眼间到了崔铁身上。

  “噗!”

  棋子撞击在崔铁的腹部,崔铁顿时一口绿色液体喷出,并且身形瞬间撞入了一个房屋。

  “轰!”

  崔铁撞毁了一栋屋子,无尽烟尘,但,烟尘笼罩之中,崔铁却是兴奋莫名。

  “哈哈哈哈,多谢大明王神,毒解开了,玄蛇毒?上官痕,我看你往哪里走!”废墟中崔铁大吼中冲了出来。

  “嗡!”

  上官痕的府上,陡然冒出大量云雾。却是古海昔日布置的阵法。

  “力拔山兮气盖世!”

  上官痕府上的家将顿时操纵云兽冲击而来。

  “哼,这种级别的,还想在我面前放肆?给我破!”崔铁一声大喝。

  “轰!”

  一拳全力打出,顿时,项羽云兽轰然爆炸而开,不止项羽云兽,就连整个大阵也轰然爆开,上官痕的府邸,也是轰然爆炸而开。

  “上官痕,你给我出来?”崔铁扭头看向废墟四方。

  上官痕已经消失了。

  崔铁,终究是开天宫的实力,虽然是下天宫,但也是开了天宫,破坏力却是凶猛无比。

  “咻!”

  一艘飞舟向着城外飞去。

  “上官痕,哪里跑!”崔铁一声大喝,快速追了过去。

  “咻!”

  飞舟速度很快,崔铁速度也很快。转眼,二人冲出了城外。

  开天宫的破坏力终究太强了,这要在城中打起来,必然百姓遭殃。

  “呼!”

  陡然,崔铁身形一晃,挡在了飞舟面前。

  城南之地,崔铁挡下了上官痕,露出一丝狞笑:“上官痕?念在你我都是玄武族,你若是真的有神的碎片,将其给我,我可以饶了你!”

  “崔铁?当年至尊最大的错误,就是太宠你了!”上官痕冷声道。

  说话间,上官痕四周陡然冒出滚滚绿雾,显然又是茫然毒气。

  “哼!施毒?先前我两躯融合,被你得手,你还以为现在也有效?”

  崔铁一声冷哼,身形一晃。

  “轰!”

  崔铁化为一头五百丈的巨大玄武,五百丈,通天彻地,浩大无比

  玄龟、玄蛇合体,一股庞然的开天宫气息爆发而出,形成一股股风暴,玄武一出,乌云遮天,电闪雷鸣。城中无数百姓顿时惊愕的扭头望去。

  城中浮岛之上,大明王神的下棋也停了下来,眺望远方。

  玄龟狰狞,玄蛇张口,吸着绿雾一般。

  “我玄蛇之身,毒囊连当年至尊的毒气都能吸收,对我来说是大补之气,你继续啊?哦?你这毒气,的确有几分至尊的味道?你果然是得了玄武族的传承?神的碎片,你身上有?”玄蛇带着一股兴奋吼着。

  上官痕脸色一阵难看。

  上官痕拥有的不是玄武神的碎片,而是一个完整体,的确还有一些玄武神的秘法,可若是施展,就全暴露了,最关键的是崔铁,一个玄武族的败类。

  逼着自己出手吗?若不用神力,自己只是元婴境。可若用了,一旦暴露,就不是一个崔铁的麻烦了,而是无数妖兽至尊都会以抢夺自己的神为第一目的。

  “崔铁,这是大瀚皇朝,你在大瀚皇朝与我作对,是想要与大瀚皇朝为敌吗?”上官痕面露冰寒道。

  “大瀚皇朝?哈哈哈,什么狗屁大瀚皇朝,今天,我就是要你交出玄武神的碎片,你又能奈我何?那古海,就算在我面前,又能怎么样?我一个指头就能捏死他,你信不信?”崔铁冷声道。

  上官痕正待发怒。

  陡然,一声冰寒的声音传来:“一个指头就能捏死朕?呵,好大的口气啊!”

  “嗯?”玄蛇玄龟露出一丝疑惑。

  “皇上!”上官痕陡然脸上一喜。

  “皇上回来了,皇上回朝了!”

  “皇上回来了!”

  ……………………

  ………………

  ……

  城中无数担心的百姓和官员顿时露出喜色,毕竟当初上官痕可是毒了常明,澳门赌博网站:救了全城,如今被玄武死逼,所有人都为上官痕担心的,可是,却又无能为力。

  “古海?”浮岛上的大明王神沉声道。

  一旁白袍女子却是缓缓站起身来:“那就是古海?”

  却看到,远处一艘飞舟缓缓飞近。

  飞舟前方,放着龙椅,龙椅上正坐着古海。

  古海也是刚刚回来,刚回来,看到气运翻腾的朝歌城,还没来得及高兴,陡然铺天盖地的乌云覆盖而下。

  却是远处一只巨大的玄武,正在欺负上官痕?

  古海自然脸色阴沉的指挥飞舟飞了过来。

  “古海?你回来也没用,一边呆着,这是我玄武族的事情!”崔铁冷声道。

  “哼,在大瀚的所有事,都是朕的事情,在朕朝歌,辱大瀚之人,你算什么东西?”古海一声冷哼。

  冷哼之中,翻手一招,天镇神玺陡然飞出,一瞬间骤然放大百倍。

  “昂!”

  陡然,地底大地龙脉应喝的一声长啸,满天气运顿时向着天镇神玺方向移动而来。

  “哼,一个皇朝御玺,也想镇我?帝朝御玺还差不多。笑话!”

  玄蛇尾巴陡然甩天而去,似要一尾巴砸了天镇神玺一般。

  “嗡!”

  天镇神玺之上,那枚黑棋陡然放出一丝淡淡的黑光。

  四方气运陡然涌入无数进入天镇神玺,天镇神玺再度放大百倍,同时,大地龙脉忽然涌出一道金龙光影,浮上高空,似背着无数山脉,融着天镇神玺,向着玄蛇尾巴压去。

  玄蛇的尾巴瞬间被天镇神玺砸断了,并且悍然砸在玄龟的背上。

  “轰!”

  巨大的镇压之力,压的大地猛地一震,那一片区域轰然下沉而起。

  “轰咔!”

  “啊!”

  伴随崔铁一声惨叫,龟壳轰然四分五裂,鲜血从内部瞬间溅射而出。

  “什么?”远处大明王神沉声道。

  “崔铁可是开天宫的力量,古海怎么能……?”一旁白袍女子也露出惊骇之色。

  “呃?”上官痕也惊愕的看向古海。

  古海眼中也闪过一丝惊讶,刚才只是用天地大悲赋中的御宝手法催动天镇神玺,却没想到效果如此强大?

  天地大悲赋的力量?

  不对,应该是天镇神玺本身的威力,天镇神玺携大瀚皇朝气运连同大地龙脉之力,悍然镇压崔铁。当然,其中多多少少肯定有黑棋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