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姐夫
  鬼池之中,群鬼凄厉的惨叫、挣扎,可根本逃不出來。

  古海眉头微皱,心中不喜,这可是刚刚战死的军魂啊,死了都不能安生。

  虽然心中不喜,但,古海却无能为力,最少还有重要之事需要解决。

  “嘎嘎嘎嘎,两个小娃娃,你们怎么进來的啊,我这寿阵,可是迷幻重重,更有削骨化肉的阴风啊,你们却安然的走到这里,沒有受到大阵干扰,稀奇,稀奇。”东方先生看向二人语气还是极为平缓的。

  “东方先生,冒昧打扰,我想请教你点事情。”龙婉钰却是急切道。

  龙婉钰求母心切,古海也不好阻拦。

  “哦,请教我事情,那先拿出诚意來吧,你先说,你们怎么安然进來的。”东方先生带着一股疑惑道。

  “我们有两枚魂种,你看,就是这个。”龙婉钰顿时取出那枚魂种。

  “龙婉钰。”古海眉头一挑,想要阻止,可一切都太迟了。

  龙婉钰手中的魂种已经被东方先生看到了。

  “丁卯号‘魂种’,这是我给大颍皇上的啊,二位还真是好手段啊,居然得到了它。”东方先生沉声道。

  “机缘巧合。”古海微微苦笑道。

  “她的是丁卯号,你的魂种是什么号啊,给我看看。”东方先生淡淡道。

  “古海,给他看看啊,快点,我想知道我娘消息。”龙婉钰急切道。

  古海疑惑的看看东方先生,为什么一定要看自己的‘魂种’。

  龙婉钰不管怎么催促,但,古海却并沒有取出,而是盯着龙婉钰道:“龙婉钰,你确定,你确定是大吉。”

  龙婉钰微微一怔,一时不知该怎么说,古海微微一阵苦笑,就知道,就知道不该信龙婉钰,唉。

  “古海,你的魂种呢,给我看看。”东方先生叫道。

  古海却是深吸口气道:“东方先生,冒昧打扰,还望勿怪,我们如今代表的是大乾天朝,这位是大乾圣上最宠爱的婉钰郡主,她若有个不测,大乾圣上必定怒火焚天,今次与大颍为敌,非与先生为敌,來日先生前往大乾,婉钰郡主必待先生如上宾。”

  “咯咯咯咯咯,古海,你这是威胁我吗。”东方先生忽然冷笑道。

  “沒有,只是想交好东方先生。”古海微微笑道。

  “不必交好了,大乾那寿师,与我有仇,你说我会害怕大乾圣上,咯咯咯咯咯,今日你二人自己闯进來,怪不得我,怪不得我,嘎嘎嘎嘎嘎。”东方先生得意的笑道。

  古海脸色一变。

  “东方先生,我想知道,我娘的天魂、地魂,在哪里,你知道吗。”龙婉钰却是急切的叫道。

  “哦,原來,是为龙晓月的两魂才闯进來的,嘎嘎嘎,好,好,好,來吧,你想要龙晓月的两魂,到我这來,我给你。”东方先生笑道。

  “你真的有。”龙婉钰却是真的跨前了一步。

  “啪。”

  古海一把抓住龙婉钰的手臂。

  “干什么。”龙婉钰皱眉道。

  古海却是看向东方先生道:“东方先生,此次多有打扰,我等还是告辞了。”

  “嗯,他说有我娘两魂。”龙婉钰焦急道。

  “闭嘴。”古海眼睛一瞪,喝止龙婉钰。

  抓着龙婉钰,就要向着后方退去。

  “我这寿阵,却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东方先生冷笑道。

  说话间,探手一指。

  “轰。”

  滚滚黑色阴风陡然从四方凝聚,瞬间将古海和龙婉钰包围了起來。

  “丁卯号,呵呵,我的魂种,却为你所用,笑话,破。”东方先生打了个响指。

  “啪。”

  龙婉钰手心的‘魂种’瞬间爆开,化为一阵烟雾弥漫龙婉钰周侧。

  “完了,完了,丫头啊,你造孽啊,现在看你怎么出去,这削骨化肉的阴风,你触碰就要化了啊。”妖鬼灵绝望的喊着。

  “你,你,你怎么可以这样。”龙婉钰看着东方先生,瞪大眼睛。

  “我怎么不可以这样了。”东方先生冷笑道。

  古海却是将龙婉钰护在了身后,看向东方先生道:“东方先生,今日前來,我俩并不想与先生结怨,只是想要求教一件事情而已,而且,有什么要求,先生提出,只要我们能够做到,一定会为先生办到的,还请先生息怒。”

  “息怒,咯咯咯咯咯,你们也想我息怒,可我沒有怒啊,我就想将你们抓起來,还有,我想让大乾的那个寿师生生气,嘎嘎嘎嘎,不知道我杀了龙婉钰,大乾那个寿师会急成什么样。”东方先生冷笑道。

  “怎么会有这么坏的人,怎么会有这么坏的人。”龙婉钰顿时眼睛红了起來。

  龙婉钰刁蛮任性,可是,从小到大都生活在大乾皇宫,受大乾圣上庇护,哪里会想到外面的人这么的坏。

  古海脸色一沉,这东方先生,根本讲不通理啊,可事情沒有最糟糕的,只有更糟糕。

  却看到东方先生忽然惊讶道:“呦,小丫头身上绑的是什么。”

  “嗯。”古海脸色一沉。

  “哦,还好魂种散了笼罩你,我才看到,咯咯咯,还真是准备充分啊,百寿蟠桃树,根为我动,破。”东方先生探手一挥。

  “轰。”

  不远处的一片云雾散去,顿时露出了百寿蟠桃树。

  百寿蟠桃树一出,根须忽然化为织天大网,瞬间将整个内部空间包裹了起來,密密麻麻无穷树根,即便古海二人想要逃跑,也将受到阻拦了。

  “这是琴弦,小丫头,身上绑着琴弦,咯咯咯,果然有备而來啊。”东方先生冷笑道。

  “不好,勾陈,勾陈。”古海探手猛地一拉龙婉钰身上的意境琴弦。

  琴弦一猛拉,瞬间提醒了远处勾陈。

  “嘭。”

  勾陈猛地一拉琴弦。

  “啊。”龙婉钰顿时被拽的倒飞而起,准备拽回镇南城。

  “嘭。”

  百寿蟠桃树的树根所织起的大网,却好似一堵坚固无比的墙壁一般,瞬间将龙婉钰挡了下來。

  逃不掉了。

  “啊。”龙婉钰痛苦的叫着。

  “逃,逃不掉的,这琴弦也给我断吧。”东方先生冷笑道。

  “嘭。”

  两个树根轰然撞在了琴弦之上。

  “绷。”

  琴弦轰然断裂了开來。

  “呜呜呜,你是个坏蛋,你是个大坏蛋。”龙婉钰被吓的哭了起來。

  “我可是为你好,小丫头,沒了魂种,逃入我的阴风大阵,马上就削骨化肉了,我刚才要不是用树根拦着,你已经死了,逃,你逃不掉的,我可要给你找一个体面的死法,咯咯咯咯咯。”东方先生阴笑道。

  “呜呜呜呜,娘,姐姐。”龙婉钰惊恐的叫着。

  第一次,龙婉钰体会到了害怕,无比的害怕,以前从來沒经历过这种死亡的威胁,如今一瞬间的冲击,让龙婉钰整个人都吓傻了,为之前的任性,深深的后悔。

  “百寿蟠桃树,我听说百寿蟠桃树的养料是鬼魂,原來先生却是为了此桃才炼化这些鬼魂的,古海不才,巧合有一枚百寿蟠桃,愿以此桃赎我二人冒犯之罪,东方先生,可好。”古海看向东方先生。

  “哦。”东方先生却是微微一怔。

  “我想起來了,先天残局界,那个古海就是你啊,你的确有一枚,咯咯咯,你拿來给我,我考虑考虑。”东方先生冷笑道。

  “好。”古海点了点头。

  探手间,似要去取那枚百寿蟠桃,但,身形却是靠近惊恐中的龙婉钰。

  “龙婉钰,这次为了你的失误,我可是亏大了。”古海苦笑道。

  “呜呜呜呜,我、我、我。”龙婉钰依旧惊恐之中。

  面对古海的指责,已经沒有精力去反驳了。

  就在这时,古海陡然一把抱起龙婉钰。

  “嗯。”东方先生微微一怔。

  “啊。”龙婉钰忽然被一个男人熊抱,也是陡然惊叫而起。

  “趁现在,勾陈,走起。”古海一声大喝,腰间一颤,扯动了自己身上的意境琴弦。

  勾陈猛地一股拉力拉來。

  “呼。”

  古海瞬间被拽起,怀中抱着龙婉钰,再度向树根墙壁撞去。

  此刻,古海也取出了东西,不是百寿蟠桃,而是一柄血刀。

  “给我破。”古海瞪眼一声大吼。

  “轰。”

  血刀的强大力量下,轰然将树根墙劈了一道口子。

  古海抱着龙婉钰,瞬间从口子中被拉了出去。

  “竖子,安敢欺我。”东方先生陡然惊怒而起,探手一挥。

  “轰隆隆。”

  滚滚树根瞬间暴涨而起。

  古海有一枚魂种,贴着自己和龙婉钰,可以不受阴风伤害,琴弦拖拽力量特别大,一瞬间就将二人拉向远处了一般。

  “得救了,得救了。”妖鬼灵喜极而泣。

  龙婉钰此刻也不在乎被古海熊抱了,而是瞪大眼睛。

  自己逃出來了,这就逃出來了。

  “嘭。”

  二人还來不及庆贺,陡然一个树根瞬间缠绕了古海的右脚。

  “嘭。”

  一刀斩去。

  但,一瞬间,又是百条树根缠绕古海,甚至连同古海抓刀的右臂,一起缠绕而起<spanclass=characterstyle=background-image:url(/img/14

  e395

  40672932299/32846786/-927798515280591620png)>右手瞬间动惮不得了。

  这还不算最恐怖的,接着,又是铺天盖地的树根笼罩而來,眼看就要将二人彻底吞噬在树根海了。

  “完了,跑不掉了。”妖鬼灵绝望道。

  龙婉钰也被这一幕吓傻了。

  古海露出一丝惨笑,澳门赌博网站:这是逃不掉了吗。

  左手一扯腰间,将腰间的琴弦解开,瞬间套在龙婉钰的腰间,手中那枚魂种,塞在了龙婉钰的手心里。

  吓傻了的龙婉钰微微一怔,忽然感到手心多出一个冰凉的魂种,腰间猛地一紧。

  自己的魂种被东方先生破了,自己的琴弦也被东方先生断了啊,现在这是,这都是古海的。

  “龙婉钰,以后不要太任性了。”古海露出一丝惨笑的一推。

  “咻。”

  龙婉钰被琴弦拉扯,瞬间射向了远处。

  被琴弦拖拽之际,龙婉钰眼睛瞪得老大的,眼睁睁的看着古海,被犹如万千手臂的树根淹沒其中,拖入大阵内部。

  咻。

  因为魂种,龙婉钰不受阴风干扰,强大的拖拽之力,一瞬间,犹如钓鱼提线一般,瞬间被拉扯出了大阵。

  “得救了,得救了。”妖鬼灵激动的叫着。

  妖鬼灵激动,而龙婉钰整个人都傻了一样,古海在最后,将生的希望给了自己,将魂种给了我,将琴弦给了我,让我得救了,他却被树根海吞噬了。

  那一幕,龙婉钰一辈子都忘不掉的,即便被拉扯在空中,古海刚才被万根吞噬的画面,还历历在目。

  除了娘和姐姐,还沒人对自己那么好。

  先前自己还要杀死他,还要捉弄他,还骗他,可他在最后,却为了救我,被那坏蛋害死了。

  短短时间,龙婉钰见过了世界上最坏的人,也忽然见到世界上最好的人,这一瞬间的反差对比,让龙婉钰整个人都懵了,脑海中只剩下古海最后的那句话。

  “龙婉钰,以后不要太任性了。”

  妖鬼灵庆贺了好一会,龙婉钰才红着眼睛喊了起來:“姐夫~~~~~~~~~~~~。”

  咻。

  龙婉钰瞬间被拉扯向遥远处的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