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一百二十章 大吉?大凶!
  古海、龙婉钰驾着仙鹤快速的在林中穿梭!

  破军虽然能听到二人的声音,但根本就不会在意,就好像站在城楼上,看全城一亿人走动,能看清所有人,但怎么可能看的清每一个人的脸?

  “根据司马长空给我的资料,那些人进入云雾区消失的时间分析,东方先生应该在那个方向!”古海指着远处道。

  “那还不快点?”龙婉钰叫道。

  “龙婉钰,你记住,我们这次去,不是打架的,是好好和东方先生谈话的,只要他不是一个非常难沟通的人,我们聊天,应该不算什么冲突,你到时注意一下态度,毕竟,有求于人!”古海郑重的强调道。

  “我知道!”龙婉钰不耐烦道。

  古海微微苦笑,或许此次带龙婉钰出来,并不是正确的事情。

  “轰隆隆!”

  陡然,二人头顶上空冲击出一股股大风。

  “好多青铜人!”龙婉钰惊讶的看着天上。

  “快走,待会《悲惨世界》一出,就比较麻烦了!”古海沉声道。

  “唳!”

  两只仙鹤一声长唳,顿时快速向着远处冲去,瞬间冲入了云雾区域。

  破军军营,人族属下并∟▽不多,古海二人却是极为顺利的闯入其中。

  破军站在一座山峰之巅,冷冷的看着远处的镇南城。

  “龙神武?你的大军,终于不做缩头乌龟,肯出来与我一战了?”破军眼中带着一股自傲道。

  这段时间下来,破军一人将镇南大军逼在城中,不敢出来,这份战绩,已经让破军无比自豪了。

  “轰!”

  百万青铜人飞到了镇南城外,一排一排,排出了非常整齐的队伍,元婴巅峰的气息喷涌而出,卷起滚滚尘土。

  出城的将士,却是脸色一变,毕竟,昔日大战还历历在目,那些战友,至今都是聋子瞎子呢。

  破军露出一丝不屑,正要继续喊话龙神武,陡然一个声音响起。

  “呦呵,手下败将,也学会得瑟了?”一个得意的声音从镇南城的城楼上响起。

  破军陡然眉头一挑,脸色一沉冷声道:“是你,勾陈?我说龙神武这段时间怎么闭城不出的呢,原来去请古海了?勾陈,你也来送死?”

  两大天级琴的声音,自然具有极强的穿透性,二人对话,远远都能听到。

  “送死?你开玩笑吧?破军,你我比过两场,你哪次赢我了?手下败将,也敢对我叫嚣?”勾陈不屑道。

  “我们什么时候比过两场了?”破军冷声道。

  “不是吗?第一场,你那什么《破东风》,败给了我的《十面埋伏》!第二场,你我斗歌,你不是输给我了吗?”勾陈得意道。

  “狗屁,谁和你斗歌了?你个蠢货,你还敢提歌,信不信我让你死无全尸?”破军顿时气急败坏道。

  别人听勾陈的歌也就难听,可破军对音符的敏感是常人的百倍千倍,勾陈唱歌前,更是临阵以待,准备用心去品味的,哪想勾陈的歌五音不全到那个程度,那难听的劲差点让自己乐感崩溃。至今,那魔音犹在耳中,每每回荡一次,都情不自禁的打个冷颤。

  现在,勾陈居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自己会被这蠢货打败?

  “还有,这群琴俑也是,当初银月海,都是我玩剩下的东西,我不要了,你却捡起来玩?”勾陈看着百万琴俑不屑道。

  破军:“………………!”

  什么叫你玩剩下来的?你是操纵过百万琴俑,但,现在琴俑易主了,现在是我的兵,不是你玩剩下的。

  “比又比不过,还喜欢学我,不如我教你唱歌吧?我最近又创作了好些经典!”勾陈叫道。

  破军微微一怔,忽然发现跟不上勾陈的思维了一般,有这么跳跃的吗?

  “谁跟你学唱歌?滚蛋,你去死吧,蠢货,我才不跟你学!百万琴俑,给我攻!”破军郁闷的怒道。

  “轰隆隆!”

  顿时,远处传来阵阵轰鸣之声。

  古海、龙婉钰却是摸到了寿阵之地。

  因为二人携带的‘魂种’陡然一颤,好似荡漾出一股奇妙的力量,顿时灌输二人体内,二人顿时精神一振。

  “寿阵?到了?小心!”古海小声道。

  “咦,这里有音障,听不到外界的声音?”龙婉钰惊奇道。

  “或许怕琴声误伤东方先生吧!”古海摇了摇头。

  “继续进去!”古海对仙鹤叫道。

  “唳!”

  两只仙鹤顿时向着内部冲去。

  “我娘鬼魂的消息,就在里面?”龙婉钰眼神也坚定了起来。

  “嗡!”

  陡然,龙婉钰身形一颤,右眼之上忽然冒出一丝蓝光。

  “大凶之兆,丫头,不能进去,是大凶之兆!”陡然,妖鬼灵的声音传来。

  可妖鬼灵的声音,只有龙婉钰才听得到,古海飞在前面,并没有发现异常。

  龙婉钰却是眉头一挑,咬了咬嘴唇。

  “小丫头,快回去,这是大凶之兆,好强烈的大凶之兆,要死人的!快走,快走!”妖鬼灵叫道。

  龙婉钰脸色非常难看,但,还是咬了咬嘴唇。

  “干什么?丫头,你怎么了?快回去啊!”妖鬼灵焦急道。

  “妖鬼灵,我记得你说过,虽然可以预测未来,但,未来并非一成不变的,只要努力,可以改变未来!”龙婉钰沉声道。

  当然,声音只有妖鬼灵听得到。

  “什么?小丫头,你还没学会走呢,就想要跑?你还想改变未来?趋吉避凶,凶,只能避,不能改啊,我都不敢说能改变未来,你,你差得远呢,快走!”妖鬼灵焦急道。

  “我不走,我娘的消息就在里面,我一定要知道,这世上,我一个亲人也没有了,姐姐也走了,我想我娘了,我想我娘了!”龙婉钰红着眼睛道。

  “混账啊,小丫头,你别去啊!求你了,给跪了,行不?呜呜,你要死了,我也要死的啊,我勒个去,我怎么这么倒霉啊,怎么附在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身上,老天啊,你在玩我吗?呜呜呜!”妖鬼灵绝望道。

  龙婉钰却是根本不管。

  古海适时扭头道:“龙婉钰,你既然是预言师,就注意点,要是遇到大凶的情况,提前通知我!”

  “放心吧,现在是大吉!”龙婉钰说道。

  古海点了点头,驾着仙鹤继续向着内部飞去。

  “丫头啊,作孽啊,你不但自己找死,还坑死我了,坑死我还不算,你还要去坑古海?这算找古海报仇了吗?”妖鬼灵绝望道。

  龙婉钰却是一点也不理会。

  “轰!”

  二人好似冲过了一片浓雾区,顿时倒了内部。

  “啊,救命啊!”

  “不要炼化我,我是大颍皇朝将军,皇上不会炼化我的!”

  “我不要变成肥料,我不要!”

  “救命!”

  …………………………

  ……………………

  …………

  浓雾内部,陡然传来阵阵鬼哭狼嚎之声。

  古海还没看得清楚。坐下仙鹤陡然发出一声惨叫。

  “唳!”

  两只仙鹤惨叫中,陡然化为了一滩血水。

  “嘭!”

  古海、龙婉钰跌落在地,却是‘魂种’保护了二人,四周空气泛着黑色,阴风瑟瑟,不断冲刷而过,两只仙鹤就是被黑色的阴风消骨化肉了的。

  “龙婉钰?”古海看向龙婉钰。

  “大吉,大吉!”龙婉钰马上叫道。

  古海微微一怔,大吉?

  却看到不远处一个巨大的鬼池,鬼池之中,无数鬼魂在惊恐的呼喊中,一个个面露狰狞,痛苦无比,无边大火焚烧着他们,鬼池上方一个能量锅盖一般,让百万鬼魂封在这口大锅中煮,任凭怎么惨烈的叫唤,也没人回应。

  上方一片白雾区,内部好似藏着什么。不远处一个高台,高台之上,一个白袍孩童身影,正在手中掐着手印,不断对锅中施法。

  “真是大吉吗?”古海看着眼前,有些不确定的看向龙婉钰。

  “是,大、大吉吧!”龙婉钰面色微微一僵道。

  “大吉个屁,大凶,大凶至极,古海,你快带着龙婉钰逃吧!我去,你听不到我的声音,我怎么这么倒霉啊?”妖鬼灵绝望的喊着。

  古海看到龙婉钰面色僵硬,眉头一挑。

  可惜,一切都迟了,陡然一个声音从远处高台上传来。

  “嘎嘎嘎嘎嘎嘎,居然有两个不速之客?咯咯咯,到我阵中还安然无恙,两个小子,什么来头啊?”白袍孩童忽然意外的叫道。

  “古海,见过东方先生!”古海郑重道。

  “古海?哦?不是大颍皇上一直头疼的那个小子?你真叫古海?”东方先生惊讶道。

  “是,澳门赌博网站:真是在下,此次打扰,还望勿怪!”古海苦笑道。

  “嘎嘎嘎嘎嘎,不怪不怪,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小子,你还真是好胆色,居然闯我阵中来了,好,好,好的很啊,嘎嘎嘎,另一个小丫头呢?”东方先生带着一丝喜色道。

  “我叫龙婉钰!”龙婉钰开口道。

  “龙婉钰?哦?大乾天朝那个龙婉钰?咯咯咯咯咯,真是稀客啊,两位来可是让我寒舍蓬荜生辉啊?嘎嘎嘎嘎!”东方先生语气中充满了欢喜。

  而龙婉钰右眼更是一阵狂跳。

  “完了,这大凶之兆,已经让你右眼都跳了,这下惨了,真的惨了,呜呜呜,我好倒霉啊!”妖鬼灵绝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