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莫名能去了
  天椒入鼻,痛哭流涕。

  这次真的沒想哭的,龙婉钰只是气急败坏,根本沒有一点伤心的意思,是愤怒,是焦急,不是悲伤。

  可天椒摄入,根本不是自己能控制的,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绝望神情,那泪水止不住的流下,龙婉钰焦急不已,想要阻止自己哭泣,可是,这陷阱是自己做的,天椒也是自己放的,为了嘲笑古海,还放了最大的剂量。

  此刻,龙婉钰不停的抹着眼睛,阻止泪水流下,但,泪水根本阻挡不住。

  那凄惨的模样,看到古海一阵愧疚,婉清让自己照顾龙婉钰,自己却一再欺负她,自己真的做的太过了吗。

  一旁流年大师看着龙婉钰那悲痛绝望的神情,也是微微一阵苦涩。

  “古海,虽然我很想去,但,我想这世上最关心龙晓月的人,还是龙婉钰吧,唉,毕竟是她女儿,情能通心,你看她悲伤的样子,唉。”流年大师微微一叹。

  “她还不懂事,我担心…………。”古海语气有些松动,但还是担心道。

  “寿阵之中,危机四伏,我去了也起不到多大的效果吧,龙婉钰是预言师,有趋吉避凶的能力,或许,能为你指明正确的道路。”流年大师叹道。

  显然,这次去追查龙晓月两魂之事不能参加,流年大师也分外遗憾。

  古海微微皱眉看向院子中的龙婉钰。

  龙婉钰已经从坑里爬了出來。

  “我不要哭,我不要哭,呜呜呜呜呜,哇。”龙婉钰哭着叫着。

  龙婉钰真的不想哭,焦急不已,但天椒入鼻,又止不住,这痛哭流涕的感觉,好不舒服,必须要阻止才行。

  “呃,我也沒办法,谁让你放了那么多天椒,要不,你洗洗眼睛试试,喝点水试试。”妖鬼灵无语道。

  而在古海和流年大师眼中。

  龙婉钰悲伤无比,还要撑着坚强,一边喊着我不要哭,一边跑向后院的小池处,一个人用池水洗着脸,装着坚强,忍着悲伤。

  流年大师、古海眼中尽皆闪过一股不忍。

  “唉,古海,算了,你还是带龙婉钰去吧,晓月就两个女儿,婉清已经死了,婉钰也悲痛欲绝,她那么想去,你就成全她吧。”流年大师忍不住劝道。

  不远处,龙婉钰喝了几口池水,用清水洗了脸后,终于止住天椒带來的恶劣效果。

  长呼口气,转过头來。

  转过头來的一霎那,脸色混合着泪水、池水,看起來分外的狼狈、可怜。

  “好吧,也罢,那大师就不用去了,让龙婉钰随我一起去吧。”古海微微一叹,终于松口了。

  “呃。”转过头來的龙婉钰微微一愕。

  刚才发生了什么,古海脑袋坏掉了,怎么忽然又肯让我去了。

  “龙婉钰,你去梳洗一番,准备一下吧,最多后天,我们就要出发了,这枚魂种给你,记住了,这是你跟去的凭证,千万别弄丢了。”古海无比郑重道。

  龙婉钰茫然的接过魂种:“……………………。”——

  两天后。

  镇南城外。

  龙婉钰此刻意气风发,看向不远处还在与司马长空、流年大师交代的古海。

  “古海,你快点,别磨磨蹭蹭的。”龙婉钰此刻心情大好的叫道。

  古海、司马长空、流年大师扭过头去,看看背着小包包似要去郊游一般的龙婉钰,那催促和嫌弃的表情,三人一阵无语,继续交谈了起來。

  “司马先生,一切就靠你了,我们此去,最大的威胁,却是來自破军,破军的耳力和勾陈一样,强大至极,勾陈虽然可以给我们设立音障,但保留不了太多的时间,跟不了太远,只有你们吸引破军的注意力,才能让我们安然抵达那寿阵之地。”古海非常郑重道。

  “我已经和大帅说过了,待会全力配合你们,勾陈琴动天地,与破军正面对垒,到时,军声嘈杂,破军肯定注意不到你们的。”司马长空沉声道。

  “那就好。”古海点了点头。

  “古海,龙婉钰此去,你多费心了。”流年大师苦笑道。

  此刻,流年大师忽然有种后悔的冲动,让龙婉钰去,对吗。

  “放心吧,我答应婉清的,我会照顾好她的。”古海点了点头。

  “走不走啊,古海。”龙婉钰焦急道。

  古海:“……………………。”

  “勾陈,你过來。”古海叫道。

  “主人。”勾陈恭敬道。

  “昨天我跟你说的,还有传你的曲子,你都记牢了吧。”古海郑重道。

  “主人放心吧,曲子,我记一遍就不会忘了。”勾陈肯定的点了点头。

  “好的,回头有什么状况,流年大师会告诉你怎么处置,凡是多听听流年大师的。”古海吩咐道。

  “是。”勾陈点了点头。

  “我记得在银月海,云默当初用你的琴道意境,绑了一根意境琴弦,绑住了一众琴师,最后云默一操控,银月海所有被捆缚的琴师,被瞬间拉回了银月岛。”古海沉声道。

  “哦,那个容易,拟出意境琴弦,只有你们两个能够触碰,别人看不到、摸不到。”勾陈点了点头。

  “现在,你就用那意境琴弦,将我和龙婉钰捆缚,只要收到我信号,无论什么情况,立刻将我和龙婉钰拉回來。”古海郑重道。

  如此一來,古海和龙婉钰就算深入泥潭,也能瞬间被拉扯而回。

  勾陈点了点头。

  “龙婉钰,过來。”古海叫道。

  “干嘛。”龙婉钰皱眉道。

  “呼。”

  陡然,勾陈掌心多出两根金色丝线,递给古海。

  古海将一根捆缚在自己的腰上,另一根却是捆缚在龙婉钰的腰上。

  “干什么,古海。”龙婉钰瞪眼道。

  “想去,就别动。”古海沉声道。

  龙婉钰一脸不舒服,但还是任凭古海捆绑起來。

  “嗡。”

  金色细线微微一颤,消失不见了,别人看不到,摸不到,只有古海和龙婉钰能够看到、摸到。

  “加一层保险,别扯断了,这是救命的。”古海沉声道。

  “哼。”龙婉钰一声冷哼,终究沒动。

  “诸位,我们走了。”古海郑重道。

  众人点了点头。

  “唳。”

  古海、龙婉钰驾着两只仙鹤,贴着地面飞行,向着远处大雾弥漫的破军军营而去。

  仙鹤之上,古海看向一旁的龙婉钰道:“龙婉钰。”

  “干什么。”龙婉钰板着脸,凶巴巴道。

  “我不管你抱着什么态度跟我一起去的,也不管你有多讨厌我,但,我希望你记住一件事,今天,我们不是去玩,也不是置气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和我合作,今天是追查你母亲鬼魂,机会只有一次,不要任性,一切听我的,全力配合我,可好。”古海郑重道。

  龙婉钰眉头微皱,说起來,对古海的怨气一直沒消,但,也许古海说得对,再大的怨气,今天也不能发泄,今天追查娘的鬼魂,只有一次机会。

  神色一肃,龙婉钰郑重道:“哼,放心,今天我不会找你麻烦。”

  “好,那待会我们进入其中,你能趋吉避凶,我希望你能在遇到‘大凶’、‘大吉’的情况下,澳门赌博网站:提前通知我,不许骗我,不许擅自行动。”古海郑重道。

  “放心,为了能找我娘,我不会在这个时候生气的,我配合你。”龙婉钰点了点头。

  “多谢。”古海微微一笑。

  “你居然还会谢我。”龙婉钰瞪大眼睛看向龙婉钰。

  古海摇了摇头,沒有多说。

  另一边,司马长空看着古海一行消失在远处山林之中,也调头看向众人道:“好了,我们也该回去了,准备邀战。”

  “好。”流年大师、勾陈等人应声道。

  众人入城,按照事先商量好的筹备了。

  神武王站在城楼上,看向远处。

  “大帅,时候差不多了。”司马长空走上前恭敬道。

  “你來指挥吧,此役,本帅不插手。”神武王淡淡道。

  “是。”

  司马长空一挥手,不远处的下属快速舞动小旗子。

  “咚、咚咚、咚咚咚咚。”

  镇南城,战鼓之声轰然冲天,四面八方顿时响起冲天战鼓。

  “呜呜呜呜呜呜。”

  巨大的号角之声,也是冲天而上,强大的战前起势将天空云雾都吹散了,一下子,万里无云。

  四方军人已经在城门口、城墙上聚集,大战一触即发。

  战鼓声、号角声,这是在向远处云雾中军营叫阵了起來。

  远处云雾军营之中。

  普通军人数量并不大,破军的大军,主要是那百万琴俑,百万青铜人整齐的排布在一个巨大的广场之上,无比的震撼。

  远处,巨大的战鼓声、号角声一响起,顿时引得一间大殿内的破军眉头一挑。

  “将军,龙神武大军,居然叫阵了。”一个下属惊愕的跑了进來。

  破军起身,走出大殿看向遥远处,眉头微皱道:“龙神武,终于肯两军对垒了,呵,有我在,你的镇南大军,只能做缩头乌龟而已,永远别想出镇南城。”

  “擂鼓,准备迎战。”破军扭了扭脖子,露出一丝不屑。

  “是。”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