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不肯降的墨先生
  “哈哈哈,古先生,司马先生,你们好大的胆子啊,敢擅闯我的府邸?”墨先生笑着跨入大厅。

  古海、司马长空扭头望来,却是缓缓笑了起来。并不担心墨亦客去举报。智者都有自傲,非生死大恶,不可能作此小人行径,况且,吕阳如今对墨先生猜疑不断。

  “胆子大不大,不重要!墨先生,久违了!”司马长空笑道。

  “好个司马先生,昔日银月城,你还欠我一个交代,却又不断往我身上泼脏水?你还敢来?”墨亦客笑道。

  “别,泼脏水的不是我,是这位古先生,你要找,就找他!”司马长空笑道。

  “古先生,我可一直在等你啊,不错,和我计算的时间差不多,你还是来了!”墨亦客笑着说道。

  “哦?”古海微微一怔。

  一旁司马长空也是露出一丝疑惑。

  “二位,请坐吧,对了,陈大人,你既然是来参加宴会的,还是前往宴客厅吧!”墨亦客笑道。

  陈大人看看司马长空。司马长空点了点头。

  陈大人恭敬一礼,退了出去。

  ∝■

  “他们去参加宴会了,你呢?你这个主角呢?”司马长空好奇道。

  “无碍,我不去,会有我的替身前往,二位远道而来,在下岂能失礼二位,二位请坐!”墨亦客笑道。

  替身?司马长空神色一动,澳门赌博网站:也就不去在意了。墨亦客既然想好了一切,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三人落座,墨亦客给二人和自己各自斟了一杯茶。

  “二位,尝尝看,我的茶水如何?”墨亦客笑道。

  司马长空和古海尽皆端了起来,品了一口。

  “好茶,入口清香,沁人肺脾!”古海笑道。

  “好茶!”司马长空也点了点头。

  墨亦客却看看司马长空笑道:“司马先生,你可不如古先生敞亮,以为我这茶中有毒不成?”

  说着,墨亦客自己喝了一口。

  司马长空微微一阵苦笑道:“抱歉,习惯了,没能克制,该罚!”

  司马长空将茶水一饮而尽,显然,刚才司马长空虽然喝了一口,但,并没有真入腹中。

  “墨先生这晚宴宾客,却是好手段啊,吕阳限制你自由,你却借着晚宴通达天下?”古海笑道。

  就比如现在,古海、司马长空前来,却没人知晓,没人阻拦,一个宴宾却是蒙蔽了多少人的视听。

  “古先生说笑了,这不还都拜你所赐?”墨亦客笑道。

  “墨先生可不用这么说我,我也是无奈之举!谁让先生能耐太大了呢?”古海苦笑道。

  墨亦客神色一肃,微微一叹道:“唉,当初我也劝过皇上,可惜,我的话终究还不够,才致使了龙婉清她…………!”

  “哦?墨先生知道了?这么说,我们营中的细作,还没清理干净?”司马长空眉头微皱。

  “司马先生无需担心,那细作,只为我服务,不干扰任何你方军政,也没有能力!”墨先生摇摇头道。

  “呵,墨先生好手段啊!”司马长空感叹道。

  “墨先生,你今日处境,古海只能说抱歉了,但,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或许并非坏事,先生大才,留在大颍皇朝,却是屈才了!”古海微微叹道。

  墨亦客端起茶杯,看着二人,抿了一口茶,露出一丝轻笑道:“噢?留在大颍皇朝屈才了,那留在哪里才不算屈才?”

  “我王龙神武,携镇南大军,统天下万千兵马,先生若是能入我王府,必为我王第一谋士,在下身兼之职,可以拱手让给先生,如何?”司马长空马上劝道。

  “哦?我做龙神武的第一谋士?”墨亦客露出一丝轻笑。却是看向古海。

  古海微微一笑道:“也许墨先生看之不上,但古某还是要厚颜自荐一下,我大瀚皇朝,却急需墨先生这样智者指引明灯!”

  墨亦客看向古海:“哈哈哈,古先生,你大瀚皇朝,我可没说看不上,有古先生坐镇,大瀚皇朝哪怕就是一滩烂泥,也固若金刚!”

  “哦?先生愿意入我大瀚?”古海试探道。

  墨亦客喝着茶,看看期待的二人,露出一丝轻笑道:“二位,你们就这么确定,我墨某已经落魄到任人挑拣的地步了?”

  “墨先生误会了,你是一块珍宝,无论是谁,都会争抢着要,我怎会是挑拣?”司马长空摇了摇头道。

  墨亦客却是笑道:“司马先生、古先生,你们不用劝了,我墨某只是处于一时的低潮,总有再得势的时候,我的未来,不需要二位操心了,还是来谈谈你们此行的目的吧!”

  司马长空看看古海露出一丝苦笑,显然和之前说的一样,墨亦客的确顽固的不行,不可能劝降的。

  “好吧,我也不兜圈子了,此来,却有要事要向先生请教,而先生先前所说猜到我来,想必也猜到大概了吧?”古海神色一肃道。

  “哦?古先生,你说!我听着!”墨亦客也神色严肃了起来。

  “吕阳当年控制李浩然杀了龙晓月,却得到了龙晓月的三魂,用龙晓月的三魂威胁未生人,让未生人前来刺杀我,想必墨先生也了解了吧?”古海郑重道。

  “后来知道了!”墨亦客点了点头。

  “人魂给了未生人,我想知道龙晓月‘天魂’‘地魂’的下落!”古海郑重道。

  一旁司马长空也神色凝重的看向墨亦客。

  墨亦客沉默了一会,喝了口茶,微微一笑道:“我打探过古先生,昔日,你在九五岛曾经和弈天阁九公子对弈过?”

  墨亦客岔开话题,古海却是眼睛一亮,墨亦客岔开话题,说明他有一定消息,并且想要和自己谈条件。

  “不错,在丁龙宗,我和他对弈过!”古海点了点头。

  “我也和九公子对弈过!”墨亦客回忆道。

  “哦?”古海看向墨亦客。

  “那一次过后,九公子想让我做他的替身,可惜,我没答应!”墨亦客笑道。

  古海却是眉头一挑,九公子的替身?九公子找替身可是极为挑剔的,而且只找棋道强人,当初就找过自己,被自己拒绝了。

  “当时,九公子与我对弈了一局棋,叫着‘二十九天地纵横棋局’,可惜,并没有下完,那局棋,可真是精彩至极啊,二十九天地纵横棋局啊。古先生,你也会吧?”墨亦客看向古海。

  “不错!”古海点了点头。

  “当初棋没下完,但,那局棋却一直在我脑中萦绕,古先生,墨某不才,对棋道也小有研究,一生阅棋谱无数,但,就那盘棋最让我心动,古先生若是不弃,我想古先生摆出那盘棋的原局,我想再破解一下!”墨亦客郑重道。

  二十九天地纵横棋局?

  “当然,对于龙晓月的天魂、地魂,我知道的不多,这和你实话实说,但我知道一条线索,你若不嫌麻烦,可以去查查。如此,可否?”墨亦客笑看古海。

  “墨先生喜欢棋,古某自然愿意告知,人生得一棋逢对手之人,可是古某梦寐以求,或友或敌!”古海笑道。

  “古先生,请!”墨亦客马上取出一盘棋过来。

  纵横各二十九道线,旁边摆着白棋、黑棋。

  古海探手一挥,黑棋、白棋顿时排布在棋盘上,看起来复杂无比。

  “墨先生,你看吧,这是二十九天地纵横棋局的完美心态,当初生死棋的‘生棋’!”古海笑道。

  墨亦客顿时心神沉入其中。

  一旁司马长空凝重的看着,琴棋书画,司马长空都会一点,但,主攻的还是‘书’,对于棋道,并没有古海、墨亦客这般的痴。但,终究懂一些。看着棋盘,司马长空眉头锁成了川字。

  古海坐在一旁喝茶,墨亦客仔细盯着棋盘,心神沉入其中。

  这一坐就是一个时辰。

  过了一个时辰,墨亦客才缓缓取出一枚白子落在了棋盘之上。

  “啪!”

  白子落下,和古海当初下‘生棋’的不同,当初古海棋未落,已经破解了。墨亦客并没有一子破解。

  古海透彻此局,自然配合的落下一枚黑子,让棋局变化了格局。

  “嗯?”墨亦客眉头微挑。这一坐又是一个时辰。

  “啪!”

  又一子落下。

  古海却是微微一怔,这墨亦客也果然不是凡类,这盘棋,居然给他看出了大概?

  “啪!”

  古海落了一枚白子。

  墨亦客继续看着棋盘,又坐了一个时辰,墨亦客额头冒出一丝丝冷汗。

  破解不了吗?

  就在此刻,墨亦客忽然闭起了双目,整个人放松下来,不去想这盘棋。

  过了一炷香时间,墨亦客深吸了口气,双目陡然一开,再度一子落下。

  “啪!”

  “哗啦啦!”

  整盘棋顿时一阵颤动。

  “哈,哈哈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墨亦客好似得了魔障一般,兴奋的叫了起来。

  古海却是看了看墨亦客,虽然不似自己当初那般一子定乾坤,但墨亦客能三子解开二十九天地纵横棋局,已经是极为恐怖的棋力了。

  “恭喜墨先生,短短三个时辰,就破解了二十九天地纵横棋局!”古海感叹道。

  “古先生客气了,哪里三个时辰啊,已经快要一年了,上次见九公子摆过棋局,我就一直在脑海中转,一直转,而刚才,古先生的两子,更是牵引着我,我才能解开,二十九天地纵横棋局,当浮一大白啊!”墨亦客兴奋道。

  古海微微一笑。并不因为墨亦客解开了二十九天地纵横棋局而不舒服,反而有些开心一般。

  墨亦客刚刚解开了,但,要入会贯通,还需要一段时间,不过,后面只是时间问题了。

  墨亦客却是起身,对着古海恭敬一礼道:“多谢古先生!”

  “别,墨先生无需如此,我也还有事情想请墨先生帮忙!”古海笑着说道。

  墨亦客点了点头道:“关于龙晓月的三魂,说起来,我也不清楚,当年杀龙晓月,我也不知道,唉,我要知道,定然要阻止皇上的!”

  “哦?”

  “皇上手下,有一个寿师,叫着东方先生,皇上虽然一直不让我接触,但,我还是知道一些消息的,这东方先生如今就在破军军营之中,想要知道龙晓月三魂,你要不找皇上,要不去找东方先生!”墨亦客郑重道。

  “东方先生?白袍寿师?”司马长空眉头微挑道。

  “白袍寿师?”古海疑惑道。

  “是啊,天下八大寿师,四个白袍,四个黑袍,其中白袍的一个寿师,就叫东方先生,无论传承多少代,都复姓‘东方’!这一代不知叫什么!”司马长空皱眉道。

  “白袍、黑袍?什么区别?”

  “白袍主生,黑袍主死!白袍寿师大多孩童身形,他们修寿,主要靠依附,依附某个豪强,蛊惑豪强杀生,就好像跟随吕阳,吕阳杀生,鬼魂全部被东方先生收集,但,罪孽大头,却是让吕阳扛了下来,若有天谴,肯定第一个找吕阳,所以这类寿师最阴险狡诈。”司马长空皱眉道。

  “我也没什么能帮你的,这里两枚东方先生的‘魂种’,带上它,可以避免东方先生寿阵的干扰,否则,你一旦靠近,必定陷入他的寿阵之中!”墨先生递出两枚黑黑的种子。

  “哦?”古海接过,露出一丝疑惑。

  “找不找他,全看你自己了,这是皇上昔日给我的,以防我不小心闯入寿阵范围,受了伤害,你留着吧,最少让你在寿阵中保持清醒!”墨亦客郑重道。

  “难怪,难怪我们派去的刺客,都莫名没了消息,果然入了寿阵?呵,东方先生?”司马长空露出一丝苦笑。

  古海小心收好两枚‘魂种’,极为郑重的一礼道:“多谢墨先生!”

  “古先生客气了,你我互利互惠,不用感谢了,希望你不要有事,待来日,你我再切磋棋艺!”墨亦客笑道。

  “一定!”古海笑道。

  又交谈了一番,墨亦客替身主持的宴会也结束了。

  古海、司马长空跟着陈大人,再度出了墨府。同时为了以防夜长梦多,三人连夜离开了北望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