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受死吧,妖孽!
  “婉钰,军国大事,不得放肆!”神武王皱眉道。

  “什么放肆,你以为我领兵打仗,会输?不能胜任第六军团?”龙婉钰顿时瞪眼叫道。

  神武王微微一怔。一旁司马长空微微一阵苦笑。

  龙婉钰带兵,怎么可能输?她是预言师,趋吉避凶,哪里吉,哪里凶,她一眼就看的出来,要论带兵打仗,说不定还真没人能比得过她。

  “圣上曾有交代,不许你出事!”神武王沉声道。

  “我会出什么事?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要你一只军怎么了?我回头能大败敌人十只军!”龙婉钰辩解道。

  龙婉钰那誓不罢休的劲头,看的神武王眉头深锁。

  要论辈分,龙婉钰是自己的晚辈,这里大营,自己最大,轮不到她在自己面前放肆,可是,龙婉钰太得圣上宠幸了。宠幸到自己一众太子在圣上心中地位,都不如龙婉钰。圣心在握,无论怎么任性,自己也拿她没办法。

  “要不这样,我重新划拨一只军团给你!”神武王皱眉道。

  “不行,我就要第六军团!”龙婉钰顿时拒10⊙绝道。

  龙神武有些不喜,毕竟这是军机大营,自己总不能被一个小丫头牵着走,否则如何服众?

  神武王转头看向古海道:“古先生,你怎么看?”

  一旁高仙芝眉头深锁,似有不甘,显然看的出来,龙婉钰就是来搅和自己的,但,谁也奈何不了他。

  正如流年大师所说,没了龙婉清,就没人能压得住她气焰了。

  古海看向龙婉钰也是这个神情,显然,对于龙婉钰如今的气焰,古海也颇为不喜,但,谁让她是婉清的妹妹?婉清临死前,最放不下的就是龙婉钰,并且托付自己照顾。

  如此气焰,如此刁蛮任性,必须要好好给她上一课。

  照顾,不是一味的纵容,还需要教会她如何做人。

  古海看向龙婉钰,微微一笑道:“龙婉钰,你想接第六军团?是因为我?”

  龙婉钰横了古海一眼道:“哼,古海,我龙婉钰不是说话不算数的人,当初说了,你切腹,你我恩怨一笔勾销,我不会再用我姐姐的死与你纠缠,想要第六军团,是我的事,别往自己脸上贴金!”

  “呵呵,我是想说,你想统领一军,还有欠缺!”古海笑道。

  “什么欠缺?古海,就你能领军,就你属下能领军?我就不能了?我领军,肯定场场胜仗,你比得过我吗?”龙婉钰顿时气愤道。

  “为帅者,需八风不动,定摄乾坤,不会被任何干扰因素影响心境、破坏思绪,你能吗?”古海沉声道。

  “哼,什么狗屁心境,什么干扰因素?任何干扰因素,都干扰不了我,因为我知道,哪里能赢,哪里能输!我就是八风不动,定摄乾坤!”龙婉钰一脸自信道。

  无论外界如何干扰,龙婉钰都知道哪里是大吉,哪里是大凶,这就是预言师的恐怖能力,怎么可能被干扰?

  “呵,要不,我们做个试验,看你是不是八风不动,你若是真有帅才,八风不动,第六军团,给你又如何?”古海笑道。

  “好,你说的!”龙婉钰眼睛一瞪,露出一丝嘲讽。

  龙婉钰专门针对古海来的,自然不在乎别人看法,只要能奚落古海,龙婉钰自然马上应了下来。

  古海却看向神武王道:“大帅,在下逾越,请第六军团于我和龙婉钰一赌!”

  “无妨,古先生尽管施为!”神武王微微笑道。

  龙婉钰这个烫手山芋,古海既然想要自己接下来,那你就去接吧,神武王却乐得见二人互掐。

  “你说吧,怎么试验?”龙婉钰瞪着古海。

  古海微微笑道:“行军打仗之中,常常会遇到琴师奏乐干扰主帅,这样,我让勾陈给你唱一首歌,不使用琴道意境,仅仅普通歌曲一首,你若是能完整的听完而依旧坦然对之,就算你赢!”

  “不使用琴道意境?”龙婉钰皱眉道。

  “不错,澳门赌博网站:不使用琴道意境!仅仅普通一首歌!”古海点了点头。

  “哼,你以为一首歌就能干扰到我?你太小看我了,来吧!唱吧,快点!”龙婉钰顿时自傲道。

  “勾陈!”古海叫道。

  “呼啦,呼啦,啊呜,啊呜!”勾陈还在舔着盘子。

  古海一声轻喝,满殿官员一起扭头望来,刚好看到勾陈那凶猛奋战的场面。所有人都是面色一僵,这是个吃货?真的是天级琴吗?

  “啊?主人,你叫我?”勾陈一脸不舍的抱着盘子。

  “马上请你唱歌一首!”古海叫道。

  “什么?真的?”勾陈却是陡然一脸惊喜,顿时将盘子丢了,擦干净了脸。

  一众官员长呼口气,这才是天级琴该有的态度,应该嗜乐如痴才对嘛。

  “对,就是你创作的歌曲,取一首比较长的,唱给龙婉钰听!”古海点了点头。

  “啊?只给龙婉钰听啊?其他人不能听吗?”勾陈一脸可惜道。

  “古先生,为何我等不能一起听?”

  “是啊,古先生,天级琴的乐力,我等都是期待已久啊!”

  “古先生,我等与龙婉钰一起听吧?”

  ……………………

  ………………

  ……

  一众官员纷纷期盼之中。

  古海黑着脸,却是硬下了心肠,摇了摇头道:“只给龙婉钰听,其他人包括我,设置音障!”

  古海开口,一众官员一脸遗憾,有些埋怨的看向古海。

  古海转过脸去,不看众官员脸色,我这也是为你们好,否则,刚才你们吃下去的东西都浪费了。

  “好吧,算了,唱就唱!”勾陈踏步站了起来。

  一旁高仙芝看到勾陈踏步,陡然脸色一变,连忙退到了一边。

  不远处,司马长空和神武王一直关注着高仙芝,此刻,见高仙芝看勾陈甚至露出一丝惊恐,顿时二人一阵疑惑,或许,这高仙芝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厉害,最少没能喜怒不形于色!

  何止高仙芝,沐晨风、流年大师尽皆脸色一变。

  流年大师看了看龙婉钰,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怜悯,但,流年大师并没有说出口。

  “唱吧!”龙婉钰一脸不屑,一个没有琴道意境的歌曲,能有多大影响力?

  勾陈探手一挥,大殿中所有人都加了一个音障。

  勾陈开唱,所有人虽然听不到声音,但却都瞪大了眼睛。

  “不愧为天级琴,那嘴巴一张,情绪就到了极致。”

  “你看勾陈,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挥洒,面部陶醉,这肯定是一首感情丰富的歌!”

  “可惜啊,恨不能听一次!”

  ……………………

  ………………

  ……

  很多官员窃窃私语的期待道。

  勾陈第一句歌声唱了出来,龙婉钰不屑脸色陡然变的无比精彩,那一瞬间,好似眼珠子都要突出来了一般,脸上一会红、一会白、一会青、一会紫。

  魔音啊!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难听的歌?

  而此刻,神武王和司马长空却是微微一愕然,龙婉钰怎么这个表情?不是没有琴道意境吗?

  一旁流年大师摸着光头,捂着脸,果然如此。勾陈的魔音开始洗脑了。

  高仙芝、沐晨风长嘘口气,好一阵庆幸一般,继而脸上都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自己当初可是要崩溃了,也让龙婉钰尝试尝试?

  古海喝着美酒,露出一丝微笑。

  一众官员正赞叹勾陈之中。勾陈已经唱到了第三句,右手换成左手捂着胸口,双目中更是蕴藏出一丝被自己感动的泪水。那投入的沉醉劲,看的一众官员心里直痒痒,多好的歌啊,为什么古海不让我听?

  龙婉钰脸色已经通红,双目已经布满血丝,拳头握的死死的,右手上抓着的长鞭都捏的发出咯咯之响,浑身都在打颤,扭头看向古海。

  却看到古海举杯微微一笑,这是在嘲讽自己听不下去吗?

  不,我一定能听下去,一定能,不让古海这小人得意。

  勾陈唱到第五句的时候。

  “妖孽,受死!”龙婉钰陡然暴喝而起。

  猛地一鞭子,轰然抽向勾陈。

  忽来的变化,顿时惊得满殿官员都瞪大了眼睛,几个情况?龙婉钰怎么暴走了?

  “啊,不要!”勾陈顿时惊叫的跳起。

  “啪!”

  勾陈还是被龙婉钰一鞭子抽飞了出去。

  “主人,救我!”

  “受死吧,妖孽!”

  龙婉钰抓着鞭子,顿时满大殿追着。顿时一路踢翻了大量的酒桌。

  大量官员露出惊愕之色的,纷纷退让,一个好好的酒宴,却被二人搅的天翻地覆。

  神武王黑着脸。司马长空微微愕然,勾陈的歌声,到底怎么了?

  “妖孽,别跑,受死,你给我受死!”龙婉钰吼叫着追杀着。

  “主人,救命,救命!”勾陈‘噗通’跳向古海身后。

  “啪!”

  一鞭子抽来,却是被古海一手忽然抓住了。

  “古海,你放开!我要杀了这妖孽,我要是杀了他!”龙婉钰顿时吼叫道。

  “龙婉钰,你输了!”古海微微笑道。

  龙婉钰身形一顿,这才想起来,自己还在跟古海赌着呢,可勾陈的歌声太难听了,难听到自己都暴走了,刚才什么都记不得了,只记得要灭了这个妖孽。

  古海居然跟我赌这难听的歌声?这么难听,这么难听,还要我听?他害死姐姐,我都不追究了,他还给我听那么难听的歌?还说我输了?

  一股大委屈忽然填满了心田,龙婉钰眼睛一下子红了起来。

  “你,你欺负我,呜呜呜!”龙婉钰一抽鞭子,顿时跑出大殿去了。

  留下满殿茫然的官员,还有比龙婉钰更委屈的勾陈。

  ps:欢迎加入观棋的微信公众号,每个月都有一次抽奖活动,微信公众号:aiguanq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