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一百一十二章 预言师
  “这还不够,我要死更多的人,死更多的人,我要更多的鬼魂。”东方先生看向吕阳。

  “这已经有千万之数了。”吕阳皱眉道。

  “千万之数,呵,你看够不够。”东方先生淡笑道。

  探手一挥。

  “轰。”

  不远处一片小雾区内,陡然云雾散去,露出一颗巨树,正是古海昔日在先天残局界见到了百寿蟠桃树。

  “根入。”东方先生一招手。

  “轰隆隆。”

  百寿蟠桃树的根须陡然插入下方巨大的鬼池之中。

  “啊,不要。”鬼池之中,无数鬼魂露出惊悚之色。

  “轰隆隆。”

  却看到一道道根须,犹如抽水泵一样,疯狂的抽吸着滚滚鬼魂。

  蓝色火焰焚烧,一些鬼魂瞬间炼化成液体状,被百寿蟠桃树加速吸纳其中。

  鬼池之中,群鬼哭嚎,但,面对百寿蟠桃树,根本逃之不掉,转眼被蓝色火焰炼化了。

  “轰隆隆。”

  犹如长鲸吸水一般,滚滚一池的鬼魂,转眼就被吸收干净了。

  此刻,百寿蟠桃树上,却是缓缓的开花,继而长出十颗小的蟠桃,只有指头大小,比之昔日古海得到的要小出太多了。

  “大颍皇上,你看到了,这整整一池的鬼魂,仅仅长出这十枚嫩桃,离成熟还差一大截呢。”东方先生看向吕阳笑道。

  吕阳微微皱眉:“百寿蟠桃树,长的也太慢了。”

  “不慢了,昔日在先天残局界,一百年才结一次果呢,现在快多了,可惜,对桃树有些伤害。”东方先生淡淡道。

  “可是,上次…………。”

  “上次,上次你给我用了活人做养料,现在,你还愿意吗。”东方先生看向吕阳。

  “活人,用活人做养料,会引起天下公愤。”吕阳摇了摇头。

  “上次不是用过一次吗,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还有谁知道。”东方先生蛊惑道。

  “不必了,你还是收集鬼魂吧。”吕阳皱了皱眉,但眼神之中,终究有些意动了。

  “好吧,一切全凭你做主,不过,我这里沒有足够养料,可无法快速催生百寿蟠桃,你不是要用寿桃笼络那些奇人异士吗,呃,沒有蟠桃,这…………。”东方先生摇了摇头,并沒有多说。

  而是探手取出一个葫芦。

  “呼。”

  葫芦一开,顿时从内部涌出滚滚鬼魂,再度涌入鬼池之中。

  “皇上,皇上救命啊。”

  “皇上,臣等忠心耿耿啊。”

  “皇上,臣为大颍战死沙场,为何还让寿师炼我。”

  ……………………

  ………………

  …………

  葫芦里飞出來的鬼魂,一阵苦苦哀求。

  吕阳却不为所动——

  司马长空的飞舟之上。

  众人刚经历了龙婉钰的伏击,此刻心情都比较低落。

  高仙芝、勾陈、沐晨风带着一众属下暂且休息。

  古海和流年大师二人站在甲板之上,谈论着龙婉钰。

  “龙婉钰的性格就是如此,被大乾圣上宠坏了,婉清也从來不让她受委屈,所以…………,古海,你多担待。”流年大师苦涩道。

  古海摇了摇头道:“沒什么,我刚才一直观察她,见我自杀,眼中却尽是后悔,只是刁蛮任性了一点,本质不坏。”

  “你能这样想就好了。”流年大师微微苦笑。

  “因为刁蛮任性,所以大师当年宁愿跟在婉清身边。”古海笑道。

  “唉,有这一方面原因吧,龙婉钰有大乾圣上保护,应该不会有危险,况且,我在龙婉钰身旁也沒用,昔时天下,只有婉清能压得住她,其他人,谁也压不住她的气焰,我留在身边,只会活活气死。”流年大师苦涩道。

  “是啊,婉清不在了,不过,刁蛮任性也需要一个限度,总不能无法无天吧,需要有个人能压得住她的气焰才行,否则,早晚要闯大祸。”古海点了点头。

  “我们是拿她沒办法,要不你來吧,你代婉清管教她,否则,沒人治得了她。”流年大师看向古海。

  古海微微苦笑。

  “对了,我一直不明白,先前我们无论走到哪里,为何龙婉钰都能提前知道,这让我一直不得其解。”古海皱眉道。

  流年大师沉默了一会,看了看四周,最终微微一阵苦笑道:“本來,这不该说的,但,既然你问起了,你知道也好。”

  “哦。”

  “大乾圣上,任由龙婉钰无法无天,甚至一众太子都沒有龙婉钰在大乾圣上心中地位高,而同为胞姐的龙婉清,大乾圣上却另一番态度,根本不在乎,你知道为什么吗。”流年大师郑重道。

  “为什么。”

  “大乾圣上子女众多,而子女的子女又是多不可数,甚至大乾圣上有第四代、第五代的子孙了,要是个个都宠爱,哪里宠爱的來,大乾圣上只宠爱一些比较重要的而已,比如一众太子,众太子都是厉害的角色,大乾圣上欣赏他们,而龙婉钰,有一个所有人都羡慕的天赋能力。”流年大师郑重道。

  “哦,能力。”

  “龙婉钰是先天寿师。”流年大师郑重道。

  “先天寿师。”古海眉头一挑。

  “是,寿师不是谁都能修的,寿师的传承必须要挑选特殊的血脉、命格方可传承,就好像那未生人,他因为血脉特殊,命格特殊,才会去修寿,这些都是后天修行的,是后天寿师,但,有两种寿师,却是天生的,他们生下來就有这能力,是先天寿师,龙婉钰是其中一种先天寿师,预言师。”流年大师郑重道。

  “预言师。”古海露出一丝疑惑。

  “就是能看到未來。”流年大师解释道。

  “不可能,未來充满了不确定性,怎么可能看到未來。”古海惊讶道。

  “我也费解,但,事实就是如此,她能看到未來,每个月有一次能看到未來的机会。”流年大师摇了摇头道。

  古海皱眉沉思,沉默了好一会,摇了摇头道:“不对,我们当初行程,并非如此,是她用石碑干扰了我们,才让我们改变行程的,说明未來有很多变数。”

  “嗯。”流年大师微微疑惑。

  “龙婉钰,应该是推演了未來,她推演到我们看到石碑,然后我们变幻方向,她接着推演,然后再看到石碑,再变幻方向,应该能推演未來。”古海凝重道。

  “不管如何,她的预言沒错过。”流年大师郑重道。

  “但她沒预测到,我自杀沒死,预言师,应该还是有破绽的吧。”古海皱眉道。

  “预言不可以无限制的用,或许当时预言的能力消耗光了,又或者她只是气愤,并沒有一定要置你于死地吧,你不是说她本性不坏吗。”流年大师笑道。

  古海微微皱眉,点了点头。

  “预言师,还有一个能力,就是辩凶吉,可趋吉避凶,遇到致命的威胁,会有大凶的感觉,遇到大喜的奇遇,会有大吉的感觉。”流年大师郑重道。

  “哦,大凶的感觉,大吉的感觉,难怪,当时我取出绝生刀,她立马就说危险,原來是她感觉到了大凶之兆。”古海分析道。

  “应该是的。”流年大师点了点头。

  “预言师,预言未來,趋吉避凶,难怪大乾圣上那么宝贝她。”古海点了点头。

  “对了,这个东西,可能还要麻烦你了。”流年大师苦笑道。

  说着,取出一块黑色玉符,上面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黑气。

  “这是,当初未生人临走前,留下给龙婉钰防身的法宝,未生人说,若是捏碎,他会感受到,无论在哪,他会第一时间赶到。”古海皱眉道。

  “这的确是未生人的玉符,让我交给龙婉钰,但,龙婉钰根本看都不看,未生人杀了婉清,龙婉钰对他恨之入骨,怎么可能要这黑色玉符,对于这个父亲,龙婉钰一腔仇恨,根本不愿意接受。”流年大师苦笑道。

  “唉。”古海微微一叹。

  “此物,你先帮收着吧,我是说不动龙婉钰,希望你能说服她吧。”流年大师苦笑道。

  古海点了点头,叹了口气接了过來。

  黑色玉符入手,顿时一股清凉直冲心田,古海感到一瞬间,全身都是一阵舒畅一般。

  未生人留给女儿的,果然是个好宝贝。

  小心的收起玉符,古海看向远处。

  远处,已经能够看到一座巨大的城池了,并非常人居住的城池,应该如当初灭麓城一样,临时建造的城池。

  城门之上,写着‘镇南城’三个大字。

  “到了,这就是神武王的大营,新开辟的一个城池。”流年大师看向远处。

  这时,龙三千和司马长空也走了出來。

  “古先生,前面就是父王驻扎之地,在下可多次听到父王提及古先生,古先生能來,父王一定欢喜。”龙三千笑道。

  “古先生,入镇南城,我带先生安置下來,王爷会设宴款待,古先生需要先休息一下吗。”司马长空看向古海笑道。

  “也好,劳烦司马先生了,还有,司马先生若不嫌麻烦,可要给我说说破军大军到底有何能耐,让神武王大军无法再进一步。”古海笑道。

  “哪里麻烦,求之不得。”司马长空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