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开心就好
  骨刀插入古海腹中。

  沐晨风、龙三千、司马长空尽皆瞪大眼睛,古海为了讨小姨子欢心,也太拼了吧,切腹。

  龙婉钰此刻逼着古海自杀,那是因为在气头上,龙婉清的死对她打击太大了,感觉谁都是仇人,可是,等这段气过去了,龙婉钰也就能明白了吧。

  你却为了让她消消火,真的听她的切腹了。

  龙婉钰在看到古海将骨刀插入腹中开始,也是浑身一抖。

  虽然一直想杀古海为姐姐报仇,可看到古海真的被自己逼死的那一刻,龙婉钰却沒有该有的开心,一点也沒有为姐姐报仇的泄恨,那一霎那,有种好像自己犯错误的感觉。

  “龙婉钰。”流年大师陡然怒吼道。

  “啪。”

  本能的,龙婉钰的长鞭甩了过去,却被流年大师一掌抓在手中。

  “够了。”流年大师瞪眼怒道。

  猛地一甩长鞭,流年大师面露狰狞道:“这就是你要的结果,逼死古海,让古海死,这就为婉清报仇了,你知道婉清若是活着,看到你这样逼死古海,婉清会有多伤心吗。”

  “他害死了我姐姐,他死有余辜。”龙婉钰红着眼睛叫道,不过,此刻声音却小了很多。

  “害死你姐姐的是吕阳,你姐姐用生命都要保护这个男人,你却逼他死,他是你姐夫,是龙婉清的丈夫啊。”流年大师喝道。

  “我不管,不是他,我姐姐就不会死,就不会死,呜呜呜呜。”龙婉钰忽然大哭了起來。

  这一刻的大哭,却好似要将心中的所有委屈都爆发出來一样。

  一旁司马长空、龙三千、沐晨风却不敢插口。

  “大师,你不用苛责龙婉钰了,她开心就好。”古海的声音却是传來。

  听到古海的声音,龙婉钰忽然生出一股后悔的感觉,自己逼死古海了,这下姐姐的仇报了吗,姐姐会开心吗。

  “古海,你快,不要再切腹了。”流年大师惊叫道。

  “呲。”

  绝生刀再度插入一大半入腹中。

  龙婉钰一抬头,顿时看到骨刀还剩一小节在外面了,龙婉钰脸色一变,张了张口,想说不要插了,但,到嘴边的话却不知如何开口。

  “龙婉钰,记住你的话,你我恩怨,一笔勾销。”古海微微笑道。

  龙婉钰咬着嘴唇,眼神中蕴着一股惊恐之色。

  眼前古海,真的切腹自杀了,他真的切腹了,龙婉钰全身毛孔都钻入着寒气一般。

  “啪。”

  古海探手一掌,将最后一小节骨刀手柄,一同拍入腹中。

  “皇上。”一众臣子顿时面露惊恐道。

  流年大师、司马长空、龙三千、沐晨风尽皆一脸焦急。

  “不要……。”龙婉钰声音很轻,脸上露出一股后悔之色。

  但,一切都迟了,骨刀已经彻底插入古海腹部,一切已经结束了。

  “高仙芝,给朕取身衣服來。”古海缓缓道。

  “呃。”四周为古海担心的众人却是微微一愕然。

  画风不对啊,古海不该倒下來的吗。

  伤口呢,古海腹部伤口呢,伤口复原了,现在连一道疤痕都沒有。

  这就切腹了。

  流年大师:“……………………。”

  司马长空:“……………………。”

  龙婉钰:“……………………。”

  众人好一阵沉默,一众急的快哭的大瀚官员,尽皆脸色一僵,刚刚要掉的眼泪全部缩了回去。

  皇上居然沒事。

  真的沒事,皇上额头都沒有一丝汗水,脸色如常,气色如旧,腹部连疤痕都沒有一道。

  刚才难道我眼花了。

  一旁高仙芝怔了怔,马上取一套衣服过來。

  “你骗我,古海,你骗我。”龙婉钰先前的后悔荡然无存,眼中充满了愤恨。

  “何來骗你了。”古海皱眉道。

  “你刚才只是用了障眼法,你根本就沒有将骨刀插入腹中,根本就沒有,沒、沒、沒、沒、沒…………。”龙婉钰愤怒的指责古海,可指责到一半,声音忽然卡住了一般。

  不止龙婉钰,所有人的眼珠子都要瞪突出來了,惊愕的看向古海腹部。

  却看到古海腹部,缓缓的,从体内冒出一个骨刀手柄,就是骨刀。

  不是什么魔术,也不是障眼法,真的,骨刀真的插入其腹部了。

  “你、你、你…………。”龙婉钰指着古海,半天不知道该怎么指责。

  真的能将骨刀插入腹中,还能冒出來,怎么还能冒出來。

  “婉清一言九鼎,龙婉钰,希望你也不要令我失望,出尔反尔。”古海淡淡道。

  说话间,探手用食指按住骨刀刀柄处,将其按入了腹内。

  司马长空:“……………………。”

  流年大师:“……………………。”

  龙三千:“……………………。”

  众人感到一群乌鸦在头上飞过一般,那气氛尴尬到谁也发不出一个声音。

  尼玛,你肚子能塞入骨刀,你早说啊,害得我们跟你担心了半天。

  众人一阵无语之后,一起看向龙婉钰,眼神中似乎在询问:“人家古海已经切腹了,你该知足了,虽然他古海切腹自个杀就跟喝个水一样容易,但谁让你偏偏选了这个方式呢,你说过的话,不会不兑现吧。”

  龙婉钰一瞬间感觉所有目光都盯着自己,好像看白痴一样看着自己,看也就罢了,好似所有人都在等待自己的承认,承认自己是个白痴,还要亲口说出來的那种。

  看着远处套上衣服的古海,龙婉钰一瞬间眼睛再度红了起來,这次不仅仅是仇恨了,还有一股大委屈一般。

  “古海,我恨你,跟你沒完。”龙婉钰愤恨的大吼道。

  “看什么看,飞舟呢,我们走。”龙婉钰一鞭子抽在一旁司马风身上。

  “噢噢。”司马风马上取出飞舟。

  龙婉钰踏上飞舟。

  带着几个下属,快速向着远处飚射而去,不想待在这里了。

  龙婉钰跑了。

  龙三千、司马长空张了张口,几次到嘴边的话想要询问,都克制住了。

  流年大师飞到古海面前,微微一阵苦笑道:“还是你有办法制止龙婉钰,唉。”

  “碰巧了而已,她开心就好。”古海微微一阵苦笑。

  古海早前听龙婉钰的性格,就预料到有一日和龙婉钰见面,必定会好一番冲突,不过,现在看來,这第一次见面还算渡过的轻松。

  “古先生,你终于來了。”司马长空也笑着飞上前來。

  不过,司马长空和龙三千一样,看古海的目光,总是怪怪的——

  大颍皇朝,有着一片区域,被吕阳单独划归了出來,大雾弥漫,看不清内部一切。

  吕阳站在一个大殿之口,看着这片大雾区域。

  身后恭敬的站着破军。

  “龙神武大军,可有动向。”吕阳沉声道。

  “还沒有,暂时被挡了下來,不敢再行军一步了,皇上,有我和东方先生出手,龙神武休想再踏入一步,早该让我和东方先生出手了,若不是墨亦客一再要求其它军队出手,也不至于七败一胜。”破军眼中闪过一股自傲道。

  吕阳双眼微眯:“墨先生,虽然此次墨先生让我有所怀疑,但,他说的并沒有错,一只军队,不可以只有一个王牌,应该除了主帅,缺了谁都沒关系。”

  “呃,是。”破军面色一僵。

  显然刚才有些得意忘形了,好似沒了自己就不行一般。

  “东方先生在里面。”吕阳沉声道。

  “大颍皇上,里面请。”内部传來一个稚童般的声音。

  轰隆隆。

  大雾区域陡然裂开一道巨缝,吕阳和破军踏步而入。

  “呜呜呜呜呜。”

  “放了我。”

  “救命啊。”

  “饶命,饶命。”

  …………………………

  ……………………

  …………

  大阵之中传來一阵阵哭嚎之声。

  二人踏入云雾大阵,大阵轰然关合而起。

  入眼望去,此大阵内部犹如一个修罗地狱一般,中心一个超级巨大的池子,池子之中,燃烧着一簇簇的幽蓝色火焰,而火焰之中,却是有着一个个透明的身影在池子中挣扎一般。

  “这是两军交战的战死鬼魂。”吕阳皱眉道。

  “是的,有龙神武大军的,也有,也有我们大军的。”破军点了点头。

  “皇上,皇上,臣忠心耿耿,为国尽忠的啊,为何我等死去,却不让我等投胎,将我们放入池中烤炼。”一个将军模样的鬼魂看到吕阳,顿时惊叫了起來。

  “他就是吕阳王,你这个恶魔,圣上大军,一定会灭了你的。”

  “皇上,皇上,臣等忠心耿耿啊。”

  …………………………

  ……………………

  ………………

  鬼池之中,无数战死冤鬼,惊恐的哭喊着。

  “闭嘴。”一个稚童的声音再度响起。

  却看到,鬼池边缘,一个巨大的台子之上,正站着一个白袍的小童一般,小童裹在白袍之中,看不清面容。

  “魔鬼,魔鬼。”

  “不要炼化我,不要炼化我。”

  “那是寿师,夺人寿元,他要将我们三魂全部练成补品,以供他修行。”

  “两军交战,所有鬼魂,谁也沒跑掉,全部被抓來了,全部被抓來了。”

  “不,皇上,臣为大颍皇朝征战致死,不求皇上为臣报仇,求皇上放我投胎。”

  …………………………

  ………………

  ……

  无数鬼魂吵闹之中。

  “真是聒噪,哼。”白袍小童的声音再度传來,探手一挥。

  “轰。”

  陡然,滚滚蓝色火焰瞬间暴涨,形成一个超级火焰锅盖一般,将所有鬼魂全部盖在了鬼池之中,让群鬼声音传不过來。

  破军和吕阳却是走到白袍小童面前。

  “东方先生,你收集龙神武大军的鬼魂,也就罢了,为何还要……。”吕阳皱眉道。

  “咯咯咯咯咯,大颍皇上,你当初可是答应我的,供我收集战争鬼魂,我才答应帮你的,我这可是冒着得罪大乾天朝寿师的风险,在帮你啊。”东方先生的声音传來<spanclass=characterstyle=background-image:url(/img/1440236042462/32846786/-30453

  b07d

  34766810078989png)>

  吕阳皱了皱眉道:“也罢,你炼吧。”

  “这还不够,我要死更多的人,死更多的人,我要更多的鬼魂。”东方先生看向吕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