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一百一十章 切腹
  龙神武军营。

  司马长空与流年大师聊着前方战况。

  “大师,你擅画道,破军这局,你可有破。”司马长空皱眉道。

  “破军这局,不仅仅是琴道那么简单了,我之画道却沒有破解之法,等古海吧,古海有勾陈,或许能破了《悲惨世界》”流年大师摇了摇头。

  “古海,算算时间,也快到了吧。”司马长空笑道。

  陡然一个下属闯入二人大殿。

  “大师,不好了,郡主不见了。”那下属一脸焦急道。

  “什么。”流年大师脸色一变。

  司马长空也是脸色一肃,顿时,二人论军停止,匆匆飞向远处一个大殿。

  “呜呜呜呜呜。”

  二人跨入大殿的一瞬间,顿时看到一群侍卫被捆缚而起,一个个嘴巴上都堵着东西。

  “怎么回事。”流年大师脸色一冷,探手摘了一众下属的嘴巴。

  “大师,郡主说要去杀了古海,我们不同意,郡主就将我们…………。”那下属焦急道。

  “杀古海。”流年大师脸色一变。

  “杀古海,龙婉钰想要找到古海,也是不易,怎么可能……。”司马长空皱眉道。

  “不,不,龙婉钰可以找到古海,她想找,马上就能找到。”流年大师脸色一变。

  司马长空顿时变脸道:“一个月只能一次,龙婉钰这次,居然用在…………。”

  “走,走,快。”流年大师瞪眼道。

  司马长空、流年大师,带了一批强者,踏上飞舟,就向着远处激射而去。

  “这个方向,古海他们要來,应该就是这个方向吧。”流年大师担心道。

  众人飞舟快速飞行,司马长空却是探目仔细看向四方。

  众人一片焦急。

  飞舟飞行了三日,司马长空陡然脸色一变道:“那个方向,我看到那个方向有东西。”

  此刻,司马长空的双目泛着一丝绿光,好似绿光在快速收集着遥远处景象一般。

  飞舟快速飞了过去。

  却看到山峰之巅,有着一块石碑,上书“古海葬于此地。”

  “嘶,真的是郡主,他担心我们找來,更将古海引入偏僻之地了。”流年大师脸色阴沉道。

  司马长空却是再度双目泛着绿光,扭目四面八方的看了起來。

  “那边。”司马长空叫道。

  飞舟快速按照所指飞去,很快,就又看到一块石碑。

  “那边。”“那边。”“那边。”……………………

  司马长空不断指着,勾陈、破军若是顺风耳,司马长空的双目却好似千里眼一样,不断看着遥远处。

  果然,指了一段时间,终于找到了古海一行所在。

  但,四周却是已经被黑雾、黄雾笼罩其中了。

  “他们在大阵里面。”流年大师脸色一沉。

  “我司马家族的《黄泉灭法经》,混账东西。”司马长空眼睛一瞪。

  探手,司马长空取出一支金色的毛笔。

  毛笔一出,虚空中好似出现一道道竖着的金字一般,一列列金色字体环绕司马长空,让司马长空看起來无比神圣。

  “秩序一笔,划分天地。”司马长空探手一笔对着大阵写了过去。

  一笔写下,好似写出一条黄河一般,四周浮空金字却是伴随着这条黄河向着大阵冲刷而去。

  “轰。”

  大阵顿时被这条黄河冲毁了一大半,也瞬间暴露了高仙芝、龙三千等人。

  “大师,你们來了。”沐晨风顿时一喜道。

  “大师,皇上被困在里面了。”高仙芝焦急道。

  “司马先生,澳门赌博网站:这好像是你家族的《黄泉灭法经》。”龙三千苦笑道。

  司马长空毫不迟疑,再度一笔划向剩下的大阵:“法随笔出,黄泉经散。”

  “轰。”

  陡然,剩下的大阵也瞬间撕裂开一道口子。

  众人焦急的向着内部望去。

  “轰。”

  却看到古海血刀一出,轰然将一个黑袍人斩退而开,但,却瞬间被一群黑袍人逼退,毕竟,众人可是有着修为的,只有古海无法施法,若不是铠甲坚固,此刻早已受创。

  一手绝生刀,一手血刀,冷冷的看着对面想要來杀自己的黑袍人。

  “司马风,你好大的胆子。”司马长空眼睛一瞪道。

  龙婉钰身旁,那个抓着毛笔的黑袍人陡然一抖,抬头望去。

  却看到半空中已经被撕裂开一个巨大的口子。

  司马长空、流年大师尽皆冷冷的看來。

  “少,少爷。”抓笔黑袍人顿时一僵。

  “他是一品堂主,古海,你们为了讨好郡主,想要斩杀朝廷命官吗。”流年大师冷声道。

  一群追杀古海的黑袍人却是一僵,停了下來,看了看山顶的龙婉钰。

  此刻,古海却并沒有借机杀过去,从知道龙婉钰的那一刻,古海的杀心已经尽去,只有一阵苦笑。

  “杀,给我杀。”龙婉钰可不买流年大师和司马长空的帐。

  一群黑袍人看向古海。

  “哼,郡主可以无法无天,你们也可以无法无天吗,你们以为你们也是郡主,还不住手。”流年大师冷声道。

  一众黑袍人微微一怔,最终不敢出手了。

  是啊,郡主在大乾可以无法无天,但,自己沒那个命啊,就算郡主保自己,也只能保一时,谁能保证以后,谋杀朝廷命官,那可是死罪啊。

  “混蛋,混蛋,混蛋,你们一群废物。”龙婉钰焦急的看着一群黑袍人焦急不已。

  司马长空冷冷的盯着抓笔黑袍人司马风。

  司马风不敢忤逆,毛笔一划。

  “轰。”

  四周大阵轰然散去。

  流年大师、司马长空尽皆落在了龙婉钰的山峰之上。

  “郡主。”流年大师上前劝道。

  “啪。”龙婉钰一鞭子抽打在流年大师身上。

  不远处,古海眼睛一瞪,想要阻止,但,看了龙婉钰却苦涩的忍了下來。

  流年大师却并沒有生气,苦涩道:“郡主,古海是婉清的夫君,你的姐夫。”

  龙婉钰却是红着眼睛:“不是,就是他害死了姐姐,要不是他,姐姐怎么会死,怎么会死,要你多管闲事,要你保护姐姐,你却将姐姐保护死了,要你多事,要你多事。”

  龙婉清哭着用鞭子抽打流年大师。

  四周,司马长空、龙三千等人却不敢插口。

  沐晨风更是不敢多嘴,知道是龙婉钰之后,沐晨风却是连开口都不敢一般。

  古海看着流年大师被抽打,微微一阵苦涩道:“龙婉钰,大师是无辜的。”

  “哼。”

  龙婉钰停下抽打流年大师,红着眼睛看向古海,眼神之中,一股刻骨铭心的仇恨。

  “你害死了我姐姐,就是你害死了我姐姐。”龙婉钰哭着看向古海。

  “婉清替我去死,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总有一天,我会让她复活的,龙婉钰,婉清临死前,让我照顾你,我…………。”古海微微一叹道。

  “我不要你照顾,我就要我姐姐,古海,你还我姐姐。”龙婉钰盯着古海哭道。

  此刻,流年大师、司马长空的到來,说明自己想要杀古海,已经不能成功了,自己费了好大的劲将古海骗到这里,就是要躲过司马长空他们,可,还是沒有躲过。

  “龙婉钰,婉清已经死了,我也在为婉清报仇之中,我知道你讨厌我,但,我答应了婉清,我就不会不管,婉清的死,我知道对你伤害也很大,如今,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你,但,我们必须都要往前看,若是有办法让你好受一些,我能做到的,你说,我尽量帮你。”古海沉声道。

  “让我好受点,你尽量帮我,哼,那你去死吧,你死了,我就好受了,你死了就是帮我。”龙婉钰哭着恨声道。

  “你。”古海眉头一挑。

  这龙婉钰根本无法交流啊。

  “郡主。”流年大师也在一旁劝道。

  “你们不要管,是他说让我好受点的,就你手上那柄骨刀,沾之必死,我感觉它沾到谁,谁就死,你就用那骨刀切腹,死给我看,我就好受点了,我就不怪你了。”龙婉钰恨声道。

  众人一片焦急。

  司马长空、流年大师几次相劝,但,龙婉钰骄横的性子,根本不听,而是死死的盯着古海。

  “你不是说尽量去做吗,你用骨刀切腹,我就不怪你了,从此就不怪你了,你敢吗。”龙婉钰瞪着古海吼道。

  高仙芝、沐晨风、勾陈等人一阵焦急,正要开口说话。

  古海探手拦住了众人,而是死死的盯着龙婉钰道:“你说的,只要我用这骨刀切腹,你就不再与我较劲,和我一起去对付婉清的真正仇人。”

  龙婉钰却是微微一愕,古海这话什么意思,他真的要切腹,不对啊,我先前感觉,那骨刀沾之必死,我的感觉不会错的,那是一个邪刀,更用它切腹,谁都要死的啊。

  “我说的,你切腹吧,你当着我的面切腹吧,你切腹,你我恩怨,一笔勾销。”龙婉钰红着眼睛吼声道。

  “如你所愿。”古海点了点头。

  缓缓将血刀放在一边。

  古海撕开胸前衣服,露出强壮的胸腹肌。

  “古海,不要。”

  “古先生,不可。”

  流年大师和司马长空都焦急道。

  “闭嘴,你们。”龙婉钰瞪眼吼道。

  二人看看古海,古海却是沒有理会,而是看向龙婉钰。

  “龙婉钰,你看好了,别待会出尔反尔。”古海将骨刀举到胸前,最后看向龙婉钰。

  “我龙婉钰,说话算话。”龙婉钰眼中带着一股期待的看向古海。

  “呲。”

  古海非常干脆的将绝生刀插入自己的腹部。

  b46a

  “皇上。”高仙芝等一众大臣惊叫道。

  司马长空、流年大师一脸焦急。

  其他人早已瞪大了眼睛。

  古海为了让小姨子歇火,这也太拼了吧,用骨刀切腹。

  一刀插入腹部,龙婉钰却是一抖,露出一丝后悔之色,他怎么真的切腹了。

  四周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静了下來,惊骇的看着古海将骨刀插入腹部。

  “呲。”

  骨刀再度插入了一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