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一百零八章 诡异的石碑
  颍州,墨亦客的家中庭院!

  墨亦客抓着一根钓竿,坐在一个小池塘处,静静的钓着鱼儿。忽然一个黑衣男子出现在墨亦客身后,极为恭敬。

  “先生,已经查清楚了,先前那奸细探子并没有说谎,九五岛上,古海的确是佯装敖胜,让敖顺自封修为,群龙自相残杀,继而更以言语败退敖胜太子!”黑衣人恭敬道。

  墨亦客看着池塘中鱼浮,露出一丝轻笑道:“呵呵?古海啊,古海,他却是让我这些年的布置,功亏一篑啊!”

  “先生,皇上并没有怀疑你啊,依旧对你信任有加!所有敢说你坏话的人,全部打入天牢了!”黑衣人疑惑道。

  “九五岛的真假,已经不重要了,说它真就真,说它假就假,谁能保证那探子真的不是奸细呢?呵!”墨亦客微微苦笑道。

  “呃,皇上一定会相信先生清白的!”

  “可是,吕安却是放出来了!”墨亦客淡淡道。

  “先生是说,皇上不信任你了?”黑衣人担心道。

  墨亦客摇了摇头道:“第四步?古海这个第四步,恰到好处♀啊,离间了我们君臣!呵!吕安是一枚好棋子啊,让古海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先生,离间君臣的,不是神武王大军吗?先生那日不是说是司马长空吗?而且那奸细已经证明了一切!”黑衣人疑惑道。

  墨亦客摇了摇头道:“不,没有吕安的铺垫,司马长空想要取到效果,不是那么容易的。那是一个梗啊,虽然很矮,但却能将人拌倒,呵,我府外,现在已经被盯上了吧?”

  “呃?是皇上派人来的?”黑衣人惊讶道。

  墨亦客双眼微眯:“我一开始就跟皇上说了,尽全力招揽古海,就算不能招揽,也不能得罪,呵,皇上不听我的!唉,酿成今日苦果!”

  “皇上既然怀疑,为何……?”

  “只是怀疑,澳门赌博网站:谁也不敢拿我怎么样的,呵呵,可惜,一片大好的形势啊!”墨亦客苦涩道。

  “皇上不会为难先生?”黑衣人顿时一喜。

  墨亦客摇了摇头,微微一叹:“皇上若是一路高歌,连连大胜,定然不会怪我,心中有所疙瘩,也许一笑而过了。我还是皇上的第一谋士。但,若连连败报,皇上却会杀我以正军心!”

  “啊?不会吧!”黑衣人焦急道。

  墨亦客继续钓着鱼,微微一笑道:“好了,你下去吧!不要打扰我钓鱼!”

  “呃?”黑袍人微微苦笑,点了点头。

  ------黑衣人离开墨亦客的小院,很快却出现在了吕阳的面前。

  吕阳书房,吕阳冷冷的看着面前黑衣人。

  “墨亦客真的这么说的?”吕阳沉声道。

  “是的,皇上!”黑衣人恭敬道。

  吕阳深吸口气,脸色阴沉道:“墨亦客?他以为他能猜到朕的一切?哼!”

  “皇上,属下是在很久前被皇上派入墨先生身边的,先生为人,属下看在眼里,应该不可能是大乾奸细!”黑衣人恭敬道。

  “哼,那墨亦客以前是干什么的?来自哪里?”吕阳沉声道。

  “属下不知!不过先生这些年,为皇上东奔西走,可是处处与大乾为敌啊!”

  吕阳沉默了一会道:“好了,墨亦客如何,朕自有决断,这段时间,墨亦客都在干什么?”

  “白天钓钓鱼,晚上宴请一些官员!”

  “宴请官员?”

  “是!”

  -----------------龙婉清的仇还历历在目。

  龙三千请求古海前往对付破军,古海很快就答应了,交代了一番,古海带着高仙芝、沐晨风、勾陈,还有两百自己昔日掌柜班底,跟着龙三千就踏上了前往神洲之路。

  飞舟历经一个月,抵达了神洲大地。

  “小王爷,破军的琴道,挡住了神武王的千军万马?”古海沉声道。

  “不错,不仅仅是那批琴俑,还有琴道,你昔日在银月城听的那首《悲惨世界》,却是也被破军掌握,悲催世界一出,断人五感,我们的大军,根本很难走出音障大阵,只要一出来,悲惨世界就让他们眼瞎、耳聋,我们的大军根本无法再进一步!”龙三千苦涩道。

  一旁沐晨风疑惑道:“堂主的《悲怆》,不是很多人都会吗?为何不用来对抗《悲惨世界》?”

  龙三千微微苦笑道:“用了,没用!”

  “哦?”

  “昔日古先生的《悲怆》,的确冲破了《悲惨世界》,但,当初多少人弹奏?可是银月城近乎所有琴师啊,数千万人啊。我们哪有那么多琴师弹奏?而且悲惨世界被破军演绎的更加圆满!所以…………!”龙三千苦笑道。

  古海凝眉。

  “古先生可有办法解开?”龙三千疑惑道。

  “我不知道,到时再看吧!”古海摇了摇头。

  飞舟在快速飞行之中,飞着飞着,陡然,远处一座山峰之上,出现一块石碑。石碑上六个大字,让飞舟上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

  -----古海葬于此地!

  -----“呼!”

  陡然,飞舟骤然停下,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

  “戒备,戒备!”龙三千脸色一冷道。

  “轰隆隆!”

  飞舟之上,陡然冒出一个个阵法,所有人都惊骇的看着那块石碑。

  “今日谁掌的舵?”龙三千眼睛一冷道。

  “小王爷,是我,是我!”一个属下忐忑的走上前来。

  “怎么回事?我们的路上,怎么会有这块石碑?你暴露了我们的行踪?”龙三千脸色一冷道。

  “没有,没有,这条路,只有属下知道,之前没有固定哪条路啊!”那属下顿时跪下求饶道。

  古海也是瞳孔一缩的看着那块石碑。

  怎么忽然有这一块石碑拦在路上?而且还是咒自己死的?四周有仇人?

  “吕阳派来的杀手?”沐晨风脸色一变。

  “可是,他怎么知道我们的行踪?”高仙芝脸色一沉道。

  古海脸色阴沉,转头看向龙三千。

  龙三千看向古海,苦笑道:“古先生,绝对不是我安排的,我也没想到会有这块石碑啊!”

  “我们的行踪暴露了!”古海眉头深锁道。

  否则,天下那么大,谁会知道自己会走这边?

  古海盯着龙三千看了一会,最终排除了龙三千的可能。

  众人站在飞舟上,对山林四周仔细看了看,但,四周静悄悄的一片,并没有杀手出现。

  过了好一会,众人才再度看向那诡异的石碑。

  “或许是巧合?”高仙芝说着一句自己也不太相信的话。

  “巧合吗?”古海脸色阴沉,毕竟,四周并没有敌人出现啊。

  “绕道,走!”龙三千沉声道。

  “呼!”

  飞舟绕道,向着另一个方向而去。

  飞行着,飞行着,飞了一个时辰,陡然,飞舟猛地再度一停。

  “轰!”

  飞舟停下,带着一股大风吹过,飞舟上所有人都是忽然间一阵毛骨悚然。

  却看到远处又一座大山之上,同样又出现一块石碑。上有一列字。

  ---------古海,你逃不掉的,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谁,出来!”沐晨风跳起,大吼而起。

  但,四周山林静悄悄一片,却并没有人回应。

  古海看向勾陈。

  勾陈摇了摇头道:“没有,四周没人!”

  “会不会是能跨越阴阳两界的寿师?他们躲入阴间了?”沐晨风脸色一沉道。

  “吕阳王的刺客吗?”古海脸色一阵难看。

  一旁龙三千盯着掌舵下属瞪眼道:“怎么回事,这是你故意的吗?带我们来此?”

  “噗通!”

  “小王爷明察,属下真的随便飞的,并没有故意往这边,我也不知道,为何这么巧!”那掌舵下属惊恐的叫着。

  “堂主,四处没有石碑,只有这一块,说明我的行踪,还是暴露了!”沐晨风脸色难看道。

  古海看向龙三千。

  龙三千摇了摇头道:“我将所有人都叫道甲板上,古先生,你的人来掌舵!”

  古海点了点头。

  将所有龙三千的人叫到面前,由高仙芝负责掌舵,如此,再次飞行,路线就不确定了。

  飞行了又一个时辰。

  “轰!”

  飞舟又停了下来。

  却看到又一座山顶上竖着一块石碑。

  ------逃?你无处可逃的!古海,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死期!死期!

  -----古海眼皮一阵狂跳,扭头看看四方。

  但,四方万里无云,根本什么人也没有。

  “主人,我仔细听了,之前这里也没人!”勾陈脸色难看道。

  到底是谁?古海一行无论到哪里,都有这威胁的话?

  “小王爷,我们马上去军营,你指路!”古海沉声道。

  飞舟继续飞行。

  可是,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块石碑,上面都是诅咒古海的话语。

  一路所过,无论古海一行如何绕路,但,石碑接连出现,好似上天早就写在这里的一般,看的众人心里都是瘆的慌。

  自己的行踪,好似彻底暴露了!怎么会这样?

  四周,龙三千的下属都是窃窃私语,对古海指指点点。

  而古海带来的人却并不说话,一起看向古海。

  古海扶着栏杆,面部却极为平静,谁也看不出古海心里想些什么。

  一股浓浓的阴谋,似乎要降临古海身上。好似一双眼睛盯着古海,无论古海逃到哪里,都躲不掉。那双眼睛似择人而噬,随时向古海张开血盆大口。

  ps:今天有事,第二更不能按时上传了,可能晚两三个小时更新,见谅,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