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一百零四章 再退敖胜
  古海面露凶煞,目光冰冷的看向敖胜太子:“你认为我可欺,我认为你可笑,敖胜太子,你要敖顺死吗?”

  画风急转,刚才古海还在和群龙辩解,争取让敖胜太子息怒,转眼之间,古海翻脸与敖胜太子杠起来了?

  这小小金丹,不应该马上跪下来,苦苦求饶吗?他有什么底气跟龙太子叫板?

  远处,司马长空眉头一挑:“糟了,这些矛盾要愈演愈烈了!”

  四方无数观望的修者都屏住呼吸,瞪眼看着古海,你脑袋坏掉了?先前是装神弄鬼骗了敖顺,如今,你骗得了谁?语气还这么强硬?

  就是群龙也是脸色一变

  “吼!”“吼!”“吼!”……………………

  群龙低吼,愤怒的看向古海,古海不仅仅抓了敖顺,更在讽刺敖胜太子,这是挑衅整个龙族的尊严吗?

  敖顺却是忽然一滞,脑袋有些转不过弯来,刚才貌似古海已经准备放自己了,自己为什么要撂狠话啊?我脑袋坏掉了?为什么不先自由,再报仇啊?现在,古海居然翻脸了?

  挥手间,勾陈、繆辰︽≌将敖顺押解道古海面前。

  控制着敖顺,古海冷冷的看着敖胜太子。

  敖胜太子也是双眼一眯,显然也没想到古海居然在这个时候敢忤逆自己。

  “呵?你叫古海?我还真小看了你!”敖胜语气冰寒道。

  “敖胜太子,所有龙族,你们给我听好了,从哪里来,给我回哪里去,这里是我大瀚皇朝,不欢迎你们!”古海冷冷的说道。

  “放肆!”群龙顿时一阵炸喝。

  飞舟上的一众龙族长老也瞪大眼睛盯着古海。

  “我就放肆了,又如何?给我离开大瀚!”古海语气冰冷道。

  那坚决的语气,看的四周无数围观修者都是冷汗直冒,这古海真的不怕死吗?

  “大瀚皇朝?哈哈,你信不信,我翻手就能将他覆灭!”其中一个长老目光冰冷道。

  一旁沐晨风小声道:“这是龙族的根长老,就是先前敖顺说支持他的!”

  “根长老?呵,我相信你能覆灭我大瀚,可,你信不信,我马上就宰了敖顺!”古海用血刀顶在敖顺后背之上,面露狰狞。

  “你敢!”根长老眼睛一瞪。

  敖顺此刻却是一阵头皮发麻,因为敖顺能感受到古海那森然杀气,难道他真敢杀我?

  “根叔!”敖顺看着根长老,眼中带着一丝求救。

  “古海,你要敢伤了敖顺一根汗毛,我要你命!”根长老面露森寒道。

  古海微微冷笑道:“你以为我会怕你威胁?刚才,敖胜太子说了,我放了敖顺,他不管其它,敖顺说要报仇,那我也是死。放不放敖顺,我都是死,我为何要放?你以为我和你一样蠢!”

  “混账!”根叔眼睛一瞪。

  “哼,要怪,就怪你们的敖胜太子,是他逼我的,他逼我用敖顺做威胁,或者说,他逼我杀敖顺的!”古海冷冷的看向敖胜太子。

  “放肆!”敖胜眼睛一瞪,怒道。

  “不是吗?敖胜太子,今日,我一个小小古海挑衅龙族尊严了,你为了龙族尊严,一定要让我好看,而我以敖顺为质,你们敢妄动,我就杀了敖顺,你以大义逼我,我以气节杀敖顺,不就是你带领群龙,逼死敖顺,逼死亲兄长吗?”古海冷冷的说道。

  古海斥问,群龙看向敖胜。

  敖胜还要再行动吗?再对付大瀚,就是逼死敖顺,难道真的要用大义逼死亲兄?

  “哈哈哈哈哈,古海,你敢吗?”敖胜冷冷的看着古海。

  古海三言两语却是将自己逼上了道德刑台,今日自己敢动手,就是杀兄。群龙在看着,天下在看着。若是逼死敖顺,自己在龙族地位也将受损。

  “敢不敢,你可以试试看!”古海冷冷的说道。

  “那边的龙,不许动!”古海陡然炸喝不远处想要悄悄离开的巨龙。

  那巨龙想要悄然潜伏古海后方,但,却被古海看清楚了,炸喝而起。

  群龙一滞,冷冷的看向古海。

  “好,好,好,古海,你还真是有胆色,放我王兄,你想要什么条件!”敖胜沉默了一下,冷声道。

  “抱歉,我现在不想放敖顺了,敖胜太子,请便,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古海冷冷的说道。

  “放肆!”敖胜眼睛一瞪。

  “你以为,我龙族,任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吗?”敖胜寒声道。

  “我大瀚?呵呵,比你龙族的确还差得远,你群龙,翻手即灭,但,我大瀚既然成立开始,就不会躲避任何威胁,哪怕鱼死网破,也在所不辞!来吧,玉石俱焚,还是借机杀兄?敖胜太子,你要不要试试?”古海冷冷的说道。

  敖胜双眼微眯,眼中闪过一股冰寒道:“没人可以威胁我龙族,小小大瀚也不能,给我将古海拿下!”

  群龙一声咆哮,顿时张牙舞爪的向着古海方向冲刺而来。

  “昂!”“吼!”“轰隆隆!”………………

  杀气腾腾的咆哮声,震天动地,无数官员都露出惊悚之色,蒙泰、陈天山等人尽皆捏紧了拳头,一脸紧张。四方无数修者也震惊了。

  那轰鸣的喊杀声,似乎转眼就要覆灭大瀚,斩杀古海一般。

  “呲!”

  一声轻轻的刀肉相擦的声音响起。

  声音不大,但,满天杀气腾腾的群龙,却被这声音吓得身形一顿。

  却是古海,一刀穿体,从敖顺后背插入到胸前。

  血刀破体而入,破体而出。

  敖顺胸口的刀刃,还在滴着鲜血。

  敖顺口吐鲜血,看着胸前冒出的半截刀刃,面露不可思议。

  古海真的,真的敢啊?他真敢杀我?

  满天群龙却是被吓傻了一般,古海居然一刀插入敖顺体内了?他怎么敢?怎么会?

  群龙震惊了。

  敖胜也是脸色一变,惊骇的看向古海。

  古海目露冷笑的看着满天群龙,喝声道:“来啊,你们继续来啊?怎么不继续了?怂了?”

  群龙却是骤然身形退了一点,好似被古海的一声怒喝吓怕了一般。

  “你,你敢杀我王兄?”敖胜冷眼道。

  “别假惺惺了,这一刀不是我刺的,而是你刺的,敖胜太子!”古海冷冷的说道。

  敖胜捏着拳头,澳门赌博网站:看着古海,眼中充满了冰寒。

  “住手,住手!”

  陡然远处一声大喝。

  却是司马长空已经看不下去了,顿时飞了出来。

  “站住!”蒙泰顿时上前,拦住司马长空。

  “哦?司马先生?”古海眉头微皱。

  却是一眼认出,昔日银月城,第一个买古海钢琴的人,在银月城何城主自杀后代管了银月城,他居然在大瀚?

  “古先生!”司马长空苦笑道。

  转头,司马长空看向敖胜太子道:“鄙人司马长空,见过敖胜太子!”

  “哦?前状元?我记得你,司马长空,差一点就是状元了,如今在龙神武坐下效力?”敖胜沉声道。

  “是,正是在下,路经此地,在此见了一场攻心大战,本不该多管闲事,但,都为大乾天朝效力,不该如此不死不休的。在下当个和事老,二位罢战如何?”司马长空笑着说道。

  “罢战?怎么个罢战法?”敖胜冷声道。

  “古海归还敖顺,敖胜太子保证约束龙族,不得追究古海以及大瀚皇朝一切,如何?”司马长空苦笑道。

  “不追究他?”敖胜冷冷的看向古海。

  司马长空苦笑道:“古海虽然没有刺中要害,但,敖顺太子在流血,时间久了,不出事也会出事的!”

  敖胜脸色阴沉,好一阵沉默。

  而群龙却是一阵焦急。

  其中的根长老、林长老更是焦急不已。

  “太子,敖顺快要不行了,你们终究是兄弟,你……!”根长老焦急道。

  “嗯?根叔,你也认为古海说的,我想逼死王兄?”敖胜脸色一变。

  “不是,可,如今敖顺他…………!”根长老面露焦急之色。

  一众龙族元老焦急之中,就听司马长空的吧,先救来敖顺再说。

  敖胜深吸口气,脸色一阵难看,最终点了点头道:“也好,就允了你,就当给龙神武和你司马家族一个情面!”

  “多谢敖胜太子!”司马长空顿时笑道。

  转头,司马长空看向古海道:“古先生,你看……!”

  古海看了司马长空,微微皱眉道:“抱歉,司马先生!我对龙神武和你司马家族并不了解,无法认同你的说法,多谢你好意!”

  “呃?”四周群龙面色一僵。

  “古海他不知好歹!”

  “太子都答应不追究了,他还僵着不放?”

  “混账东西!”

  ……………………

  ………………

  …………

  群龙怒骂古海。

  司马长空却是皱眉的看向古海,却又无法向古海证明龙神武和司马家族的威望。

  “司马先生,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况且,就算我知道龙神武和司马家族的威望,我也坚持我的原则!”古海沉声道。

  “哦?”司马长空微微一怔,似乎想到了什么。

  “我不是不信任你,而是不信任龙族,呵呵!我为什么要用敖顺换取我大瀚的安危?敖顺在手,我大瀚就安稳如山,我们的命抓在自己手中。可是,敖顺要是交给他们,我们的命也就交到他们手中了,杀不杀我,全在他们的一念之间。如此,为何要将我等命运交给别人来决定?”古海淡淡道。

  司马长空微微一阵苦笑道:“是我思虑不周了,只是你们的仇,却越来越大了!”

  “无妨!”古海摇了摇头。

  转头,古海看向敖胜太子。

  “敖胜太子,你们要不要再上前试试,看看我这一刀,能不能将敖顺竖劈了?或者,你们回头试试看,能不能拼接起来!说不定还是一个全尸呢!哈哈哈哈!”古海面露狰狞的大笑着。

  群龙含怒愤恨,却只能憋在那里,谁也不敢动。

  敖顺大片鲜血流出,脸色却是一片惨白!

  “太子,敖顺快要不行了!”根长老焦急道。

  “古海,好,好,好,我还是低估了你!你敢杀我王兄,我要灭你九族!”敖胜太子寒声道。

  “你再拖,你看敖顺能坚持多久?再拖拖,他就死了!”古海狞笑道。

  “哼,你如何才肯放我王兄!”敖胜太子带着一丝焦躁道。

  “来日,我会将他带到大乾天朝的朝都,在那里,我再交给你!今天,你们想也别想,最多只能得到他的尸体。现在,带着你的全部龙族,给我离开九五岛!现在就走,现在就走!”古海寒声道。

  群龙脸色一阵难看。

  敖胜更是脸色难看至极。可敖顺却是奄奄一息,再拖下去,敖顺就真的死了。

  “太子,退吧!”根长老苦涩道。

  “太子,退吧!来日再报此仇!”

  “太子,敖顺不能死,不能被你逼死!”

  “太子………………!”

  有着一群龙焦急的请求道。

  群龙看向敖胜,敖胜捏着拳头。

  来时,敖胜怎么可能想到,自己居然会被一个小小金丹境逼的进退两难。

  敖顺虚弱的看向敖胜太子,双眼虚弱的似闭非闭,嘴角露出一丝轻笑:“敖胜,你不是就想我死吗?你不用再担心我夺位了,不用了!”

  敖顺虚弱的即将闭上眼睛。

  “走!”敖胜带着一股强烈的不敢吼叫道。

  “快走,快走!”根长老、林长老急切的喊着。

  群龙一脸的不情愿,特别那群罪龙。

  两次了,这已经第二次了。

  第一次,由敖顺太子率领龙族大军,结果被古海逼的差点全军覆没。

  第二次,由敖胜太子率领龙族大军,结果又被古海逼的仓皇离开。

  这古海是龙族克星吗?

  飞舟最先的向着远处飚射而去。群龙在一群长老催促下,快速跟着离开。

  “昂!”“昂!”“昂!”……………………

  群龙发着一阵阵的不甘和屈辱,快速离开了。

  留下四方无数观望的修者,张着嘴巴,久久无法闭上。开玩笑的吧?这大瀚皇朝玩的也太大了吧?那可是群龙啊,群龙第二次被古海逼退了?

  先前一次众人已经震惊莫名了,如今第二次,众人已经无法形容大瀚这个妖孽皇帝了。

  “古先生,敖顺快不行了!”司马长空苦笑的提醒。

  “呲!”

  古海拔出敖顺体内的血刀:“放心,死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