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九十八章 讲故事,证敖胜
  readx; 大瀚皇宫,一间大殿之内,吕安依旧被捆缚着,面露惊恐之色,旁边站着蒙泰,正冷冷的盯着他。手中一柄脏了的长剑,将剑身放在吕安的肩膀上,用吕安的衣服,擦了擦脏了的剑。

  面对蒙泰,吕安却脸色一阵惊恐,生怕蒙泰的剑一不小心,就将自己斩成两断了。

  “轰隆隆!”

  “昂!”“昂!”“昂!”……………………

  外界,群龙的咆哮之声传来。

  “是敖顺,他们来了,敖顺太子他们来了,太好了!”吕安却是忽然兴奋了起来。

  “嗯?”蒙泰双眼微眯,手中长剑忽然划开了吕安的衣服。

  “我不喊,我不喊!”吕安惊恐道。

  “嗯!”蒙泰淡淡道。

  “你,你叫蒙泰?敖顺带着群龙来了,大瀚皇朝肯定完了,你放了我,我举荐你给我爷爷,一定让你位高权重,只要你能救我,我会重重报答你的!”吕安小心道。

  “嗤,就你?还报答我?大颍皇朝马上就覆灭了,还给我高位?哈!”蒙泰露出一丝冷笑道。

  “不可能的,我大颍皇朝,比大瀚皇朝强出无数,而且,敖顺一来,大瀚皇朝马上就夷为平地了!”吕安不信道。

  “你以为,敖顺还能活着走出去?”蒙泰冷笑道。请用小写字母输入网址:heiyaпge观看最新最快章节

  “不可能的,你们不可能是敖顺对手的!”吕安脸色难看道。

  蒙泰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并没有解释。

  吕安却是面色一阵复杂,想不通,古海能有什么办法对付敖顺?不可能的!可是,这蒙泰为何如此笃定?一定哪里有问题,一定哪里有问题!难道和我猜的一样,墨先生是大乾的奸细?是了,墨先生的底细,谁也查不到,爷爷也差不到,难道他真有问题?

  人的思想一旦进入死胡同,就会不停的往里钻。特别是吕安这种自以为很聪明的人,更是在自行补脑之中。

  “不可能,若墨先生真的是奸细,此次是故意让我们作为诱饵,引诱出敖顺群龙,然后将群龙一网打尽?那只有一个可能,是大乾圣上派强者在此守候?”吕安分析道。

  果然,外界一阵嘈杂之后。陡然传来敖胜的声音。

  “嗡!”

  吕安陡然一激灵,脑袋一阵轰鸣。

  “敖胜?没错,我上次和爷爷见过敖胜,这是敖胜的声音,是真的,一切都是真的?”吕安惊恐的肯定了心中猜想。

  因为敖胜来了,所以蒙泰才不害怕。

  墨先生是奸细,是真的?一切都是真的?

  吕安陷入了惊恐之中。

  完了,一切都完了?

  一旁蒙泰却是露出一丝冷笑,只不过,吕安却没发现蒙泰抓剑的手心,却是已经被汗打湿了,蒙泰也紧张之中。

  听着外面的声音,蒙泰按照古海的要求,缓缓收起长剑。

  长剑归鞘的一霎那,吕安陡然嘶喊了起来:“敖顺太子,救命啊~~~~~~~~~~~~~!”

  ------------冲天殿外。

  獠牙的头颅抛飞而出,群龙都是猛地一顿。

  龙族是禁止自相残杀的,自相残杀要贬为罪龙。可如今,獠牙居然被杀了?

  敖顺太子手,一共有八大首领,这獠牙就是八大首领之一,而且还是实力偏强的一个,敖胜太子说杀就杀?

  敖顺却是眯眼盯着冲天殿。敖胜?他怎么会在这里?

  群龙一阵骚动,一起看向敖顺,等待敖顺命令一般。

  陡然,不远处一个偏殿一声大吼响起。

  “敖顺太子,救命啊~~~~~~~~~~~~~!”

  “嗯?”敖顺脸色一变。

  吕安的声音?敖顺探手一掀。

  “轰隆隆!”

  不远处的房顶轰然爆开,瞬间看到内部气急败坏的蒙泰,拔剑顶在吕安的喉部。

  “你找死?”蒙泰眼睛一瞪。

  “我爷爷有危险!墨亦客是大乾奸细!设局为了绝杀你!”吕安陡然惊叫道。

  “混账!”蒙泰一掌打昏了吕安。

  抱住吕安,长剑架在吕安脖子之上。

  “放肆!”群龙愤怒的吼道。

  “你们动,我就杀了他!”蒙泰面露狰狞。

  敖顺眼睛一瞪。正要开口。冲天殿内,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龙族犯事,由我来管,吕阳犯事,却不是我该管的。吕安是我留他一命的,呵,他终究是吕阳的种,不该我来杀!”冲天殿中敖胜的声音传来。

  敖顺和群龙却是一滞,脸色复杂的看向不远处被蒙泰制住的吕安。但,终究不出手了,最少吕安暂时死不了了。

  但,吕安先前的话什么意思?

  方,蒙泰制着吕安,也是浑身一阵冷汗,这是在走钢丝啊,还好,群龙都不动了,如皇上预料的一样。

  冲天殿口,古秦看着远处吕安,也是暗呼口气。

  吕安的呼喊,本来不在父皇计算在内,不过,后来父皇终究想要锦上添花,让计策更完美,才最终敲定安排的。用猪队友坑队友。这是一个险招。父皇挑选了蒙泰,终究没有出错。

  “墨亦客是大乾奸细?不可能!”敖顺顿时冷声道。

  “太子,不对,墨亦客没有阻止你带我们来?”

  “墨亦客身份,一直成谜!”

  “墨亦客故意设置的圈套?”

  “墨亦客和敖胜商量好的?”

  “那可是皇太孙,不可能要害皇上的!”

  ……………………

  …………

  ……

  群龙一阵骚动。

  远处,皇家赌场度假村中,司马长空看着远处一幕,眉头深锁:“墨亦客?是圣上的人?故意设局,约好敖胜,在此伏击敖顺?好明显的理由,好明显的事实啊!如此一来,敖胜在此,就名正言顺多了。这就打消很多疑惑了。可惜,我最清楚,墨亦客绝对不可能是圣上的人,否则,王爷早就知道了!”

  “可是,万一是圣上悄然安排的呢?”一个属低声道。

  司马长空眉头微皱:“不对,不对,古海在讲一个故事!”

  “啊?”几个属露出一丝疑惑。

  “古海在向群龙讲一个故事,故事的目的是要证明,冲天殿内的就是敖胜!”司马长空双眼微眯道。

  “冲天殿内,不就是敖胜吗?”一个属茫然道。

  司马长空却是轻轻摇了摇头:“故事还没讲完,不要吵!”

  一众属露出一丝费解,大人说话云里雾里的,怎么听不懂?

  敖顺看着冲天殿脸色一阵难看,难道墨先生真的是大乾奸细?在设计我?让敖胜设好圈套在此等我?若真是如此,那就可怕了。大颍皇朝危矣,自己这些年的布置,都成为一个笑话了吗?

  是真的吗?吕安说的是真的吗?

  “太子,不管如何,敖胜此来,应该没有带兵,或许我们可以将他反杀,铲除这个叛逆!”一个红龙首领冷声道。

  敖顺陡然双眼微眯,是啊?

  “呵呵?王兄,你这手说话,还真有趣?是啊,我就一个人,谁也没带,要不,你们谁进来看看?”敖胜的声音传来。

  群龙微微一滞。

  “轰!”“轰!”“轰!”…………

  就在这一刻,陡然,九五岛的四方海域,忽然凭空而现滚滚天相乌云。天相乌云出现的一小会,就陡然消失不见了。

  群龙转头望去。

  却看到远处一片海域,时不时的,一条巨大的龙尾巴冒出水面,继而瞬间钻入海底。

  海面上看不到龙,但,却在海水不深的地方,隐约能看到一条巨龙在海底游弋一般,只能看到一个黑黑的影子,不过,已经足够了,那肯定是巨龙,没错。

  不是一条。海底有十条巨龙黑影在游弋。

  不是十条,是百条千条万条!

  先前气势汹汹的闯入九五岛,并没有细细观看海底有什么。此刻用心一看,顿时群龙倒吸口气。

  最少近万巨龙,已经将我们包围了?

  九五岛四周,都是群龙?

  “王兄,你我终究是兄弟,你我说话,你的这群属插嘴,可不太好!”敖胜的声音传来。

  刚才还面目狰狞的巨龙们,却是脸色一僵,特别刚才挑拨准备反杀敖胜的那红龙首领,张了张嘴,半天不知道说什么。

  于此同时,远处的海底之中。

  一群树人玄武正拖着一个个巨大的石龙在海底游弋之中。

  “小心点,石龙沉的深一点,能看到个黑影就行了,别暴露了,还有,刚才我玄武族同时勾连天相乌云,你配合不够好,你慢了一拍,长点心,不要再出错了!”一个玄武对着远处另一个玄武数落道。

  “是,爷爷!”那玄武回了个抱歉。

  另一边,一个树人用树枝抓着五头石龙在海底游弋,皱眉对着另一边的一个树人道:“刚才那条巨龙,你不要对他客气,他们当初可是跟獠牙一起来抓少主人的,被封了修为,扣住它们的头就行,让他们尾巴偶尔露出海面。扣紧了,要是再有巨龙想要露出头颅出海,那就暴露行径了,直接杀了!”

  “是!”不远处树人应声道。

  -----皇家赌场度假村。

  司马长空站的不够高,视野不够开阔,但也瞬间猜到了怎么回事,陡然脸色一变:“我明白,我明白了。石龙?借尸还魂吗?我都差点被懵!”

  “啊?”一旁一个属不解道。

  “第一步,起疑!第二步,乱心!第三步,表象!古海讲了一个好故事啊!”司马长空皱眉感叹道。

  “啊?大人,你是说,那群石龙,让敖顺他们以为是真的龙了?”一旁一个属道。

  “不错,古海用了三步,告诉了我们三件事!”司马长空感叹道。

  “什么?”

  “第一步,起疑!告诉你耳朵听到的,未必都是真的。第二步,乱心!哪怕最该信任的人跟你说的事,也未必是真的!第三步,表象!你亲眼看到的,也未必是真的!”司马长空沉声道。

  “呃,不是真的?冲天殿里,应该就是敖胜吧?”一个属茫然道。

  “是啊,大人,我感觉里面就是敖胜!”又一个属皱眉道。

  司马长空没有理会,却是听着远处冲天殿再度传来敖胜的声音。

  “王兄,还记得当年吗?我不是太子,你也不是太子,那时我们,最少没有现在这样针锋相对,那时,你是兄长,我是弟弟,那时,该有多好啊,唉!”敖胜的声音再度传来。

  “第四步,诉请?仅仅为了证明殿中的就是敖胜,古海铺垫了这么久,讲这么长故事?”司马长空凝重的看向远处。

  自己一群属都被搞混了,何况天空中的群龙?

  “兄长?哈,哈哈哈哈?你还把我当兄长?”敖顺眼睛一瞪,带着一股怨气。

  “当年只能是当年了,你为我做了什么?可我也不是没为你做什么,你都忘记了?还是你只记得你的那部分?”敖胜的声音再度传来。

  “大人,里面肯定是敖胜,要不然,怎么会知道和敖顺小时候的事情?”一个属反驳道。

  司马长空看了看自己属,懒得去解释了。敖胜的声音,看似讲了兄弟间小时候的事情,但,言语中根本没有具体到什么,完全需要对方去补脑。这就是语言的艺术。

  他什么也没说,但你却听了很多内容。

  “当年?你还记得当年?当年你被欺负,我追杀那章鱼妖千里,差点被章鱼妖吞了。你为了我做什么?仅仅只是向父王要了一枚补元丹而已。你要出去玩,我瞒着父王他们,悄悄带你出去,回来我被责罚了一顿,你却一点事也没有,你还记得我这兄长?将我逼太子之位,夺我之位,这就是我的好弟弟,你还真是我的好弟弟!”敖顺面露狰狞咆哮道。

  群龙一阵静默。

  “王兄,我们都要成长的,已经不是以前了。不是吗?你以前是太子,但,现在终究不是了。你我终究是兄弟,我也不想一见面,就马上拼个你死我活,我就在这殿中,暂时不出来和你见面了!”敖胜的声音再度传来。

  “呵呵,你不想拼个你死我活,却要设计埋伏我?”敖顺眼中闪过一股愤怒。

  远处的司马长空却是微微一叹:“呵,不想见面才不出来?好一个兄弟矫情的借口!亲情交谈之后,果然扯什么无耻的故事,都能奏效!呵,冲天殿里,就是敖胜了!”

  “呃?大人,里面本来就是敖胜啊?”一个属好奇道。

  司马长空看看一众属,微微一叹。自己这群属都被骗了,何况天空中的群龙?

  古海用了四步!起疑乱心表象诉请!已经讲清楚了,冲天殿内是谁已经不重要了,在群龙心中,那就是敖胜。

  古海的故事,已经达到效果了。敖胜被创造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