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九十四章 引龙向东
  大颍皇朝,颍都。

  颍都外一片大湖,湖口栖息着大量的霸下、蛟龙,还有一群罪龙,显然这是大颍皇朝龙族大军栖息地。

  湖岸处,一辆辆仙鹤车装满了大箱子,仙鹤看了看四周群龙,屏气不敢出声,最前面是一个身穿官服的男子,静静的等候之中。

  四周,群龙们尽皆投來疑惑的目光。

  “轰。”

  陡然,大湖一声巨响,大量湖水爆开,从湖底探出一个巨大的龙头。

  正是罪龙獠牙,昔日古海、龙婉清抵达前线遇到的第一头龙,也是情花山谷外,指挥破阵的巨龙,也是昔日古海在银月海斩杀群龙之首鬼面的叔叔。

  “张大人,你怎么有空,來我军营,是皇上让你來的。”獠牙目光冰冷的看着眼前官员。

  张大人微微一阵苦笑,摇了摇头道:“不是,是我自己來的。”

  “哦。”

  “在下官职低微,自然无法在皇上面前说上话,上次在朝会结束后的路上,听到獠牙将军和别人交谈,提到过银月海群龙尸骨,在下上了点心,有所收获,特意花了精力,得了些物件,赠予獠牙前辈,此物皇上看不上眼,但,想必对将军來说,还是有些用的,在下要求不多,來日若有机会,请在皇上面前,为我美言几句即可。”张大人笑道。

  “什么东西。”獠牙皱眉道。

  张大人看了看四周,显然不想在此暴露。

  “呼。”

  獠牙陡然化为人形,一个独眼龙的中年男子。

  “去我府邸。”独眼龙獠牙沉声道。

  张大人点了点头,在群龙疑惑的目光中,來到不远处的一个府中。

  在府中大院子内,打开了箱子,一口口用龙骨制成的乐器摆放起來。

  獠牙眼皮一阵狂跳。

  “这气息,这是我那可怜侄子的,鬼面的骨头。”獠牙脸色一变。

  缓缓拿起一枚古琴。

  轻轻抚摸古琴,陡然在古琴的一个端角看到了一行小字——

  大瀚,古海斩杀于银月海,龙音古琴——

  看到这行小字,獠牙眼皮一阵狂跳。

  “古海,古海,当初就该杀了你的,就该杀了你的,吼。”獠牙一声怒吼。

  虽然先前就知道了古海,但,看到这尸骨的时候,却是心中更为恼怒。

  “獠牙将军,银月海的所有龙骨,全部被制造成了乐器,听说,龙骨乐器一共做了一千套之多,卖的效果特别好,我也只是买了一部分。”张大人微微一叹道。

  “古海,他这个缩头乌龟,再看到他,我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杀我侄儿,此仇不共戴天。”獠牙面露狰狞道。

  “呃,有句话也许我不该说,古海杀你亲属,你其实也可以杀古海亲属的啊。”张大人一旁低声道。

  “嗯。”獠牙陡然瞳孔一缩。

  低头看向古琴一端的小字。

  “大瀚,大瀚皇朝,是啊,他儿子在那边,他臣子在那边,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千岛海、九五岛。”獠牙陡然面露狰狞。

  “可是,如今处于战备阶段,沒有皇上许可,任何兵力,都不得擅自离开颍都的啊。”张大人担心道。

  獠牙脸色一阵难看。

  张大人自言自语道:“不过,皇太孙要是离开,应该沒事吧,皇上那么宠他,不过,将军,你千万别找皇太孙一起出去……”

  “安少爷,吕安,皇太孙。”獠牙陡然面色一喜。

  “呃,将军,你想干什么。”张大人脸色一变。

  “好了,我知道了,哈哈,也对,只要带上皇太孙,太子也不会责怪我的,我是保护皇太孙。”獠牙脸色一冷。

  “不要啊,将军,你要是被发现,下官难辞其咎,我,我只是來送龙骨的,我可沒有……。”张大人一脸焦急。

  “好了,我不会提到你的,你做你的去吧,以后若有机会,我会在皇上面前提到你的。”獠牙沉声道。

  “多谢将军,多谢将军。”张大人兴奋道。

  张大人兴奋中走出了獠牙的府邸。

  獠牙露出一丝不屑:“一个不入流的小官,也想贿赂我。”

  张大人开心的驾着仙鹤车离去了,欢喜的表情,直到离开了群龙的视线,张大人才忽然神情一肃,长嘘口气。

  扭头,张大人看向南方。

  “皇上,我神麓皇朝如今还好吗,为臣在大颍皇朝,如履薄冰啊,此次让我用间,希望能够成功,愿我神麓皇朝,永远安详。”张大人微微一叹——

  颍都,吕阳皇的书房之中。

  墨亦客和一众谋士站在两边,一起看向中央的敖顺。

  “庚金宗灭了,古海布置大阵,独孤求败。”吕阳皇沉声道。

  “不错,那独孤求败,太强了,我不敌。”敖顺苦涩道。

  一旁墨亦客眉头微皱,看了看敖顺道:“敖顺太子,你能否将经过再说一遍。”

  敖顺不解的看看墨亦客,但,还是将一切重复了一遍。

  墨亦客眉头微皱,沉默了一会,苦涩道:“敖顺太子,你可能上当了。”

  “嗯,什么上当了。”敖顺皱眉道。

  “古海是在诈你。”墨亦客摇摇头叹道。

  “不可能,我能感觉到独孤求败的强大,而且开天宫的剑齿虎,就是死在了其手中。”敖顺摇了摇头。

  “你再仔细想一想,你当时的畏惧,真的是因为独孤求败的实力,还是古海说的话。”墨亦客沉声道。

  “那是独孤求败说的。”敖顺皱眉道。

  “独孤求败不是被古海控制的吗,古海让他说什么,他就说什么,古海控制独孤求败,若是真能瞬间斩了你,古海为何还要废话半天,能一剑杀了你,为何要啰嗦半天。”墨亦客苦笑道。

  敖顺面色微微一僵。

  “古海从心理上已经压制了你,你心生恐惧,才上了他的当了。”墨亦客摇摇头叹道。

  “我恐惧,墨先生,你说我恐惧,我怎么可能恐惧,只是不愿无谓的战斗而已,那独孤求败就是厉害。”敖顺倔强道。

  “呵,好吧,你不恐惧,那,你已经看到了皇甫朝歌了,就算要避开独孤求败,那为何要回朝,为何不直接去皇甫朝歌的朝都,沒有皇甫朝歌的麓神城,你不能破开吗,一旦你破了麓神城,神麓皇朝岂不是毁了。”墨亦客淡淡道。

  “呃。”敖顺面色一僵。

  “好了,敖顺,墨先生又沒有说错,恐惧就是恐惧,否则,这么浅显的道理,却看不明白,仓皇逃回來。”吕阳皇沉声道。

  敖顺面部一阵抽动。

  “我就算是心生慌张吧,那独孤求败的确是厉害。”敖顺倔强道。

  墨亦客微微一阵苦笑,不再解释。

  一众谋士不说话,敖顺看看众人,却是一阵烦躁,这次可是丢了大脸了。

  沉默了一下,敖顺道:“皇上,那古海已经给我们造成两次大损失了,好似还有第三次,古海太危险了,可是一直找不到他人,但,他有大瀚皇朝,我去将大瀚皇朝灭了,将他的属下、儿子全部抓來,看他还不出來。”

  “不要。”一旁墨亦客顿时叫道。

  “嗯。”敖顺皱眉的看向墨亦客。

  “敖顺太子,如今神武王已经聚集了永州兵力了,在边境已经开始与我军接触,如今,我大颍皇朝的每一份战斗力,都极为重要,你可是开天宫实力,不能随便乱走了,大战一触即发。”墨亦客摇了摇头。

  “可是……。”敖顺皱眉道。

  “好了,听墨先生的,敖顺,整编好军队,朕需要你在身边协助。”吕阳皇吩咐道。

  敖顺皱了皱眉,微微一叹——

  敖顺郁闷的回府了。

  三天后。

  不久前给獠牙送去骨琴的张大人悄然來到敖顺府上。

  “嗯,张大人,你來我这干什么。”敖顺皱眉的看向这忽來的张大人。

  此张大人,有点能力,但,仅仅只是有点,在大颍皇朝也官排末流,很不起眼的一个官员,深夜跑我这來干什么。

  “敖顺太子,下官不请自來,还望见谅,下官如今负责皇子皇孙的生活登记,虽官至末流,但,却对皇子皇孙的日常生活有一定的记录,就在两日前,澳门赌博网站:皇太孙带人出城了,沒有和任何人打招呼,此时敏感时期,皇太孙失踪,却是……。”张大人苦涩道。

  “皇太孙失踪,你跑我府上干什么。”敖顺沉声道。

  “和皇太孙一起出城的,还有你龙族的首领和一众亚龙,此次…………。”张大人苦笑道。

  “荒谬,如今大战在即,皇上早已下令,任何金丹境以上将领,都不能擅自离开朝都,我的手下,怎么可能离开……。”敖顺冷声道。

  张大人微微一阵苦笑,拜了又拜,最终无奈的退出了敖顺府邸。

  敖顺却是疑惑中前往龙族聚集地。

  “啊,太子,獠牙首领带着十头巨龙,百头蛟龙、百头霸下,两日前离开了。”一个红龙小声道。

  “我是问,他们去哪了。”敖顺目光冰冷道。

  “好像,好像去千岛海、九五岛,抓古海儿子去了。”红龙低声道。

  “混账,混账。”敖顺脸色一变——

  颍州靠东<spanclass=characterstyle=background-image:url(/img/1439533546974/32846786/19266392228303

  ee95

  74653png)>一个飞舟之上。

  獠牙和吕安站在船头,目露冰冷的看着远处。

  “獠牙,你说得对,哈哈哈,等我们抓了古海儿子,我看古海还出不出來,我们这算是给爷爷立功,哼,古海,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吕安兴奋的大笑之中。

  獠牙扭头看看后方,长嘘口气的点了点头——

  颍都。

  敖顺立刻下令封锁消息,獠牙带着群龙立刻,不能让皇上知道,否则就是自己失职,獠牙等群龙也是死罪。

  “獠牙,你们这群混蛋,敢不听我命令,看你们回來,我不扒了你们的皮。”敖顺一个人在府上生着闷气。

  “敖顺太子,皇上在上书房等候。”一个官员前來禀报。

  敖顺压着心中的闷气,來到上书房。

  上书房中,墨亦客和一众谋士还静静的站在那里,只是此刻又多了几人,却是从庚金宗逃來的三个狼狈的长老。

  “嗯,庚金宗怎么样了。”敖顺微微一怔。

  三个长老微微一阵苦涩,众人一阵不说话。

  书房中一阵沉默,所有人都看向敖顺。

  “怎么回事,说啊。”敖顺冷声道。

  三个长老才唯唯诺诺的将那日发生的事情重复了一遍。

  “你是说,古海诈我,不可能,那独孤求败……。”敖顺脸色狂变。

  自己被吓跑,已经足够丢脸了,临阵脱逃,胆小如鼠,可如今得來的消息,却是古海诈自己。

  侮辱的不是自己的胆魄,而是自己的智商了。

  敖顺感到脑袋一阵轰鸣,整个人都要气炸了。

  “罢了,这古海却是鬼才,朕当初太小看他了。”吕阳王微微一叹道。

  “皇上,请让我带兵前往九五岛,我要将大瀚皇朝连根拔起。”敖顺面露狰狞道。

  “算了,敖顺,以后再对付古海吧,如今大敌,却是神武王。”墨亦客微微一叹道。

  “不行,皇上,我咽不下这口气啊,我以最快的速度前往,以最快的速度回來,和神武王大战,短时间内,并不是少了我不行,皇上,让我去吧。”敖顺语气坚决道。

  不仅仅为了一雪前耻,还有一部分是为了獠牙他们,獠牙他们犯了大忌,只有自己带龙也前往,才能抹去他们此次罪责。

  吕阳皇皱眉的看向敖顺。

  “皇上,那古海虽然只有一个人,但,他做了两件事,哪次不比神武王的威胁大,我此去,将他儿子、属下全部抓來,也算制约古海,虽然未必能借此抓到古海,最少让他投鼠忌器啊,皇上对付神武王的时候,最少古海不再捣乱,否则,此人捣乱起來,却是………………。”敖顺沉声道。

  墨亦客皱眉沉思。

  吕阳皇看了看墨亦客,见墨亦客暂时沒有决定,也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道:“也好,速去速回,一次解决。”

  “是。”敖顺领命,战意冲天道。

  敖顺出了书房门,就前往军营,带着群龙,驾着飞舟,直奔九五岛而去。

  书房中,墨亦客皱眉沉思,并沒有看出哪里不妥。

  直到三天后,张大人莫名消失了。

  “皇上,我们也不知道张大人去哪了,正在四处搜索。”一个官员恭敬道。

  “城中有奸细吗,可是抓他有什么用。”吕阳皇露出一丝疑惑。

  那张大人,可有可无啊。

  “不对劲,不对劲,这张大人人微言轻,可有可无,來人,给我彻查张大人最近行踪。”墨亦客陡然脸色一变。

  沒多久,张大人这段时间见过獠牙,见过敖顺的事情全部暴露而出。

  “糟了,糟了,张大人才是细作,皇上,敖顺太子有危险,这是古海的阴谋。”墨亦客脸色一变。

  ps:今天有事,两章连更,待会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