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九十一章 谁怕谁输
  二十九天地纵横大阵之内!

  “轰!”“轰!”……………………

  一声声巨响,震荡的大阵一阵晃动。

  古海、皇甫朝歌、勾陈、麓石神、一众神麓皇朝精英站在庚金殿口,冷冷的看着远处。

  “我之大阵,外为迷阵,内为世界,在外围一般不容易实体触碰的,但,外界冲击,说明来人有特殊法宝!而且威力强横,撼动了我的大阵?”古海脸色一沉。

  “庚金宗主?不应该啊,他是元婴巅峰而已!”麓石神皱眉道。

  “看看就知道了!”古海沉声道。

  探手,古海微微一挥。

  远处,滚滚大雾轰然散开,大阵裂开一道巨大的口子。

  “轰隆隆!”

  一个犹如峡谷一般的缝隙慢慢出现,外界的破阵声也骤然停止了。

  “嗡!”

  陡然,大阵裂开了,看到了那个方向外界情况,外界也瞬间看到了内部。

  却是一艘巨大的飞舟之上,站着庚金宗一众强者,半空中站着青衣敖顺,后方还有大量军队。

  敖顺手中抓着一柄长剑,正冷冷的看着内部。

  “终于开阵了?呵!”敖顺冷笑道。

  顺着峡谷般的缝隙向着内部望去。

  “我庚金宗,十万大山毁于一旦了?”楚宸脸色一变道。

  庚金宗主也是面露愤怒之色,抬头望天,却看到天空的气运,还剩下三四成之少,也是面露愤恨。

  “那是剑齿虎,剑齿虎死了,被钉死在了山壁上?”一个庚金宗长老瞪眼愤怒道。

  剑齿虎的死状,让所有人都是一阵眼皮狂跳,包括敖顺。

  要知道,剑齿虎可是调动庚金天下之势的,已经有开天宫的威力,居然被钉死了?敖顺也是开天宫,自然分外凝重。

  庚金宗主目光却是聚向了庚金殿。

  因为古海一行就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自己。

  “皇甫朝歌,你好狠,你好狠的手段,灭我全宗!”庚金宗主一眼看到了皇甫朝歌。

  皇甫朝歌目露冰冷之色道:“庚金宗主,你不闯我神麓皇朝,岂会有今日之祸?天理循环,报应不爽,自己做的孽,终究是要还的!”

  敖顺站在最前面,冷冷的看向皇甫朝歌。

  昔日,神麓城外,皇甫朝歌调动神麓皇朝之势与敖顺一次对决,最终居然是皇甫朝歌稍胜一筹,敖顺至今耿耿于怀。如今,又见到皇甫朝歌了,自然面露冰寒之色,要一洗前耻。

  “古海?是古海,果然是他布置的大阵!”楚宸陡然一声惊喝。

  所有人目光却是忽然一起看向了古海。

  庚金宗主没见过古海,但敖顺可是见过,昔日情花山谷,虽然受吕阳王青睐,但敖顺却不以为然,反而多出一股冰冷,只是吕阳王发话,自己没有多口而已。因为当初情花山谷,古海就用大阵灭了千头亚龙,都是自己的下属啊。后来又知道在银月海,古海灭了数十头罪龙,这份仇结大了。

  “古海?皇上诚心待你,引你入府,你却这样对皇上?”敖顺目光冰寒道。

  古海露出一丝寒笑:“你说吕阳皇?呵,哈哈哈哈,是啊,诚心待我,好一个诚心待我,只是不入王府而已,那是因为我不想参与他叛乱,所以,就派未生人来杀我,我妻子为我挡灾,死在了吕阳王的命令之下,好一个诚心待我,好一个诚心待我!”

  “哼,所以,你就处处和皇上作对,消颍州气运,逼皇上立国?”敖顺冷声道。

  “是啊,逼吕阳立国,那是第一步。灭庚金宗是第二步。我还有第三步,你信不信,我要一个一个剪除吕阳皇的羽翼。这才第二步,哈哈哈哈哈哈!”古海冷笑道。

  敖顺、庚金宗主、楚宸等人尽皆倒吸口冷气。

  果然是他,果然是他!将吕阳皇逼着立国的是他,让大颍帝朝降级为皇朝的是他,如今第二步灭了庚金宗?每一步,都让吕阳皇损失惨重啊,还有第三步?

  第三步是什么?

  “墨先生说的对,这古海,太可怕了!”楚宸在一旁倒吸口冷气道。

  昔日,在楚宸眼里,古海能算得了什么?一个会弹琴的琴师而已。实力还不如自己。墨先生为何对他评价那么高。楚宸一直不服。

  可如今,不是服不服的问题了,而是这古海的手段,让吕阳王的损失太过惨重了。

  短短两步,就让吕阳王元气大伤,还有第三步?

  “这古海,不能留,绝对不能留!”庚金宗主脸色难看道。

  敖顺自然也清楚,古海的危害有多大,能力越大,危害越大,今日既然来了,必须要为王爷除去一害。

  “嗡!”

  却看到大阵内部,陡然无数剑气凭空而现,黑压压的一片,浮在空中。

  慢慢的在万剑丛中,出现了一个灰袍剑客云兽。

  “独孤求败?”勾陈陡然眼睛一亮。

  独孤求败又出现了。

  “你们想要杀我?来吧,敖顺,听说你当年可是龙太子,可惜没有储君之能,被略施手段,就废黜太子之位了?实力也不怎么样,昔日神麓城外,若不是吕阳王出手,你已经被皇甫先生掌毙了吧?哈哈哈哈!”古海踏步跳上独孤求败身上。

  操控独孤求败,冷冷的看着对面敖顺。

  “龙太子,澳门赌博网站:别上他当,他在激怒你!”庚金宗主叫道。

  敖顺却是看看眼前庞然巨阵,内部好似自成世界一般,空间放大无数。

  “就是用这个阵法,灭了剑齿虎?”敖顺沉声道。

  敖顺可是非常谨慎的,开天宫的剑齿虎就是死在大阵之下,自己岂能不当心?

  “一个开天宫的强者,面对我一个金丹境,畏首畏尾?难怪不配当龙太子!”古海继续激怒道。

  “哼!金丹境?要不,你出来,看我捏死你?”敖顺冷声道。

  虽然心中有火气,但也看得出古海在激怒自己,强压着怒气死死的盯着古海。

  “我知道你们顾忌,这样吧,敖顺太子?哈哈,太子?这样,我给你个可以逃跑的机会,我这大阵,只留阵骨,大阵撤去如何!”古海大笑道。

  探手一挥。

  “轰隆隆!”

  陡然,大阵的云气忽然向着上方聚集,慢慢的,形成一张超级巨大的大网一般。好似纵横各二十九条云雾柱子,将整个庚金宗十万大山包裹起来。

  一个曲面的棋盘一般,中间一个个巨大的镂空。似乎撤去了阵法的一大半部分。

  “嗯?”敖顺眉头一挑的看着站在独孤求败身上的古海。

  “如此,你还有什么担心的呢?一旦输给我,还可以随时逃跑,不是吗?现在处处是出口,你还担心什么?我给你一次送死的机会,你还敢吗?”古海冷笑道。

  一旁皇甫朝歌、勾陈、麓石神茫然的看看古海,你还能要点脸吗?

  明明是大阵灵石消耗太多了,担心剩下的不够,你撤去大阵,是减少消耗而已。却说的这么冠冕堂皇?

  众人知道古海的打算,但,此刻却不会说出来,而是冷冷的看向敖顺。

  这一幕,对于敖顺来说,却是耻辱。

  一个金丹境挑战自己,还说担心自己最后败北逃不掉,连逃跑的路都给你留好了?问你敢不敢去?

  “古海,你可以狂妄,但,狂妄是要有限度的,如此,就是你不知死活了!”敖顺冷冷道。

  “那你还敢不敢呢?”古海冷笑道。

  此刻,古海内心也在着急,你快点啊,独孤求败的出现,就是在烧钱,再拖一会,独孤求败就散了。

  果然,随着古海语落,早已被激起怒火的敖顺,瞬间冲入只剩下阵骨的大阵,一剑向着古海斩来,速度太快,伴随着一道刺亮天地的剑罡,转眼就要斩了古海一般。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独孤求败一声冷喝。

  满天剑气陡然凝聚出一柄千丈大的超级玄铁重剑,迎了上去。

  “轰!”

  一声巨响,敖顺的剑罡和玄铁重剑一起轰然破碎。敖顺身形猛地一顿。

  古海瞳孔一缩,这敖顺果然厉害,比之数日前的剑齿虎调动天下之力还要厉害。玄铁重剑,居然与之平分秋色?

  敖顺却是脸色一沉。自己居然被撞的身形一退,就是他杀了开天宫实力的剑齿虎?

  “山川草木,皆可为剑!”独孤求败再度一声沉喝道。

  “轰!”

  陡然间,昔日狙击剑齿虎的招式再度出现,大地之上,拔地而起一道道山川之剑,一道道犹如玄铁重剑一般的大地之剑,直刺而来。

  “轰!轰!轰!轰!………………!”

  敖顺一次次快速抵挡着这更强的地剑,山川之剑,太过凶猛,冲击的敖顺连连后退,手中长剑更是震得手头一阵发麻。

  “什么?不可能!”敖顺惊讶狼狈的逃窜之中。

  这一幕,看的庚金宗主、楚宸等人也是一阵头皮发麻。心生怯意。

  山川之剑,这要刺在自己身上,一剑就要自己命了。这独孤求败,不可敌,太强了。自己要去,那根本就是找死!

  “怎么可能?这什么阵法?”

  “敖顺可是开天宫啊!”

  “剑齿虎就是这样被杀死的?”

  …………………………

  ………………

  ………

  古海心中也是一阵焦急,因为古海感到,大阵的灵石越来越少了,敖顺虽然狼狈,但,却并没有受伤。

  虽然古海内心焦急,但,面部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露出一丝冷笑道:“怎么,不行了?害怕了,可以逃啊,逃啊!哈哈哈哈!”

  逃?在一个金丹境面前,逃?敖顺做不出来。但,独孤求败的剑意太强了,敖顺真担心一个不慎,就被山川之剑重伤了。

  “昂!”

  敖顺一声咆哮。

  轰然化为一条千丈紫龙,庞大的身躯,顿时一甩,将四周山川之剑炸碎无数,但,依旧有着大量刺在龙身之上。

  “昂昂昂…………!”

  千丈紫龙疼痛的一阵长呼。很想离开这个大阵,但,不甘啊,不甘啊,被一个金丹境骂着逃跑?自己真的逃跑了?

  还没到最后,我不能跑。

  古海心中越发焦急。但,依旧稳着自己。

  独孤求败再度开口道:“九日前,那剑齿虎不配让我拔剑。今次,你配了!”

  你配了?

  一句话,惊得远处一众庚金宗弟子脸色一变。到现在才暮然发现,这剑客手中还有一柄长剑呢,一直没有拔过?

  没有拔剑,就逼的敖顺狼狈不堪了,如今要拔剑了?

  众人都是一阵惊悚。盖因为山川之剑的威力太恐怖了,这仅仅只是剑客看不上眼的招式吗?

  敖顺也是脸色狂变。

  却看到,独孤求败右手缓缓握住剑柄,一点一点的将一柄青铜长剑拔出。

  “嗡!”

  拔出一指之长的时候,陡然间,虚空温度一阵下降,好似被这剑气冻结了一般,一道道冰寒的飞雪落下。

  “嗡!”

  拔出两指之长的时候,四方大地之上,顿时结起了冰霜。

  一股强大的剑意直冲敖顺心中,那是一种毁天灭地的冰寒之气,直指心田。敖顺感受到一股死亡威胁一般。

  “此剑名‘冢’,除了我,没人见过,因为凡是见过‘冢’的人,都死了!”独孤求败沉声道。

  敖顺陡然头皮一阵发麻,心中一阵恐慌,那恐怖的剑意下,此刻已经满天飘雪了,万里冰寒了,下方山川大地已经全部被冻结了,虚空温度已经刺骨了,这剑才拔出一小截?

  冢?凡是见过的人,都死了?

  古海内心心焦,大阵灵石马上就光了,想要战胜敖顺,显然不可能了,只能兵行险招了。四周空气温度骤然下降,自然不仅仅是独孤求败拔剑造成的,主要还是自己操纵大阵模拟的环境。

  白雪纷飞,冰寒刺骨,独孤求败的剑拔出了一半,对面敖顺已经摄于其威,心中惶惶之中。

  “吾之一生,纵横天下,求之一败而不得,真希望你能是那让我一败之人,剑出身死,临死前,你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字,吾名,独孤求败!”独孤求败淡淡道。

  剑出身死?

  “快跑!”阵外的庚金宗主惊恐的叫道。

  不仅仅敖顺,外界一众强者也感受到一股无边的杀意一般,独孤求败那平淡的话语,好似蕴含着一股毁灭的魔力一般,压得一众修者惊恐连连。

  因为独孤求败有那资本,仅仅山川之剑就让敖顺狼狈不堪了,这还没拔剑,如今拔剑,岂不是死亡的警钟?

  “嗡嗡嗡嗡嗡……………………!”

  独孤求败的长剑拔的越来越快,四周温度越来越冷,天空大亮,四方无尽山川之剑都在颤抖,好似在臣拜独孤求败即将出鞘的长剑一般。

  死亡的感觉,直指心田。

  “啊!”敖顺陡然一声大吼。

  受不了了,不是被剑意压的,而是心理压力太大了。拼尽全力。

  “轰!”

  敖顺挣开了满天山川之剑。

  “昂!”

  “呼!”

  化为一道狂风,敖顺瞬间射向远处,仓皇逃顿而去,转眼到了天际,消失不见了。

  “呲吟!”

  “剑出鞘了,啊,快跑,快,飞舟,快点,你们都是死人啊!”楚宸惊恐的喊着。

  就在一众庚金宗弟子惊恐连连之际。

  “轰!”

  独孤求败连同二十九天地纵横大阵轰然爆开了。

  化为无尽云雾,好似一个蘑菇云,冲天而上。

  远处,敖顺逃窜之际,扭头望去,就看到遥远处的天际,一道巨大的蘑菇云出现,吓得脸色一变。

  “独孤求败?”敖顺面露一丝惊悚。

  头也不掉,再度快速飚射而去,向吕阳皇汇报去了。

  而在蘑菇云下方。

  “咳咳咳咳咳,主人,好大的烟尘啊,呛死我了。”勾陈在烟尘中大叫道。

  古海落在了庚金殿前。

  “呼~~~~~,终于在最后一刻,吓跑了敖顺,不然我们就惨了!”古海长嘘口气苦笑道。

  “二十亿上品灵石,一国的积累,你全部花光了?”麓石神在一旁茫然道。

  不仅仅麓石神茫然。

  那群准备逃跑的庚金宗弟子,却是微微一怔,茫然的看向眼前浓雾滚滚的内部。

  “独孤求败的拔剑,把自己拔爆了?”一个庚金宗弟子茫然道。

  “糟了,我们都被骗了!”庚金宗主陡然脸色一变。

  [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