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八十三章 人心思安
  银月城,城主府。

  “嘶~~~~,我明白了,好阴险的古海。”司马长空陡然瞳孔一缩。

  一旁坐着神武王,双眼微眯,指头轻轻敲击书桌。

  “是啊,好简单的布置,好深的心计。”神武王沉声道。

  二人扭头看向面前一个下属。

  “十天了,现在全城人什么反应。”神武王看向面前下属。

  “吕阳王彻底洗白了,不仅仅银月城,我们附近城池都是如此,各城主全力为吕阳王洗清诬陷,百姓全部相信吕阳王不会造反,神麓皇朝的造谣,只是一个笑话,沒人相信,也沒人支持。”那下属沉声道。

  “哈,哈哈哈,这是在逼吕阳王啊,这下,吕阳王要急了,古海的阴谋,不,应该是阳谋,一个吕阳王无法拒绝的阳谋,逼的吕阳王入套。

  阳谋,却是弄的和阴谋一样隐秘,我还真是很少遇到。”司马长空沉声道。

  “吕阳王不入套不行了,神麓皇朝的危机,马上就要解除了,同样,我们马上也要麻烦了。”神武王皱眉道。

  “是啊,虽然布置的不多,但却将我们也拉进來了,不仅吕阳王入套,我们也不得不跟着入套了,不得不入。”司马长空微微一叹。

  “我想,吕阳王府此刻,也该看明白了吧,不知他王府如今乱作什么样了。”神武王笑道——

  灭麓城,吕阳王府。

  随着墨亦客的求见,连夜的吕阳王召见了所有谋士和重要将领、亲信。

  “王爷,属下无能,沒能早日参透,古海如此毒计一出,害的王爷如此被动。”墨亦客苦涩道。

  “墨先生无须自责,就算早日参透,也沒用,古海此次的布置,根本抓不住把柄。”吕阳王沉声道。

  “呃,怎么了,爷爷,哪里不对了,现在不是挺好的吗,你已经清白了,百姓都在嘲笑神麓皇朝,一切对我们有利啊,那些谣言,只是一个笑话而已。”安少爷不解道。

  一众谋士也是皱眉深思,有些谋士脸色大变,有些谋士却依旧想不通哪里不对。

  墨亦客微微一叹道:“坏,就坏在王爷彻底清白了,谣言只是一个笑话,还有,所有百姓都在嘲笑神麓皇朝,是所有。”

  “呃,澳门赌博网站:哪里不对了。”安少爷不理解道。

  “王爷若是沒有争霸之心,那的确是笑话,王爷地位,不可动摇,百姓心向王爷,神麓皇朝就是跳梁小丑,天下笑柄而已,可是,王爷若有称霸之心呢。”墨亦客脸色难道。

  “古海用了两个步骤,第一步,栽赃陷害王爷,引起一部分百姓质疑,第二步,主动暴露麓石人,如此,为王爷洗白了诬陷,同时更调动四方城主为古海所用,主动宣传一切都是假的,王爷不可能有称霸之心,都是敌国造谣,以至于所有百姓都关注此事了,舆论被古海利用,却是成了他的口舌,百城城主,也成了古海帮凶,调动敌军为己所用,这古海,好可怕。”墨亦客沉声道。

  “可,沒有什么不妥啊。”安少爷依旧不解。

  墨亦客看了他一样,懒的继续解释了。

  一旁一个谋士面露惊恐道:“不,安少爷,你错了,虽然一切表面上看起來都是对王爷有利,但却暗藏杀机,你知道后果吗。”

  “后果。”

  “其一,吕阳王是清白了,永远不可能造反,百姓心中形成了一个定式,若在先前起兵,那是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大颍帝朝,颍州,本來就是王爷的,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谁也说不了什么,可是,如今王爷若是起兵,那是造反。

  一个是名正言顺,一个是大逆不道。

  起兵也需要‘道’,站在道义最高点,就算战乱,也是民心所向,可无道起兵,那是民心所逆,你认为还一样吗。”

  “其二,这大半个月,百姓不断嘲讽神麓皇朝,耻笑神麓皇朝,将造谣者放在了自己对立面,才会嘲讽,才会耻笑,同样,造谣者的话,在心里将其放在了对立面,王爷起兵造反,这就是一个笑话,这是该耻笑的,该嘲讽的,他们是大乾天朝子民,造反就是自己对立面的事情。

  人心已经将造反放在了对立面,你看明白了吗。

  以前人心虽然不希望出现造反,但,并沒有彻底偏离造反,王爷造反就造反吧,我们虽然心里不情愿,但,算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自己也沒能力阻止,但,现在不同了,现在的人心是,谁造反,就是该嘲讽,该耻笑的。

  人心思安。

  原先,对王爷和对大乾天朝,百姓心里有一个天平,人心处于天平中央的,如今人心却是慢慢偏向了大乾天朝。

  不是一小撮人,在各地城主的宣传下,所有百姓都是人心思安,同时心向大乾天朝。”

  “人心。”安少爷张口愕然。

  墨先生脸色阴沉道:“不费一兵一卒,操纵了一州人心,这古海,还是太危险了,颍州一众城主、将士,居然都受其操控,帮其宣传,陷王爷与尴尬境地。”

  “可,那有什么用,百姓能决定什么。”安少爷不理解道。

  墨先生看了看安少爷,一阵无语。

  一旁一个谋士苦笑道:“安少爷,民心即是天心啊,你想啊,一朝气运如何而來,是气数汇聚而成,气数是什么。”

  “一元气数,是十二万九千六百份功德,每份功德都是一个百姓的感念,爷爷立国,百姓都不感念皇恩,就沒有功德汇聚而來,就沒有气数,就沒有气运。”安少爷脸色狂变。

  “是啊,沒有气运的一国,那算什么国,神麓皇朝,一个小小皇朝,为何攻之如此艰难,因为皇朝气运,气数庞大,气数不尽,皇朝不灭,它有源源不断的气运,百姓心向神麓,神麓皇朝就有存在的意义。

  如今,王爷若是起兵造反,若是重立大颍帝朝,百姓不买账,沒有气运,那谈何帝朝。”一个谋士沉声道。

  “好狠的古海,他这是断了王爷的气数。”又一个谋士脸色难看道。

  墨亦客再度苦涩的对着吕阳王一拜道:“王爷,我等无能。”

  “王爷恕罪。”一众谋士也拜了下來。

  吕阳王深吸口气,看了看南方。

  “是古海吗。”吕阳王眼中闪过一股寒气。

  “应该是,如今民心思安了,当然,不能说所有百姓都思安,但,经此一役,王爷立国,效果就大打折扣了,原先,王爷若是立国,或许能拥有开辟帝朝的气运,可如今或许只能是皇朝气运了。”墨亦客苦笑道。

  “啊,古海就这么造个谣,大颍帝朝,就要降级成了大颍皇朝了。”安少爷脸色一变。

  “是,而且,王爷必须马上竖起大旗,否则,再拖下去,古海再有阴谋宣传,人心越來越偏离王爷,这点大颍皇朝的气运,都将渺茫。”墨亦客苦笑道。

  “是啊,王爷,如今只有尽快立国,先握住现有的气运,以后,再慢慢重新扭转百姓思想吧。”又一个谋士道。

  吕阳王深吸口气,微微沉默。

  “王爷,此次古海的阳谋下,不仅仅消了我们大片气运,更重要的是,王爷一旦立国,各地城池,必有一片骚动,王爷收服了大部分城主,但,也有少部分沒有完全收服,一旦立国,他们必将祸乱,王爷需要尽快将他们镇压,颍州即将大乱啊。”

  “是啊,还有大乾天朝,一旦王爷立国,大乾天朝就会马上出手,大乾圣上可以纵容王爷一切,但,绝对不能纵容王爷造反,谋逆是不可纵容的,很快将有來自大乾天朝的大军來袭。”

  ……………………

  ………………

  …………

  一众谋士看清了古海阴谋,顿时举一反三,找出一切问題。

  一旁敖顺深吸口气,沉声道:“当年龙晓月猜到王爷有立国之志,沒有证据,对王爷无可奈何,皇甫朝歌猜到王爷有立国之志,沒有证据,对王爷也是无可奈何,此次古海,他居然不需要证据,逼着王爷自己承认,民为国本,王爷要立国,百姓若不支持,那立国效果就大打折扣,这古海的手段,直指要害啊。”

  “那现在怎么办,神麓皇朝还要继续攻取吗。”安少爷茫然道。

  “通知前线,所有军团全部撤军,回守颍州各城,以防暴乱。”吕阳王带着一股不甘道。

  “是。”一众将领应声道。

  “诸位随我回颍城,定都颍城,为颍都,择日复我大颍帝朝。”吕阳王沉声道。

  “是,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一众臣子,顿时恭敬的拜下。

  若在之前立国,群臣称呼自己万岁,那是一种极为美妙的感觉。

  可如今,吕阳王却是一点也开心不起來,因为,这个皇帝之位,是被人逼上去的,被一个敌人逼上去的。

  逼着去坐皇帝,想想都不爽。

  “古海,你以为这就放过你们了吗,哼,本王积累这么多年,岂是你和皇甫小儿所能看得清的,哼。”吕阳王双眼泛出一股杀意——

  神麓皇朝

  9cb7

  8502/32846786/-5110235196380441875png)>麓神城外山谷。

  “撤兵了,皇上,古先生,吕阳王的大军撤兵了,全面撤兵,全面撤兵了,哈哈哈,我神麓皇朝的危机消除了。”麓石神兴奋的跑來道。

  古海坐在一副棋盘面前,一个人独自下棋,听到麓石神的呼喊,扭头看向北方,露出一丝冷笑道:“是啊,神麓皇朝的危机短时间是消除了,但,吕阳王的危机,才刚开始,造反,呵,大乾天朝这次,不会纵容了吧,也让他尝尝四面楚歌的滋味,哼。”

  ps:感谢新盟主,观棋不知该说啥了,更新不给力啊,这些天有事,过两天爆发,汗,上个月还有月票爆呢,欠的越來越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