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八十一章 乾天已死,颍天当立!岁在甲
  两天时间一晃而过,银月城。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而下,城南之地,一群城卫换班,忙了一夜的城卫伸了个懒腰,正要交接离去。

  忽然间,那城卫揉了揉眼睛,似乎嫌眼睛沒擦干净一般,再度揉了一下。

  那城卫一激灵,顿时清醒了过來。

  “來人,那几个字,哪來的。”那城卫瞪眼叫道。

  “大人,怎么了。”四周其他城卫疑惑的顺着所指望了过去。

  却看到远处一块山壁之上,此刻正铁画银钩的勾勒出八个巨字。

  “颍虽三户,亡乾必颍。”一个路过城门口的修者念了起來。

  “嘶~~~。”

  城门口尽是倒吸冷气之声。

  “怎么回事,什么人写的,大胆。”城卫惊叫道。

  “颍,难道是昔日的大颍帝朝,亡乾必颍,这是大逆不道之言啊。”四周百姓顿时交头接耳。

  “快,來人给我将那几个字毁了,不,不能毁,快,快去禀报大人,快去。”城卫首领顿时叫道。

  “是。”一众守卫顿时慌作一团。

  同一时刻,银月城的城东,出现了同样的一幕,只是字句变了。

  一众城卫和路过的百姓顿时瞪大眼睛。

  “乾天已死,颍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有百姓目瞪口呆的念了出來。

  “乾天已死,颍天当立,这,这是造反,不,这是…………。”一众百姓惊讶道。

  城卫也是惊得满身大汗。

  “快,通知大人,快通知大人,其他人跟我过去,给我查,谁写的这几个大字。”城卫首领惊怒道。

  消息快速传向了城主府。

  司马长空正和神武王交谈之中,陡然听到属下來报,二人尽皆脸色一变。

  “走,去看看。”神武王沉声道。

  “轰隆隆。”

  一艘巨大的飞舟,载着神武王、司马长空,还有一些其它官员、将士快速飞出城去。

  神武王的飞舟,却沒人敢拦,在城中畅通无阻的飞了出去。

  很快來到了城东石壁之处。

  “乾天已死,颍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神武王脸色阴沉道。

  飞舟很快來到南面。

  “颍虽三户,亡乾必颍。”司马长空也是脸色阴沉。

  “王爷,大人,在城西也发现了石刻。”一个官员顿时惊慌的跑了过來。

  “过去看看。”神武王沉声道。

  “咻。”

  飞舟很快到了城西,只见远处石壁之上,刻着六个大字。

  “大颍兴,吕阳帝。”

  “大颍兴,吕阳帝,吕阳王想要称帝,大颍帝朝。”神武王眉头一挑。

  “王爷,大人,城北出现‘反乾复颍’的字样,很多人在围观,很多百姓都聚了过去,指指点点。”又一个官员跑來。

  神武王、司马长空等人都是脸色阴沉。

  “吕阳王,他等不及了吗。”神武王深吸口气沉声道。

  司马长空摇了摇头道:“不应该啊,吕阳王不可能这个时候就兴兵造反的啊,可这些大逆不道的话,怎么如此大张旗鼓的放出來。”

  “不错,吕阳王现在就兴兵造反,却是不智,况且那墨亦客也不可能让吕阳王此刻造反的,可,若不是吕阳王,会是谁。”神武王皱眉道。

  一旁司马长空却是陡然眉头一挑:“王爷,澳门赌博网站:这风格有些…………,呃,可能我想多了。”

  “吞吞吐吐干什么,有什么就说。”神武王皱眉道。

  “不是,王爷,我有种感觉,这有些像古海的风格,可能我想多了,凭此怎么可能断定。”司马长空苦笑道。

  “古海。”神武王疑惑道。

  “是,有些像,这四个大逆不道的反语,虽然简单,但,可不是那么好写的。”司马长空双眼微眯道。

  “哦。”

  “造反的口号无数,但,能够朗朗上口,一遍就刻入心里的,却沒有多少,这四句话,虽然沒有什么高深的文学意境,但,却能瞬间击穿人的潜意识。”司马长空沉声道。

  神武王眉头微皱,点了点头。

  “王爷,这些字怎么办。”一个官员疑惑道。

  “全部毁了,全力追查石壁刻字之人。”神武王沉声道。

  “是。”众官员应声道。

  “若真是古海所做,那,这或许才是个开始。”司马长空皱眉道——

  不仅仅银月城,此刻,颍州百座城池,近乎同时出现了这诡异的一幕。

  城池之外,出现四处大逆不道之语。

  “颍虽三户,亡乾必颍。”

  “乾天已死,颍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大颍兴,吕阳帝。”

  “反乾复颍。”

  一时间,颍州之地,遍地开花,所有城池的城主都是慌作一团,并且快速抹去四方大字,进行全力追查。

  但,这些造反的话,终究传入各处城中,虽然城中大部分人嗤之以鼻,但,终究有一小部分人议论了开來。

  同一时间,灭麓城,一个刚刚新建专门对付神麓城的城池,城外无数将士也被这四句话吸引了。

  “乾天已死,颍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墨亦客念着城东这句话。

  旁边站着吕阳王等一众谋士。

  “是谁写的。”吕阳王眼睛一瞪看向一众属下。

  吕阳王拥兵自重,准备造反,一些亲信可是非常清楚的,众亲信也并非人人都有高远的目光,但都知道一点,一旦大颖帝朝成立,自己必将马上位高权重,并且名正言顺的位于高位。

  因此,多次曾出言吕阳王,拥立为帝,可每次都被墨先生和吕阳王压了下來。

  如今,不会是哪个亲信狗急跳墙了吧。

  “将石壁毁了,全力追查,谁敢乱了王爷计划,就是死罪。”墨亦客对着一众官员瞪眼冷声道。

  “是。”一众下属应声道。

  “王爷,军队中,很多将领开始议论此事了。”破军沉声开口道。

  “哦。”吕阳王眉头微皱。

  “王爷,这是天意,上天在告诉你,时候到了。”一个官员却是不知死活的兴奋道。

  吕阳王扭头,眼睛一瞪道:“胡言乱语,杖毙。”

  “啊,王爷,王爷,我是无辜的啊。”那官员惊叫道。

  身后一众想要拥护的官员顿时闭口不谈了。

  “谁再言造反一事,灭全族。”吕阳王冷冷的盯着众人。

  “是。”众下属应声道。

  挥退了众人,只留下破军和墨亦客。

  “王爷,只有部分将士议论,大部分将士却是嗤之以鼻,沒有在意。”破军笑道。

  吕阳王点了点头。

  墨亦客却是眉头微皱道:“或许我们想错了。”

  “哦。”

  “刚才这群人,沒人有胆量乱來的,这些字,或许不是我们的人刻上去的。”墨先生皱眉道。

  “不是我的人。”吕阳王陡然双眼微眯。

  “是啊,或许來自我的敌人。”墨亦客皱眉道。

  “神麓皇朝。”吕阳王疑惑道。

  墨亦客摇了摇头道:“若仅仅是神麓皇朝造谣,那还不算什么,我担心的是,圣上故意派人來写的。”

  吕阳王陡然瞳孔一缩。

  “圣上写的,不可能吧。”吕阳王皱眉道。

  “不知道,不过可能性不大,而且,百姓议论也只是一时,不可能议论太久的,如今天下太平,这些造反口号效果不大,要是恰逢乱世,这四句口号,就要命了。”墨亦客沉声道。

  “不错,造反口号,言简意赅,听之刻脑,写这四句造反的人,也不是易辈。”吕阳王点了点头道。

  “王爷,马上派人前往四方城池查探,其它城池有沒有这消息,若有,全力追查,一定要查个彻底,这时候,不能出任何乱子。”墨亦客沉声道。

  “嗯。”吕阳王点了点头。

  果然,沒多久消息传來了。

  一个城池接着一个城池传來消息,各方城池外,都出现了造反口号。

  十天后,吕阳王府。

  吕阳王脸色阴沉:“一群废物,到现在都抓不到刻字之人吗,每天,都有一块山壁刻上造反的口号,如今已经沸沸扬扬了。”

  “王爷,我们尽力了,我们有一次差点就抓到了,谁想到它会遁地啊。”一个将领苦笑道。

  “是麓石人,王爷,我听的沒错,就是麓石人。”破军一脸肯定道。

  “是麓石人就好,最少不是大乾圣上。”吕阳王点了点头。

  一旁墨亦客却是露出一丝苦笑道:“王爷,或许我最担心的來了。”

  “呃。”

  “是古海,皇甫朝歌想不到这么阴损的办法的,肯定是古海,他们合作了。”墨亦客苦笑道。

  “墨先生,虽然四方城池传來消息,不断有石刻出现,可是,不正如你所料,此刻天下太平,并不是乱世,造反口号效果不大吗,四方城池之中,只是一些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大部分人都嗤之以鼻,只是一笑而过,更多的人都不知道这点小事。”吕阳王摇了摇头道。

  “不,若是古海,那就危险了,王爷,你忘记古海的能耐了吗,若真是古海设计,那这只是一个开始

  94d8

  )>”墨亦客苦笑道。

  “可是,如今百姓根本不信,这造反的口号又有什么用,他写给谁看。”一旁破军不解道。

  墨亦客陷入沉思——

  麓神城外山谷。

  皇甫朝歌看向古海道:“用这四句造反的口号,就能陷害吕阳王了吗,好像还不够吧。”

  古海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股寒光道:“他若不想造反,自然诬蔑不了他,但,若他想要造反,那足够了。”

  “哦。”

  “让谣言先飞一段时间吧。”古海摇了摇头,并沒有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