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八十章 神武王
  银月城!

  司马长空陪着一个中年男子走出本街第一琴楼。

  中年男子一身素服,面容宽阔,双目犹如潭水一般深炯。踏步间,无形中有着一股诺大气势一般,即使司马长空站在一旁,气势比之也远远不如。

  “本街第一琴楼?果然不同凡响,千岛海之地,居然出了如此智者!”中年男子踏步间微微一叹。

  “王爷,我们的细作传来消息,古海和龙婉清一行,去了情花山谷,和吕阳王大军可是好一番争斗,一曲《十面埋伏》大破《破东风》,却是一个奇才,不仅仅棋道,琴道也是极为强横,以七十一岁之龄做到此地步,却是不世之材!”司马长空感叹道。

  中年男子双眼微眯点了点头:“最惊艳的还是那灭宋计划,呵,本王派遣大量人员,散布天下搜罗人才,却是还是漏了此人,可惜!”

  “是啊!”司马长空微微一叹。

  “负责千岛海区域的人员,这是失职,全部撤了!”中年男子沉声道。

  “是!”司马长空应声道。

  “龙婉清这些年一直追查杀母之仇,却是一直没有结果,而此次多了一个古海,古海却是直奔颍州,根据我的消息,他找过前城主何世康!继而南下∮□,在情花山谷会见皇甫朝歌,这古海应该是查到了什么!”司马长空沉声道。

  二人上了一辆仙鹤车,中年男子点了点头,双眼微眯道:“你说,上次墨亦客也想邀请古海?”

  “是,当时属下事务繁忙,差人前去,可惜晚了一步,墨亦客也是如此!那古海却是精明的不行!”司马长空苦笑道。

  “无碍,说明古海也不想入吕阳王府,而且情花山谷设计逃脱,吕阳王想要收服他,却是不可能的,或许,他已经查到我那妹妹的死因了!”中年男子皱眉道。

  “王爷,我们还有机会!尽力让古海入我神武王府!”司马长空看向中年男子。

  眼前中年男子,就是大乾天朝三太子,神武王。

  “机会渺茫,一品堂,属于大乾天朝外事部,准确的说,属于圣上的亲军,你看圣上很多事情不闻不问?呵,圣上洞若观火,我们查到的消息,圣上书案上,肯定有比你仔细十倍的资料。这古海的背景太干净了,如此人才,圣上岂会让他流失?”神武王摇了摇头。

  司马长空眉头微皱。

  “圣上亲军,除非圣上自己不要了,我们做臣子才能争,就好像你,你当年触怒了圣上,本王才有资格请你入我府中!”神武王苦笑道。

  “王爷,你刚才的意思,龙晓月的死,可能和吕阳王有关?”司马长空沉声道。

  神武王点了点头:“九成九!”

  “那圣上也知道?龙晓月可是大乾公主啊,吕阳王杀害龙晓月,圣上居然无动于衷?”司马长空皱眉道。

  “不是无动于衷,圣上觉得有愧吕阳王,不,不能说有愧,而是对吕阳王需要用怀柔政策,他不仅仅是一个臣子,更是一个标杆。所以吕阳王只要不造反,圣上都会纵容的,哪怕我那妹妹……!”神武王皱眉道。

  “平衡之道?圣上没有对吕阳王下手,是为了平稳朝中那些豪强的心?毕竟,当初还有很多人类似吕阳王一样投靠大乾的,圣上若是大刀阔斧的对吕阳王出手,会引起朝中反弹?”司马长空一点就透。

  “不错,不过,此次吕阳王做的太过了,我那妹妹,却是死的太冤,圣上虽然明面上不说,但,已经着手布置了,最少,这颍州的银月城,不是已经脱离吕阳王掌控了?”神武王微微笑道。

  “而且,外事部也出动了,李神机已经带领神机营南下了。吕阳王,他若是安分守己,圣上却不会拿他怎么样的。他若真的敢造反,……,呵,圣上也不会镇压他的,只能我来做这个坏人了!”神武王微微苦笑道。

  “百万琴俑,应该给吕阳王抢夺去了,而且我观察颍州四处,近乎成了吕阳王的国中之国,他却一直隐忍着!”司马长空皱眉道。

  “广积粮,缓称帝!吕阳王有个好谋士啊,墨亦客?”神武王皱眉道。

  “属下派人查了,可这墨亦客也好似凭空而来,查不清底细!”司马长空皱眉道。

  “查不清就查不清吧,早晚会知道的!”神武王点了点头。

  ---------------------神麓皇朝。麓神城外山谷。

  已经两个月了。树人们的丹田还没有恢复。

  古海已经将先前的喜堂收拾了,龙婉清的头发成了古海最珍贵的东西,小心的收了起来。

  沐晨风的伤势全好了。勾陈独自去创作了。

  “树人的丹田,不好恢复?”古海看向一旁的皇甫朝歌。

  “可以恢复,我不是刚刚恢复一个了吗?但,要全部恢复却是太难,两千多树人,我的东西不够!”皇甫朝歌皱眉道。

  “哦?你先前使用的‘庚金神水’?”古海疑惑道。

  “是,我神麓皇朝外有着一个下宗门,叫着‘庚金宗’,昔日一品堂金舵主楚宸,就是庚金宗出来的,当然,这下宗门可不是你千岛海的那些宗门,这庚金宗的实力,不比我神麓皇朝差,手下也掌控着十八座巨型城池!”皇甫朝歌解释道。

  “庚金宗?”

  “庚金宗的立根之本,是一个死了的‘金系之神’,已被炼化,守护庚金宗!金生水,金神凝聚出‘庚金神水’,而水生木,这庚金神水却能修补树人丹田!”皇甫朝歌说道。

  “金神?”古海双眼微眯。

  “呼!”

  陡然,大地一阵颤动,一个灰袍人从地底冒了出来,却是麓石神。

  “皇上,前线传来消息,吕阳王兵锋太甚,我朝又丢失三个巨型城池,如今还有十七个了!”麓石神哀叹道。

  “神麓皇朝一共二十五个巨型城池,如今丢了八个?吕阳王出兵,果然凶猛,呵!”古海露出一丝冷笑。

  “他的想法是,待我所有城池丢失,神麓皇朝的气数就尽了,到时,我就没有力量反抗了!”皇甫朝歌苦笑道。

  “四面楚歌?未必,我会让他也四面楚歌的!”古海双眼微眯。

  “古先生,按照你的要求,两百多麓石人已经前往颍州各方城池了,颍州百个巨型城池外,最少每个城池都有两个麓石人!不过,他们去有用吗?一个城池就两个麓石人,又破不开城,更对付不了城池内的大军啊!”麓石神沉声道。

  “无妨,我没让他们去战斗,再等两天,我和他们交代好了,约定就是后天开始,正式出手!”古海沉声道。

  “他们出手,能缓解如今战乱危机吗?”麓石神疑惑道。

  “不是缓解,我可以肯定,吕阳王很快就要撤军了!”古海肯定道。

  “哦?”

  “他不得不撤,我可是给他颍州添了一把大火,后院起火,他不回去扑火,他的所有谋算,都前功尽弃,一把火给他烧干净了!”古海眼中闪过一丝狠色。

  “可是,一个城池,就两个麓石人,他们能去干什么?”麓石神不相信道。

  “他们只是去点火而已,所以,不需要做太多的事情!”古海肯定道。

  麓石神看看皇甫朝歌。

  “好了,就按古先生说的办,你掌握麓石人的神,仔细关注就行,若有意外情况,再通知他们!”皇甫朝歌沉声道。

  “好吧!”麓石神点了点头。

  “一切就看后天了!”古海看着北方,双眼微眯,眼中闪过一丝寒气。

  -------------------灭麓城!吕阳王的书房之中。

  一道道捷报不断传来。

  书房之中,一众谋士都露出了笑容。

  “王爷,神麓皇朝一共就二十五个巨型城池,如今已经丢了八个,照此速度,要不了多久,就可以打到麓神城了!”

  “不仅如此,王爷,兵败如山倒,待再收取神麓皇朝八个城池的时候,我想,神麓皇朝的其它城池,可能就主动请降了!”

  ……………………

  ………………

  ……

  一众谋士、将领兴奋的诉说着。

  吕阳王也点了点头,露出一丝微笑。

  只有一旁的墨亦客,却是眉头深锁。不发一言。

  “怎么了,墨先生?”吕阳王看向墨亦客疑惑道。

  “有些不寻常!”墨亦客苦笑道。

  “墨先生担心什么?神麓皇朝,如今已成孤岛,四周的宗门、国家,都不会帮他们的,只能等我们一点一点将其拿下!”吕阳王笑道。

  一旁一个谋士点了点头道:“是啊,墨先生,等神麓皇朝各城池丢失,其气运就会崩散无数,到时,根本不需要王爷亲自出手,就可以破开麓神城了!与王爷作对,没有好下场的!”

  墨亦客摇了摇头道:“王爷,我担心的是古海!”

  “嗯?”吕阳王神情一肃。

  “未生人到今天还没回来,我担心已经见过古海了,古海若是与神麓皇朝联手,那就糟了!”墨亦客担心道。

  一旁一个谋士疑惑道:“墨先生,你多虑了吧,那古海只有一个人!他能做什么?”

  墨亦客摇了摇头道:“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