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七十九章 龙婉钰
  灭麓城,吕阳王府!书房之中。

  书房中站着墨亦客、安少爷二人。

  吕阳王坐在自己的宝座上,冷冷的看着安少爷。

  “吕安,你做的好事,哼!”吕阳王冷声道。

  “爷爷,不怪我的,都是古海设计陷害我的,银月城中,才会一而再的上他的当!这次姜天毅他们被赶回来,也不关我的事!”安少爷马上焦急道。

  “银月城,你知道银月城损失多少吗?你以为仅仅是钱吗?”吕阳王冷冷道。

  “孙儿知错了!”安少爷低头道。

  “不过,爷爷,他古海开设的本街第一琴楼,又算的了什么?爷爷只要开口,我马上带人去,将本街第一琴楼砸了,那里的钱,那里的产业,都该是我王府的!”安少爷一抬头叫道。

  “你还嫌添的乱不够吗?”吕阳王冷声道。

  “孙儿不敢!”安少爷马上低头道。

  一旁墨亦客微微苦笑道:“安少爷,你把事情想的简单了,此刻,银月城已经被司马长空接管,我们的人,应该要不了多久就被清理干净了,姜天毅他们此次归来,就是说明了问题,银月城已经不在我们掌控了!”

  “呃,不在我们掌控之内了?”安<少爷微微一怔。

  “是啊,何世康的死,已经引起圣上注意了,圣上以前,一直将颍州给王爷管辖,从来不插手的,可此次,显然圣上要生气了!此次朝都传来消息,司马长空是神武王的人!”墨亦客皱眉道。

  “神武王?大乾天朝三太子,龙神武?爷爷,这三太子可一直是爷爷的政敌啊,他的人接管我颍州的银月城,居然第一件事就是清理王府之人,会不会是大乾圣上派来对付爷爷的?”吕安脸色一变。

  “掌控城主,或许真的引起大乾圣上愤怒了,神武王的手伸到了我颍州,或许是圣上敲打王爷的意思!”墨亦客点了点头。

  吕阳王双眼微眯:“龙神武?哼,当年我和他父亲打天下的时候,他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大乾开辟天朝之后,却处处与我作对。此次也想与我作对?他还不够格!”

  “王爷,一切预防为主!这些天,我看那未生人不在府中了,王爷是否派他去诛杀古海了?”墨亦客神色凝重道。

  “啊?追杀古海?”安少爷眼睛一亮。

  墨亦客从蛛丝马迹就猜出了大概。

  “不错!”吕阳王点了点头。

  墨亦客面部抽了抽,微微一叹:“唉!王爷,如此人才,却……!”

  “他和龙婉清混在一起,若不能为本王所用,早晚有一日,会成为本王之敌!与其以后麻烦,不若早早解决!”吕阳王摇了摇头。

  墨亦客微微一叹,点了点头道:“王爷已经痛下决心,属下说什么也没用了,只是,未生人此去,若是不能斩杀古海呢?那等来的,可就是古海的疯狂报复啊!”

  “墨先生,你太危言耸听了,我最近可听说,那未生人可是一个强大的寿师,观棋老人昔日,都敬为上宾的!古海才什么修为?”安少爷不屑道。

  墨亦客看了看安少爷,没有对他太过解释,而是看向吕阳王。

  吕阳王看到墨亦客的郑重,瞬间好似想到了什么,点了点头:“的确不得不防,我会派人再行打探的!不过,现在古海多数已经死了。”

  墨亦客微微皱眉,最终微微一叹,不再多说什么——

  流年大师最终带着悲伤,离开了古海一行,北上大乾天朝朝都了。

  两个月后,流年大师到了朝都,凭借昔日关系,进入皇宫去见大乾圣上了。

  皇宫之中,一间大殿之外。殿外守候着大量的侍卫。一个宫女慌慌张张的跑向大殿。

  “郡主,郡主,流年大师回来了!流年大师回来了!”那宫女急切的叫道。

  “呼!”

  大殿的里间顿时跳出一个红衣少女。

  少女模样和龙婉清很是相像,但,比之龙婉清急躁很多一般。

  “流年那个老秃子回来了?一个人?”少女急切的问道。

  “是,一个人!”宫女低着头。

  少女咬着嘴唇:“我就知道,姐姐出事了,我都梦到了,一个坏人杀了姐姐,一品堂中,姐姐的那枚魂牌也碎了,姐姐出事了,不行,我要去见流年老秃驴。老秃子,你是怎么保护我姐姐的!”

  少女冲出大殿。

  “呼!”

  四周陡然冲出一群侍卫,拦住了少女。

  “郡主,圣上有旨,你不得外出!”一个侍卫恭敬道。

  “啪!”

  少女不知哪里冒出来一根火红色的长鞭瞬间抽在了那侍卫身上。

  “滚开,我姐姐出事了,你们再拦着,我抽死你们!”少女红着眼睛抽了过去。

  “呼!”

  又是一个侍卫跑了过来,拦住少女。

  “啪!啪…………!”

  少女一鞭子一鞭子抽在侍卫身上,但,侍卫却不敢还手。

  “郡主,圣上有旨,你不得外出!”侍卫们忍着疼痛强调道。

  “我就要走,我就要走!”少女踏步飞天。

  “啪!”

  一个侍卫探手一压,顿时将少女打了回来。

  “混蛋,混蛋,你们让开,让开!”少女一边哭,一边用鞭子抽着。

  一众侍卫脸上都被抽红了,但,却依旧不准少女离开。

  “你们去禀报老头子,再不让我走,我就和体内的妖鬼灵融合,我答应姐姐的,但,姐姐出事了,我要见流年老秃子,我要知道情况!”红衣少女吼叫道。

  老头子?

  一众侍卫一阵乍舌,当今天下,敢称呼圣上为老头子的,只有此女吧。

  “是,郡主稍后!”一个侍卫低声道。

  侍卫离开了,少女依旧红着眼睛瞪着一众侍卫。

  过了一段时间,那侍卫回来了。

  “圣上说了,让郡主稍安勿躁,很快会让流年大师前来见你!”那侍卫恭敬道。

  少女甩了甩手中的长鞭,这才压下了狂躁——

  流年大师面见了大乾圣上之后,却被要求去见郡主。

  微微一阵苦涩,流年大师走到了郡主大殿之外。

  夕阳西下,远远的,一个红衣少女抓着一条长鞭,红着眼睛,冷冷的看着流年大师。

  “郡主!”流年大师苦涩道。

  “老秃子,临走时,我怎么交代你的?我姐姐呢?我姐姐呢?你还我姐姐!”红衣少女红着眼睛道。

  “堂主她,已经尸骨全无,魂飞魄散了!”流年大师苦涩道。

  “啪!”少女一鞭子抽打在流年大师身上。

  流年大师没用罡罩,任凭一鞭子抽开衣服,一道血痕冒出。

  “呜呜,姐姐不让我抽你,我偏抽,我偏抽,你害死了我姐姐,你害死了我姐姐!你说你能拼了命保护我姐姐,可是姐姐还是死了,还是死了!”

  少女一连抽打流年大师十多下,抽完,鞭子一丢,撕心裂肺的哭喊了起来:“哇~~~~!姐姐!”

  少女哭的伤心欲绝,流年大师也浑身是血,被抽了一顿,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心安了不少。

  一旁宫女扶着少女,劝着少女,过了好长时间,少女的嚎啕大哭才变成嘤嘤啼哭。

  “老秃子,我姐怎么死的,是谁?谁杀了我姐姐,你说,你给我说清楚!”少女瞪着流年大师吼叫道。

  流年大师一阵悲苦,没有隐瞒,细细的给少女讲解了清楚。

  “未生人?他是什么东西,我没有这个爹。他不是我爹,我要杀了他。”少女红着眼睛吼道。

  “未生人前往阴间,去找寻堂主的地魂了!他在…………!”

  “找有什么用?未生人,他不是东西,姐姐一天到晚念着爹是盖世英雄,我早就跟姐姐说了,那人丢妻弃女,根本不配做我爹,我说对了,可是姐姐却死了!”少女恨恨道。

  “还有,那个古海,我也要杀了他,要不是他,姐姐也不会死,都怪他,都怪他!”少女眼中尽是恨色。

  “龙婉钰,你记清楚,古海是龙婉清的丈夫,是你姐夫!”流年大师沉声道。

  “我不承认,他不是我姐夫,他害死了我姐姐,他害死的!”龙婉钰倔强的叫道。

  “古海是龙婉清用生命都要保护的男人,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请你尊重你姐姐的选择!”流年大师沉声道。

  龙婉钰红着眼睛,瞪着流年大师。

  “我的事不要你管!”龙婉钰红着眼睛吼声道。

  流年大师微微一阵苦笑。

  “老头子怎么说?他要给我姐姐报仇吗?他说过给我姐姐报仇吗?”龙婉钰看着流年大师叫道。

  流年大师微微沉默。

  “说啊?”龙婉钰吼道。

  “圣上只说,知道了,并且给了我一份圣旨!让我见到古海,再打开。”流年大师取出圣旨。

  “呼!”龙婉钰一把抢过圣旨。

  “龙婉钰,你别……!”流年大师惊叫道。

  “哼!”龙婉钰根本不顾,探手就打开了。

  一旁,一众宫女、侍卫纷纷转过身去,装作看不见。

  “什么?我姐姐死了,没有说给我姐姐报仇,反而将古海封为新的一品堂堂主?我姐姐白死了?就这么被代替了?”龙婉钰顿时惊怒道。

  “呼!”

  流年大师一把抢过圣旨,小心放好。

  显然刚才也是流年大师故意拿出来的,自己没有资格查看,但,眼前小魔女不同,她抢夺查看,没人敢责怪他。

  “我姐姐就不是老头子的外孙女了?我姐姐死了,就一句‘知道了’?就一句‘知道了’?老头子,你不帮我姐姐报仇,我自己去,你们谁敢拦我!”龙婉钰抓起鞭子哭喝着。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