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七十八章 合作
  白云号飞舟之上

  眼睁睁的看着龙婉清尸骨全无、魂飞魄散、飞灰湮灭了。

  古海悲痛的一阵嘶喊之后,瘫坐在地,看着龙婉清在怀中飞灰湮灭,心中的悲凉无人能够体会。

  未生人站在一旁,先前的傲气,先前的杀气,全然不见了,整个人都蔫了。是自己,亲手打死了女儿,亲手打死?

  先前,验证龙晓月人魂的时候,更是逼的女儿心力交瘁?

  九五岛生死棋前,自己眼睁睁看着女儿差点死去,当时因为嫉妒她的‘父亲’得到龙晓月的欢心,居然硬着心肠,准备看着女儿被杀死?

  情花山谷,女儿保护流年,自己差点将她一起杀了。

  如今,自己亲手将她杀了。

  女儿临终前说‘你不是我爹!我爹是盖世英雄,天下莫有阻者!’,是啊,自己不配,自己怎么配呢?

  晓月死了,女儿被人欺辱,自己在哪?女儿生死一线,自己在看笑话?女儿保护别人,自己要杀了她?

  自己还配做她爹吗?

  “寿师,从来不会有好下场的,晓月因为你,龙婉清因为你,都遭报应了,未生人,她们何其无辜,却因为你遭到了牵连。而且龙婉清还死在了你▲$手中。寿师者,鳏寡孤独残,你注定孤独一生,为何还要招惹晓月?还生了龙婉清?你为什么要招惹她?”皇甫朝歌红着眼睛看着未生人。

  若没有未生人,龙晓月就不会痴痴等候了吧,自己或许已经和龙晓月在一起了,或许龙晓月就不用死了。

  皇甫朝歌恨恨的看着未生人,恨不能上前将其掐死。

  “寿师,鳏寡孤独残,克亲克己,堂主还有一个妹妹,你不会还会将她克死吧?那可是龙婉清的命根子。”沐晨风恨恨的看向未生人。

  “我还有一个女儿?我还有一个女儿!”未生人浑身一震。

  “你想连她也克死吗?”流年大师瞪眼吼道。

  未生人身形猛地一颤,顿时再度蔫了下来。

  流年大师瞪眼看着未生人:“未生人,知道昔日我为什么处处和你作对吗?不是嫉妒你和晓月在一起,我喜欢晓月,只要她能过得幸福,我尊重她。可是,你是寿师,早晚有一天,你会伤到她的,所以我处处跟你作对,你还真以为我嫉妒你吗?你配吗?

  那还没变成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你看到人家父女,对晓月说羡慕。羡慕人家有女儿,你知道晓月为你做了什么吗?

  南海紫竹林,里面的是谁?那人昔日来大乾天朝叫嚣,遭到晓月多少奚落?晓月贵为大乾公主,跟他近乎水火不容。

  为了你要有个女儿,在他面前跪了三个月,你知道吗?

  你为谁来杀古海?你为谁来杀龙婉清?吕阳王?你知道吗?我们现在追查的结果,就是吕阳王是杀晓月的最大嫌疑人。

  他杀了晓月,你却帮他来杀晓月的女儿,女婿?

  晓月,我不知道她还能不能复活了,但,复活之后,你怎么向晓月交代?你怎么说?你还有脸面再见晓月吗?”

  未生人颤了颤道:“吕阳王有丫头的三魂,有丫头三魂,我就要复活丫头!”

  “你确定有晓月的三魂?你确定?”流年大师盯着未生人。

  “总有可能,为了丫头,我情愿试试!”未生人苦涩道。

  “试啊,来,古海在这里,你拿着古海的人头去啊?去向杀晓月的仇人邀功去。反正你连女儿都要杀,再杀一个也无所谓啊,杀啊,你杀啊,对了,以后再将龙婉清的妹妹也杀了,反正你做的出来,什么都做的出来!”流年大师吼叫道。

  未生人深吸口气,身形却不敢再动。

  “大师,你不要说了!”一旁瘫坐在地的古海面无表情的缓缓站起身来。

  此刻,古海面色无比平静,平静的有些可怕。

  古海看向未生人,并没有再责怪,而是平静道:“未生人前辈,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婉清的复活,天地人三魂,天魂在你这里,修复人魂,寻找地魂,就劳烦前辈了,请你一定全力追查地魂下落,我古海现在还没有能力,待我以后强盛,有能力的时候,我会同你一起追查的。现在只能麻烦你了!”

  未生人看向古海,微微沉默。

  “至于龙晓月的天魂、地魂,在不在吕阳王手中,我会查的,你放心,我会查清楚的。吕阳王?呵,吕阳王!”古海声音中透着一丝冰寒之气。

  “可是……!”未生人露出一丝担心道。

  “没什么可是的,你现在去吕阳王府,也未必得到龙晓月的两魂,他有或没有,你都拿不到,相反,你若不出现,龙晓月的两魂就是吕阳王的筹码,若是有,她的两魂肯定最安全。你去,就是毁了龙晓月,你不去,龙晓月可能还会复活!你还准备去吗?”古海平静的看向未生人。

  “我去找轮回转世的龙婉清!”未生人咬了咬牙肯定道。

  “婉清,就拜托你了。龙晓月,我会全力以赴的!”古海深吸口气点了点头。

  未生人露出一丝凄然的笑容:“呵,不用你拜托,若是找不回婉清,我根本没有资格复活丫头,也根本没有资格再见她!”

  说着,未生人翻手取出一枚黑色玉符,上面泛着淡淡的黑气。

  “这枚玉符,是一个法宝,麻烦流年你,交给龙婉清的妹妹,用以防身,若是有任何事,只要捏碎,无论我在哪,我都会第一时间赶到!”未生人非常小心的递向流年大师。

  “你还嫌害晓月母女不够吗?”流年大师冷声道。

  未生人抓着玉符,好一阵沉默。

  “大师,你帮婉清的妹妹接着,不管如何,未生人终究是她父亲,决定如何,还是让她自己来吧!”古海在一旁平静道。

  流年大师看了看未生人,带着一股恨意,探手接了过去。

  未生人却是忽然对着流年大师拜了下来。

  “你拜我干什么?”流年大师恨声道。

  未生人没有说什么,而是深深的拜了下去。自己这个父亲不负责任,这些年,都是流年大师照顾了龙婉清。

  “对不起,谢谢!”未生人悲伤道。

  说完,未生人身形一晃,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未生人走了,但众人沉痛的心,依旧没有平复。

  流年大师看着手中的玉符,看了看不远处龙婉清灰飞烟灭的地方,一时间,忽然苦涩的笑了起来,一种怅然若失的悲笑。

  “这些年,看着婉清她们姐妹长大,我以为看着我自己女儿一样长大,想不到,想不到,唉!”流年大师苦涩道。

  “大师,婉清肯定会复活的!”古海捏了捏拳头道。

  “婉清死了,古海,我马上也先回去了,我要去面见圣上,将一切禀报,一切禀明,都不知道怎么跟小郡主交代,上次临走前,她还要我保护她姐姐,她姐姐要少一根汗毛,要我好看。呵呵!”流年大师难过道。

  “大乾圣上?龙晓月的父亲,婉清的外公?他既能开辟一大天朝,对于女儿的死,难道就置之不顾?根本无从查起?我们这短短时间,就查到了吕阳王,矛头指向了吕阳王,他大乾圣上,手下就没有能人?”古海眼中带着一丝不信。

  “有,或许已经知道吕阳王了,但,大乾圣上可能不愿对吕阳王下手。或许有其它打算吧?”流年大师微微一叹道。

  “嗯?”古海看向流年大师。

  “这事我知道!”一旁皇甫朝歌微微一叹。

  “什么?”

  “吕阳王和大乾圣上,是结义兄弟!”皇甫朝歌说道。

  “那也不可能置之不理啊,龙晓月可是他的女儿啊!”古海费解道。

  “当年,还没有大乾天朝,只有一个大颖帝朝,帝朝大帝是吕阳王的父亲,只是后来,吕阳王的父亲到了寿元将近之日,四周皇朝都想借机覆灭大颖帝朝,取而代之,这时,大乾圣上得吕阳王相助,独吞了大颖帝朝,义结金兰,有传言说,大乾圣上当年曾向吕阳王许诺,待天下平定,二人共坐天下。但,结果你看到了,吕阳王被封了藩王,治理颍州。并没有共坐天下,所以,大乾圣上或许对吕阳王愧疚吧!”皇甫朝歌微微一叹道。

  “天无二日、民无二主,一国怎么可能有两个帝王?”古海皱眉道。

  “是啊,或许就是大乾天朝一直没有动作的原因!”皇甫朝歌微微一叹道。

  古海双眼微眯,眼中闪过一股恨色道:“皇甫朝歌,我答应你先前的邀请,与你一同对付吕阳王!”

  “哦?”皇甫朝歌看向古海。

  “婉清不能白死了,未生人是婉清的父亲,误杀婉清,以后还指望他复活婉清,我拿他没办法,一切只能等婉清复活。但,吕阳王?我只是拒绝了加入王府,就派未生人来追杀我,害死了婉清?哈,哈哈,哈哈哈,我不能再逃避了!”古海眼中闪过一股狠色道。

  “也好,入我皇朝,我给你权!”皇甫朝歌沉声道。

  “不,我是大瀚皇朝之主,和你神麓皇朝,只是合作!”古海沉声道。

  ps:微信公众号的奖品,已经快递出去了,本月十位书友,坐等快递员小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