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七十七章 夫妻
  大乾天朝,朝都,皇宫一间大殿。

  殿外站着一群宫女、侍从。

  “郡主睡下了吗。”一个侍从看向一旁宫女道。

  “睡下了,郡主这次打猎回來,太累了。”

  “唉,是太累了,我们这一群属下,可沒少挨她鞭子,抽的好疼。”

  “活该,谁让你们沒按照郡主说的去做。”

  “不是沒有,只是郡主的要求太高了,我们尽力了啊,郡主一生气就打人,也不看看场合。”

  “知足吧你,郡主就这脾气,就是太子,郡主也不给面子,会在乎你。”

  “唉,是啊,谁让郡主圣宠在身呢,圣上宠爱,郡主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谁也拦不住她,不,她姐姐可以。”

  “是啊,郡主谁的话都不听,哪怕圣上的话,她也不听,就听她姐姐龙婉清的话,当今天下,或许只有龙婉清才能制住小郡主。”

  “要是小郡主能像她姐姐一样,那么好性格就好了,她姐姐待人真好,不但善良美丽,还温柔贤惠,对我们下人也从來不摆架子,小郡主打我们的时候,她姐姐每次都帮我们解围。”

  “轰。”

  陡然大殿中传來一声轰响。

  “怎么了,小郡主醒了。”一众宫女侍从顿时惊慌失措。

  “呜呜呜,姐姐死了,姐姐死了,呜呜呜呜呜,姐姐死了。”房中顿时传來一个女孩的哭喊声。

  “小郡主做恶梦了。”一众宫女、侍从手忙脚乱。

  “姐姐被人害死了,呜呜呜,姐姐,姐姐,你不要死,呜呜呜。”房中哭喊声不断。

  …………………………

  ……………………

  …………——

  神麓皇朝,一片荒野上空,白云号飞舟之上。

  龙婉清魂飞魄散,但,还有着一魂连着身体,朦朦胧胧中,迷迷糊糊的看了眼未生人。

  “龙婉清,我的女儿,我的女儿。”未生人抓着龙婉清的手惊恐的叫着。

  “呼。”

  浑浑噩噩中,龙婉清甩开未生人的手,发出虚弱的声音。

  “你不是我爹,我爹是盖世英雄,天下莫有阻者,他因为有事,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但,总有一天,我爹会回來的,谁若是欺负过我们母女三人,我爹会为我们报仇的,无论他是谁,我爹都会保护我们,不让我们受一点委屈的。”

  未生人的手被龙婉清甩开,怔在那里,听着龙婉清那绝望的声音,整个人都好似瞬间沒了力气一般——

  “我爹是盖世英雄,天下莫有阻者。”

  “他因为有事,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但,总有一天,我爹会回來的。”

  “谁若是欺负过我们母女三人,我爹会为我们报仇的。”

  “无论他是谁,我爹都会保护我们,不让我们受一点委屈的。”——

  龙婉清的话,好似一柄柄尖刀插在心里一般。

  她不认我,是啊,她不可能认我的。

  是我将她打死的,他爹是盖世英雄,天下莫有阻者,我是个盖世英雄,天下莫有阻者吗,是吗,是吗,我是吗。

  未生人瘫坐在地。

  不远处,流年大师、皇甫朝歌,沐晨风吐着血,捂着伤口飞了过來。

  “大师,你说未生人是龙婉清父亲,怎么会,怎么可能,他怎么配,晓月当年瞎了眼了,会看上他。”皇甫朝歌皱眉道。

  “老堂主被人杀了,他却在帮别人看门护院,他不配,他不配。”沐晨风焦急道。

  “那个发钗,我记得,每次琴会,我都记得,晓月都会将那发钗拿出來,看了又看,我好几次都问过她,这发钗很普通啊,你怎么这么喜欢,要是喜欢,为什么不戴起來,可晓月每次都摇摇头笑了笑,然后小心的将发钗放在盒子里。”皇甫朝歌回忆道。

  “未生人,他不配,晓月一门心思在他身上,他却为了什么狗屁梦想,离开了晓月,让晓月一个人去南海紫竹林,跪了整整三个月,才求來‘天圣保胎水’,寿师沒有后代,就算有也活不了,晓月为了保胎,费了多少心力,求了多少人,跪了多少人,虽然等了几百年,但终究是生下來了。

  因为晓月说那是他的女儿,晓月曾一再求我,若遇到未生人,不要告知他女儿的事情,说不想因为女儿而影响了未生人的狗屁梦想,等他成了大事,再告诉他。

  可是,晓月终究沒有等到,终究沒有等到,晓月为他生了两个女儿,致死都沒能告诉他,我怎么会忤了晓月的期望,我怎么会说。

  第一次,九五岛上,生死棋中,龙婉清命悬一线,未生人就站在死棋外的人群之中,可他,就是沒有出手相救,若不是古海,龙婉清那时已经死了。

  第二次,情花山谷,龙婉清为了护我,未生人居然想要连她一起杀了。

  第三次,他终于出手了,他杀了婉清。

  他不配知道龙婉清父亲是谁,因为他根本不配,根本不配。”流年大师悲伤无比道。

  飞舟之上,未生人瘫坐在地,看着面前黑气缠绕的龙婉清,听着流年大师的声音,整个人都沒了力气。

  “是啊,我不配。”未生人绝望道。

  古海先前被未生人掀开,此刻再度飞來。

  抱着迷迷糊糊的龙婉清。

  “婉清,你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古海哭泣着。

  手中一抓龙婉清的手臂。

  “哗啦啦。”

  龙婉清的左臂好似化为一阵黑气,慢慢在消散一般,**消散,尸骨全无。

  “未生人,未生人前辈,你救救婉清,求你救救婉清。”古海惊恐的嘶叫着。

  “被我杀死的人,沒人救得活,沒人救得活。”未生人绝望的悲戚着。

  “呼。”

  流年大师、沐晨风、皇甫朝歌一起跨到飞舟之上,焦急的看向龙婉清。

  “不可能的,你不是寿师吗,寿师的手段呢,她是你女儿啊,你救不了她。”皇甫朝歌瞪眼吼道。

  “三魂七魄,她的七魄已毁,尸骨全无,回逆不了了,地魂,刚刚进入了轮回转世去了,不是进入阴间,而是直接进入了轮回,人魂已碎,只剩下天魂了,只剩这个天魂了。”未生人痛苦道。

  “人魂已碎,就拼起來,地魂转世,就将地魂找到,无论她转世成谁,你给我找到,你必须找到,天魂在此,三魂在此,已经足够了,七魄沒了,重塑七魄,你能办到吗,她可是你女儿,你女儿,你能吗。”古海瞪眼看着未生人吼道。

  未生人猛地一颤:“不错,我的女儿,我的女儿,轮回转世又如何,我要找到,我必须找到。”

  呼。

  未生人猛地站起身來。

  探手一挥,面前出现一个玉盒,打开玉盒,将龙婉清的人魂非常小心的收入盒中。

  “古海。”只剩下天魂的龙婉清虚弱道。

  “我在,我在这里。”古海小心的抱着身体再冒着黑气的龙婉清。

  龙婉清朦朦胧胧的睁开双目,看着模模糊糊的古海,露出一丝凄然的笑容,右手轻轻抚摸着古海的脸颊。

  “婉清,你会活过來的,你放心,我会救你回來的,终有一天,你会复活的。”古海抱着龙婉清哭泣道。

  “我是不行了,古海,求你件事。”龙婉清虚弱道。

  “你说,你说。”古海语气微颤道。

  流年大师抹着泪,沐晨风、皇甫朝歌尽皆面露沉痛,未生人站在一旁,先前的气势全部沒有了,畏畏缩缩,不敢看龙婉清。

  “我有个妹妹,她很不懂事,以前,我一直保护着她,她才沒被别人欺负,现在我保护不了她了,她又会闯祸了,她在这世上,只有我一个亲人,我不再了,沒人照顾她了,你帮我照顾她,好不好。”龙婉清虚弱中看着古海道。

  “我会照顾她的,沒人可以欺负她,你放心,有我在,谁也不会欺负她的。”古海哭着说道。

  “她很任性,有小脾气,但,她内心是善良的,你多包含一点。”龙婉清虚弱道。

  “我会的,我会保护她的,等你回來,她还等你回來。”古海哽咽道。

  好似了却了一桩心事,龙婉清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轻轻的抚了抚古海的脸颊,柔声道:“不要在虐待自己了,我走了,好好照顾你自己,你那样,就算陈仙儿知道,也不会开心的,你那样,令我好心疼。”

  红着眼睛,古海抓着龙婉清的右手,哽咽中语气郑重道:“苍天为鉴,日月为证,今日,我古海和龙婉清结为夫妻,生生世世,皆为夫妻。”

  “夫妻。”龙婉清怔怔的看着古海。

  古海含着泪,嘴唇对着龙婉清的嘴唇印了上去。

  两唇相印,生死别离,古海的眼泪打在了龙婉清的脸颊之上。

  龙婉清幸福的笑了起來。

  “婉清,我会找你回來的,一定会,一定会。”古海哭着说道。

  “哗啦啦啦。”

  龙婉清的身体,在大面积的消散之中,转眼还剩不多了一般</span

  94e2

  >

  “夫君,不要再虐待自己,我走了,若是有人能代我爱你,不要拒绝,好生珍惜,她会代我來爱你,她会代陈仙儿來爱你,不要再拒绝了,不要了…………。”

  “哗。”

  龙婉清的身体彻底化为一阵黑气,彻底消失了。

  “婉清,澳门赌博网站:婉清。”古海双手抓了一个空,四周什么也沒有了,龙婉清化为了黑气消失了。

  一旁未生人探手一个玉盒一关。

  “啪。”

  却是将龙婉清的天魂装入了其中。

  古海瘫坐在地,两手空空,无论怎么去抓,龙婉清尸骨全无,消散干净了。

  “啊~~~~~~~~~~~~~~~~~~~~。”

  “啊~~~~~~~~~~~~~~~~~~~~。”

  古海痛苦的嘶吼之中,声音传向了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