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七十五章 龙婉清的选择
  帘子顿时滑落在地,露出后面的一个喜堂,龙婉清站在喜堂一角,一身新娘的红妆,露出一丝凄然之色,脸上滑落两行伤心欲绝的泪水。

  大殿陷入了一阵死寂。

  勾陈站在一旁,一脸茫然。

  皇甫朝歌、流年大师、沐晨风一脸气愤的看向古海。

  “古海,我龙婉清就这么配不上你吗。”龙婉清流着泪看向古海。

  古海看着龙婉清那伤心欲绝的模样,此刻也是心中无比难过,这一年多认识龙婉清以來,古海对其是一个渐变的过程,慢慢的发现,龙婉清在坚强的外表下,藏着一颗脆弱的心,自己不知不觉中也习惯了龙婉清在身边。

  流年大师说,龙婉清一旦认了你,必将死心塌地的爱着你,古海相信,可正是如此,古海才不敢轻易接受这份爱。

  古海也知道自己对龙婉清越來越喜欢了,但,那是出于本能,理智上,古海并不想招惹龙婉清。

  如今,龙婉清请流年大师保媒。

  一个女孩子做到这一步,也只有爱的太深切了,才会这么做,不要脸皮了请人保媒。

  看着龙婉清那两行泪水,古海心中一软,差点就要上前将其搂在怀里了。

  但,往事历历再目,古海不想龙婉清赴陈仙儿后尘,强忍了下來。

  微微一阵苦笑道:“对不起,堂主,或许,对你,只有,感激吧。”

  古海说的非常慢,停停顿顿,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來的。

  “感激,哈哈哈哈哈,只有感激,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是我自作多情了,你只有感激,呵呵,感激我将你带入修行界而已,只是感激。”龙婉清凄然说道。

  “唉。”

  沐晨风扭头,打开大门,踏步走出了大殿,心里难受,不知说什么,看不下去了。

  流年大师看看龙婉清,柔声道:“堂主,算了,你也别执着了,古舵主也是身不由己。”

  “古海,你纠结什么,你以为这样,你能保护龙婉清,终有一天,你会知道你大错特错的。”皇甫朝歌一脸愤恨的看向古海。

  勾陈在一旁不说话。

  古海好一阵难过,最终咬了咬牙,点了点头:“对,是感激,堂主,多谢你厚爱了,古海配不上你。”

  “呵,呵呵,呵呵呵。”龙婉清凄然的苦笑着。

  看了古海好一会,好似要将古海深深的记在心里一般。

  古海故作镇定,但眼中却是不敢看龙婉清。

  龙婉清苦笑了一会,咬了咬嘴唇,眼中闪过一股恨色道:“古海,我想再问你,除了我,以后,你若是遇到让你喜欢的女人,你也会这样绝情吗。”

  古海看了看龙婉清,沉默了一会,苦笑道:“是,也是这样。”

  “那你不是和流年大师有一样,澳门赌博网站:斩断情缘了,你既然斩断情缘,那你还要这一头烦恼丝干什么,你也像流年大师一样,斩断烦恼丝如何。”龙婉清盯着古海。

  一旁皇甫朝歌看看流年大师,流年大师就是为了龙晓月,斩断了烦恼丝,剃发为僧了。

  古海看着龙婉清,心中一阵难过。

  “罢了,罢了,你对我只是感激,呵呵,我知道了,我也明白了,古海,今日是我自作多情了,是我不要脸了,我也不逼你了,你斩断情缘,你斩你的吧,我也不逼你,只有最后一个请求,希望你能答应我。”龙婉清看向古海。

  古海心疼的看着龙婉清。

  “我要你的满头头发,也算祭奠我的瞎眼吧,也算祭奠我的不懂事吧,我要你满头头发,所有,所有。”龙婉清盯着古海恨声道。

  “主人。”勾陈面露复杂的看向古海。

  流年大师和皇甫朝歌看看古海,又看看龙婉清。

  “唉。”“唉。”

  二人微微一叹,也踏步走出了这个喜堂,这一幕,太伤人了。

  “给我啊。”龙婉清盯着古海。

  古海盯着龙婉清,双目微微闭起,好一阵沉默,最终露出一丝苦涩。

  探手,摸向自己的脑袋,一点一点摸去,真元顺着头皮,将一头秀发缓缓的剃了下來。

  龙婉清红着眼睛看着古海,仔细的将古海秀发收了起來,一点一点,非常小心,全部收集了起來,慢慢的装在一个盒子之中。

  至始至终,古海、龙婉清都沒有说一句话。

  很快,古海头上变的光亮了起來,所有头发都被龙婉清收集了。

  剃完头,古海扭头,踏步走出了大殿,走出大殿之际,古海的眼眶也红了起來,泪水止不住的淌出。

  “主人,主人。”勾陈跟着追了过去。

  古海却是沒有理会,快速走向山谷另一处的一间宫殿。

  “匡。”

  古海将自己关在屋中,后背靠在大门之上,脑海中尽是刚才龙婉清那绝望的泪水,古海一时,心伤无比。

  勾陈在门外敲了敲,也不再敲了。

  “唉。”微微一叹,勾陈踏步离开了。

  喜堂大殿之中。

  龙婉清关上了大门,小心的取出古海的头发,再取出一个巨大的斗笠,将古海的头发小心的粘在了斗笠之上,看着斗笠上的头发,龙婉清脸上露出一丝解脱的笑容,泪水依旧止不住的流着。

  接着,非常小心的,龙婉清将自己的一头秀发也剃了下來,剃了干净,慢慢的放在空了的玉盒之中。

  将自己的秀发放在喜堂的桌子之上,龙婉清看着自己的头发,擦了擦眼角泪水,嘴角露出一丝凄然的笑容。

  快速的,龙婉清换了一身衣裳,红色的衣服被换了下來,换了一套黑色的衣裳,黑色的衣服的式样,正是古海的衣服式样。

  继而,戴起了内部粘着古海头发的斗笠。

  斗笠遮住了面部,让人看不清面容了。

  “勾陈,你來一下。”龙婉清忽然开口道。

  外界,正郁闷中的勾陈听到龙婉清的声音,微微一怔,疑惑的再度回到先前的喜堂大殿口。

  龙婉清打开大门。

  “堂主,你怎么。”勾陈茫然的看向龙婉清。

  “这封信,过半柱香,你交给古海,拜托你了。”龙婉清无比郑重道。

  “啊,给我主人,嗯,堂主你放心,主人这次做的太过分了,我会帮你的。”勾陈点了点头道。

  龙婉清递出信,反手关好了喜堂大门。

  “我马上出去散散心,他们若是追问,你就说我去散心了,过两天回來。”龙婉清再度交代道。

  “呼。”

  翻手,龙婉清取出一艘飞舟。

  龙婉清顿时踏上飞舟。

  “轰。”

  飞舟冲天而上,冲破大阵,向着远处激射而去。

  巨大的动静,顿时引來流年大师等人。

  “堂主说她散心去了。”勾陈说道。

  流年大师、沐晨风、皇甫朝歌相互看看,微微一叹,毕竟,女孩的面皮还是比较薄的,刚才那样被拒绝,的确心里受不了。

  散散心,散散心也好——

  “轰。”

  龙婉清驾着飞舟,陡然向着天际飞去。

  而不远处的另一个山谷。

  未生人正在大阵中查看着龙晓月的魂盒,陡然未生人一抬头。

  “嗯,古海,你想逃,哼。”未生人陡然踏步而出。

  “咻。”

  翻手,未生人也取出一艘飞舟,踏上飞舟,对着龙婉清的飞舟快速追去。

  “咻。”“咻。”

  两条飞舟一前一后,快速向着遥远处飞去,转眼到了天际,沒了踪影——

  勾陈在山谷之中,刚劝走流年大师等人,抓着龙婉清的那封信,计算着时间,半柱香,半柱香很快就到了吧。

  “咦。”勾陈陡然脸色一变,那声音。

  怎么不远处又是一声空爆,好像飞舟的声音。

  皱眉中,勾陈走到古海所在的大殿之处,抓着信封,皱眉着算时间。

  远处,流年大师、皇甫朝歌刚走沒多久,忽然,二人脸色一变:“不对。”

  “匡。”

  古海所在的大殿之门也忽然打开了。

  “不对,不对。”古海皱眉的跨出大殿,脸色一变。

  此刻,勾陈忽然看到古海,也是微微一愕然,继而踌躇了一下道:“主人,堂主刚才走了,临走前,让我半柱香后,将这封信给你。”

  “信,不对。”古海一把夺过。

  “那个,半柱香还沒到呢。”勾陈为难道。

  古海根本不管勾陈,面露慌张的拆开信封。

  信封打开,看到第一列大字的时候,古海就脸色狂变——

  古海,快逃,未生人得吕阳王之令,前來追杀你,他能凭借你的头发找到你,快走,快走,快——

  后面的话已经來不及看了。

  “大师,大师,把你的飞舟给我,快,快,婉清有危险。”古海脸色大变的惊叫道。

  “呼。”

  流年大师、皇甫朝歌、沐晨风快速跑了过來。

  “呼。”流年大师毫不犹豫的翻手取出一艘飞舟。

  众人迅速的跳上飞舟。

  “怎么回事。”沐晨风茫然道。

  “勾陈,听声音,给我找,找,给我找,婉清去了哪里,快,快,快。”古海似要急疯了。

  “那边,往那边去了。”勾陈指

  87c1

  向远处一个方向。

  古海快速跑到飞舟驾驶之处,操纵了起來。

  “咻。”

  飞舟快速飞天,追了过去。

  “婉清有危险,什么危险,古海,怎么回事。”流年大师怒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