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七十四章 保媒
  麓神城!皇宫书房之中。

  书房中只有古海和皇甫朝歌二人。

  “古先生,情花山谷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多谢你了,一切都是因为我,否则,情花姥姥也不会,唉!”皇甫朝歌微微一叹。

  “情花姥姥都没有怪你,我怎会怪你,只可惜,前线的神麓城却……!”古海微微一叹。

  “神麓城?就算没有那天之事,想要守住也难,我的人传来消息,是一个叫着未生人的寿师出手的吧,寿师手段诡异莫测,想要破我神麓城,却应该不难!”皇甫朝歌微微苦笑道。

  f万f书f吧,w¢ns≤●m“可是,那时你有气运临身,就算未生人破了城,你也可以给吕阳王大军造成大损耗啊!”古海摇了摇头。

  “那是同归于尽,算了,不说这个了,古先生,先前还亏你用了手段,隐秘传信给我,否则,你如今的身份也暴露了!”皇甫朝歌皱眉道。

  “你的官员,就那么多吕阳王的奸细?”古海皱眉道。

  “没关系,吕阳王府也有我的细作,否则情花山谷的消息也不会传到我这!只是刚抓的那个奸细,可是我的族亲啊,我可对他委以重任,想不到,居然也投靠了吕阳王?而且还非常嘴硬,无论怎么审问都不肯开口!”皇甫朝歌微微一叹。

  “放心吧,勾陈帮你审问,应该可以的吧!”古海皱眉道。

  “那就是天级琴勾陈?对了,我那族亲就是死也不怕,你那勾陈,有什么手段,能审问我那族亲?”皇甫朝歌疑惑道。

  这时,书房外传来一个声音。

  “皇上!你那族亲,招供了,现在正有官员为其做笔录!”

  “招了?你们先前用了多少刑,他都不招,勾陈怎么去了一会,他就招了?勾陈怎么做到的?”皇甫朝歌惊讶的看向书房门口。

  门口走入一个裹在灰袍中的男子,看不清面容。

  “那勾陈,驱赶了其它邢吏,和你那族亲独处,给他唱了一首歌!”灰袍男子解释道。

  “然后呢?”皇甫朝歌疑惑道。

  “没有然后了,然后你那族亲就招了!”灰袍男子语气古怪道。

  皇甫朝歌微微一怔,一时没反应过来。

  “唱了一首歌?催眠?难道催眠了他?”皇甫朝歌疑惑道。

  “不是,是唱的太难听了!”灰袍男子语气古怪道。

  “太难听了?有多难听?”皇甫朝歌一时没反应过来。

  灰袍男子此刻却是浑身一颤,显然,先前也是听墙脚的,听了勾陈真情放送了一曲,此刻回想起来,依旧浑身不自在。

  一旁古海苦笑道:“勾陈的确唱歌与众不同,不过,结果不错就行了,没必要在乎细节了!”

  皇甫朝歌看看古海,以为古海要藏私,不肯告知因由,点了点头,也不再追问。

  “树人的丹田被破?破成什么样子,我需要亲自看看!”皇甫朝歌看向古海道。

  古海点了点头道:“也好,我将他们悄然运入麓神城!”

  “不,我跟你去吧!”皇甫朝歌摇了摇头。

  一旁灰衣人顿时焦急道:“皇上,你说过,修补丹田,对你损耗特别大!!”

  皇甫朝歌摇了摇头道:“我这条命,都是情花姥姥舍命救的,她用情花一族的灭族换来我的生,如今,侥幸活下来一群情花需要我帮助,我难道还要置之不理?”

  “可是……!”灰衣人担心道。

  “好了,不要说了,麓石神,待会钻个地道,让我和古先生出去,此事不要让人知道!”皇甫朝歌沉声道。

  “是!”——

  古海离开的第四天,再度回到先前山谷之外,此刻,却是多出了一人,皇甫朝歌。

  三人归来,站在大阵口。

  “能压群龙的大阵?果然精妙,古先生,如今我与吕阳王交战,正是用人之际,古先生如今已经和吕阳王翻脸,不若来助我吧!”皇甫朝歌看向古海。

  古海摇了摇头道:“吕阳王这趟浑水,太浑了,我暂时不想去趟,抱歉!”

  “哈哈哈,没事,是我多嘴了!”皇甫朝歌笑了笑,摇了摇头。

  三人缓缓跨入大阵。

  在跨入大阵之际,不远处另一座山谷大阵中,未生人冷冷的看着远处进入大阵的三人。

  “古海回来了,龙婉清,我只给你一天!明天此时,我将出手。”未生人冷冷道——

  “主人,回来了!”

  “流年大师,他们都回来了!”

  “舵主,他们回来了!”

  …………………………

  ……………………

  …………

  山谷中传来树人和木舵弟子的传信之声。

  谷中一个大殿。

  龙婉清独自坐在大殿中,身着一身大红色的衣服。四周挂满了红绸子。

  旁边一个梳妆台。对着梳妆镜子,龙婉清仔细的打扮了起来。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龙婉清眼睛红了红,强忍着泪水没有出来,静静的梳着头发,画了眉毛,涂了口红。

  看着镜子中那美艳无比的容颜,龙婉清露出一丝苦笑。收拾了一下心情,苦笑慢慢消失,强忍着露出一丝欢笑。

  试了好几次,才在镜子中看到自己比较自然的欢笑。

  静静的坐在殿中,并不出去迎接。

  伤势略微好转的流年大师和沐晨风都迎了出去。

  “皇甫先生,你愿意帮树人恢复丹田了?”沐晨风脸上一喜道。

  “容我先看看!”皇甫朝歌笑了笑。

  “好,好,好!”沐晨风开心道。

  “嗯?堂主呢?”古海一入山谷,就发现龙婉清没有来迎自己,心中莫名一阵失落。

  一旁流年大师却是微微笑了笑道:“古舵主,贫僧此次厚颜,请古舵主来一下,我有话要说!”

  “呃?”古海微微一怔,看向流年大师。

  一旁沐晨风眼中也露出一丝善意的微笑。

  古海不明所以,但还是跟着流年大师走到一个大殿之中,大殿中心有着一道帘子,将大殿一隔两半。帘子一边,一切如常,帘子另一边,正是龙婉清端坐那里。

  皇甫朝歌、勾陈一起好奇的跟了过来。

  沐晨风也跟着跨入大殿,继而关上大殿之门。

  外界之人,听不到内部的声音,但,帘子另一边的龙婉清却是能听的仔细。

  “大师,什么事,弄的如此神神秘秘的?”古海疑惑道。

  “古舵主,古海!有句话我早就想问了!古海,你觉得堂主如何?”流年大师笑道。

  一旁皇甫朝歌微微一怔,似乎明白了流年大师的用意,微微一笑,走到一旁坐下。

  众人微笑的看向古海。古海眉头微皱,似明白了流年大师的用意。

  微微一阵苦笑道:“大师,你怎会想起来问我这个?”

  “你回答就好?”流年大师郑重道。

  沉默了一会,古海点了点头道:“堂主心地善良,美丽动人,能为了母亲之仇,奔赴数十年,是个有情有义的奇女子!”

  流年大师点了点头道:“不错,龙婉清今年三十一岁了,性格非常温婉,我是看着她长大的,她的性格我清楚,她若是做了谁的妻子,定然会全心全意对其丈夫的,她的性格,分不出别的心思来,心交给一个人,就会死心塌地。九五岛一段时间,我不知道堂主和你经历了什么,但现在我和沐晨风都看的出来,堂主的心已经挂在了你身上!”

  古海微微沉默。

  “我也看的出来,你的心思也挂在龙婉清身上,今日,贫僧就做一个媒人,想为你二人撮合此事,不知你意下如何?”流年大师笑着说道。

  古海眉头微皱,脑海中瞬间回忆起龙婉清的一切。沉默了一会,古海露出一丝苦笑。

  “怎么了?”流年大师皱眉的看向古海。

  “大师,你不知道我的事情吗?我有妻子!”古海微微苦笑道。

  “我知道,陈仙儿,但是,你的妻子已经死多少年了?陈仙儿就算活着,知道你如今情况,我想她也会支持你的吧?”流年大师皱眉道。

  “对于堂主,唉!大师,我不想害她!”古海微微苦笑。

  “什么?”流年大师皱眉的看向古海。

  “是啊,古海,堂主对你一往情深,你什么意思?”沐晨风皱眉道。

  “我想给陈仙儿报仇,杀妻之仇不共戴天,我随时可能身死,我不想堂主陪我犯险!”古海摇了摇头道。

  “这么说,你也是喜欢龙婉清的,只是你有大仇,不想连累她?到底什么样的仇,让你都如此担心,如此不自信?”流年大师皱眉道。

  “那个人,很强,很强,很强!”古海摇了摇头,不肯再说。

  一旁沐晨风面露焦急:“古海,你还是不是男人?你有大仇,为什么要让龙婉清为你承担痛苦?龙婉清也知道此事,但,她不在乎,更请大师帮你们保媒,一个女孩子已经做到这一步了,你若再拒绝,你知道她有多伤心吗?”

  “哦?龙婉清请大师保媒的?”一旁皇甫朝歌微微一怔。

  “是啊,主人,我都看出来你喜欢堂主了,你们彼此喜欢,为什么不能在一起?我刚才可听一些木舵弟子小声议论了,流年大师已经将喜堂都给你们办好了,堂主如今应该正在盛装打扮,只等你答应了!”一旁勾陈疑惑道。

  古海微微一怔:“喜堂?”

  古海看向大殿中央的帘子。

  “古海,任何困难,你以后和龙婉清一起承担吧,她不在乎你的危险,你还担心什么?情之一字,说起来简单,但得之并不易,望你好生珍惜!”一旁皇甫朝歌劝道。

  古海沉默了一会,面露痛苦道:“对不起,我还是坚持我的想法!”

  “你的想法?古海,你怎么这么迂腐…………!”流年大师瞪眼似非常生气。

  就在这时,帘子后面忽然传来龙婉清略微沙哑的声音。

  “大师,你不要劝了,是我配不上他!”

  “呼!”

  帘子顿时滑落在地,露出后面的一个喜堂。龙婉清站在喜堂一角,一身新娘的红妆,脸色露出一丝凄然之色,脸上滑落两行伤心欲绝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