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七十三章 一死一生
  古海布置的大阵,自然早就告诉了龙婉清关窍。

  龙婉清悄然跨出了大阵,向着未生人所指山谷而去。

  那山谷此刻,也被一个隐秘的大阵包裹,外部白雾缭绕,内部,却是黑气纵横,阴风阵阵。

  “进來吧。”未生人沉声道。

  龙婉清点了点头,跨步而入。

  山谷中心,有着一个诡异的阵法,阵法浮在一个黑洞的上面,就是那黑洞里,冒出的阵阵阴风,好似通连阴间一般。

  “这是。”龙婉清皱眉道。

  未生人扭头看向龙婉清:“我这阵法里,也有音障,你想问,就问吧。”

  “我娘的人魂,你怎么得到的。”龙婉清瞪眼看向未生人。

  “吕阳王给我的,不过,现在还不确定,需要你來帮我验证,你是丫头的血脉女儿,定有人魂传承,若是对了,那就是丫头的人魂,若确定人魂,我还要去找天魂、地魂,或许,真能复活丫头,唉。”未生人微微一叹。

  “为什么不在我那山谷。”龙婉清盯着未生人,眼中有着一丝不信。

  “你那山谷,流年那家伙,昔年丫头活着的时候,就处处与我作对,此事,我不想让他知道。”未生人冷冷道。

  “大师对我娘痴情一片,你是嫉妒大师吧,而且大师那天说,你不配知道我爹是谁,说明你小心眼。”龙婉清恨恨道。

  显然,流年大师将自己拉扯到大,形如恩师,容不得未生人诬蔑。

  “哼,你爹就是一个孬种,丢弃妻女,不是东西,我要知道他是谁,一定要他好看。”未生人冷声道。

  “哼,我娘说了,我爹是‘盖世英雄,天下莫有挡者,’,他只是不知道我娘死了而已,等我爹回來,要你们所有人好看。”龙婉清咬咬牙道。

  虽然那天伤心的不说再认父亲了,但,心中对父亲终究有着一股期待,也是龙婉清这些年的精神支柱。

  “好了,别废话了,把手放在这‘融魂认亲阵’上,我來看看,是不是丫头的人魂。”未生人沉声道。

  说着,未生人取出魂盒,非常小心的打开,将魂盒放入阵法一端。

  龙婉清看了看未生人,对未生人也沒什么好感,但,眼前可能是母亲的人魂,龙婉清也不敢大意,按照未生人所说,小心的将手放在阵法的另一端。

  “不要动,待会有点疼,忍住。”未生人冷声道。

  说着一催动大阵。

  “嗡。”

  大阵下方大洞,一瞬间冲出无边阴气,瞬间笼罩龙婉清,冰寒刺骨的冷气直入灵魂深处一般。

  “啊。”龙婉清痛苦的一声大叫。

  “嗡。”

  龙婉清体表,忽然浮出一道淡蓝色的轮廓虚影,却是龙婉清的人魂。

  大阵之上,陡然冒出一丝金色的气息,抓着龙婉清的人魂指头,轻轻的拉扯到了阵法中心。

  另一端的魂盒之中,也是一道金色细线拉扯着淡淡的蓝光,与龙婉清人魂的指头相触。

  “嗡。”

  陡然,魂盒之中,绽放出耀眼的蓝光。

  “好温暖的感觉,娘,娘,这是娘的气息,娘,真的是你,是你吗,娘,我是小婉清啊,我是小婉清啊,你说回來给我和妹妹带礼物的,你怎么沒有回來,娘,我和妹妹都好想你,娘。”龙婉清忽然眼睛红了起來,一瞬间全身都在颤动一般。

  “嗡。”

  大阵猛地一停,龙婉清的人魂归位,那魂盒之中,龙晓月的人魂也回去了。

  “是丫头,真的是丫头。”未生人声音中带着一丝颤动。

  龙婉清身上的阴气消失了,但此刻,却是忽然间泪如雨下。

  “娘,是你吗,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娘,呜呜呜呜,我是小婉清,我是小婉清啊。”龙婉清顿时哭着要上前。

  “啪。”未生人合上魂盒,非常小心的收了起來,不给龙婉清靠近。

  “那是我娘,是我娘,你给我,你还给我,呜呜呜。”龙婉清心情激荡无比。

  二十几年的委屈、思念,瞬间爆发了出來。

  “冷静点,龙婉清,这只是你娘的人魂,而且已经失去全部记忆,失去一切属性特征了。”未生人顿时喝道。

  一声断喝,直冲龙婉清脑海,顿时让龙婉清冷静了好多。

  擦了擦眼泪,龙婉清看向未生人:“前辈,这是我娘,你有办法让她复活的,对不对,你一定可以的。”

  此刻,为了能救母亲,龙婉清对未生人的态度,瞬时转变了过來。

  未生人看了看龙婉清,长呼口气,点了点头:“龙婉清,此次你帮我确认丫头的人魂,多谢你了,救她,我的确有办法,只要找齐三魂即可,只是,就算救回來,她的一切记忆都沒有了,一张空白,她将不认识你,也不认识我。”

  “只要我娘能活,以后,一切慢慢告诉她,她是我娘,求你救救她。”龙婉清忽然跪了下來。

  未生人看看龙婉清沉声道:“那先要要回丫头的天魂、地魂。”

  “我娘的天魂、地魂,在哪。”龙婉清看向未生人,急切道。

  “在吕阳王手中,他向我承诺,只要再帮他做一件事,就将丫头的天魂、地魂给我。”未生人沉声道。

  “什么事,很难吗,要我帮忙吗,我能做什么,只要能救我娘,什么要求都行。”龙婉清红着眼睛道。

  “杀了古海。”未生人沉声道。

  “什、什、什么。”龙婉清如遭雷劈,瞪大眼睛看向未生人。

  “要你母亲活,必须古海死。”未生人沉声道。

  “我母亲、古海,只能活一个。”龙婉清忽然瘫坐在地。

  “不,是古海必须死。”未生人冷声道。

  “不、不、不,你不能杀古海,你不能…………。”龙婉清全身都在颤抖。

  “古海不死,丫头就活不了,你不想龙晓月复活了,也对,我何必征求你意见。”未生人淡淡道。

  救母亲,古海死。

  古海活,不救母亲。

  龙婉清瘫坐在地,整个都有崩溃了。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龙婉清露出绝望之色。

  一边是自己心爱之人,一边是自己极度思念的母亲,二选一,我该怎么办。

  “好了,龙婉清,你回去吧,我会救回丫头的,我也要走了。”未生人淡淡道。

  “走,你去哪里。”龙婉清猛然一激灵。

  “自然去找古海了,此前还不确定这人魂,如今确定了,那只要解决古海就行了。”未生人淡淡道。

  “不,不,你不能杀古海。”龙婉清顿时惊叫道。

  “你不想你母亲复活了。”未生人冷冷的看向龙婉清。

  “想,想。”龙婉清面露悲苦之色。

  “那就行了,好了,等救回丫头,再说吧。”未生人淡淡道。

  “等、等等。”龙婉清顿时叫道。

  “怎么了。”未生人疑惑道。

  “你怎么找古海,我们这些日子,可是非常小心,非常小心的,可你却还是找到我们了,你是怎么找到的。”龙婉清看向未生人期待道。

  “对别人來说,找一个人很难,但,对我们寿师來说,却并非难事,头发乃是三魂代谢产物,为三魂舍弃之糟粕,却也曾为三魂一部分,我们寿师,对魂魄最为敏感,发有‘发息’,我关注过你们的发息,追着发息,就能找到你们。”未生人淡淡道。

  “头发,你是因为我们的头发,才找到我们的,你能准确的找到古海。”龙婉清看向未生人绝望道。

  如此一來,古海再无逃跑可能啊。

  “不错。”未生人淡淡道。

  “前、前辈,看在我母亲的份上,求你,求你等等再追杀古海,好吗,求你。”龙婉清忽然对着未生人跪了下來。

  未生人冷冷的看着龙婉清。

  “等古海回來,让我和他告个别,求你,求你了,呜呜呜呜。”龙婉清不停的对未生人磕头了起來。

  “咚、咚、咚…………。”

  一次次磕头,龙婉清的额头都磕出了鲜血,但一刻不停。

  未生人看看龙婉清,依旧心坚如铁,但,转头看到魂盒的时候,却是忽然气势缓和了起來。

  “也罢,你不要磕了,我虽然不待见你和你父亲,但,你终究是丫头的女儿,她若是知道我如此逼着她女儿,她也一定会难过无比的,算了,古海再大的手段,也逃不过我的手心,我给你一天时间,古海归來后,我允你一天,一天后,我会破了古海那个大阵,诛杀古海。”未生人沉声道。

  “多谢,多谢前辈,呜呜呜呜。”龙婉清红着眼睛道。

  “龙婉清,我不管你想什么,古海都逃不掉的,抓紧时间,最后告别吧,别自误了,而且,你要清晰的知道一点,你母亲龙晓月,只有杀了古海,她才能活,你不想见你母亲了<spanclass=characterstyle=background-image:url(/img/1438595147783/32846786/-427960

  8c01

  2538541699017png)>你不想见丫头了。”未生人沉声道。

  “想,我想,我想娘。”龙婉清红着眼睛说道,此刻内心,好似被撕得四分五裂了一般。

  “好了,回去吧。”未生人淡淡道。

  龙婉清红着眼睛,擦了擦眼角,看着未生人手中的魂盒,露出一丝凄凉的笑容,要复活母亲,需要杀死自己爱人。

  好像丢了魂一样,龙婉清走出了未生人大阵,走了回去。

  失魂落魄,双目空洞,龙婉清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