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七十二章 未生人来袭
  “哦,这是王爷第三个要求。”未生人看向吕阳王。

  “不错。”

  “三个要求了,那王爷是不是要兑现诺言,将龙晓月的三魂,还给我。”未生人沉声道。

  书房中陷入一股沉默。

  未生人静静的看着吕阳王,吕阳王也是冷冷的看着未生人。

  “龙晓月的三魂,不错,我是答应过你,昔日,龙晓月身死,我的一个属下恰巧路过,在她魂飞魄散之际,收了她的三魂。”吕阳王淡淡道。

  “我现在不在乎怎么得到的,只要是龙晓月的三魂即可,王爷,请将龙晓月的三魂给我,我能力所至,无论是谁,我都可以帮你去杀了。”未生人郑重道。

  吕阳王起身,缓缓走向书房的里室,未生人静静的等候,此刻袖中的双手都捏成了拳头,似乎有些激动一般。

  很快,吕阳王走了出來,手中抓着一个玉盒,玉盒之上,有着大量符文禁制。

  缓缓的将玉盒放在书桌之上,示意未生人自己动手。

  未生人深吸口气,小心的打开玉盒,玉盒一开,内部空无一物,但,这空盒子之中,未生人的眼力,却是能看到一个淡蓝色的光团。

  “人魂,这是一个人魂,天魂、地魂呢。”未生人看向吕阳王。

  “天魂,地魂,呵呵,这第三个要求,你还沒办,就想要了。”吕阳王冷笑道。

  未生人微微沉默。

  “就是这个人魂,我可以先交给你,等你帮我杀了那人,你再來我府上。”吕阳王沉声道。

  “可以,但,这人魂被你动了手脚,你府上还有别的寿师,这人魂,被抹去了一切记忆,抹去了一切特征属性。”未生人冷声道。

  “可能我那属下带回來的时候,不小心吧,但,就算记忆、属性沒有了,她不也还是龙晓月吗,你不是痴情吗,沒了记忆,就不要了。”吕阳王淡淡笑道。

  未生人捏了捏拳头,摇了摇头道:“不管丫头变成什么样子,我永远不会嫌弃的,只是,如今所有特征、属性、记忆都沒有了,形如空白,我怎么知道她就是龙晓月,我怎么知道她是龙晓月的人魂,你若是骗我呢。”

  “骗你,你们寿师,不是天天和阴魂打交道吗,怎么分辨,你会沒有办法,你可以自己去证明,我可不会。”吕阳王淡笑道。

  未生人一阵沉默,非常小心的将盒子合了起來,继而非常郑重的抓在手中。

  验证,未生人会验证的。

  “说吧,你要杀谁。”未生人非常直接道。

  “你见过的,古海。”吕阳王沉声道。

  “古海。”未生人语气一沉。

  “怎么,有问題。”吕阳王淡淡道。

  “好。”未生人一口咬定,根本沒有迟疑。

  “你知道他在哪。”吕阳王疑惑道。

  “我会找到他的。”未生人沉声道。

  “你能找到他,等等…………。”吕阳王陡然皱眉,叫住未生人。

  能找到古海,那能不能再抓住古海,纳为己用。

  吕阳王陷入了沉思,杀,还是降服。

  沉默了好一会,吕阳王微微一叹:“这种智者,心意若决,根本无法扭转,留我王府,或许能被降服,但,若是心怀恶意,反咬王府,在暗中设谋,防不胜防,既不可入府,何必强求,罢了,杀了。”

  未生人看了看吕阳王,最终点了点头,抱着盒子缓缓退出了书房。

  未生人得令,前往诛杀古海。

  吕阳王坐在书桌前,指头轻轻敲击书桌,双眼微眯的看着未生人离去的方向:“三个要求,呵呵,你真以为三个要求就能结束,入我王府,就别想出去了。”——

  半个月后,麓神城外。

  麓神城,神麓皇朝迁都前的朝都,因为战争迁往前线神麓城。

  此刻,麓神城外遥远处的一个山峰之上。

  古海、龙婉清、虚弱的流年大师和沐晨风站在山顶,看着远处麓神城。

  城的上空,气运翻腾,比之前线神麓城要少了三分之一。

  “麓神城,皇甫朝歌将朝都又迁回來了。”流年大师皱眉道。

  古海点了点头道:“是啊,先前我们打探的消息,沒有皇甫朝歌的神麓城,根本禁不住吕阳王大军攻取,沒过多久就被攻破了,麓石人带着一些官员、军队仓皇而逃,在死伤惨重的情况下,才逃了出來,好在皇甫朝歌御玺随身,再度迁都返回,可惜,仓促迁都,气运少了三分之一。”

  “如今神麓皇朝四方都是军备森严,我们好几次,若不是勾陈耳力惊人,就被发现了。”龙婉清皱眉道。

  “前面就是麓神城,戒备更加森严,皇甫朝歌就在这里,我们通报一下吗。”沐晨风皱眉道。

  古海摇了摇头道:“不行,那样太敏感了,皇甫朝歌愿意助树人也就罢了,万一呢……。”

  “应该不会吧。”沐晨风皱眉道。

  一旁流年大师道:“应该不会,但,凡是有万一,如今树人毫无反击之力,万一出事怎么办,需先行试探一下。”

  “堂主,你留下來保护大家,大师和沐晨风伤势未愈,你多看着点,勾陈留下,我自己进去看看。”古海郑重道。

  “不,你把勾陈带着吧,万一有危险,你也可以有个防备啊。”龙婉清马上拒绝道。

  “是啊,古舵主,我们在这山谷,非常隐秘,绝对不会有危险來的。”沐晨风也摇了摇头。

  “古舵主,你若是不放心,可以给我们山谷布一个阵法,万一有事,勾陈应该能听到,你再回來不迟,你带着勾陈吧。”流年大师应声道。

  看了看三人,古海点了点头道:“也好。”

  当晚,在一众木舵弟子的协助下,古海布置了一个云雾大阵,将整个隐秘的山谷包裹了起來。

  带着勾陈,古海告别了众人,踏出山谷,向着远处麓神城快速走去。

  “主人,我记得皇甫朝歌的声音呢,我來听听看,他现在在干什么。”

  “咦,有音障,皇甫朝歌防着我吗,不对,防着破军,那个沒品的小人。”

  “主人,你知道吗,那破军根本沒什么本事,跟我比琴道,他弹了一首,我坚持了下來,我唱一首歌,刚唱一半,他就受不了了,不值一提啊。”

  …………………………

  ………………

  ……

  勾陈一路上废话不断道。

  “那天,我听破军说,天级琴,沒有创造力。”古海疑惑的看向勾陈。

  “谁说沒有创造力了,我就有,是他自己沒本事,你看看我,创造了多少歌了,这一路上无聊,要不我给主人唱个小曲放松一下。”勾陈期待的看向古海。

  “不许唱。”古海脸一板道——

  古海带着勾陈走了,大阵之中,龙婉清站在小山坡上,远远的目送着古海背影,眼中闪过一股柔光。

  而就在此刻,大阵外的高空之上,白云之间,此刻还站着一个身影,却是从灭麓城赶來的未生人。

  短短半个月,已经找到了古海一行,更追到了近前。

  未生人看着古海离去的背影,并沒有去追,而是低头看向下方大阵。

  大阵有云雾遮盖,但,未生人却是能清晰看到龙婉清所在一般。

  翻手,未生人取出一个玉盒,正是半个月前,从吕阳王手中得到的魂盒,里面装着一个人魂。

  “人魂,通后代之魂,丫头,这若是你的人魂,那与你的女儿肯定相通,只要验魂即可,丫头,这些日子,做了很多你不喜欢的事情,但,我都是为了能复活你,只要你能复活,我做什么都愿意,希望你以后不要怪我。”未生人微微轻叹。

  天渐渐黑了下來。

  龙婉清站在山坡之上,一直看到了天黑,直到彻底看不见古海的背影,才带着一丝不舍,扭转目光。

  山谷中,流年大师、沐晨风都知道龙婉清在干什么,也都看出了龙婉清对古海的心意,二人也沒说什么,此刻专注疗伤之中。

  龙婉清摇了摇头,踏步缓缓下山。

  可是,下山到一半,龙婉清眉头微皱,似有所感,猛地一转头。

  却看到身后,站着一个黑白袍的身影,正是未生人。

  “未生人,你,你怎么进入大阵的。”龙婉清惊叫道。

  四周却是有着一个音障一般,龙婉清声音很大,但,外界却根本听不到。

  “跟我出來,我这里有龙晓月的人魂,借你帮我测试一下,这是否就是龙晓月。”未生人淡淡道。

  “什么,我娘,我娘的人魂,不可能。”龙婉清惊讶道。

  “别让其他人知道,我在后面那个山谷等你。”未生人指了指远处一个山谷。

  “呼。”

  未生人身形一晃,消失不见了。

  龙婉清四周的音障,也骤然消失,龙婉清站在原地,眼中一阵阴晴不定。

  为什么不能让别人知道,龙婉清眉头深锁,未生人想要干什么,他要害我们,不对,以未生人实力,他要出手,我们所有人都不是对手啊,刚才那是为什么。

  娘的人魂,真的吗。

  龙婉清心中有着一股迟疑,但

  8270

  und-image:url(/img/1438581850636/32846786/5156283105401707645png)>沉默了一下,眼中闪过一股坚定,未生人想害自己,自己根本挡不住。

  去,哪怕只有一丝的希望,也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