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七十章 遭陷害的楚宸
  “楚舵主,你握着剑干什么,难道还想挖出我的肝脏,夺取里面的木神。”古海冷笑道。

  “哼。”楚宸一声冷哼,压下了心中怒火。

  古海双眼微眯,见楚宸到现在都能忍,也不再激,再激就适得其反了。

  扭头看了看一众金舵弟子。

  “看什么看,离我的奴仆远点,哼,身中荆棘大阵之毒,是树人帮你们解毒的,如今却是反过來陷害他们,你们,我会记住的。”古海冷冷的说道。

  一众金舵弟子脸色一变,个个露出焦急之色,很多人都看向楚宸。

  楚宸此刻眼中一阵阴晴不定,手中紧握长剑,很想一剑刺來,但,却生生忍住了。

  不远处,流年大师一阵咳嗽:“咳咳咳咳,古舵主,你现在别跟他置气,以防狗急跳墙,现在,他若杀你,到吕阳王面前,最多被一番责罚,等你到了王府,他就再也沒有机会了。”

  “也是。”古海脸色一沉,踏步远远躲开楚宸。

  楚宸却是眼睛一亮,不错,若是斩杀了古海,回头王爷最多责罚一番,可若是他成为王爷亲信,自己将永无宁日。

  “舵主。”一众金舵弟子也是焦急叫道。

  “呲吟。”楚宸陡然一剑斩來,斩向古海。

  古海翻手一柄血刀,冲天而上,血刀入手,滚滚力量充斥古海,瞬间让古海的力量暴涨无数。

  “呲吟。”

  满天血光,刀光和剑光轰然相撞。

  “轰。”

  顿时,古海斩向远处,满身衣服瞬间被剑气撕碎大半,一道道剑气擦身而过。

  一地废墟,古海力量终究差楚宸太远了。

  “楚宸,你敢杀我。”古海眼睛一瞪。

  “不错,流年大师说的不错,我杀了你,最多被王爷责罚而已,我不杀你,你会放过我。”楚宸冷声道。

  “所有人听着,给我将他们围起來,一个不留,全部斩杀。”楚宸一声大喝。

  “喝。”一众金舵弟子仗剑大喝道。

  “收。”流年大师对龙婉清叫道。

  “嗡。”

  龙婉清翻手,将情花姥姥等树人的尸体全部收入储物空间,一众树人愤怒的看着外界一众金舵弟子,木舵弟子仗剑,面露焦急之色。

  “血刀,可以将力量提升到元婴境,刚才你的力量,是二婴境巅峰力量吧,不过如此。”楚宸一声冷笑,仗剑再度斩來。

  “匡。”

  就在这时,两个时辰终于到了,遥远处,音障囚笼的大门轰然打开。

  “混蛋,出來,出來。”破军声撕裂竭的第一个冲出了音障囚笼。

  此刻,破军披头散发,满天浮肿,眼中充满了血丝,那声撕裂竭的模样,望之一阵心寒。

  音障囚笼内,勾陈也跨了出來。

  勾陈也差不多,两人都是披头散发,满脸浮肿,衣服破碎,好似经历了一场惨无人道的扭打一般。

  “破军,谁怕谁啊,说好了比斗琴道,你琴曲对我攻击,我都忍下來了,你他娘的不讲规矩,轮到我的时候,凭什么不给我唱,我刚唱两句,你就受不了了,手下败将,你承认就好了,耍什么脾气,我呸。”勾陈捂着脸色的浮肿叫道。

  “我跟你比的是琴曲意境,你唱的那什么玩意,澳门赌博网站:什么玩意,都走调不知哪国家去了,我再听下去,我的琴心都要给你恶心破了。”破军吼声道。

  破军以前欣赏的曲子,都是高雅艺术,哪想到勾陈会唱出那模样來,勾陈的歌声一响起,破军就受不了了,想要阻拦勾陈,可勾陈根本不停,于是受不了的出手了,两人在里面厮打了起來。

  一出音障囚笼,二人正要厮打,陡然听到远处古海的叫喊声。

  “楚宸,你想杀人灭口,王爷是不会放过你的。”古海的怒吼声从远处传來。

  以勾陈、破军的耳力,瞬间听见了。

  “什么,楚宸要杀我主人。”勾陈脸色一变。

  远处声音再度响起。

  “杀的就是你,哼,木神被你炼化,是废了,不过,废了就废了,终究还有一些效果,今日不杀你,來日到王府,你也会处处针对我。”楚宸的吼声从远处传來:“金舵弟子,给我杀,一个不留。”

  “是。”一众金舵弟子吼叫道。

  “混账。”勾陈瞬间向着远处射去。

  “大胆楚宸,你干什么。”破军也是陡然一声怒吼。

  “呼。”

  勾陈、破军尽皆向着远处激射而去。

  海边。

  “去大阵中,去我的大阵。”古海一声大喝。

  “拦住他们,一个不留,给我杀。”楚宸喝道。

  “你们敢过來。”龙婉清怒吼道。

  顿时,龙婉清取出长剑,和一众木舵弟子一起挡向金舵弟子。

  金舵弟子数量太多了,龙婉清虽然元婴境,但,挡住数百个已经是极限了,一时间,木舵弟子苦苦挣扎之中。

  一面倒的压制,顿时,大量木舵弟子受伤了。

  不过,此地就在古海布置的大阵旁边,树人们在流年大师指挥下,快速向着内部涌去。

  另一边,古海手执血刀,也是一次次的迎战楚宸。

  “轰。”

  楚宸一剑刺出,一道巨大的剑罡轰然将古海斩退了十丈不止,剑罡堪堪被血刀挡了下來,但,剑气却是凶猛的刺向古海身体,好似要洞穿古海身体一般。

  “叮叮叮叮…………。”

  顿时,剑气刺來之处,古海肌肤上好似凸起一个个骨头关节,挡住了刺入身体的剑气。

  “你的身体,怎么会挡住我的剑气,那是骨头,不对。”楚宸惊讶的看着古海。

  “呵呵,一品堂第一高手,不过如此。”古海冷笑道。

  “哼,不过如此,待我斩了你,到时你再说吧,皮肤下有东西,我就看你要害上还有沒有,你的眼睛,还有沒有保护。”楚宸一剑再度斩來。

  “大胆,楚宸,放肆。”远处陡然传來破军的一声大喝。

  “嗡。”

  陡然,一道琴音响起,虚空瞬间冒出大片的刀雨,向着楚宸方向冲刷而去。

  以琴凝刀,直冲楚宸。

  “嗯。”楚宸脸色一变,顿时回防,一剑斩出,半天剑气撞去。

  “轰。”刀雨剑气相互抵消。

  “破军。”楚宸眉头一挑。

  “哈哈哈哈哈,楚宸,你杀不了我,不是吗,哈哈哈哈。”古海大笑着向着后方退去。

  “哼,古海,今天你必须死。”楚宸眼睛一瞪再度杀來。

  “放肆,楚宸,你干什么,刀雨连城。”破军眼睛一瞪吼道。

  “叮叮叮叮……………………。”

  随着琴音响起,顿时,铺天盖地的刀雨直冲而下,瞬间将楚宸淹沒了起來。

  “走。”

  古海跳到龙婉清面前,顿时一推四周树人,带着一众受伤的木舵弟子跳入大阵之中。

  “追,别给他们跑了。”楚宸挡着破军,对金舵弟子吼叫道。

  “是。”

  一众金舵弟子顿时跳入古海大阵。

  “啊。”“啊。”“啊。”…………………………

  大阵之中,陡然传來一阵金舵弟子的惨叫之声,后面想要跟上的金舵弟子,顿时面色一僵,不敢上前了。

  勾陈也到了近处,看着远处大阵,毫不迟疑,顿时跳了进去。

  “呼。”

  古海一行所有人都进入大阵了。

  破军、楚宸的战斗骤然而止。

  “楚宸,你干什么,你还想杀人灭口,你找死吗。”破军冷声道。

  “破军,你不知道,古海他刚才……。”楚宸瞪眼道。

  “王爷要的人,你也敢杀人灭口,哼,回去我看你怎么跟王爷交代。”破军冷声道。

  扭头,破军看向云雾大阵。

  “古先生,你出來吧,我在这里,楚宸不敢再乱來了。”破军叫道。

  大阵之中传來古海的声音:“破军先生,王爷府,我是不敢进了,这还沒进呢,差点死在楚宸手上,若是进入王府,我不知道我会被分尸多少,在此,劳烦破军先生给王爷带个话,不是我古海不想入王府,而是,不敢啊。”

  破军脸色一僵。

  这时,楚宸也冷静下來,陡然想明白了一切:“古海,你陷害我。”

  “要杀我的是你,刚才还咄咄逼人,转眼就开始装弱者了,楚宸,你果然会玩弄心机啊,你不是能耐吗,进來抓我啊。”古海冷笑的声音传來。

  破军微微皱眉。

  楚宸踏步想要进去,可忽然止住了,犹记得群龙可是被灭在此大阵之中的。

  “舵主,他们跑不掉的。”一个金舵弟子叫道。

  “轰。”

  陡然,大阵中冲出一个庞然大物。

  却是龙婉清的白云号飞舟,飞舟载着所有人,冲天而上。

  “破军先生,非常抱歉了。”飞舟上传來一声朗喝。

  “混账,站住。”楚宸脸色一变。

  “呼。”

  翻手,楚宸也取出一个飞舟,一众金舵弟子,近乎同时跳上了飞舟。

  楚宸驾着飞舟向着天空追去
  9cc1

  panclass=characterstyle=background-image:url(/img/1438500247168/32846786/-7943562308859105749png)>

  破军翻手也是取出一艘飞舟,跟着追了过去。

  “古先生,一切都是误会。”破军焦急的叫着。

  楚宸飞舟紧随其后,所有金舵弟子都冷冷的看着白云号飞舟。

  白云号飞舟船尾,古海手中抓着一颗头颅,一颗蛇发头,正是昔日千岛海李清河那变异的蛇发头,两艘飞舟相距不远,遥遥相望。

  “嗯。”一众金舵弟子微微一怔,那是人头。

  “诸位金舵弟子,看我手上,这蛇发头是谁。”古海笑道。

  “嗡。”

  陡然,蛇发头的双目冒出一股红光,向着远处楚宸的飞舟上众人照去。

  “嗯。”众金舵弟子不明所以。

  “不好。”楚宸眼中一瞪。

  “嗡。”

  所有人都瞬间中招了。

  众金舵弟子身体快速被石化而起。

  而楚宸因为实力强横,身体微微僵硬,强大的意志力顿时冲击着石化诅咒。

  “嗡。”

  飞舟慢了下來,渐渐的停了下來。

  过了好一会,楚宸才挣脱诅咒。

  “喝。”

  一声大喝,诅咒尽去,楚宸也是满头大汗,再扭头看向古海飞舟,早已飞到了远处。

  金舵弟子全部变成了石像,只有三个人沒看到红光,此刻惊悚无比。

  “古海,我不会放过你的。”楚宸瞪着远处吼叫道。

  破军的飞舟,飞了一会,沒有追上,也停了下來,看着远处,眼中一阵阴晴不定,扭头,狠狠的看向楚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