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六十八章 木神宫
  “放肆。”吕阳王一声冷哼。

  吕阳王一声冷哼,犹如洪钟大吕,瞬间敲击在楚宸的脑海之中,楚宸顿时脑袋一晃,停下了手中刺向古海的长剑,满脸的冷汗。

  “王爷,属下孟浪了。”楚宸满头大汗道。

  吕阳王冷冷的看了眼楚宸,最终缓缓平静下來。

  “哈哈哈哈,楚宸,算谋到头一场空,一场空,哈哈哈哈。”情花姥姥大笑而起。

  大笑之中,情花姥姥全身快速苍老了起來,头发变得花白,皮肤变得干皱,全身都在干瘪而起。

  “姥姥,呜呜呜呜呜。”无数树人顿时跪了下來,看着情花姥姥的不断变化,哭泣之中。

  “咳咳咳,神在树在,神亡树亡,一族至尊,性命交予神,神死了,她也死了,咳咳咳咳。”虚弱的流年大师微微一叹。

  大笑之中,情花姥姥缓缓枯瘦干瘪,渐渐的,化为一颗枯败的死情花树,情花树慢慢枯萎,最终畏缩成了一堆朽木。

  “哼。”楚宸一声冷哼,探手一剑。

  “轰。”

  情花姥姥的朽木,顿时一劈两半。

  “姥姥。”一众树人哭着上前,抱着已经化为一堆朽木的情花姥姥尸体,痛哭流涕。

  楚宸一剑劈了情花姥姥尸体,带着一股不甘的看向古海,古海周身都在散发出翠绿之色。

  情花树神入体,情花姥姥最终放弃了其生,情花树神好似也知道自己结局一般,非常甘愿的牺牲自己,为古海全力冲击肝窍。

  “轰。”

  陡然一声巨响,肝窍被冲击而开,翠绿色的木神瞬间改造肝部,改造肝窍,转眼间,肝窍放出翠绿之光,形成一个木神宫,与肾窍的水神宫的水蓝之光遥遥相应。

  “金丹境第四重。”古海心中闪过一股满意。

  “轰隆隆。”

  先前,骨刀吞吸一千蛟龙、霸下反馈的力量,还有五头巨龙反馈的力量,此刻终于不用再挤压,向着肾窍而去。

  “嗡。”

  一入肾窍,顿时在轰鸣中,被改造成了一股木系真元,在肾窍中心缓缓旋转。

  真龙金丹功运转,古海分出一缕意识,顿时凝聚一条木系绿龙,统筹球形木系真元。

  “昂。”“昂。”“昂。”

  体内,丹田的紫龙,肾窍的蓝龙,肝窍的绿龙,缓缓在古海静脉内旋转了起來,三股真元,互不干扰,即便相处也是如此,不过,此刻肾窍的蓝龙统领的水性真元,在运转到肝窍的时候,居然转化了一些木性真元进入了肝窍。

  “水生木。”古海意识惊讶的看着这一幕真元的转化。

  莫非,五行真元,可以相互转化。

  古海心中一阵激动,但,此刻不敢大意,待三股真元在体内循环了一圈,再度回到各自丹田、类丹田的时候,才一切结束,接下來,三股真元可以自己旋转了。

  “轰。”

  古海周身鼓荡出一股气流,双目一开。

  “金丹境,第五重。”古海眼中闪过一丝喜色。

  但,转眼,古海神情再度肃穆,抬头看向天上的那飞舟。

  刚才一段时间,吕阳王居然一直等着自己。

  “金丹境,第五重,恭喜古先生。”吕阳王淡笑道。

  “多谢王爷。”古海点了点头。

  一旁,楚宸却是脸色阴沉,死死的盯着古海。

  “古先生既然修为恢复,不若现在就走吧,随我回王府。”吕阳王看向古海。

  古海眼皮微跳,想要拒绝,可此刻,却无法开口。

  就在此刻,一旁破军陡然眉头一挑,露出一股喜色。

  探手一挥,嗡,一个音障顿时形成,让人听不到内部之声。

  “王爷,东西到府上了,先行到府上了。”破军脸上一喜道。

  “哦。”吕阳王眼睛一亮。

  “王爷将东西交给我,我可组织一支无敌大军。”破军眼露兴奋之色。

  “墨先生也回來了。”吕阳王看向破军。

  “沒有,我耳中听到王府的声音,并沒有墨先生,呃,等等,那押运之人开口描述了,呃,墨先生停两天才到,他先前留在银月城,好像在打听什么人的下落。”破军皱眉道。

  “打探什么人的下落,需要墨先生亲自留下吗。”吕阳王沉声道。

  “呃,管家也问了那押运的人,那人说,墨先生说了,此人非常重要,是一个大才,王爷若是能得到此人,不亚于再得到一批押运的货。”破军微微一怔道。

  “哦。”吕阳王眼睛一亮。

  “不过,不太可能吧,这批货可是…………,谁能比得过它们。”破军眉头一挑道。

  “墨先生在给我搜罗人才啊,哈哈哈哈,好,大才,破军,你可不要小看了一个大才,就拿墨先生來说,这批货永远无法与墨先生相比。”吕阳王笑道。

  “呃,是。”破军点了点头。

  “好了,准备启程回府,我要看看,这批货到底和我想象的有多大出入。”吕阳王此刻眼中闪过一股期待。

  音障隔音,听不到里面的对话,但,古海从二人表情看來,二人此刻心情都非常不错,而且那眼神之中,似乎有种要马上离开的念头。

  “嗡。”

  音障骤然消失,吕阳王还未开口,古海马上抢先开口了起來。

  “王爷,古海也想马上前往王府,但,情花姥姥终究帮过我,更将木神赠我开辟了木神宫,古海别无所求,只求王爷容我为情花姥姥办理后事,也算了了我一桩心愿。”古海开口道。

  “嗯。”吕阳王眉头一皱。

  “情花姥姥虽然叛变了大乾天朝,但,终究有恩于我,请容在下为其收尸下葬。”古海郑重道。

  “下葬,哼,这枯木头,也配给她下葬。”楚宸露出一丝冷笑。

  一旁流年大师冷笑道:“这就是人与畜生的区别,呵呵,古舵主信义无双,谁对他有恩,他就会诚心相报,不像有些人,一品堂诚心待他,他却吃里扒外,人无信不立,一个吃里扒外的人,谁人敢用,今日,你能背叛一品堂,來日,不知你会不会也背叛吕阳王。”

  “老东西,你想找死。”楚宸瞪眼喝道。

  吕阳王双眼微眯,看向楚宸。

  “不是吗,人性各有不同,你能两面三刀,背叛旧主,可古海不会,他有始有终,一旦许诺,百马不回。”流年大师冷声道。

  吕阳王看了看古海。

  的确,流年大师所说也对,古海有此品行,终究比楚宸要好,此品行虽然让现在的自己不爽,但,若是來日收服此人,此人对自己也会如此忠诚的。

  想到这,吕阳王心中的气也消了,皱眉看了看楚宸。

  的确,此人有些手段,但,只能当着鹰犬來用。

  流年大师一边骂着楚宸,一边看着吕阳王的表情,见吕阳王对古海的一丝恼怒缓缓平息下來,反而更加欣赏古海之际,流年大师也是暗呼口气。

  吕阳王看了看古海所在。

  古海,金丹境。

  流年大师、沐晨风,尽皆重伤无力。

  龙婉清实力,刚刚元婴境吧,应该比之沐晨风都有不如。

  一众树人,早已全部废了,近千木舵弟子,弱不禁风。

  勾陈。

  古海唯一的依仗,只有勾陈。

  “好吧,古先生,本王敬你重情重义,你留下來给情花姥姥办理后事吧,给你一天时间,办完马上回王府。”吕阳王沉声道。

  “王爷放心。”古海点了点头。

  “楚宸、破军,你们留下,等待古海,给古海指路。”吕阳王吩咐道。

  “是。”破军有些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毕竟,墨先生派人送回來的东西,破军也急切想要看看,此刻被留了下來,却是郁闷。

  但破军也明白,王爷留自己下來,却是用來监视勾陈的,毕竟都是天级琴,彼此了解彼此,留别人下來,终究不放心。

  至于楚宸,以及一众金舵弟子,自然用來监视古海一行的。

  以楚宸实力,看守古海一行,基本毫无费力。

  “古先生,后日,王府见,本王也想听听古先生还有什么新的大作。”吕阳王笑道。

  “王爷放心,我还有一些曲目,到时有请王爷赏鉴。”古海笑道。

  “好,回府。”吕阳王笑道。

  “是。”四方,百万将士一声大喝,纷纷上了飞舟。

  “轰隆隆。”

  百艘飞舟,缓缓向着远处飞去,吕阳王带着大批属下离开了。

  留下了一堆废墟的情花山谷,四周火焰四起,犹如人间地狱。

  数千的情花树妖尸体、情花姥姥尸体,具具凄惨。

  “呜呜呜呜呜。”一众树人抱尸痛哭之中。

  “咳咳咳。”流年大师虚弱的咳血,也伤的不轻。

  龙婉清眼睛红了红。

  “堂主,节哀吧,我们给情花姥姥收尸。”古海微微一叹。

  “师尊。”沐晨风浑身是血,此刻也是痛哭之中。

  勾陈至始至终都沒有说话,咬了咬嘴唇,脸色非常难看,刚才从吕阳王身上,感受到一股莫大的威胁一般。

  “看什么看<spanclass=characterstyle=background-image:url(/img/1438414738195/32846786

  8933

  /-6780226230279423764png)>手下败将,哼。”勾陈看了看破军冷声道。

  “手下败将,呵,赢了一首曲子,也敢得意什么,我会的曲子,万万千,你刚得灵智,听过几首曲子,十面埋伏吗,现在,我也会了,要不要试试。”破军冷笑道。

  ps:介绍一个观棋的qq群,订阅群qq:463976022,只有订阅的才能进,另,还有三个非订阅的qq群,我将它们放在书页之上,这四个群,每周四晚上,我都会出现在群里,都去,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到时看看,有什么问題,都可以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