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六十章 吕阳王造反?
  情花山谷。

  古海忙碌中为荆棘大阵补缺之中。

  情花姥姥派人去请皇甫朝歌前來,的确省了古海太多的事情,虽然人还沒请來,但,貌似机率很大。

  作为报答,古海为情花山谷补阵却是义不容辞。

  荆棘大阵,东面临海,准确的说,将大片海域也包裹了进來,但,古海发现,荆棘大阵在陆地上,四周扎根大地,但,在海水中,却是扎根不多,留有残缺。

  古海就是在此快速补阵,有一众情花树妖帮忙,澳门赌博网站:古海速度快出很多。

  龙婉清一直跟在古海身后忙前忙后。

  楚宸站在晓月山庄浮岛上,却是冷冷的看着远方古海补阵,也不帮忙,也不说话。

  “楚舵主,不知你还留在此地,有何要务?”流年大师忽然出现在楚宸身后。

  “老堂主的留下的资料,我还沒看全,看全了去找线索,怎么,流年大师想赶我走?”楚宸扭头,冷冷的看着流年大师。

  摇了摇头,流年大师微微一叹道:“楚舵主,老堂主之死,我们都很难过,但,龙婉清毕竟是新堂主,请你以后对堂主说话的时候,客气点…”

  “你在教育我吗?呵,我楚宸做事,还不需要你來教,哼…”楚宸一声冷哼,甩着袖子跨入大殿之中。

  流年大师看了看楚宸,眉头微皱。

  另一边,到了傍晚时分,随着海边一声巨响。

  “轰…”

  凭空冒出无数大雾一般。

  “好了…”古海大笑道。

  “终于好了吗?这大雾就是阵法?”四周树人惊奇的看着眼前大雾笼罩的大海。

  古海还待解释,忽然一个树人跑了过來。

  “古先生,龙堂主,姥姥让我通知你们,皇甫朝歌來了…”那树人小声道。

  “哦?”古海、龙婉清尽皆眼睛一亮,相互看了看。

  二人也不多废话,踏步跟着那树人快速向着情花姥姥所居住的那颗参天大树而去。

  沒多久,二人來到了情花姥姥的树洞之处。

  “姥姥说,你们來了,让你们自己进去…”一个树人小声道。

  古海和龙婉清点了点头,踏步跨入树洞之中。

  树洞之内,情花姥姥正陪着一个中年男子在喝茶。古海和龙婉清跨入之际,二人陡然手中一停,望了过來。

  中年男子正是不久前古海看到的那个皇甫朝歌。

  “古海见过皇甫先生…”古海微微一礼道。

  皇甫朝歌却是忽然看到了龙婉清,盯着龙婉清,一瞬间心涌澎湃一般,眼睛微微红了起來。

  “龙婉清见过皇甫先生…”龙婉清微微一礼道。

  “好,好,二位客气了,鄙人皇甫朝歌…”皇甫朝歌在木然间,也向着古海和龙婉清微微一礼。

  “皇甫朝歌來了,你们有什么问的,就问吧…”情花姥姥坐在一边喝茶道。

  “多谢姥姥…”龙婉清感激道。

  “像,真像,真像晓月…”皇甫朝歌眼睛微红。

  “皇甫先生,冒昧邀你前來,非常抱歉,这些年,我一直在找寻我母亲的死因,多亏了古海帮我,才最终查到了你,所以前來打扰…”龙婉清开口道。

  “哦?”皇甫朝歌看了看古海。

  “我们先去了银月城,古海查阅大量资料发现,我母亲生前至交,有你和何世康,但,我母亲死后,你们却沒來凭吊过,所以追问何世康,何世康临死前说出了你的名字…”龙婉清解释道。

  “何世康那个怂货死了?”皇甫朝歌微微一怔。

  “呃,是,自杀死了…”龙婉清点了点头。

  “当时查出银月海百万琴俑,本來被官府押运向朝都的,但,半路被截了,何世康接着就自杀了…”古海补充道。

  “自杀?哈哈哈,他早就该死了,这时候才自杀?哼…”皇甫朝歌一声冷哼。

  “皇甫先生,你对我母亲之死,知道多少?”龙婉清急切道。

  “你母亲的死?呵呵,是吕阳王杀的…”皇甫朝歌沉声道。

  “啊?”龙婉清脸色一变。

  而一旁的古海却很是淡定,好似之前已经有了猜测一般。

  “龙晓月最后一次见我的时候,对我说的,她若是有所不测,那就是吕阳王杀的他…所以我才要报仇,为晓月报仇…”皇甫朝歌面露狰狞道。

  “吕阳王杀我娘?不可能吧?为什么?为了大地龙脉?可是,吕阳王他自己也有一条啊?”龙婉清惊讶道。

  “什么为了大地龙脉?是吕阳王要兴兵造反了,当年你母亲就是发现了蛛丝马迹,苦于沒有证据,才不知如何告发的,可沒想到,吕阳王还是发现了,吕阳王杀人灭口,这样就沒人告发他了…”皇甫朝歌恨声道。

  “造反?为什么?有什么证据?”龙婉清惊讶道。

  “证据?哈哈,怎么可能有证据?要是有证据,我何须撕毁与大乾天朝的盟约,直接送到大乾天朝的朝堂就行了…”皇甫朝歌恨声道。

  “造反?你的意思,吕阳王在积蓄力量,只待一朝爆发,兴兵造反,谋逆大乾天朝?”古海皱眉道。

  “不错…我知道他要造反,他诬蔑我通敌叛乾,带领大军想要镇压我,哈哈哈哈…”皇甫朝歌冷笑道。

  “可我们听说不是这样,说你撕毁和大乾的盟约,与一个帝朝结盟,一同与大乾为敌?”古海疑惑道。

  “笑话?哈哈哈,我怎么会和帝朝结盟?我神麓皇朝旁边的确有个帝朝,可是,那帝朝若是知道吕阳王造反,非但不会帮我,反而会支持吕阳王灭亡神麓,因为,他们也想要土地,若是吕阳王造反,他们可以浑水摸鱼,可以逆攻大乾天朝了…我怎么可能与他们结盟?”皇甫朝歌冷声道。

  “我娘是吕阳王杀的?不可能吧…吕阳王造反?他有什么胆子造反?你骗我,你骗我…你又沒有证据…”龙婉清一脸茫然。

  皇甫朝歌摇了摇头道:“我沒有证据,沒错,甚至连晓月怎么死的证据也沒有,但,我相信晓月,她说的话,我都相信…所有我都相信…为什么沒有去凭吊晓月?还能去吗?我宁可在前线为晓月报仇,何世康那个怂货,当年说的比我还痴情,最后呢?还是做了吕阳王的走狗,哼…那百万青铜人吧?当年我、何世康、晓月一起发现的,群龙驻守?那还不是吕阳王心怀不轨吗?”

  “古海,你说,我母亲是吕阳王杀的吗?”龙婉清焦急的看向古海。

  古海微微一阵沉默。古海自然不会听信皇甫朝歌的片面之词,但,如今古海所掌握的信息中,龙晓月死于吕阳王之手的机率却是最大的。

  古海沒有一口咬定,而是陷入了沉思…

  “不,不,不好了,姥姥,姥姥,荆棘大阵之外,被吕阳王大军包围了,好多飞舟,好多大军,好多巨龙…”一个树人陡然惊叫道的跑了过來。

  “什么?”情花姥姥脸色一变。

  “吕阳王大军包围了这里?”龙婉清也是脸色一变。

  皇甫朝歌却是眉头一皱,看向情花姥姥。是情花姥姥设计自己?

  不对,不是情花姥姥…皇甫朝歌快速跨出树洞,皱眉的看着天空。

  -------------------------

  荆棘大阵之外。

  一艘巨大的飞舟之上,挂着一面巨大的帅棋,上有一个大大的‘吕’字。

  四周有着百艘飞舟,飞在荆棘大阵四方,飞舟之上,站着大量军队,一个个面露狰狞的看着眼前大阵。

  天空,飞舞着数百条巨龙。不仅如此,还有着数千蛟龙飞舞群龙身后,数千霸下趴在东面大海的海滩之上。

  “昂…”

  群龙仰天咆哮,一时间,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荆棘大阵之外,一股强烈的肃杀之气,包围了整个荆棘大阵。

  主飞舟之上,吕阳王坐在宝座之上,扶着扶手,冷冷的看着眼前荆棘大阵。

  身旁站着破军、敖顺,还有身着各种奇装异服的强者,一起随着吕阳王冷眼看着对面荆棘大阵。

  “在里面?”吕阳王淡淡道。

  破军点了点头道:“是,我们的细作报信,皇甫朝歌的确在里面…”

  “他龟缩在神麓城也就罢了,居然自己找死的出來了?”吕阳王冷笑道。

  “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他偏闯进來,皇甫朝歌是自己找死…”敖顺冷声道。

  “是为了龙婉清吧?十多日前,听到破军说龙婉清前來,我就知道皇甫朝歌离作死不远了,呵呵,果然是个痴情种,龙晓月都死了多少年了,还如此痴痴不忘,一个和别的男人生的女儿,也能将他引出來,呵呵,神麓皇朝?本王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建立起來的,哼…”吕阳王冷声道。

  “王爷,这荆棘大阵却是麻烦…坚固倒是其次,其毒性却是费事,若是强行破阵,荆棘之毒,会化为毒烟,伤及大军。”破军沉声道。

  “沒什么麻烦的,挡我者死…”吕阳王冷冷道。

  “破军,你想多了,荆棘大阵?呵,其实并不麻烦,它有一个致命的破绽…”敖顺冷笑道。

  “哦?”

  “大阵东方,靠海之地,是荆棘大阵最薄弱之地,当年观棋老人为情花山谷布阵的阵图,刚好被我龙族得到了,我这也有一份…”敖顺冷笑道。

  小说网,!r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