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五十九章 皇甫朝歌的态度
  神麓城…

  皇甫朝歌坐在书房之中,面前站着一众重臣。

  “皇上,吕阳王封锁我神麓城,如今我们消息无法传递出去,他又派兵攻打我神麓皇朝其它城池,我们总不能坐以待毙吧,那些城池,一点防备也沒有…”一个大臣面露担心道。

  “不用担心,朕已经传信各大城池,他们都已知晓…”皇甫朝歌淡淡道。

  “啊?传信出去了?怎么传信出去的?”那大臣面露惊讶之色。

  皇甫朝歌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是,是老臣多嘴了…此事当越少人知道越好…”那大臣马上摇摇头道。

  皇甫朝歌点了点头。

  “城中音障大阵,开启了?”皇甫朝歌沉声道。

  “是,皇上放心,音障大阵已经开始,吕阳王的那个破军,听力就算再惊人,也不会听到城中任何机密…”另一个大臣说道。

  “嗯,好了,今天就到这,你们回去休息吧…”皇甫朝歌吩咐道。

  “是…”群臣恭立,缓缓退出书房。

  只有一个灰袍人留在书房之中。

  灰袍人全身裹在灰袍之中,看不清面容。

  “麓石神,这次辛苦你了…”皇甫朝歌看向灰袍人苦笑道。

  “皇上见外了,老石头我,当年就是皇上救的,皇上更以我的名字命名国号,老石头我还有什么辛不辛苦的呢?都是分内之事…”灰袍人摇了摇头道。

  “此次与吕阳王宣战,也是我一人之事,却要拉着神麓皇朝一起………”皇甫朝歌微微一叹。

  “皇上不用自责了,你曾经说过,就算你不反,吕阳王也不会放过我们的…只是早一点,晚一点而已,这样不是更好?皇上忽然和吕阳王撕破脸皮,让吕阳王的布置忽然方寸大乱,一门心思想要灭你,如此一來,却是坏了吕阳王好事…”灰衣人麓石神笑道。

  皇甫朝歌点了点头。

  “对了,皇上,我之部族乃是土石系妖兽,遁地是我们的强项,才方便我们消息传递出去,不过,今天有一个小麓石人带回來一个情花树妖,说是情花姥姥让他來传信的…”麓石神沉声道。

  “哦?情花姥姥?”皇甫朝歌微微一怔。

  “带进來…”麓石神沉声道。

  “是…”

  “嗡…”

  就看到书桌前的地下,陡然冒出一个大洞,一个情花树人冒了出來。

  “我说了,见不到皇甫朝歌,我不会说的…”情花树妖被蒙着眼睛怒道。

  “撕拉…”

  大洞下也爬出一个麓石人,顿时掀开情花树妖的眼睛上蒙纱。

  “皇甫朝歌?”那树妖眼睛一亮。

  “两军交战,一切分外敏感,不到之处,还望见谅…”一旁麓石人顿时礼貌道。

  “沒事,沒事,见到皇甫朝歌,就行了,姥姥让我给你送封信,一定要交到你手上…”那树妖顿时口中吐出一封信函。

  皇甫朝歌接过。打开看了起來。

  “龙晓月的女儿,龙婉清?为了找寻杀母仇人,來到这里?通过何世康知道,我有龙晓月身死的真相,请我去一趟?”皇甫朝歌沉声道。

  “是,姥姥要我不要瞒你,姥姥说,你现在身死戾气太重,她有些不放心你,龙婉清是龙晓月的女儿,姥姥爱屋及乌,也认她为孙女了,所以,不愿让龙婉清前來冒险,让你去情花山谷一趟,若是还念及龙晓月,让你跟我走…”树妖郑重道。

  “龙晓月?龙婉清?”皇甫朝歌眼睛微红,点了点头。

  “皇上,不可,你不能以身犯险…”麓石神顿时叫道。

  “以身犯险?呵呵,我向吕阳王宣战的那一刻,已经在犯险了,龙婉清,以前在银月城见过一面,不过那时还小,她们姐妹肯定不记得我什么样子了吧?长的和晓月像吗?”皇甫朝歌看向树人。

  “呃?有七分像,不过龙婉清沒有龙晓月活泼…”树妖想了想道。

  “活泼?呵呵,十岁死了娘,从出生就沒见过爹,还要带着一个妹妹,不被欺负。想要活泼,几乎不可能…”皇甫朝歌笑道。

  “那,你去吗?”树人疑惑道。

  “去,就冲她长的像晓月,我也一定要去,你且在此等候,明日朝会,我安排一些事宜,对外宣布闭关,不能走漏了消息…”皇甫朝歌笑道。

  “好…”树人点了点头。

  ----------------

  情花山谷…

  古海看了十天的资料,被情花姥姥单独叫去详谈了起來。

  “多谢情花姥姥,听堂主说,你已经派情花树妖前去通知皇甫朝歌了,若是能将皇甫朝歌叫來,却是省了我多少事…”古海微微笑道。

  “古先生,这些天,我听婉清也介绍了你,事无巨细,婉清对你的事情如数家珍啊…”情花姥姥笑道。

  “呃?是吗?”古海微微笑了笑。

  “那日,你应该看出我情绪变化了吧?”情花姥姥微微一叹道。

  “看出了一些,但………”古海摇了摇头。

  “银月山庄老庄主?呵…当年一时气愤,却不想已然天人两隔…唉…”情花姥姥苦涩道。

  “哦?”

  “我以前有过夫君,可惜他英年早逝,随着我夫君的死,我的心也死了,后來遇到了老庄主,我也不知我哪里吸引了他,他一直追求着我,一追就是二十年,但却一直止于礼,我耽误了他啊,他临终都沒有再娶…

  我们情花一族,需情感方可增强自己,老庄主每日给我弹琴,花了无数心思,只为博我一笑,我当时心中记挂已死丈夫,却一直对他不假辞色。

  老庄主追了我很久,用尽了心力,我尘封的心也渐渐被松动了。但,虽然松动,我却一直保持着我坚守。我的心属于我丈夫的。一生一世…

  后來有一天,老庄主向我求婚,想带我去银月城,我沒答应,甚至还讽刺了他一顿。那一次,我们吵的很凶。他走了,一去不复回。

  直到他离开了,我才忽然发现,我好像失去了什么,心里空落落的。

  原來,他追求我的这些年,我的心里早已有了他。

  他走了,偶尔龙晓月來时,带点他的消息,我才知道,他虽然负气离开了,但,一直心中有我,一直以來都沒有再娶。

  我们就这样僵着,僵着,好似都在等着彼此放弃心中思念。但,你不知道,思念非但沒有减少,反而越來越多。

  直到之前听到他的噩耗…”情花姥姥眼睛红了起來。

  “失去时,才知道珍惜?”古海微微一叹。

  “是啊,这些天,我一直在懊恼,一直在后悔,若是当初,我不拒绝他多好,若是我不骂走他多好?我自己做错了事,我要是肯低头一下多好,也不至于让他最后也沒等到我的认可?”情花姥姥红着眼睛道。

  古海微微沉默。

  “我现在想明白了,无所谓谁更高贵,谁更下贱,当年他低声下气,鞍前马后的讨好我,为什么?他也不欠我的,为什么?我当时为什么那么坦然,我有什么资格那么坦然,唉…他的低声下气,他的下贱讨好,都不是真的,而是因为他爱我…若是他不爱我,以他气节,谁能让他低头?我当年却是无知,却是蠢笨,你知道我现在有多后悔吗?呵呵…”情花姥姥苦涩道。

  “情花姥姥,请节哀,唉…”古海微微一叹。

  “古先生,你是聪明人,但,聪明人未必就能理顺了自己的感情,我想说的是,我那刚认的孙女,龙婉清,你既然喜欢,为何一直躲着?”情花姥姥看向古海。

  古海微微一怔,继而微微苦笑道:“我表现的那么明显吗?”

  “最少我看的很明显…”情花姥姥笑道。

  古海微微一阵苦笑道:“情花姥姥,你知道我的事情吧?我有妻子,我有大恨,我有大仇,更有大危险…”

  “你不想让龙婉清迁入你的危险?可你是否知道,不管你怎么想,她已经牵扯进來了?”情花姥姥苦笑道。

  古海微微皱眉,一阵沉默。

  “你选择逃避,不但伤害她,还让她更加危险。我刚才跟你说的,我虽然对老庄主动了情,但,我依旧深爱我的丈夫…永生永世,都不会变…不要等到后悔的时候,才知道后悔…”情花姥姥劝道。

  古海微微一阵苦笑,转头看了看远处晓月山庄方向,那里有着龙婉清。

  微微一叹,古海苦笑道:“再等等吧,一切顺其自然…”

  情花姥姥看看古海,摇了摇头,微微一叹。

  “对了,情花姥姥,这些天我和堂主在你情花山谷转转的时候,澳门赌博网站:发现,你情花山谷四周的一些浮岛,好像一盘围棋?”古海疑惑的看向情花姥姥。

  “你看出來了,也沒什么好隐瞒的,沒错,这荆棘大阵,却是当初观棋老人帮我布置的,可能的确有围棋的布局在里面,你还真是好眼力…”情花姥姥笑道。

  古海摇了摇头道:“可能我对围棋有些敏感吧,我发现,东面靠海的那边,好像有这一个破绽…”

  “哦?破绽?”情花姥姥微微一怔。

  “是的,那是最薄弱的环节,我不知道观棋老人留着有何用意…”古海露出一丝疑惑。

  “观棋老人,行为颇为深沉,那有破绽,未必是好事…”情花姥姥皱眉道。

  “待会我带你去看看吧,你看我说的可对,不过你放心,那儿的破绽,若是不弃,我可以帮你补齐來…补一个大阵即可…”古海笑道。

  “哦?也好,那就有劳了…”情花姥姥点了点头。

  ps:今日有事,第一更提前…

  小说网,!r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