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五十八章 情花姥姥
  情花山谷。

  古海一行极为好奇的跨过一段荆棘道路,到了内部之中。

  一入内部,一望无际,尽是花海。

  四方飘香,不远处,一个个情花树小妖,只有一人高,好似幼童一般,在四处追赶打闹,一片祥和的世外桃源之状。

  不远处有着一些浮岛,上方有着一些宫殿。

  “那个,那个是晓月山庄的浮岛。”沐晨风指着不远处一个小岛笑道。

  这时,有着十几个大树状的情花树妖走了过來。

  “刚才那首曲子,是哪位大师弹奏的,姥姥有请。”为首一个大树妖顿时礼貌道。

  “是我,曲子是我家主人创造的。”勾陈马上叫道。

  “哦。”众情花树妖顺着勾陈所指,看向古海。

  “冒昧打扰,的确需要先拜访情花姥姥,有劳带路。”古海笑道。

  “这边请。”几个树妖恭敬道。

  “我就不去了,我去晓月山庄,查查线索。”楚宸沉声道。

  “也好。”龙婉清点了点头。

  楚宸带着一众金舵弟子前去晓月山庄了,而沐晨风安排了一千木舵弟子,也跟着楚宸前往晓月山庄了。

  至于金舵弟子身上的毒,先前那树人也带着前往解毒去了。

  古海、沐晨风、龙婉清、流年大师,勾陈在十几个情花树妖的带领下,走向此地最大的一颗巨树之下。

  情花山谷,虽然叫着山谷,但是,却是极为庞大。

  最大的那颗巨树,有千丈之高,郁郁葱葱,似乎一颗巨大的情花树。

  下方一个巨大的树洞,四周有着一些情花树妖,恭立其外,看到古海一行前來,顿时一个个微微一礼。

  情花树妖极为懂礼貌,古海等人也纷纷回礼。

  “师尊,师尊,我回來看你了。”沐晨风第一个跑到树洞之处。

  “晨风也回來了,诸位贵客请进。”老树洞内传來一声苍老的声音。

  古海等人微微迟疑,但,沐晨风已经第一个进入了,众人看了看,也跟着跨入其中。

  “上次前來,我也沒见到情花姥姥,想不到,此次却是沾了古舵主的光。”流年大师一边走一边笑道。

  众人跨入树洞。

  一入树洞,顿时看到一个小老太太,此刻正端着茶壶,给几个茶杯倒着茶水。

  小老太太。

  古海微微一愕,这和想象的有些反差啊,不该是情花姥姥吗,已经彻底化形成人形了,小老太太。

  情花姥姥用托盘端着几杯香茶,顿时笑道:“诸位,快请坐,地方简陋,还请随意啊。”

  树洞中颇为明亮,好似一个客厅一般,有着桌椅。

  “晨风,还不招呼他们。”情花姥姥笑道。

  “噢噢,你们一起坐吧,我师尊很和蔼的,坐吧,沒事。”沐晨风接过茶水托盘马上招呼道。

  “多谢情花姥姥。”众人微微一礼。

  “哦,天级琴,勾陈。”情花姥姥看着勾陈,陡然微微一怔。

  “你怎么知道。”勾陈惊讶道。

  “人老了,眼睛还沒花,银月山庄的老庄主,昔日带你來过我这里,不过,那时你还只有躯体,灵魂未与躯体合一呢。”情花姥姥笑道。

  “呃,老庄主带我來过。”勾陈茫然道。

  “老庄主如今可好。”情花姥姥笑道。

  众人神情一肃。

  “师尊,老庄主不久前,已经仙去了。”沐晨风苦笑道。

  “什么。”情花姥姥脸色一变,手中抓着的茶杯忽然一晃,差点沒抓稳。

  沐晨风沒有隐瞒,将一切对情花姥姥说了一遍。

  情花姥姥听后,澳门赌博网站:久久不语,过了好一会,才蔚然叹息:“唉,唉,唉。”

  一连叹了三口气,情花姥姥整个人的兴致,忽然弱了很多。

  “刚才那首曲子,是古先生所做吧。”情花姥姥看向古海。

  毕竟,沐晨风刚才已经将众人身份交代清楚了。

  “正是,曲名《梁祝》,我以前见到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古海点了点头。

  “自古多情空余恨,化为彩蝶,比翼双飞,也好。”情花姥姥微微一叹。

  此刻,听到老庄主身死,情花姥姥整个人都兴致不高一般。

  “师尊,你布设荆棘大阵,是为了防止吕阳王征兵吗。”沐晨风问道。

  “是啊,我情花树妖一族,妖丁稀少,大多都是老幼,哪里经得起战争,此次大劫,希望能躲得过去吧。”情花姥姥微微一叹。

  “大劫,什么大劫。”沐晨风疑惑道。

  “沒什么,呵呵。”情花姥姥微微一叹,似乎并不想说。

  扭头,情花姥姥看向龙婉清。

  “龙晓月的丫头,和你娘真像。”情花姥姥慈祥的笑道。

  “情花姥姥,此次我也是为追查我母亲身死的消息前來,多有打扰了。”龙婉清恭敬道。

  “你母亲当年称呼我姑姑,与我关系最好,可惜,可惜,唉,你也喊我姥姥吧。”情花姥姥微微一叹道。

  “好的,姥姥。”龙婉清点了点头。

  “老太婆我今天有些不舒服,就不多招待各位了,你们先行住下吧,要是想离开,再來找我。”情花姥姥微微一叹道。

  显然,老庄主的死,好似对情花姥姥打击很大一般。

  “如此,打扰了,我们也想去晓月山庄看看。”古海点了点头。

  情花姥姥点了点头,将众人送了出去。

  送出树洞,情花姥姥就关上了门。

  “诸位,到我肩膀上來,我们來载着你们走吧。”几个树人热情道。

  “多谢。”古海一行笑道。

  树人身躯庞大,步行速度非常快,向着晓月山庄方向而去。

  “沐舵主,情花姥姥和银月山庄老庄主,关系好吗。”古海看向沐晨风疑惑道。

  “呃,我不晓得,师兄,你知道吗。”沐晨风看向坐下的一个树人道。

  “姥姥和银月庄主,呃,怎么说呢,那时你还沒來拜师,老庄主和姥姥关系非常好,真的,银月庄主还年轻,姥姥也看起來非常年轻,老庄主经常來弹琴给姥姥听,可是,后來有一次,他们吵架了,然后,就再也沒有來了。”坐下树人摇了摇头道。

  “哦。”

  “我想起來了,那个叫龙晓月的,每次來,好像都带來老庄主的消息,而且我有一次听说,龙晓月每次都会将姥姥的消息带回银月城给老庄主。”古海坐下的树人说道。

  “哦,我母亲成了老庄主和姥姥联系的纽带。”龙婉清惊讶道。

  “难怪姥姥那么喜欢老堂主,难怪即便老堂主死了,老庄主也还要给一品堂一张资格帖。”沐晨风微微一怔道。

  一瞬间,很多事情好似明白了一样,众人看向那已经关上门的树洞方向。

  “姥姥等了一辈子,想了一辈子,爱了一辈子,怨了一辈子,等來的却是老庄主身死的消息,唉。”龙婉清微微一叹。

  众人都是一阵沉默。

  沒多久,众人在热情的情花树妖的扛送下,到了晓月山庄之处。

  浮岛之上。

  楚宸负手而立,看着远处快速奔來的众人,双眼微眯:“这么快就回來了。”

  扭头,楚宸走入浮岛内的宫殿。

  古海一行回來了,和楚宸好似也沒有多少话讲。

  古海的习惯,先找寻龙晓月昔日的资料,最好有她写写画画的东西,或许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这是我娘书房。”龙婉清指着书房中大量书籍道。

  “哦,这里被翻动过。”古海微微一怔。

  沐晨风快速招來一个木舵弟子。

  “之前楚舵主都翻过一遍了,说要找寻老堂主身死的线索。”那木舵弟子说道。

  古海眉头微皱,点了点头。

  “勾陈刚才怎么沒有一起上來。”沐晨风疑惑道。

  “他去祸害那群情花树妖了。”古海随口回了一句,开始整理四周书籍了。

  “呃。”沐晨风面色一僵,为一群师兄默哀了起來。

  一行人暂且在晓月山庄住了下來。

  楚宸沒有找到线索,但,也沒有要离开的意思,暂且住在晓月山庄。

  古海每日翻阅资料,或者每日和龙婉清一起在四周散散步。

  情花山谷,美不胜收,难得有此惬意时光。

  夕阳西下,古海有几次看着龙婉清的脸颊都有些微微痴迷,而每次古海认真工作,翻阅资料的时候,龙婉清也都痴痴的看着古海,偶尔露出一丝笑容。

  其它时间,情花姥姥都邀请龙婉清去聊天了。

  几天下來,情花姥姥的情绪好似好了很多,只是看上去更加苍老了。

  几天聊下來,龙婉清发现和情花姥姥非常聊得來,有些事情,也告诉了情花姥姥。

  “皇甫朝歌。”情花姥姥微微一怔。

  “嗯,都是古海努力查出來的,皇甫朝歌可能知道我母亲的死因,所以我们才來这里的,古海说,等他看完那些资料,我们就要走了,想办法见到皇甫朝歌。”龙婉清点了点头。

  “皇甫朝歌,我认识,当年你娘每次來这的时候,那皇甫朝歌都要來,想要追求你娘,可惜,你娘早已心中有人,而且听说无比优秀。”情花姥姥笑道。

  “真的吗,我爹是谁,你知道吗。”龙婉清急切道。

  “不知道,你娘不肯说,唉,造孽啊,不过,皇甫朝歌,你不用找了,我可以将他找來,他也是个苦孩子,以前苦恋你娘,但还是心中充满美好的,可如今,好似满身戾气,不过

  8243

  )>若是知道你來了,他应该会來。”情花姥姥笑道。

  “呃,为什么。”

  “因为她喜欢你娘啊,喜欢了你娘,自然会喜欢你娘的一切,包括你,呃,当然,肯定不喜欢你爹。”情花姥姥笑道。

  “多谢情花姥姥。”龙婉清却是长呼口气,眼中闪过一股激动。

  “你喜欢那个古海吧。”情花姥姥忽然怪笑道。

  “姥姥,你说什么,我不懂。”龙婉清顿时红着脸叫道。

  “哈哈哈哈,姥姥这些天都看见了,姥姥是过來人,怎么会不明白,你喜欢古海,古海那木头,也喜欢你,只是一直沒挑明,那古海好像有个心结。”情花姥姥笑道。

  “他的妻子,几十年前被人害死了。”龙婉清小声道。

  情花姥姥神色一肃,微微一叹道:“又是一个苦命人啊,唉。”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