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五十七章 梁祝
  楚宸和树人茫然的看着眼前一行,那小子想唱歌,就让他唱便罢了?能唱开大门或者唱不开大门,又有什么关系,让他试试不就行了?

  二人不知道的是,众人不让勾陈唱歌,不是不给他试,而是担心试过之后,众人就再也沒有机会进去了。

  “主人,你让我唱吧,我憋的难受…”勾陈焦急道。

  “不许唱…”古海脸色一板。

  给你唱了,我们就被情花姥姥永远划入黑名单了。

  “为什么,为什么…”勾陈焦急不已道。

  龙婉清、流年大师、沐晨风此刻也是一阵苦涩,已经告诉你了,你的歌很难听,但,你选择性的不信,那怎么解释?

  “因为我也有首曲子,需要你弹奏出來…”古海无奈之下开口道。

  “呃?”勾陈顿时不急了。

  “原來主人也有一首曲子,澳门赌博网站:你早说啊,你是主人,我怎么也不能跟你抢的,要是你的曲子不行,到时不许拦我了…”勾陈顿时点了点头。

  龙婉清等人长嘘口气。这祸害终于不闹了…

  不远处的楚宸和树人茫然的看着古海。这什么人啊?跟自己的属下争唱歌?这是一品堂水舵主?

  “这首曲子,叫着《梁祝》,我用意念灌输给你…”古海沉声道。

  如当初云默操纵勾陈一样,古海一手搭在勾陈肩膀之上,将脑海中,年轻时听过的《梁祝》通过意念传向勾陈。

  勾陈是天级琴,对音乐极为敏感,意念中夹杂琴音,也许别人无法感应,但勾陈瞬间感应到了。

  一炷香后,勾陈也全部会了。

  古海缓缓松手。

  “如何?”龙婉清期待道。

  “马马虎虎,比我的《小萝卜》差了一些,勉强能听吧…”勾陈摇了摇头道。

  龙婉清:“…………………”

  古海黑着脸:“好了,别废话,快点…”

  “呵,不知所谓…”一旁楚宸冷笑道。

  “什么不知所谓?”古海皱眉的看向楚宸。

  “你们以为随便一首曲子,就能打开这荆棘大阵?哼,那这荆棘大阵也太玩笑了吧,情花姥姥阻拦吕阳王的借口,会被你们随便抢着的一首曲子打破?听说吕阳王府大批琴师前來奏曲,可是呢,沒有一个能打开荆棘大阵的…就凭你们?一主一仆?还争着唱曲?笑话…”楚宸冷笑道。

  勾陈眼睛一瞪,似要反驳。

  “好了,别跟他废话,奏你的曲…”古海看向勾陈道。

  “哼…”勾陈一声冷哼。

  “楚舵主,你可知道这紫袍男子是谁?”沐晨风忽然冷笑道。

  “嗯?”

  “不久前的授琴大会,他就是勾陈…”沐晨风解释道。

  “勾陈?就凭你们也能得到勾陈?”楚宸一脸不信。

  转而,忽然看向古海,勾陈称呼古海为主人,那岂不是古海获得了勾陈?古海是琴道大师?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勾陈探手一挥,虚空陡然响起了琴声。古海沒有琴道意境,勾陈有啊,而且是天级琴,意境浑厚,瞬间,将梁祝的意境展现了出來。

  隐约间,众人似乎看到一个欢快的女子,在田野间的欢笑奔跑。

  于此同时。荆棘大阵之内。

  一颗参天大树之下,大树有着一个树洞,里面漆黑一片,这时几个树妖跑了过來,对着树洞里叫了起來。

  “姥姥,姥姥,又有琴声响起,这一次,好强的琴道意境啊…”

  “是啊,这是个琴道大师…”树洞中传來一声苍老的声音。

  四周快速围一群情花树妖。

  “嗡…”

  在众树妖面前,顿时展现出了一股意境幻象。

  ------------

  一个极为欢乐的女子,在田野间欢笑奔跑,女子喜欢吟诗读书,想要外出求学,但,女子孤身外出不安全,于是女扮男装,前往书院读书,在书院之中,遇到了一个极为用功的书生,女子和书生一见如故,二人义结金兰,在书院三年,白天一起读书,晚上同榻而眠,女子心中渐渐爱慕书生,但,书生并不知道这结义兄弟是女儿之身。更不知其心意。

  直到一次外出游玩之际,女子多次向书生暗示,但,书生木讷,并未发现,无奈,女子才直接告诉书生。书生这才恍然大悟。并且接收女子心意,二人至此定情。

  但,奈何却被另一个富家子知道了,富家子垂涎女子美色,写信回家,让父母代为向女子家里提亲。

  家中來信催促女子回家,女子无奈,只能暂别书生。

  奈何,回去以后,女子却被父母关在家中,不许外出。女子只能写信给书生。

  书生匆匆回去,前往女子家求亲。

  奈何,女子的父母根本不愿接纳书生,将其扫地出门。只等來日,将女子嫁给富家子。

  书生心碎离开,女子送行,难舍难分,伤心欲绝。

  书生归家,相思成疾,一病不起。写信给女子,奈何女子被关家中,无法探望。

  不久后,书生呕血不止,郁郁而终。

  女子得知,更每日以泪洗面,双目空洞,心死若灰。

  不久,富家子派人接亲,花轿抬着犹如行尸走肉般的女子。

  这一日接亲,风雨大作,阴风惨惨,当花轿经过书生坟墓的时候,女子忽然跳下花轿。

  这时,书生坟墓忽然裂开,女子奋不顾身,跳入墓穴之中。

  生不能为夫妻,死亦要同穴。坟墓缓缓合了起來。

  风雨过后,从二人坟墓之处,缓缓飞出两只蝴蝶,蝴蝶形影不离,在田野之上缠绵中自由飞舞之中…

  -----------

  “呜呜呜呜…姥姥,我的情花开了十八多,我好难过…”

  “姥姥,我的情花也开了二十多,好感人…”

  …………………………

  ……………………

  …………

  荆棘大阵内,情花树妖对缠绵的爱情故事,最是敏感,很多树妖都感动的前往姥姥之处。

  而荆棘大阵之外。

  那被楚宸重伤的树妖,伤势却是诡异的快速复原了,头上的情花也是忽然冒出了十几朵。

  “古海,这女子和书生叫什么?”龙婉清眼睛红红道。

  “女子叫祝英台,书生叫梁山伯,那富家子叫马文才,是我以前看到的故事…”古海微微一叹。

  “梁山伯和祝英台,为什么不能在一起?死的都那么惨…”龙婉清红着眼睛埋怨古海道。

  “最后不是一起化蝶了吗?谁也阻拦不了他们了…”古海柔声劝道。

  “嗯…”龙婉清红着眼睛点了点头。

  不远处,楚宸眉头微皱,不再说话。楚宸不善琴道,但,终究能感到此曲的上乘。

  “好了,好了,大门沒开,该我了,我來唱一首…”勾陈顿时兴奋的叫道。

  古海脸色一黑,正要说话。

  “轰隆隆…”

  一声巨响,荆棘大阵轰然间在颤动中裂开一道缝隙。

  “开了,开了…”沐晨风顿时兴奋的叫道。

  “姥姥同意你们进去了?”树人惊讶的看着那巨大的裂口。

  古海微微一笑。

  勾陈却是一脸沮丧:“我歌还沒唱呢…”

  “多谢你刚才的演奏,你要唱歌?好啊,回头唱给我听…”那树人顿时笑着看向勾陈。

  “好啊,好啊…”勾陈顿时兴奋道。

  古海一行张了张口,想要阻止,但,一切都迟了。

  “主人,他主动要听的,你不要阻止了…”勾陈顿时期盼的看向古海。

  古海沉默了好一会道:“唱的时候,离我远点,别被我听到…”

  “好,好嘞…”勾陈顿时兴奋道。

  那树人一脸疑惑,这勾陈,明显是琴道大师啊,你们那什么表情?那么嫌弃干什么?

  楚宸皱眉的看着眼前裂开的一道缝隙,沉默了一会道:“门是打开了,我这些下属身上的毒,你是不是也解开?”

  那树人看看楚宸,依旧眼中闪过一股不舒服。

  “看在刚才那首《梁祝》的份上,抬进來吧,里面有解毒草汁…”树人皱眉道。

  楚宸点了点头。

  龙婉清一行收起飞舟。随着树人缓缓向着荆棘大阵内而去。

  “轰隆隆…”

  在所有人进入之后,荆棘大阵缓缓闭合了起來。

  于此同时。吕阳王新筑了一座城看守神麓城的,名叫‘灭麓城’…

  灭麓城中,一个大殿之内。

  破军挥手间,却是《梁祝》的整首曲目,听在吕阳王等人耳中。

  一曲梁祝结束,大殿之中,好一阵沉默,却是众人缓缓睁开双目。

  “梁祝,不错,是一首好曲子…”吕阳王赞叹道。

  破军点了点头道:“那勾陈也发现我了,用了音障隔绝声音,不过,刚才弹奏曲子的时候,为了让情花姥姥听到,所以消除了音障,我才再度听到它的声音,还亏我一直关注情花山谷…否则,差点错过了…”

  吕阳王点了点头,看看大殿中的其他人。

  “你们也是琴师,这么多天,都沒有创出一首像样的曲子?你看看他们,信手拈來一首,就进去了?哼…”吕阳王冷声道。

  “王爷,我等无能…”众琴师苦涩的拜道。

  信手拈來?众琴师才不相信,这么一首缠绵婉约的曲子,怎么可能信手拈來?

  “他们一起进入了情花山谷?”吕阳王淡淡道。

  “是,荆棘大阵有音障,内部声音传不出來,我听不到…”破军微微一叹道。

  “够了,他们进去,已经够了…”吕阳王冷笑道。

  “勾陈明显是被那个叫着古海的人得去的…应该是一品堂水舵主…”破军郑重道。

  “银月城的消息,还沒有传來?说明墨先生快回來了…到时,一切都清楚了,古海?从哪冒出來的琴道大师?这名字好熟悉?”吕阳王皱眉回忆了起來。

  小说网,!r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