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五十六章 荆棘大阵
  古海飞舟,一直向东而去,一日之后,就到了靠海边一个雨林地区…

  “快了吧,应该就在那边吧?”龙婉清看向流年大师。

  流年大师点了点头道:“快了,我來过一次,就在那个方向…”

  “看到了吗?就是那里…”沐晨风却是指着远处笑道。

  “咦?荆棘大阵?”沐晨风微微一怔。

  却看到远处一片区域连着大海,铺天盖地的荆棘冲天而上,将四周包裹了起來,荆棘非常巨大,有千丈之高,好似一个超级巨大的城墙一般。挡住了外界一切。

  飞鸟飞到近处,却不得不全部绕道而行。

  “荆棘大阵?”古海疑惑道。

  “是,荆棘大阵,是情花部落的守护大阵,比之昔日银月城的城墙还要牢固,而且,这荆棘之上,更带着毒汁毒气,很少有人敢冲击这大阵的…”沐晨风皱眉道。

  “那我娘的行宫呢?”龙婉清看向沐晨风。

  “在里面…”沐晨风苦笑道。

  “那怎么办?荆棘大阵封锁,我们怎么进去?”龙婉清皱眉道。

  “等等,绕过去,那边有一个小门的…”沐晨风指着远处。

  “这位置,应该属于神麓皇朝和大乾天朝交界处吧?”古海疑惑道。

  “是的,情花种族妖兽太少,经不起折腾,从來不加盟哪个国家,偏安一偶…不过,师尊比较好客,交了很多朋友,老堂主当初也是和师尊相谈甚欢,才在这里设立行宫的…”沐晨风解释道。

  “那边,好像打起來了…”勾陈皱眉道。

  飞舟很快绕了过去,果然,在不远处,剑光四射,尘土飞扬,一条条藤条从地底冒出,与剑气相撞。

  “破…”一声大喝。

  “轰…”

  好似一颗大树一般的怪物,飞了出去,撞在荆棘大阵之上。

  战斗微微一止。

  那飞出去的怪物,似一颗大树,却有着人的五官和四肢,面部是老树皮一样枯皱,树上长着大量鲜艳的花朵。

  “情花树妖?”古海微微一怔。

  却是那树妖缓缓站起身來,但身上多处伤口,一些枝杈已经断裂九成了,虚弱的看着对面。

  对面一个黄袍男子,男子手抓一柄金色长剑,满脸杀气的看着对面树妖。

  “是楚宸?”龙婉清脸色一变。

  “楚宸?一品堂金舵主?”古海微微一怔。

  果然,在那黄袍男子楚宸后方,站着大片的一品堂弟子,此刻有着一些人却倒在地上,脸色发黑,好似中毒了一般。

  “哼,不自量力的东西,找死…”楚宸眼睛一瞪,一剑轰然斩向那虚弱的树妖。

  “住手…”沐晨风眼睛一瞪,顿时飞了出去。

  手中陡然冒出一根木杖,木杖一伸展,顿时冒出无数根须一般,向着楚宸的剑气而去。

  “嗯?”楚宸陡然脸色一变,剑光一转,向着沐晨风而來。

  “咻咻咻咻…”

  一瞬间,剑光中冲出大片剑气,瞬间将一众树根斩成了碎片,几道剑气更是瞬间擦过沐晨风身体。

  “嘭…”

  沐晨风满身是血的飞了出去。

  “啊…”

  显然,沐晨风的实力,在楚宸面前,根本不值一提,一个回合,瞬间败北了。

  “哦?沐晨风?你想死吗?想死说一声,哼…”楚宸眼睛一瞪,眼中闪过一股煞气。

  “啪…”

  古海探手接住沐晨风,冷冷的看着对面楚宸。

  楚宸此刻也发现了飞舟,向着飞舟上众人看了看。

  看到龙婉清的一霎那,楚宸眉头一挑:“哦?是堂主來了?”

  “楚宸,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和情花树妖打起了了?”龙婉清顿时皱眉问道。

  “不是打起了了,是准备杀他,至于为什么,你问他吧,哼…”楚宸一声冷哼。

  傲慢的态度,让古海微微一怔,这是金舵主?怎么感觉气焰比堂主还大?

  “楚宸,一品堂第一高手…”沐晨风苦笑的对古海解释道。

  一品堂第一高手?

  难怪先前一剑就败北了沐晨风。

  “师兄,你们怎么回事?伤的怎么样?”沐晨风忍着伤痛走到那情花树人面前,给那树人喂了丹药。

  而古海却是凝眉看着对面的楚宸。对面楚宸也看着古海。

  一时间,古海感觉全身汗毛竖起,有种被猎物盯上的感觉。

  “一品堂水舵主,古海,见过楚舵主…”古海微微一笑道。

  “皮笑肉不笑,不是个好东西,哼…”楚宸一声冷哼。

  “是啊,阁下是个好东西…”古海冷笑道。

  对方对自己不客气,自己也沒必要对他客气。

  “嗯?”楚宸冷眼看向古海。一股杀意直冲而出。

  古海冷冷的看着楚宸,一点不让。

  “师兄,你们怎么打起來了?”沐晨风看向那树人焦急道。

  那树人微微苦笑道:“我不让他们进去,他们非要进去,自己撞到了荆棘大阵中毒,赖到我身上,谁让他们乱闯的啊…”

  楚宸在不远处冷声道:“乱闯?笑话,我去我一品堂行宫,怎么就乱闯了?拦我去路,还伤我弟子,该杀…”

  “你才该杀,跟你们说了多少遍了,不许进入,你们自己不听…”树人瞪眼叫道。

  “怎么回事?师兄,为何不准进去?”沐晨风不解道。

  “姥姥下的令,半年前开启荆棘大阵,我情花一族,封山闭关,不与外人接触,不许进,不许出…每个月,派一个守卫巡查四方,我就是被派出了巡查的,他们这群人,是自己乱闯,撞到荆棘大阵中毒的,却全部赖在我身上…”树人苦涩道。

  “给我的属下解毒,澳门赌博网站:打开通道,我要见情花姥姥…”楚宸冷声道。

  “哼,都跟你说了,有本事自己让姥姥开门…”树人瞪眼叫道。

  “我杀了你,就能进去了…”楚宸手中长剑一转,指向树人。

  “无量寿佛,楚舵主,情花姥姥和老堂主是至交,老堂主辞世,你就如此对待老堂主至交?”流年大师冷声道。

  “是啊,楚舵主,不得无礼…”龙婉清皱眉道。

  楚宸看看龙婉清,微微一声冷声道:“堂主,你还年轻,很多事不明白,不是我要针对他们,是他们针对我们,不信你问问,你也进不去…”

  “我进不进得去,我会想办法,但,你这态度就不对…”龙婉清郁闷道。

  “我态度不对?哼,为了查询老堂主之死,我马不停蹄赶到颍州,这些日子就沒有停过,你们倒好,又是去千岛海游玩,又是参加授琴大会,哼,谁态度有问題?你母亲的案子,还查不查了?我如今查到,你母亲临死前,最后來过此行宫,我马不停蹄的赶到这里,一点也沒有松懈,想要找寻蛛丝马迹,你们呢?”楚宸冷声道。

  “谁说我们沒有线索的?我们马上就知道凶手了…”龙婉清瞪眼叫道。

  “哦?”楚宸微微一怔,看向龙婉清。

  “哼…”龙婉清一扭头,不肯告诉楚宸。

  楚宸眉头微皱。

  “师兄,你去向师尊通禀一下,就说我们來了,想要去晓月山庄…”沐晨风劝道。

  银月城有个晓月山庄,此地也有一个晓月山庄。

  “你别想了,吕阳王派人來,都沒能进去,姥姥已经开启这大阵了,可不会随便打开的…”那树人苦笑道。

  “吕阳王派人來?派人來干什么?”沐晨风微微一怔。

  “想要征兆我们去打仗啊,姥姥怎么可能答应?最终连门都沒开…”树人苦笑道。

  “打仗?为什么?”

  “让我们去对付神麓皇朝的麓石人,麓石人是土石系妖兽,我情花树妖,是木系妖兽,以木克土,想让我们去破麓石人…”树人苦涩道。

  “难怪师尊不愿接待,情花树妖,根本不参与战争的…”沐晨风点了点头。

  “是啊,所以你就别想了,吕阳王派來的人都沒准进入,若是让你们进入,那就是对吕阳王不敬,吕阳王若是发怒,会给我们带來灭顶之灾的…”树人苦笑道。

  沐晨风面色微微一僵。

  “那终究有办法吧?”沐晨风皱眉道。

  “想进去也不是不可以,老规矩…你记得当初龙晓月怎么进去的吗?”树人摊了摊手道。

  “呃?”沐晨风微微一怔。

  “我娘昔日也是遇到荆棘大阵了?”龙婉清意外道。

  “是,那是老堂主第一次來…”

  “我娘怎么进去的?”

  “情花,为情而动…若是能打动情花,无论是谁,都将是情花树妖的最好朋友,情花树妖绝不阻拦朋友进入…老堂主当年,讲了她自己的情路历程,唱了一首她创作给她爱人的歌,结果打动了我师尊,师尊被感动,让老堂主进入,并且成为至交。允许老堂主在部落里建造了行宫…”沐晨风解释道。

  “情花?被爱情感动?”古海微微一阵。

  一旁勾陈却是陡然眼睛一亮道:“唱歌,我最拿手了,让我來吧,肯定能让情花姥姥感动。”

  “不要…”古海、沐晨风、龙婉清、流年大师近乎同时惊叫道。

  树人和楚宸微微一怔,什么情况?

  “你们不懂欣赏,不代表情花姥姥不懂啊,让我來吧,我來唱一首,真的,这一路,主人都不给我唱歌,憋的好难受,我好想唱一首,让我唱吧…我那惊世的创作才华啊…”勾陈顿时向古海请求道。

  来自,!r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