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五十五章 十而围之
  “轰~~~~~~~~~~~…”

  皇甫朝歌和敖顺的两拳相撞,巨大的撞击下,形成一股力量气波,气波所过,满天乌云顿时爆散而开,一股暴风直冲四方而去,下方大地再度飞沙走石。

  麓石人和群龙的战斗也骤然一止。

  皇甫朝歌站在原地,但,敖顺却是被瞬间打的倒飞了千丈不止,面色一阵潮红,眼含愤怒之色。

  遥远处。

  古海眉头一挑:“皇甫朝歌只有元婴境,敖顺已经开了天宫,初次交锋居然皇甫朝歌完胜?”

  “不一样的,皇甫朝歌调用了神麓天下之势,所有百姓将力量借给皇甫朝歌,皇甫朝歌力量冲天了,这就是修运的优势,一国之君,或者一宗之主,可以调动管辖内的所有人力量,迎战外敌…”流年大师解释道。

  古海盯着远处,双眼微眯。自己也是一国之主,莫非自己也可以如此战斗?

  远处,皇甫朝歌体表力量太过庞大,远远望去,好似燃烧的火焰一般。

  “吕阳王,就不要派这小虫來了,你不是要灭我神麓吗?你不是要除我后患吗?來吧,你自己來…”皇甫朝歌瞪着眼睛看向远处坐在那里的吕阳王。

  “混账,………”敖顺瞪眼不服,想要再冲來。

  吕阳王却是微微一挥手,阻止了敖顺的话。

  敖顺极为恭敬,点了点头。

  吕阳王看着皇甫朝歌道:“皇甫朝歌,你以为神麓皇朝那么难灭吗?本王只是爱你的才,才容忍你到现在的…我的容忍可是有底线的…”

  “哈哈哈哈哈哈,吕阳王,你想让我臣服?你觉得可能吗?你觉得可能吗?我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啃你的骨,睡你的皮…”皇甫朝歌红着眼睛道。

  “哼,冥顽不灵…”吕阳王一声冷哼。

  探手,一掌向着皇甫朝歌抓去。

  吕阳王并未起身,就这样一掌抓來,陡然间,虚空再度冒出滚滚黑雾,黑雾中,忽然冒出一个巨大的黑色手掌,铺天盖地的向着皇甫朝歌压來。

  “呼…”

  黑色巨掌压來,卷起一道道龙卷风,飞沙走石,铺天盖地,顿时遮盖了整个战场一般。

  “给我破…”皇甫朝歌瞪眼一声大喝,一拳轰然打了过去。

  “轰~~~~~~~~~~~~~~~~~~~~~~~~~~~~~~~…”

  比之先前和敖顺的对拳声音大出数十倍。

  巨大的震荡,震动的四周无数山峰也是猛烈一震颤抖。

  “咔咔咔咔…”

  古海所在飞舟的脚下山谷,却是陡然撕裂而开,撕裂出一个巨大的地沟。

  “退…”流年大师叫道。

  飞舟快速小心的向着后方退去。

  “轰…”

  陡然一声巨响。吕阳王坐下的宝座,忽然炸裂开來。

  “嗯?”吕阳王眼睛一瞪的站了起來。

  “呼…”

  大袖一甩,战场中心飞沙走石瞬间被卷到了天上。

  却看到战场中心有着一个巨大的坑洞,以坑洞为中心,一条条地沟犹如蜘蛛网一般向着四方无数山峰扩散,扩散到四方一众军队。

  “轰…”

  巨大的坑洞下方,好似一个火山口一般,滚滚岩浆直冲而出。顺着地沟直冲四方形成一条条火河,两方军队一退再退。

  另一边,皇甫朝歌已经回到了城楼之上。

  用手擦了擦嘴角鲜血,气喘吁吁的瞪着远处吕阳王。

  “吕阳王,要不要再來一次?你信不信,我神麓皇朝的百姓,只要力量一恢复,马上就会将新的力量借给我,我的力量源源不绝。你信不信?”皇甫朝歌冷冷的看着远处吕阳王。

  吕阳王站起身來,虽然宝座炸开了,但吕阳王并沒有一点受伤,冷冷的看着皇甫朝歌。

  “你有神麓天下之势?我就灭你神麓天下之势,一城一城收取,灭你国运,看你有何依仗,哼…”吕阳王一声冷哼。

  “來吧…”皇甫朝歌冷笑道。

  “鸣金收兵,封锁边界,不允许任何人跨越边界…看守神麓城四方,不许进出。”吕阳王冷声道。

  “是…”四方兵马应声道。

  “临地筑城,本王就驻扎此地,看守神麓城…”吕阳王冷声道。

  “是…”

  “轰隆隆…”

  大军快速铲平四周山峰,一座座宫殿,好似藏于储物空间的一般,快速的被搬了出來。

  大军驻扎,工匠筑城,非常迅猛,非常迅速。

  远处,皇甫朝歌脸色阴沉。

  吕阳王在此筑城,就是要看着自己。然后派遣大军,开始一个城池一个城池收取神麓皇朝?

  少一个城池,气运就少之一分,能接受百姓之力,也少之一分。吕阳王这是想要赶尽杀绝?

  可此刻却又无能为力,自己一退,神麓城立刻就被拿下了。

  ----------------

  远处,古海一行凝眉看着远处罢战了两方。

  “皇甫朝歌就算有一国气运,但,看着架势,依旧不是吕阳王对手啊?为何吕阳王鸣金收兵,停了下來?为何不一鼓作气打下去?而且吕阳王的大军,肯定比皇甫朝歌的要勇猛啊,这数量也强大很多。怎么就停下了?”沐晨风皱眉道。

  “吕阳王是更强大,但,战争不是个人英勇就行,有时还需要看大局…”古海解释道。

  “哦?”沐晨风疑惑的看向古海。

  “兵法有云,十而围之,五而攻之,倍而分之,吕阳王虽然有着大优势,但此刻还是围着为好…”古海解释道。

  “呃?兵法?什么兵法?”众人疑惑的看向古海。

  古海微微一怔,这是孙子兵法,要我怎么说?

  “嗯,我自创的兵法吧,就好比现在,吕阳王方面的确强出很多,强行攻城,也能成功,可你知道结果如何?”古海笑道。

  一旁流年大师道:“结果是鱼死网破,全城军民拼死抵抗,吕阳王最终会取得胜利,但,却也损失惨重。皇甫朝歌最终也会败北,但,却是同归于尽,吕阳王自己也元气大伤…”

  “所以,将神麓城围了起來,随着时间的推移,内部将士、民众的士气会越來越弱,待士气全部耗尽之际,破阵只在轻而易举之间…我说的对吧?我记得你以前的灭宋计划中也有类似的效果,围的不是战士,围的是人心…”龙婉清笑道。

  “是啊,吕阳王这一手玩的的确漂亮,不仅如此,还派军攻打神麓皇朝其它城池,这有些围点打援的味道在里面…呵呵,吕阳王不是泛泛之辈…”古海深吸口气点了点头。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沐晨风担心道。

  “先退开吧,神麓城,我们暂时进不去了,慢慢想办法…”古海摇了摇头道。

  “对了,这里有我母亲的一个行宫…我们去那吧…”龙婉清神色一动。

  “这里也有行宫?”古海微微一怔。

  龙婉清的母亲,在颍州一共两个行宫,一个是银月城,还有一个就是这里?

  “却是我师尊部落所在…”沐晨风也笑道。

  “哦?木舵主的师尊?”

  “我师尊,情花姥姥…”沐晨风笑道。

  古海微微疑惑。

  “情花姥姥和先前你见到的麓石人一样,属于精怪类妖兽,植物精怪,情花成妖,天下只有这里才有情花,如今有很多小情花妖了…我也是机缘巧合拜了师尊,后來老堂主将行宫设立在此,遇到了我,我也有幸加入一品堂了…”沐晨风解释道。

  飞舟载着众人绕过边军的封锁,向着东方射去。

  ---------

  吕阳王所在,宝座虽然被毁了,但,很快下属又送來新的宝座。

  吕阳王坐在宝座之上,目光冰冷的看着远处神麓城,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旁边站着一个青衣男子,男子面无表情,双目之中充满了冰冷之意,好似沒有人类的感情一般。

  青衣男子陡然眉头微皱,看了看古海飞舟离去的方向。

  “王爷…”青衣男子恭敬道。

  “嗯?破军?怎么了?”吕阳王疑惑道。

  “我刚才听到了一丝勾陈的声音,用心听了听,却是一品堂主龙婉清到了,好像现在要去情花姥姥那里去…”破军恭敬道。

  “勾陈?”吕阳王眉头一皱看向破军。

  “是,他和我都是天级琴,我若是过于关注,会被他发现的,沒有关注太多,不过,是他沒错…”破军郑重道。

  “勾陈?看來授琴大会结束了?墨先生亲自前往,居然都沒有得到勾陈?到底发生了什么?”吕阳王微微皱眉。

  破军站在一旁,并不说话。

  吕阳王看了看远处神麓城,忽然露出一丝轻笑:“龙婉清?來的还真是时候,去情花姥姥处吧,倒是省了我多少事…”

  ----------

  飞舟上。

  勾陈扭头看向吕阳王方向,眉头微皱。

  “怎么了?”古海疑惑道。

  “我们好像被发现了…”勾陈皱眉道。

  “哦?”

  “好像吕阳王身旁有个叫着‘破军’的人,他也是天级琴?他发现了我们…”勾陈皱眉道。

  “破军?”龙婉清脸色一变。

  “他们说什么了?”古海皱眉道。

  “就一开始说了两句,接着破军用了个音障,我就听不到了,音障?我也会,哼,我让他们也听不见我们说话…”勾陈不爽道。

  探手一挥。

  “嗡…”

  众人四周微微一阵嗡鸣,继而很快消失了。

  小说网,!r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