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五十章 专供
  银月城…晓月山庄…

  古海看着龙婉清给出的一个纸条。

  “这是?”古海看向龙婉清和流年大师。

  “在你带着百万铜人四处逃跑之际,我们找了何世康,何世康一直不肯多说,但,在被云默用勾陈意境琴弦捆缚的时候,慌乱中,何世康塞了一个纸条给我…”龙婉清解释道。

  “皇甫朝歌?”古海看着纸条上的四个字。

  “应该是我们要找的皇甫先生吧,昔日他和何世康经常來参加我母亲琴会,母亲死后,都沒來悼念过的皇甫先生,你之前猜测皇甫先生和何世康知道什么情况…”龙婉清沉声道。

  “皇甫朝歌,你们认识?”古海疑惑的看向二人。

  流年大师深吸口气,点了点头道:“是啊,沒想到这个皇甫先生是他,他居然來参加晓月的琴会?呵呵,他來参加琴会,肯定是冒了不少风险啊…”

  “哦?”

  “你知道吕阳王在前线,和谁战争吗?”龙婉清苦笑道。

  “你们之前说过,好像叫着神麓皇朝,原本,这神麓皇朝是附庸大乾天朝的,可现在却是撕毁与大乾天朝的盟约,背弃了大乾,与大乾天朝敌对的一个帝朝结盟了。前线战争,就是吕阳王在出击神麓皇朝之中?”古海疑惑道。

  龙婉清点了点头道:“是啊,皇甫朝歌,就是神麓皇朝之主。二十年前,就算与大乾结盟,但也不得擅入大乾的,当年他应该是隐藏身份参加我母亲琴会的…”

  “皇甫朝歌,他知道你母亲死因?如今与大乾开战?”古海皱眉道。

  “是…”龙婉清点了点头。

  “那还担心什么?这不是好事吗?有了线索,我们去找他不就行了了?”古海笑道。

  龙婉清微微苦笑道:“可是,他现在是我大乾的敌人啊…我们不太好去啊…”

  “沒什么不好的,此事,就我们三人知晓即可…”古海郑重道。

  二人点了点头。

  “古海,堂主,大师…”沐晨风从大殿外闯了进來。

  “嗯?”众人看向沐晨风。

  自从沐晨风全力为古海破开城门,古海对其的态度也好出了很多。

  “何世康死了…听说自杀在城主府…”沐晨风解释道。

  “哦?死了?”龙婉清眉头一挑。

  古海和流年大师相互看了一眼,眼中闪过一股阴沉。

  “还有,听说司马长空派人押运的百万青铜人,也被流寇劫了…”沐晨风皱眉道。

  “流寇?”龙婉清微微一怔。

  “好大的胆子,如此肆无忌惮?朝廷的押运,也敢公然劫持?”流年大师脸色难看道。

  “谁知道呢…”沐晨风皱了皱眉。

  “好了,这不是我们劳神的事情,老庄主的追悼会,快要开始了吧?”古海问道。

  “应该差不多了…”沐晨风点了点头。

  “我们去给老庄主遗体道个别吧,此次來银月城,承蒙他曾经的照拂…”古海郑重道。

  “嗯…”众人点了点头。

  ------------------

  晓月山庄之外。

  婉儿仙子坐在一头仙鹤之上,路过晓月山庄的时候,看向那被大雾笼罩的浮岛,眼中闪过一股复杂。

  那里面有古海。

  骗子?无赖?恩人?

  婉儿仙子此刻内心一片混乱,昔日,自己看不上的小人物,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让自己无能为力,几次气的自己吐血。更让自己变的千夫所指。那种感觉,真的好难受。

  本该不死不休的人,最终却是他在千钧一发的时候救了自己。

  当时,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沒有人能救自己,哪怕自己的师尊,喊了也沒用,可就这绝望的时刻,这骗子出现了?那是一种绝望中出现的救赎。本來冲击的心灵巨震的,可奈何,却是那个骗子?

  “哼,骗子,我跟你沒完…”婉儿仙子语气复杂的诅咒了一句。

  驾着仙鹤,快速向着城门口飞去,沒过多久,就到了城门之处。

  出了城门,婉儿仙子取出一艘飞舟,靠坐在驾驶区,操纵飞舟,向着南方飞去了。

  ------------------

  银月山庄…

  昔日人流攒动,人人欲拜山门而不得。如今,银月山庄却是分外的萧条。山庄内外,冷冷清清。

  大多山庄弟子,也全部在山庄之内的主殿。

  四周已经被白布挂满。山庄主殿,银月殿此刻是老庄主的灵堂。

  老庄主尸体摆放在灵堂中央棺材内。

  云默披麻戴孝,跪在灵堂中心,手中抓着老庄主留下的一件件物品。

  拿取一件,缅怀了一会,放入火盆,将其烧掉,希望能够传递给进入阴间的老庄主。

  云默眼睛一直通红之中。四周跪着老庄主的弟子们。

  大殿之中,陷入了一股悲伤,但在大殿外,却是吵闹无比。

  “都怪云默,不然老庄主也不会死的那么沒尊严…”

  “银月山庄,沒了老庄主,还有什么用?我银月山庄的古琴,现在都沒人要了…”

  “我不想待在银月山庄了,留下有什么意思?”

  “混账,老庄主刚走,你们就造反啊?老庄主交代,以后都听少庄主的…”

  “你才混账,跟着他有什么前途?现在银月城,不,整个琴道圈子,云默都是人人喊打…”

  …………………………

  ……………………

  …………

  门外的山庄弟子分成两派吵闹着。

  云默烧着老庄主遗物,微微一叹:“不要吵了,庄主新丧,让庄主安心上路…”

  声音传到了大殿外。

  原來争吵的两派忽然停了下來。

  “哼,现在假惺惺烧庄主遗物有什么用?庄主的人魂已经成了司马长空的补品,沒有人魂,根本看不到这灵堂了,还真以为能烧到阴间啊…”一个山庄弟子阴阳怪气道。

  云默深吸口气道:“庄主新丧,再有嚼舌根者,别怪我不客气…”

  一众山庄弟子脸色一沉。

  “待庄主下葬,你们是走是留,全有你们自愿吧,当初加入银月山庄的时候,你们曾经签约,一入山庄,终身不得叛庄,否则,银月山庄,万里追杀,那是因为我银月山庄的锻造法是不传之秘,不能泄露了。你们吵吵闹闹为了什么,我不知道吗?山庄名声被我弄臭了,你们有了新的想法,想带着银月锻造法,另开炉灶?呵呵,去吧,那份卖身契,我会还给你们,想走的就走,想留的就留,只有一件事,庄主下葬前,给我安分点…”云默沉声道。

  “啊?少庄主,不可以啊,你这样,银月山庄的锻造法,岂不是……………”几个忠于云默的山庄弟子焦急道。

  而各怀心事的一些山庄弟子却是眼睛一亮。

  先前的吵闹顿时停止了。

  自己有银月山庄铸琴之法,出了银月山庄,到哪里都能再开一片基业,那个卖身契,云默会给我们?

  灵堂终究有了灵堂的样子。

  云默微微一阵苦涩。

  “少庄主,一品堂主龙婉清、流年大师、古海三人前來,想追悼老庄主…”一个山庄弟子恭敬道。

  “哦?”云默微微意外,点了点头道:“有请…”

  “是…”

  很快,古海三人走入大殿之中。

  龙婉清虽然是一品堂主,但,此刻却有意的让古海站在最中央一般。一旁流年大师看了看,并沒有说什么。

  古海一行进入大殿,并沒有与众人打招呼,而是走到一旁取了香火,走到老庄主棺材前,给老庄主上了一炷香。

  流年大师和龙婉清同样也给老庄主上了一炷香。

  上完香,三人对着老庄主鞠了三个躬。

  “多谢古先生、龙堂主、流年大师…”云默起身,对着三人一拜。

  三人是第一个前來凭吊老庄主的,就冲这份对老庄主的尊重,云默也必须感激一下。

  “少庄主,请节哀…”古海微微一叹道。

  云默依旧红着眼睛,点了点头。

  “承蒙老庄主昔日照拂,古海无以为报,在此,可否和少庄主屋外稍谈片刻?”古海郑重道。

  云默微微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

  一行人走出灵堂,在灵堂外一个凉亭处落座。

  “古先生,不知有何见教?”云默疑惑道。

  “昔日银月岛上,少庄主对老庄主的许诺,古海还记忆犹新,历历在目…昔日刚入银月城,古海对上天下第一楼…在下售卖的钢琴,只是奇淫技巧,想要撼动天下第一琴楼,并非一朝一夕之事,是老庄主帮了我,为我一曲卡农,灌入了新的内涵…老庄主辞去,在下却无能为力,在此,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少庄主能够不弃我本街第一琴楼…”古海郑重道。

  “嗯?”云默不解的看向古海。

  “本街第一琴楼,很快就会开设分店,以银月城为中心,向着天下各大城池辐射而去,也许我们扩张的速度很慢,但,我们的模式,让连锁店变的非常容易,请相信,本街第一琴楼,终有一天,能够遍布天下各大城池…”古海郑重道。

  “那又如何?”云默不解的看向古海。

  “我本街第一琴楼,大多都是外來的古琴,沒有属于我们自己的古琴,外來古琴虽好,但,我的原则,永远不能受制于人,所以,我想请少庄主能够屈尊,带领银月山庄,为我本街第一琴楼,专供古琴…”古海郑重道。

  “专供古琴?呵呵,你想吞了我银月山庄?”云默冷眼看向古海。

  “不,你银月山庄,永远是你银月山庄,我绝不插手,这个你放心,若是有一日,你觉得和我古海合作不愉快了,你随时可以带领银月山庄离开…我绝不阻拦…”古海郑重道。

  “哦?”云默皱眉的看向古海。

  “我只需要专供,在合作期间,你银月山庄只供我的琴楼古琴,你的名声,不重要,我会想办法慢慢为你造势还回來…一切都会好的…我需要银月山庄帮我,我尽力完成你的愿望…”古海郑重道。

  “我的愿望?”云默皱眉的看向古海。

  “是啊,你不是想为老庄主造琴吗?老庄主或许会转世,可你不知道谁才是他的转世,但他或许会入我本街第一琴楼,或许看到琴楼专柜之处,摆放着來自银月山庄的古琴,或许不经意间,就买了你铸造的一口古琴?”古海劝说道。

  云默陡然眼睛红了起來。看向古海,不再那么敌意了。

  “你看到我琴楼的生命力了?我古海经商起家,请相信,我可以将琴楼开设到天下最大,可以让连锁店遍布天下各大角落…”古海郑重道。

  云默内心一阵激荡后,忽然冷静了下來道:“你只有一个琴楼,却给我画了一个好大的饼啊?”

  “是啊,可我们最少有个目标不是吗?你如今造琴,也沒有达到登峰造极啊,你需要成长,我的琴楼也需要成长,不是吗?以后所有本街第一琴楼,都会为你设置一个专柜区…为银月山庄设立专柜区。少庄主,你觉得如何?”古海郑重道。

  “呵呵,呵呵,古海,你真以为你能开出那么庞大的什么连锁店?”云默看着古海,眼中闪过一股不确定。

  “当初,所有人都不相信我琴楼会火的时候,老庄主相信了我,不是吗?”古海郑重道。

  云默面色微僵,的确,一开始的时候,很少人看好古海,可是老庄主却是让自己亲自给古海送资格帖,以示鼓励。

  “少庄主,我们以五十年为限如何?立一份契约,我的琴楼全力宣传你山庄的古琴,你全力为我琴楼造琴,所有销售,琴楼和银月山庄各取一般,琴楼取的一半,是对你们的宣传造势费用,如何?五十年,一晃而过,五十年过后,你若是看不上我的琴楼,随时解约如何?”古海郑重道。

  云默微微沉默。

  先前山庄弟子吵闹,就是外界对银月山庄的唾弃,很多琴商根本不要银月山庄古琴了,澳门赌博网站:只有古海,还如此看重。

  如今银月山庄更是内部不稳,一盘散沙,内忧外患。

  “五十年?好,我希望古先生不要让我失望…”云默一口肯定道。

  古海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云庄主,你放心,我古海说到做到…不过………”

  “不过什么?”云默皱眉道。

  “不过,我希望云庄主以后,能精益求精,希望你每一口古琴,都要尽力做到比上一口要好…”古海郑重道。

  “怎么可能,你了解铸琴吗?这种保证,谁敢保证?”云默皱眉道。

  “云庄主,我们会全力宣传你的古琴,所以,你铸造的古琴将会最大程度的被所有人知道。你铸造的每一口古琴,都可能被老庄主的转世看到。不,哪怕一口古琴被老庄主转世看到,也够了。也许你的哪一口琴就被老庄主买到手了,为老庄主铸琴,我希望你能竭尽全力…”古海郑重道。

  云默神情一肃,捏了捏拳头,点了点头道:“我会的,从今以后,我铸造的每一口琴,都会凝聚我的全部心血…”

  “那,就这么定了…”古海抱拳一礼。

  “你,你不是说签一份五十年的契约吗?”云默微微一怔。

  古海摇了摇头笑道:“不必了,云庄主已经承诺在下,还要签什么纸头契约?就此定了…”

  “你,你就不怕我出尔反尔?”云默皱眉道。

  “我相信我的眼光,若是换做老庄主,他会出尔反尔吗?”古海笑道。

  “老庄主自然不会,可是我………”

  “老庄主教导出來的人,就算差,也不会和老庄主差太多,我相信老庄主信誉,相信银月山庄信誉,相信云庄主你的信誉,一切足矣…”古海郑重道。

  云默看了看古海,起身,对着古海再度微微一礼。

  来自,!r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