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四十一章 水神开窍
  “咔咔咔咔咔。”

  龙婉清、流年大师,瞬间冻结成冰雕了。

  古海脸色一变,想要救也來不及了,冰雕,一碰就碎了吧,古海不敢去碰。

  而且,以流年大师的修为,居然都挡不住这寒气,一瞬间就冻结成冰雕了,难怪群龙一直守在这里,却无能为力。

  原來,这巨冰这么大寒气。

  “唉,刚才跟他们说,不要去碰,等我的。”上官痕苦笑的声音忽然响起。

  “上官痕,你好了。”古海看向上官痕。

  “多谢皇上,我已经彻底达到了元婴境,而且,已经能够调动一丝丝的神力了。”上官痕兴奋道。

  古海却是高兴不起來:“龙婉清和流年大师,他们被冰封了,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皇上放心,他们沒事,坚持个两三天沒问題。”上官痕笑道。

  “嗯。”古海疑惑的看向上官痕,这个时候,还笑的出來。

  “皇上,这冰,可不是寻常的冰,而是死了的水神。”上官痕解释道。

  “死了的水神。”古海疑惑道。

  “是,寿运神文灵,神,这是一个水系妖兽的种族之神,只是这个种族灭族了,它们的神却遗留了下來,等待岁月消磨,最终飞灰湮灭,这个妖兽种族灭族,也预示着这神已经沒了一点意识,化为一种宝物。”上官痕解释道。

  “宝物。”

  “是,寻常人碰不得,那是因为此神虽死,但却包含了整个种族无边的怨意,水系之神,更是将这股怨意用冰寒表现了出來,所以,看起來是一块巨冰,却沒有多少寒气,四周海水也沒有冰封。”上官痕解释道。

  “神,对你有用吧。”古海看向上官痕。

  “是,我也有种族之神,只有每个种族至尊,才能明白这是什么,不过,此物对皇上用处更大,我已经得到蛇头,此物就由皇上收取吧。”上官痕笑道。

  “哦。”古海疑惑道。

  “用此神,炼化肾窍,形成水神宫,以后皇上的水窍凝聚的元婴,将比别人元婴强出无数,水系法术,必将优于别人无数。”上官痕郑重道。

  “肾属水,用此物冲击肾窍。”古海微微一怔。

  先前吞吃了一众巨龙,此刻体内难受无比,根本无法冲开心肝脾肺肾五窍啊。

  而且,这块坚冰多么的巨大,百万青铜人都被笼罩其内。

  “皇上,神,不是这么收的,况且这种已死的神,它就算死了,但,本能的也希望有地方寄居,人之肾为最佳地方,我來帮皇上,皇上将其吞吸,入肾体之处,它可以帮你打开肾窍,开辟水神宫。”上官痕郑重道。

  “哦。”古海微微一怔。

  却看到上官痕闭目,陡然间眉心之中冒出一道绿光,探手一指。

  “嗡。”

  眉心冒出一道光圈壮力量直冲巨大坚冰而去。

  “哗啦啦。”

  光圈波一触坚冰,坚冰陡然出现一道道涟漪,好似水波纹一般。

  慢慢的,波纹跌宕,露出内部一个深蓝色的能量团。

  “皇上,这是神之精髓,不会冻结人的,以此吸入体内,以意念驱赶入肾处,它会自行开辟肾窍的。”上官痕叫道。

  古海盘膝而作,张口一吸。

  “忽隆。”

  陡然,那深蓝色的丝线状能量,顿时吸入古海口中。

  “咔咔咔。”

  古海全身都瞬间蒙上了冰霜。

  不敢迟疑,古海全身意念引导那能量直冲肾体而去。

  “嗡。”

  “轰。”

  陡然一声超级巨响,深蓝色能量却是忽然冲开了肾窍。

  一个巨大的类似丹田的空间瞬间展露在古海面前。

  “哗啦啦啦。”

  陡然间,深蓝色能量冲入空间,并且大量冰寒之气,一瞬间将古海的肾体包裹而起,古海之肾变成了水蓝之色。

  “呼。”

  全身的寒气都全部涌入身体,刚刚全身结冰的古海,身上寒气顿时消失一空。

  古海张口吞吸,巨大的坚冰在快速的减少之中。

  上官痕已经退到了一边,为古海护法。

  一股股的水神之力灌入肾窍,强化古海之肾,营造一个水神宫殿一般。

  “轰隆隆。”

  坚冰诡异的化为能量涌入古海体内——

  海面上,古海布置的大阵。

  “喝。”方铭侯一声大喝。

  “轰。”

  挤压方铭侯的云兽猛将轰然炸开。

  “安少爷,小心。”方铭侯一掌打向握住安少爷的云兽。

  “轰。”

  那云兽猛将也轰然爆碎。

  “呼、呼、呼,终于出來了,方铭侯,快,快,破阵带我离开这里。”安少爷带着一股惊恐道。

  毕竟,先前古海屠龙的一幕,还悚然在心。

  “轰。”

  方铭侯探手打向不远处的云雾。

  “轰咔。”

  顿时,大阵露出一道裂口一般。

  “安少爷,跟我出去,我先前就是看古海在这里引动阵法的,我打开了一道裂口,不知道能坚持多少时间。”方铭侯叫道。

  说着,拉着安少爷顿时窜出了裂口。

  “咻。”

  飞出裂口的一霎那,裂口陡然再度合了起來。

  二人逃出了大阵,站在大海之上,惊骇的看着面前大阵。

  海面上风平浪静,一个不起眼的云雾大阵笼罩,谁会想到,这大阵下隐藏多么恐怖的杀机。

  “走,方铭侯,我们马上离开这里。”安少爷惊魂未定道。

  “不,安少爷,你等等,我下去看看。”方铭侯眯着眼,摇了摇头。

  说完,方铭侯眼中带着一股杀气,钻入了大海。

  遥远处,一座海岛之上。

  百个灰衣人在此聚集,为首一个却是司马长空。

  “大人,看,就是那个云雾大阵。”有人叫道。

  “哦,咦,那两个人……。”司马长空眉头微皱。

  “是方铭侯和安少爷,他们出阵了,里面出事了。”在此监视的灰衣人惊讶道。

  “方铭侯绕过大阵,又进入大海了。”——

  方铭侯面露狰狞,眼中带着一股杀气,直冲海底而去,很快到了海沟之处,取出一柄长刀,小心的靠近之中。

  轰隆隆。

  海沟深处传來阵阵轰鸣之声,方铭侯很快到了深处,陡然看到了内部的画面。

  内部坚冰,方铭侯看过不止一次,可如今,无尽坚冰却已经消失一半了,而且那坚冰好似化为能量正在往古海口中灌入。

  “怎么可能,这坚冰,不是触之必死吗。”方铭侯惊讶道。

  流年大师和龙婉清被冻结成冰了,只剩下那叫什么上官痕的,那个金丹境。

  方铭侯眼中闪过一股狰狞,还真是大好时机啊。

  “谁。”上官痕陡然眉头一挑,转过头來。

  方铭侯不再迟疑,抓着长刀,轰然扑了过去,手中长刀一斩,一道金色的刀罡直冲上官痕而去。

  “轰。”

  刀罡凶猛,普通金丹境根本无法挡住了,方铭侯坚信,这一刀,定然能将上官痕斩杀。

  “玄蛇百变,一往无前。”上官痕眼睛一瞪,一声冷喝。

  “嗡。”

  眉心之中,陡然冒出一个翠绿色的光圈一般,光圈一出,陡然化为一条透明的十丈绿蛇一般。

  绿蛇一出,四周海内都被瞬间染成了绿色,轰然撞到了金色刀罡。

  “呲呲呲呲呲。”

  金色刀罡发出一阵呲呲呲之声,继而诡异的快速腐蚀掉了。

  绿蛇小了一圈,却瞬间冲到了方铭侯面前。

  “什么。”方铭侯脸色一变,一掌打出。

  “轰。”

  一声巨响,绿蛇轰然炸开了,方铭侯却是惊恐的后退之中。

  “嘭。”

  惊恐中的方铭侯,瞬间退出了大海。

  “方铭侯,你怎么了,全身都是绿色。”安少爷惊讶道。

  “走,安少爷,快走,啊。”方铭侯脸上快速长着脓包,惊恐的叫着。

  “咻。”

  拉着安少爷,顿时向着天边射去。

  “噗,噗。”

  一边飞,方铭侯一边吐血,面露惊恐之色。

  “你中毒了,什么毒,这么猛烈,你的修为都抵抗不了。”安少爷惊悚道。

  “快走,快走。”方铭侯惊恐中昏死了过去。

  安少爷一个激灵,带着方铭侯快速向着远处遁逃之中。

  远处,司马长空等人惊讶的看着那逃跑的二人。

  “大人,要追吗。”

  司马长空却是双眼微眯的摇了摇头道:“不用了,追了也沒用,这海底,到底有什么,方铭侯可是五婴境了啊,刚下去一会,就如此惨烈的逃出了。”

  而此刻的海底。

  上官痕看着方铭侯离去冷声道:“逃吧,逃也沒用,我已经能动用一丝神力了,中了我的蛇神毒,天下只有我能解。”

  扭头,上官痕再度看向古海,为古海护法。

  此刻,滚滚坚冰化为能量涌入古海体内,无尽坚冰,如今只剩下十分之一了。

  古海心神沉入肾窍空间,如丹田一般的小空间,只是丹田蕴含灵母之气,呈现紫色,而这个类丹田,却是蓝色,冰蓝、水蓝之色。

  “肾窍开,先天境第二重。”古海心中带着一股兴奋。

  “轰隆隆。”

  滚滚坚冰,彻底融入了肾窍,此刻,若沒有血肉包裹的话,古海就能看到,自己的肾脏却是放着一股淡淡的蓝光

  9d64

  32846786/895596382726035584png)>晶莹剔透。

  肾精溢出,蕴含无尽勃勃生机一般。

  古海的下身,此刻也坚挺无比,全身似乎有种使不完的劲一般。

  “轰。”

  肾窍开,先前吞噬群龙的力量,好似有地方灌冲了,犹如长河奔腾一般直冲肾窍而去,一入肾窍,好似被肾窍内的寒冰之力改造了一般,变为一团团的水蓝色真元。

  真元向着中心汇聚,似乎聚为一个液态球体一般。

  龙婉清、流年大师身上的寒气也一并吸入古海体内了。

  二人仅仅僵了一下,瞬间清醒了过來。

  “刚,刚才怎么了。”龙婉清好似冷的一哆嗦,茫然道。

  “破冰了,你们怎么做到的。”流年大师也惊讶道。

  上官痕看着二人,微微笑了笑,沒有解释,继续为古海护法之中。

  此刻,二人才注意到古海,古海通体泛着淡淡的蓝光,先前脸上的潮红,正在缓缓消失之中。

  “古海在突破。”流年大师惊奇道。

  众人耐心等候,同时也扭头看向此刻的海底。

  沒了坚冰,百万青铜人暴露在了大海之中。

  “呼呼呼。”

  青铜人最前面写着‘银月’的大旗,忽然飘动了起來。

  “嗡。”

  陡然,抓着大旗的那个青铜人微微颤动,发出一阵阵空鸣之声。

  “嗡。”“嗡。”“嗡。”………………

  这空鸣之声,好似会传染一般,在快速的传染向其它青铜人,沒过多久,百万青铜人,一起颤动了起來。

  “这是。”众人惊讶道——

  茫茫银月海,百万小精灵四处飞舞,飞行速度极快。

  可,就在古海处青铜人发出颤音之际,陡然,百万小精灵近乎同时身形一顿,好似听到了什么一般。

  “叮叮叮叮。”

  百万小精灵,忽然发疯了一般,一拍翅膀,向着银月海南方快速飞去,向着古海所在处的青铜人处快速飞去。

  一座海岛之上,婉儿仙子不断弹奏曲子吸引着小精灵。

  黄色小精灵已经离婉儿仙子越來越近了,并且缓缓闭起了眼睛翩翩起舞。

  婉儿仙子感觉心脏都在强烈跳动一般,探出左手,左手伸向黄色小精灵,右手在继续弹琴,就差一点点了。

  碰到了,指尖碰到了。

  “成功了,我就要抓住勾陈灵魂了。”

  “嗡。”

  就在要抓住勾陈灵魂的一霎那,好似一声‘嗡’响传來,近乎所有小精灵都是微微一怔。

  “呃,什么声音。”黄色小精灵忽然睁开眼睛。

  “啊,让我先,让我先。”黄色小精灵忽然露出狂喜之色,翅膀一扇,向着南海方向快速飞去。

  “什么,不要跑。”婉儿仙子一个踉跄,沒抓住。

  到手的勾陈灵魂飞走了。

  不仅仅黄色小精灵,四周所有青色小精灵也快速飞走了,无不露出狂喜之色,向着银月海南区飚射而去。

  “不,谁,谁坏我好事,啊,混蛋。”婉儿仙子气急败坏的跳了起來。

  “咻。”

  抱起古琴,婉儿仙子就追了过去,看着到手的勾陈灵魂在越飞越远,婉儿仙子感到心都在滴血啊。

  到底谁,谁,婉儿仙子欲哭无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