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三十七章 再回品形岛
  飞舟之上。

  古海抓着何城主写下的保证书,看了又看,露出一丝轻笑道:“好了,该去钓龙了。”

  “用这保证书,这干什么的。”龙婉清好奇道。

  “你再看看。”古海笑道。

  龙婉清接过先前何城主写下的保证书,露出一丝疑惑,看了一会,神色一动,用鼻子去嗅了嗅。

  “这不是墨汁。”龙婉清惊讶道。

  “墨鱼汁,又叫乌贼汁。”古海笑道。

  “墨鱼,乌贼,我听说过,有人用墨鱼汁写下欠条,找人借钱,但,欠条写下一段时间,字迹就会消失,所以,墨鱼又被称为乌贼。”流年大师神色一动道。

  “大师博学,的确。”古海微微一笑道。

  “字迹消失,你为的只是何城主盖的这口官印,你重新填上字。”龙婉清神色一动道。

  “不错。”古海点了点头道。

  “可是,我听说,乌贼墨汁写出來的字,需要半年才会消失啊。”流年大师疑惑道。

  “墨鱼汁写字自己消失,是因为里面的蛋白质分解氧化,的确需要半年多,可我并不是需要其氧化分解,所以,我用了绢布给何城主写保证书,而不是用纸张。”古海笑道。

  翻手之间,古海取出一个小桶,小桶里装满了透明的液体,液体中还有一些莲藕的碎屑。

  “这是莲藕汁,可以用來洗墨鱼汁,洗好用清水过一遍,烘干就行了。”古海解释道。

  “莲藕汁,洗墨鱼汁,真的吗。”龙婉清好奇道。

  说着,龙婉清自己亲自动手了起來。

  果然,莲藕汁清洗下,很快就将墨鱼汁洗干净了。

  “真的洗干净了,古海,你怎么想到的。”龙婉清惊喜道。

  古海看着那洗干净的绢布,眼中闪过一丝追忆。

  “我小时候,衣服沾到了墨鱼汁,我母亲都是这样帮我洗干净的。”古海说完,微微一叹。

  一旁流年大师微微一怔,露出一股好奇。

  古海的母亲。

  流年大师在九五岛对古海也做过调查,可是,三十岁之前,一点消息也沒有,好像凭空冒出來的人,分外的诡异,古海的父母是谁,谁也查不到。

  龙婉清并沒有注意这个细节,而是小心的将绢布洗干净,烘干,独留何城主的官印。

  “绢布给我,我來写字,何城主的字迹,这段时间我看了很多,应该不难模仿。”古海笑道——

  银月岛。

  司马长空一直关注着古海一行,龙婉清虽然很快收起了圣旨,但,司马长空还是一眼看到了。

  “圣旨。”司马长空双眼微眯。

  扭头,司马长空看向不远处的一个琴师,嘴唇未动,传音入密,入另一个琴师耳中。

  “通知下去,全力监视何世康动向,还有,派人寻找古海一行所去方向,悄悄跟着,有情况,随时來报。”

  那琴师恭敬的点了点头,踏步缓缓离开了广场——

  银月海上。

  安少爷和方铭侯再度离开了银月岛。

  “安少爷,琴师中,有我们的人盯着何世康,虽然先前他们谈话的时候有着隔音阵法,但,我们的人有精通唇语者,却是能够看得仔细,他们除了谈龙晓月的死,接着就是古海打探入王府的待遇。”方铭侯郑重道。

  “何世康,时刻有人盯着,我并不担心,我只是担心那古海,哈哈,原本根本不在意的小东西,如今,如今……。”安少爷脸色阴沉道。

  “古海说了两遍‘好大的权利’,应该是不屑的语气,或许……。”

  “沒有或许,哼,古海只要入王府,我的权利就彻底沒了,他是在嘲讽我,嘲讽我。”安少爷脸色难看道。

  方铭侯一阵沉默。

  安少爷脸色一阵阴晴不定,过了好一会,眼中一寒道:“方铭侯,你帮我杀了古海。”

  “杀古海,安少爷,墨先生有过交代,不准对古海动手的啊。”方铭侯脸色一变道。

  “不准对古海动手,不,这个封海结界,只有十天时间,只有这点机会了,你悄无声息的杀了他,墨先生不知道的,否则,一旦古海入王府,我的地位就沒了,我才是嫡长孙。”安少爷脸色阴沉道。

  “可是……。”

  “沒有可是,古海死于银月海,那也是老庄主害的,不关我们的事,你是我的人,我若地位尽失,你也会被排挤的,我荣,你荣,我毁,你毁,爷爷让你保护我,现在,你不出手,古海一旦得势,我必遭殃。”安少爷盯着方铭侯说道。

  方铭侯皱眉沉思。

  安少爷死死的盯着方铭侯。

  过了好一会,方铭侯才点了点头道:“可以是可以,那四人,我唯一担心的只有那流年大师。”

  见方铭侯帮自己,安少爷顿时笑了起來道:“无妨,十天呢,总有落单的时候,我们去找古海,到时想办法引开流年大师,再将古海解决。

  方铭侯点了点头。

  “好,我们现在去找古海。”安少爷眼中闪过一股寒光道——

  银月岛。

  广场之上的人,相继离开了,聆听中的琴师,好似也找到了方向,相继的走了,广场之上,很快只剩下老庄主和一众银月山庄的弟子了。

  “庄主,我们回屋里去吧。”云默担心道。

  老庄主闭着眼睛,微微摇着头道:“不用管我,云默,我听见四方琴师用琴音吸引精灵了,真好听,我就坐在这里。”

  “可,这里风大。”云默担心道。

  “沒事,我已行将就木,天人五衰,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寿元将近,已经无所谓哪里了,去忙你的吧,别打扰我,我要再听听。”老庄主摇了摇头道。

  云默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

  老庄主坐在最前面闭目中,偶尔露出一丝笑容,脸上露出一阵阵红潮,似乎回光返照一般。

  “少庄主,老庄主现在的状态……。”一个银月山庄弟子脸色难看道。

  谁都看的出來,老庄主快要油尽灯枯了一般。

  一众银月山庄弟子都露出难过之色,继而,一起看向少庄主云默。

  所有人都看着云默,好似等候云默的调令一般。

  云默咬了咬嘴唇,眼中闪过一股挣扎一般。

  过了好一会,云默才眼中陡然一定,脸上闪过一股凶唳,放眼四方海洋,手中渐渐握紧。

  轻轻点了点头。

  四周银月山庄弟子尽皆脸上一喜,对着云默恭敬一礼。

  云默大袖一挥,一众银月山庄弟子纷纷点点头,悄悄离开,开始在银月岛布阵了起來。

  老庄主沉迷于四方动听的音乐声,并不知道云默等人的小动作。

  云默却是静静的守候在老庄主身旁,用手势,指挥者银月山庄弟子忙前忙后——

  银月海,南区,群龙镇守之地,海面上,三个呈现品字形海岛,被大雾笼罩。

  古海一行的飞舟已经收了起來,一叶扁舟,载着四人向着其中一个海岛而去。

  只是此刻,四人的容貌都有了或多或少的变化。

  流年大师戴上了一个假发,四人尽皆穿着官服,脸上都被古海做了修饰。

  “古海,你这化妆技术绝了,就这寥寥几笔,整个人就彻底变样了。”龙婉清惊讶道。

  “小手段而已。”古海微微笑道。

  “你之前那睫毛夹,还有眉笔,给我一套,还有那粉底。”龙婉清对着镜子中的自己,感觉都不敢认了一般。

  “沒问題,回头我让人给你做一份最好的。”古海笑道。

  “皇上,他们发现我们了。”上官痕忽然叫道。

  “咻。”

  远处一道利箭射來。

  “朵。”

  利箭钉在了船头上,尾巴一阵颤动。

  “尔等何人,不准靠近。”海岛上陡然传來一声炸喝。

  古海探手一抛。

  “咻。”

  一个玉盒顿时射向岛中。

  “嗯。”远处众人微微一愣。

  “啪。”

  岛上一个小将,顿时接住了玉盒,打开一看,内部正放着一个丝绢,上面盖着何城主的大印。

  “哦,不要射箭,那是城主派來的。”那小将顿时叫道。

  一叶扁舟继续向着小岛而去。

  小岛四周有着阵法,可是,有着这份丝绢,顿时,再沒有人阻拦,一行人,非常轻易的就入了海岛。

  上了海岛,顿时一群将士围了上來。

  “你们是谁,有些眼生啊。”为首小将皱眉道。

  “瞎了你的狗眼,王爷府古大人,需要向你通报,去叫你们最大的官來。”上官痕陡然眼睛一瞪,炸喝道。

  “呃。”那小将一怔。

  “是。”

  虽然被骂了,但,却不敢反驳,古大人,哪个古大人,小将不认识,但,知道是來自王府的就行了,而且,他要见的是将军,自己插嘴什么,有城主的手令介绍,自己还担心什么,一切让将军决断吧。

  在一群将士的护送下,古海一行大摇大摆的走上了海岛,一路上,流年大师四处观看。

  “如何。”古海低声问道。

  “大概驻军两千,应该沒什么厉害角色。”流年大师点了点头。

  “嗯,待会小心。”古海点了点头。

  “你有‘城主手令’,还

  5696

  担心什么呢。”龙婉清低声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