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三十六章 委屈的婉儿仙子
  “叮叮叮。”

  婉儿仙子陡然弹起了自己古琴,弹奏之际,四周一众琴师顿时睁开了双目。

  就连老庄主也瞬间被吸引了。

  “撼神曲。”老庄主微微一怔,忽然笑了起來。

  “憾神曲,妖女弹这首曲子干什么。”

  “憾神曲,只要有琴道意境的人,可以瞬间挣开,只针对沒有琴道意境的人啊,这里都是琴师,她弹奏此曲干什么。”

  “听说憾神曲,要融入自己的心神,全身心投入的话,不撼别人,就憾自己,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

  …………

  ……

  众人一片茫然之际。

  婉儿仙子一边弹琴,一边死死的盯着古海。

  憾神曲,古海沒有琴道意境,只要中招,他马上就会心神撼动,六神无主了。

  “嗡。”

  龙婉清忽然神色一怔,眼中闪过一丝迷茫。

  古海此刻也是,忽然间,感觉眼前天地都变动了。

  刚才不是走在一个草坪之上的,此刻好似一瞬间出现在了云端,沒有其他人,只有自己一个人。

  一股撼动心神之力,直冲古海三魂而去,让古海精神一震恍惚。

  古海站着沒动,茫然的看着四周无数云彩,一瞬间好似忘记怎么來的一般,在想着怎么回事。

  叮叮叮叮………………。

  一阵阵令人迷醉的琴声响起,听的古海飘飘欲仙,好想躺在这云雾中,什么也不管不顾啊。

  古海中招了。

  四周一众琴师露出一丝疑惑之色。

  “妖女这是要对付古大师。”

  “古大师怎么迷醉了,难道古大师沒有琴道意境。”

  “怎么可能,古大师怎么会沒有琴道意境,开玩笑的吧。”

  …………………………

  ………………

  ……

  一众琴师露出茫然之色。

  婉儿仙子此刻才露出笑容,终于拆穿你了,四周所有人都开始怀疑古海的琴道意境了,这是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非常舒畅的感觉。

  古海迷醉,琴音撼神,直冲三魂而去。

  就在此刻,眉心空间之中,天镇神玺似有所感,猛地一震,轰然镇压在琴声之中,琴声融入婉儿仙子的意境,这一镇,一股无可逆转的反噬之力直冲而回。

  “轰。”

  古海瞬间醒了。

  琴声意境也瞬间被天镇神玺镇压的飞灰湮灭。

  “噗。”

  婉儿仙子感觉脑袋被巨物撞击了一下一般,一口鲜血轰然喷出。

  “你,你,噗…………。”婉儿仙子瞪着眼睛看着古海,露出极度不可思议之色。

  “刚才怎么了。”龙婉清一激灵也醒了过來。

  “好险,堂主你沒事吧,刚才我们叫你叫不醒。”流年大师一脸担心道。

  扭头,流年大师冷眼看向婉儿仙子:“妖女,你……。”

  流年大师准备发怒的,可转过头來,却看到婉儿仙子凄惨的连吐了几口鲜血,到嘴边的话,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算计人,反而将自己算计的如此凄惨,还真是很少遇到。

  四周琴师也是微微一怔。

  “这是古大师的反击吗,以琴道意境轰击了妖女的意境,瞬间将其轰击的吐血了。”

  “古大师果然厉害。”

  “妖女不自量力。”

  …………………………

  ………………

  ……

  一众琴师鄙夷的看向婉儿仙子。

  只有婉儿仙子明白,刚才不是琴道意境,古海不知道怎么反击的。

  “你,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婉儿仙子吐着血郁闷的看着古海。

  “婉儿仙子,多行不义必自毙。”古海冷冷的说道。

  已经不止一次了,如此任性的想让自己难堪,古海也不是泥做的,澳门赌博网站:任由你揉捏,不过,每次看到婉儿仙子凄惨的下场,古海也是无语,我还沒报复呢,你就惨成这样了,我都不好意思下手了。

  “你才多行不义必自毙,你根本沒有意境,你是个骗子。”婉儿仙子也是委屈的眼睛红了起來。

  “这妖女疯了,到现在还说古大师沒有意境。”四周琴师一脸的鄙夷。

  婉儿仙子越发的郁闷不已、委屈不已。

  “婉儿仙子。”老庄主微微一叹的开口道。

  婉儿仙子扭头望去。

  “琴道不仅仅是意境,你比不过古海,这是事实。”老庄主轻轻开口道。

  虽然很和蔼的劝说话,可听在婉儿仙子耳中,就好似又给她补了一刀一般。

  本來已经很惨了,你不会说点好听的安慰下,还要再插上一刀,你这是几个意思。

  补上一刀也就算了,四周近乎所有人都非常郑重的点点头,好像在说,这一刀插的对,就应该这样插一般。

  满眼望去,所有人都站在了对立面,婉儿仙子心中的委屈一瞬间放大百倍,一个连琴道意境都沒有的人,让所有人都觉得,自己不如他。

  “哼,我的事情,不要你管。”婉儿仙子委屈中气愤无比,踏步而起,抱着琴冲天而上,快速飞走了。

  “呃。”四周众人微微一怔。

  “这妖女,脑袋坏掉了吧,莫名其妙,老庄主指点她,她居然不虚心接受,负气跑了。”众琴师数落之中。

  古海伸出右手,掌心却是多出一滴水珠。

  不是水珠,是婉儿仙子刚才飞天而起,眼中滑落的委屈泪水,给古海接住了。

  看着掌心这滴泪水,古海微微一阵苦笑,原先的一些怒气,也彻底消了。

  婉儿仙子走了,众琴师也再度恢复如初,闭目寻找勾陈灵魂去了。

  古海一行,继续走向不远处的何世康城主。

  何城主看到古海一行走來,眉头微皱,似乎也猜到众人目的。

  “何城主,可否借一步说话。”龙婉清郑重道。

  “有什么话,在这里说吧。”何城主皱皱眉头。

  龙婉清翻手间,掌心多出一个金丝卷轴。

  “圣旨。”何城主脸色一变。

  龙婉清翻手收起圣旨,郑重道:“何城主,请。”

  何世康沉默了一会,最终点了点头。

  众人向着不远处的一个角落处走去。

  广场之上,司马长空眯着眼,看着众人离去,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而就在此事,遥远的天际之上。

  安少爷和方铭侯驾驶飞舟追捕小精灵的,但,最终却是一无所获,驾驶飞舟飞了回來。

  “哦,等一下,飞舟停在这里。”安少爷双眼一眯,冷声道。

  “哦,安少爷,怎么了。”方铭侯疑惑道。

  “何世康,他和古海一行去干什么。”安少爷冷冷道。

  隔着很远的距离,却是模糊的能看到何世康和古海一行,避开了四周众人——

  走到了一个角落,古海用灵石布置了一个普通的棋道阵法,只为了隔音,毕竟,在此的都是琴道大师,听力都是极为强悍的,此刻更全神贯注开放听力,自己不做防备,那等于当着众人的面说话。

  何世康被众人带到角落,此刻眼中闪过一丝烦躁。

  “圣旨,呵呵,敢问龙堂主,到底是何圣旨。”何城主皱眉道。

  “圣上给我圣旨,彻查龙晓月身死一案,沿途问询,大乾天朝所有人当全力配合,何城主要不要看一看。”龙婉清再度取出圣旨。

  何城主眉头皱了皱,最终摇了摇头道:“算了,谅你们也不敢假传圣旨,有什么想问的,问吧。”

  “还是那天的问題,何城主对龙晓月的死,有沒有线索,甚至头绪。”龙婉清郑重道。

  “沒有,我那天说了,沒有。”何城主语气坚决道。

  龙婉清微微一怔,原本以为换了个地方,沒人监视了,何城主会说实话了,怎么……。

  “何城主,昔日我母亲琴会,你可是经常去的啊,我母亲可是把你当做至交好友,如今,好友身死,你就沒有一点点难过,见我母亲最后一次,你可沒有发现任何异常,何城主,何叔叔,我小时候,我就曾听母亲多次提到你,我母亲当你是知己,你对我母亲的死,就真的无动于衷。”龙婉清红着眼睛道。

  何城主眼中闪过一丝挣扎,继而依旧坚决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那皇甫先生呢。”古海忽然插口道。

  “嗯。”何城主陡然脸色一变,惊讶的看向古海。

  但,瞬间,何城主就压下了心中的震撼,表情恢复道:“什么皇甫先生,我不知道。”

  “哦。”古海双眼微眯。

  刚才自己突兀的喊了句皇甫先生,就是想看看何城主反应,果然,何城主对龙婉清的死,还是知道一些的,而这皇甫先生也是一个关键人物。

  “皇甫先生,何城主不知道吗,昔日和你一起参加过母亲琴会多次的。”龙婉清急切道。

  “我不知道,我不认识。”何城主一口回绝。

  “何城主,这个阵法隔音的,你知道什么,告诉我,好吗,沒人知道的,我娘死的好惨,我好想给我娘报仇,现在只有你知道一点了,求你,好吗。”龙婉清红着眼睛道。

  何城主语气一阵坚决,最终摇摇头道:“我真不知道,你们问错人了。”

  龙婉清一阵绝望,流年大师也是脸色一阵难看,上官痕在一旁戒备着四方。

  “好吧,既然不知道,那何城主可给我写一份保证,对着圣上的圣旨,给我们写一份保证吧。”古海皱了皱眉道。

  “呃,写保证。”何城主微微一愕然。

  “呼。”

  探手间,古海翻手取出一个桌子,上面摆放好了毛笔和墨水,还有一张金色绢布。

  “你这是做什么。”何城主沉声道。

  “圣旨在此,大乾天朝,无论何人,全力配合查案,何城主,你既然一口咬定不知道,那请你写下來,然后盖上你的官印,我们做个备案,圣上询问,我们也可以将其交给圣上。”古海沉声道。

  龙婉清和流年大师疑惑的看向古海,不知道古海搞什么鬼,但,却沒有阻止

  a339

  9419945621491png)>

  何城主面露疑惑。

  “何城主,还请配合,你不希望堂主再请出圣旨吧。”古海笑道。

  何城主脸色一阵复杂,但,还是点了点头道:“写就写,也沒什么,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探手,抓起桌上的毛笔,绽起墨汁,就写了起來,通篇写着对龙晓月的死,一无所知,语气极为坚决。

  写完一切,何城主沉默了一下,在最后的时候,探手取出一枚官印,压了上去。

  “啪。”

  官印压上,留下一道官印图文,图文之上泛着一丝丝的金光。

  “这样行了吧。”何城主沉声道。

  “行了。”古海微微一笑,小心的收好了金色绢布。

  “沒有事,那我就走了。”何城主皱眉道。

  古海看向不远处的上官痕,上官痕撇了一眼天上,轻轻点了点头,给了古海一个眼色。

  “何城主,不知道,你对吕阳王府,有多少了解,听说吕阳王府礼贤下士,对门客都极为重视,不知是真是假。”古海笑着问道。

  “嗯。”何城主微微一怔。

  意外的看看古海,古海什么意思,难道想要投靠吕阳王府。

  一旁龙婉清脸色一变,露出一股焦急之色。

  “啪。”流年大师却是忽然拉住龙婉清。

  龙婉清扭头望去,流年大师摇了摇头,露出一丝微笑,龙婉清微微一怔,刚才的焦急顿时平复了。

  何城主不知何意,但也随便说了说,不过,古海好似叮着何城主不放了一般,又追问了很多细节。

  谈了好一会,才结束。

  何城主露出一股疑惑,再度回到广场之上。

  “古海,你刚才……。”龙婉清好奇道。

  “沒什么,飞舟呢,我们走吧。”古海笑道。

  龙婉清茫然的取出飞舟。

  四人飞上飞舟,由上官痕掌舵,快速窜入云间。

  一入云间,顿时看到了安少爷和方铭侯。

  “古海,龙婉清。”安少爷冷眼看向不远处的古海。

  古海看着安少爷,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冷笑:“安少爷,我古海恩怨分明,几度针对我本街第一琴楼,我可是记忆犹新啊,安少爷,好大的权利,哈哈哈,好大的权利。”

  到最后,古海笑声中更带出了一丝讽刺的味道一般。

  两艘飞舟擦身而过,转眼,古海的飞舟飞远了。

  可古海那莫名其妙的话,却让安少爷脸色阴沉。

  “古海他刚才的话,什么意思。”安少爷皱眉的看向方铭侯。

  “不知道,不过听他语气,好像要报复你。”方铭侯摇了摇头道。

  “报复我,哼,他也配,那天要不是墨先生來,我早就让他死无葬身之地了。”安少爷冷声道。

  说完,安少爷的飞舟飞回银月岛。

  虽然嘴上硬气,但安少爷依旧心中一阵忐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马上找到了何城主。

  “何城主,刚才古海找你那么半天,聊了什么。”安少爷追问道。

  “也沒什么,古海问了王爷府待遇如何,对门客尊不尊重,若是投靠王爷,会怎么样。”何城主解释道。

  安少爷却是脑袋一声轰响,整个人怔在了那里,墨先生昔日的话还犹在耳中,只要古海愿意入王爷府,墨先生愿意帮其扫清一切担心,首先将自己这个嫡长孙的地位下掉。

  刚才古海那口气。

  “糟了,糟了。”安少爷脸色狂变——

  飞舟之上。

  古海抓着何城主写下的保证书,看了又看,露出一丝轻笑道:“好了,该去钓龙了。”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