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三十四章 勾陈
  银月海,银月岛,大广场之上。

  广场是一个巨大的草坪,众琴师在一番寒暄之后,也纷纷盘膝而坐,坐在草坪之上,看着不远处的小茅屋。

  古海一行也找了个地方坐了下來。

  一个接着一个琴师进入这处大草坪广场。

  “來了。”龙婉清眉头一皱。

  “哦。”

  古海、流年大师、上官痕皱眉望去,却看到城主何世康跨入广场,不过,此刻在何世康一旁的,还有安少爷和那背金刀的方铭侯。

  “安少爷在旁边,待会再与何城主接触。”流年大师低声道。

  龙婉清点了点头。

  不远处,安少爷三人一进來,也瞬间看到了古海一行,看到古海之际,眼中一闪而过的郁闷,一声冷哼。

  “安少爷琴道也很厉害。”古海好奇道。

  “哪里,他是因为身份,吕阳王的嫡孙,才有资格前來的,还有何城主,也是因为身份前來的,也许能弹出琴道意境,但肯定微弱无比。”龙婉清摇摇头道。

  古海点了点头。

  何城主、安少爷等人相继落座,后面进來的人越來越少了。

  这时,一个白衣男子缓缓走了过來。

  “古先生已经到了,见过古先生。”白衣男子笑道。

  古海一眼认出,却是当初第一个买自己钢琴的人,司马长空。

  “原來是司马先生。”古海微微一笑道。

  “见过龙堂主,见过流年大师,还真是好久不见了。”司马长空微微笑道。

  “你是。”龙婉清微微疑惑。

  流年大师却是陡然脸色一变:“是你,司马长空。”

  “流年大师,公务在身,还望不要泄露我的身份。”司马长空看着流年大师笑道。

  流年大师眼中一阵阴晴不定,最终点了点头。

  “那在下先去那边了,祝各位都有好运。”司马长空笑道。

  “好。”古海微笑着点点头。

  司马长空走开之后,龙婉清就好奇道:“呃,流年大师,你认识司马先生。”

  流年大师微微皱眉道:“上一科,差点成为新科状元的人。”

  “我,大乾天朝,状元。”龙婉清意外道。

  “只差一点,当年他的文书,力压一众考生,所有考官一致认为他必定夺魁,为那一科第一,可惜,殿试的时候,不知他写了什么,触怒了圣上,当场将其贬出考场,所以最终沒能成为状元。”流年大师解释道。

  “呃。”

  “不过,终究是举人出生,虽然被赶出考场,但,依旧在大乾天朝任职,只是不如状元那般威风而已,他不是等闲之辈。”流年大师皱眉道。

  古海凝眉看了看不远处的司马长空,差一点被点为大乾天朝状元。

  就在古海看流年大师之际,陡然感到一股杀气笼罩自己。

  古海扭头望去,却看到不远处,婉儿仙子坐在一个小角落,正冷冷的看着自己,好似要将自己撕了一般。

  婉儿仙子。

  古海对着那个方向微微一笑。

  本來很友善的一笑,看在婉儿仙子眼中,却好似嘲讽一般。

  “哼,古海,我会要你好看的,我会拆穿你的,骗子,根本就沒有琴道意境,还装模作样,骗子,哼。”婉儿仙子低声自语之中。

  “叮。”

  一声轻响,陡然从不远处小茅屋中传出。

  所有人忽然神情一肃,都停止了说话,一起看向不远处的小茅屋。

  “非來参与授琴大会的道友,待会,银月海将要进行封海,现在若不离去,澳门赌博网站:待会一段时间,就出不去了,待授琴大会结束,才会解禁。”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小茅屋中传出。

  声音一瞬间传向了银月岛四方,继而快速向着银月海四方扩散。

  银月岛外,四方海岛之上,此刻有着大量修者观望,听到老庄主的声音,尽皆眉头一皱,继而一个个眼中闪过一股坚定,并不愿离去。

  “吱嘎。”

  小茅屋缓缓打开。

  从内部,缓缓走出一个白衣老者,走的极为缓慢,脸上布满了老人斑,头发也枯败一片,云默马上上前,扶着老者。

  “见过银月庄主。”

  “见过银月庄主。”

  ……………………

  ………………

  ……

  四周一众琴师尽皆恭敬道。

  银月山庄老庄主。

  老庄主被云默扶着,轻轻的走到门口,缓缓的盘膝做了下來,坐在草坪之上,手中抚摸着一口快要腐朽的古琴。

  看了看四周所有人,陡然看到了古海,并且一眼认了出來。

  “古先生,你的卡农,老朽非常喜欢。”老庄主看着古海微微一笑道。

  “古海惭愧,庄主喜欢就好。”古海微微笑道。

  “老朽老了,就喜欢听一些不同的曲子,呵呵。”老庄主微微一笑。

  众人尽皆静了下來。

  一众银月山庄弟子陪着老庄主坐在一旁。

  老庄主看了一圈四周众人,深吸口气道:“诸位,老朽年迈,大限将至,此次授琴大会之后,可能就要离世了,在此,老朽对诸位有个请求。”

  “老庄主,你说。”众人纷纷开口道。

  “此为银月山庄少庄主,云默,是银月先生的血脉传承子孙,我不在以后,还望诸位能够对他多多照拂,老朽将走,最放不下的就是云默,唉。”老庄主微微一叹。

  “庄主,你不会有事的。”云默鼻头一酸,眼睛红了起來。

  “老庄主放心,只要少庄主不弃,有什么要求,我等定全力帮忙。”

  “老庄主放心。”

  “云默少庄主的事,就是我们的事。”

  ……………………

  …………

  众人一阵点头。

  老庄主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也好,今次邀请诸位前來,却是因为要决定我银月山庄最后一口天极琴‘勾陈’的归属,勾陈,银月先生巅峰之作之一,老朽今生无能,沒能造出一口天级琴,但,少庄主云默不同,他虽然音律还差一些,但是,比铸造琴,他比我强,或许,或许有一日也能达到银月先生高度,再造天级琴。”

  “哦。”四周一众琴师陡然眼睛一亮。

  云默,先前所有人都沒有在意他,老庄主光辉下,云默显得无比黯淡,可是,他若是能够制造出天级琴,那就不一样了,今日,得到勾陈便罢了,要是得不到,若交好云默,会不会…………。

  “老庄主,你放心,我等在此,谁也不会欺辱银月山庄的。”

  “是啊,云默少庄主有所差遣,当可直接唤我。”

  ……………………

  ………………

  ……

  众人看向云默的眼神一瞬间热切了起來。

  可云默却沒有去看任何人,而是眼睛红红的看着老庄主。

  老庄主看了看四周约六百的琴师,微微笑道:“在座,有人來自大乾天朝,有人來自别的地方,都为了勾陈而來,老朽也就不多做废话了,也该勾陈与诸位见面了。”

  老庄主说完,一众银月山庄弟子快速起身,探手一挥,将茅草屋掀开了,瞬间拆开了,将拆下來的茅草屋放在不远处,露出中心一个圆形祭坛一般。

  茅草屋中,摆放着祭坛的。

  “天级琴,勾陈在哪。”一些琴师茫然道。

  不远处祭坛之上,此刻正放着淡淡的蓝光,蓝光涌入祭坛上一名紫衣男子身上。

  那紫衣男子,面如冠玉,似凡人青年模样,眉毛竖起,煞气非凡,在其眉心之处,一道金色胎记形似天雷,在竖眉之中更显煞气逼人。

  轻微的呼吸声从紫衣男子身上传出,静静的坐在那里似乎在调息,又似乎睡着了一般,,一动不动。

  除了这一个紫衣男子,沒有别的东西了。

  “天级琴呢,勾陈在哪。”众人茫然的看向老庄主。

  老庄主微微一笑道:“这就是银月先生所铸造的天级琴,勾陈。”

  “嗯。”一众修者微微一怔。

  “什么意思,哪有古琴。”

  “我怎么沒看到。”

  “是啊,我眼花了吗,难道这个古琴是透明的。”

  “会不会是透明的,在那紫衣男子面前。”

  ……………………

  …………

  ……

  众人一片茫然之中。

  不远处婉儿仙子、司马长空等一些琴师却极为安静,双目死死的盯着眼前紫衣男子。

  “这,这是勾陈。”司马长空眼中闪过一丝惊骇道。

  “哪里。”众人看向司马长空。

  “就是他,这紫衣男子,他就是勾陈。”司马长空惊讶道。

  “呃。”众人微微一阵。

  这个人是古琴,开玩笑吧。

  “不错,这就是银月先生说铸,天级琴,勾陈,这是它的外形。”老庄主郑重道。

  “造人,银月先生创造的人,琴道能创造灵魂,银月先生不会想要借此创造一个人吧。”有人惊讶道。

  众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老庄主却是微微一笑道:“它还不算人,只是天级琴,这是外形,不过正如你所说,它有灵魂,只是暂时被分离了开來,待灌入‘灵魂’,就是给这口天级琴开封的时刻。”

  众人陡然一起沉默了下來。

  古海看着祭坛上那正在调息中的紫衣男子,之前怎么可能想到,它是一口琴。

  勾陈,古海之前想过很多其形态,可怎么也沒想到,勾陈居然是这般模样,居然是人的形状,这还是古琴吗。

  ps:第二更,今天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