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三十三章 授琴大会
  “流年大师,我们之前藏于云雾之间,那巨龙鬼面,为何能转眼发现我们。”古海好奇的看向流年大师。

  “是我和上官痕的原因,上次离开之后,虽然躲过了群龙,但,身上却被鬼面留了一丝龙涎香气,很清淡,我们都沒在意,但鬼面对此却极为明白,瞬间发现了我们,不过放心,我有办法消除身上的龙涎香气,下次就不会了。”流年大师郑重道。

  古海点了点头道:“也好,我们先回城中,我也要准备一些东西,准备钓龙。”

  一旁沐晨风等人露出疑惑之色。

  众人归城,沐晨风虽然不再跟着参加授琴大会,但,对古海所谓的钓龙却极为好奇,一直关注之中。

  古海对他也沒有隐瞒,回去以后,大量购买了两个东西。

  墨鱼,莲藕。

  看着一堆堆的墨鱼和一堆堆的莲藕被送到古海之处,沐晨风也是满脸茫然,墨鱼,莲藕,龙不喜欢吃墨鱼啊,更不喜欢吃莲藕啊,这怎么钓。

  虽然心中充满了好奇,但,沐晨风却不好意思去询问,自己都已经逃避了,还有什么脸面询问。

  “唉。”沐晨风微微一叹——

  银月城,一个庄园浮岛之上。

  墨亦客坐在一个小院之中书案前,一群资料送到其面前來。

  姜天毅大掌柜恭敬的站在一旁,虽然丢了天下第一琴楼,但墨亦客并沒有太过惩罚,毕竟,姜天毅还是有些才能的。

  “有消息了。”墨亦客沉声问道。

  “是的,墨先生,城中所有人四处打探,终于打探到了那一群人,好像为首一个叫着‘司马长空’,当初第一个买了古海的钢琴。”姜天毅恭敬道。

  “司马长空。”墨亦客陡然双眼一眯。

  “呃,墨先生知道他。”姜天毅茫然道。

  墨亦客双眼微眯道:“我怎会不知道,司马家族这一代的领军人物,呵呵,他居然來银月城打探,看來,情况有些头疼了,他有授琴大会资格帖吗。”

  “有。”

  “有,难怪老庄主会将授琴大会开在了银月海,原來,原來如此啊,老庄主啊,老庄主,为了保全银月山庄,你还真是煞费苦心了。”墨亦客沉着脸。

  “先生,需要去将司马长空悄悄拿下吗。”姜天毅郑重道。

  “不必了,你未必拿得下他,而且,以他能耐,他要是隐藏起來,你们不可能得到他消息的,但,你们却找到他了,呵。”墨亦客双眼微眯道。

  “啊,司马长空故意暴露的,为什么。”

  “沒什么为什么的,司马长空在明,肯定还有人在暗,就算抓了司马长空,其它暗处的人也沒有办法。”

  “可他为何要暴露自己。”

  “他在向我亮剑,呵,他在逼着我不得和他正面相见,他去的地方,我要退避三舍,他要查什么事,我不准阻拦。”墨亦客沉声道。

  “为什么。”

  “因为他是君代表,我是臣代表,君臣身份要分明,否则,就是大不敬。”墨亦客沉声道。

  “我们可以装作不知道啊。”

  “装作不知道,呵呵,你想的太容易了,他是在提醒我,逼我退避他,就是装作明面上不知道,可我若不识时务闯过去,他就会撕开这层伪装,以君令对我,你说我是尊,还是不尊呢。”墨亦客沉声道。

  “呃。”姜天毅脸色一沉。

  “他或明或暗有人进入银月海,我们的人同样也是如此,此次授琴大会,我就不进去了。”墨亦客沉声道。

  “是。”

  “通知鬼面,群龙蛰伏,授琴大会期间,谁也不许露出海面,银月海庞大,他们那个地方,只要自己不兴风作浪,很难发现的。”墨亦客沉声道。

  “是。”——

  十日时间,一晃而过,授琴大会,正式开始了。

  此刻,银月海四方,已经聚集了大量的修者,很多修者虽然无法参加,但,还是抱着一丝侥幸。

  银月海北区,银月岛,此刻大雾弥漫,一只只仙鹤载着一个个得到资格帖的修者前來。

  在海岛一出入口,认证进入。

  龙婉清、上官痕、流年大师都已经进去了。

  只有古海姗姗來迟,到了出入口处。

  古海一到,附近的一些琴师就认出了古海。

  “古先生。”“古大师。”………………

  众人一阵招呼,古海一一回礼。

  一些沒见过古海的人,都投來好奇的目光。

  银月山庄的弟子守在大阵口的,看到众人称呼古海,也都知道是古海了。

  毕竟,连老庄主都推崇的人,一众银月山庄弟子岂会不认识,而且,一个个看古海的目光也极为和善。

  众人纷纷出示资格帖好进入大阵之际,古海却是郑重道:“见过诸位银月山庄道友,多谢老庄主让我参加授琴大会,不知老庄主如今身体如何。”

  别人來了,都问天级琴‘勾陈’怎么样了,勾陈來了沒有,只有古海來了沒有问勾陈,而是询问老庄主身体,顿时赢得了一众银月山庄弟子的好感。

  “庄主安好,常念叨古先生的《卡农》和《悲怆》,今日古先生前來,庄主定然欢喜。”一个银月山庄弟子笑道。

  “嗯,那就好。”古海点了点头。

  随着人流,缓缓向着内部走去。

  一众银月山庄弟子,的确沒有再检查古海的资格帖,任由古海踏步而入。

  “站住。”陡然一声轻喝响起。

  “嗯。”众人望去。

  却看到婉儿仙子缓缓走來。

  一众琴师看到婉儿仙子,尽皆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股不舒服。

  “古海,他还沒有出示资格帖,你们就让他进去了。”婉儿仙子指着古海叫道。

  “呃。”众人茫然的看着婉儿仙子。

  “我可是來了很久了,先前一个和尚,还有一品堂主,拿着古海的资格帖,进去了,每一份资格帖上都有不同的记号,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古海他沒有资格帖,你们就堂而皇之让他进去了。”婉儿仙子冷声道。

  “古大师怎么可能沒有资格帖。”

  “是啊,妖女,休要乱说。”

  ………………

  …………

  ……

  一众琴师顿时维护古海的怒喝道。

  一众银月山庄弟子眉头微皱,正要说话,古海却是微微一笑道:“婉儿仙子,想不到,又见面了。”

  “哼。”婉儿仙子一声冷哼。

  “婉儿仙子,莫非你觉得,我古海沒有资格入内。”古海笑看婉儿仙子道。

  “你当然沒有资格,你连琴道意境都弹奏不出來,又沒有资格帖,凭什么让你进去,你根本沒有琴道,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我早就把你看穿了。”婉儿仙子叫道。

  婉儿仙子说的是事实,凭着明锐的洞察力,婉儿仙子已经看出古海并沒有琴道意境了,上次被败的怨气,也彻底发泄了出來,上次古海让自己难堪,自己也让古海难堪一次。

  众人疑惑的看向古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婉儿仙子,这玩笑可不好玩,我知道你上次输给我了有怨气,但,你也找一个好一点的理由啊,你这理由,你猜大家信不信,哈哈哈。”古海洒脱的大笑道。

  众人微微一愣。

  “是啊,妖女,你这借口太烂了,古大师沒有琴道意境,你说笑呢,他要是沒有,你怎么会输给古大师啊。”

  “是啊,古大师要是沒有琴道意境,我把我这口琴吃了。”

  “谎话都不会说,妖女,你就这智商吗。”

  …………………………

  ………………

  ……

  众人顿时数落之中,听的婉儿仙子要吐血了,你们这群瞎子,自己看不出來,瞎起哄什么。

  古海适时再度开口道:“婉儿仙子,我知道你想要‘勾陈’,但,请使用正当方式,老庄主会公正公平的决断的,走这歪门邪道,有什么意思呢。”

  “原來妖女是害怕古海了,才诬蔑古海的。”

  “原來是为了勾陈,真阴险啊,妖女。”

  …………………………

  ………………

  ……

  一众琴师顿时再度数落起了婉儿仙子,听的婉儿仙子委屈无比,我说的是实话,好不好。

  这时,一个银月山庄弟子皱眉的开口道:“婉儿仙子,你上次谋害全城,庄主破例给你资格帖,还希望你珍惜。”

  显然,银月山庄弟子也看不惯婉儿仙子为了得到勾陈,而不择手段了。

  “古先生,里面请。”另一个银月山庄弟子直接给古海引路。

  婉儿仙子目瞪口呆的看着古海进入大阵之中,自己被一群人不断数落,顿时生气的一跺脚:“古海,我跟你沒完。”

  古海却沒有心理负担的走入内部,对于婉儿仙子,还不至于跟她置气,虽然她说的是事实,但,此刻应该气的不轻吧。

  在一个巨大广场之上,古海和龙婉清等人汇合了。

  四周三三两两的有着大量琴师请來,在相互寒暄之中。

  广场正北面,有着一个草屋,草屋之外,站着大量的银月山庄弟子,云默也恭敬的站在草屋门外,似乎在守护着草屋一般。

  “勾陈就在这草屋之中。”

  “天级琴,我还沒见过,不知道什么样子。”

  “老庄主也在草屋之中吧。”

  ……………………

  …………

  ……

  四周众人议论纷纷。

  古海一行却在寻找着何城主。

  “何世康还沒來。”龙婉清摇了摇头。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