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三十章 血腥蟠桃
  银月山庄,凉亭中。

  “咳咳咳。”老庄主一阵咳嗽。

  云默担心的站在身后道:“庄主,你好些了吗。”

  老庄主微微一阵轻笑道:“不用担心,沒事的,终究是老了,弹一灵魂之音,却也有所耗损。”

  “十天之后吗,银月海。”云默皱眉道。

  “是啊,银月海,那里可是银月先生昔日所留之地,呵呵,吕阳王,他以为我不知道。”老庄主微微一叹。

  “知道什么。”云默茫然道。

  “你还是不要知道了,我都无能为力,云默,我走了以后,你好好执掌银月山庄,你记住,银月山庄靠别人,终究落了下乘,只有自己强大起來,才是根本,我这些年,就是撑不起银月山庄,才用天琴换取人情的,若是当年银月先生时代,他就是将天琴放在门口,又有谁敢來拿,天下各方势力都以结交他为荣,若有來犯宵小,根本不需要银月先生出手,万千势力就将他们连根拔除了。”老庄主微微一叹道。

  “庄主,你已经很厉害了,云默远远不如。”云默苦涩道。

  “厉害,呵呵,我希望你比我更厉害,才能守好这个山庄。”老庄主看向云默。

  “是,庄主,你不要担心,你不会死的。”云默咬了咬牙道。

  “痴儿,沒有成仙,哪个人能不死啊。”老庄主苦笑道。

  “庄主,墨亦客在山庄外求见。”这时一个山庄弟子跑上前來。

  “墨亦客。”老庄主眉头一挑。

  “是,墨亦客先生说,只他一人入内,随同人员,都留在外面,请见老庄主,有重大事宜相商。”那山庄弟子说道。

  老庄主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道:“请他进來吧。”

  “是。”

  很快,墨亦客就被带到了凉亭之处。

  “墨亦客见过银月庄主。”墨亦客极为客气的一礼道。

  “墨先生多礼了,老朽体弱不便,不能远迎,还请墨先生见谅。”老庄主微微一笑道。

  “这位是少庄主,果然英雄少年。”墨亦客对着云默微微一礼。

  “不敢。”云默回礼道。

  “少庄主客气了,银月庄主,此次在下是代王爷前來,给老庄主送上一份大礼,可以帮老庄主免除大限之困扰。”墨亦客笑道。

  “哦。”老庄主疑惑道。

  墨亦客看了看云默,似想其回避一般。

  “不久后,云默就是庄主,不用回避。”老庄主淡淡道。

  “那是当然,只是此物还需要少庄主确认。”墨亦客微微皱眉,但也马上岔开话題道。

  “哦。”

  却看到墨亦客取出一个玉盒,递给了云默。

  云默好奇的捧到老庄主面前。

  “打开看看。”老庄主开口道。

  “是。”

  云默缓缓打开玉盒,顿时内部放出一丝丝金光一般,却看到一枚金色的桃子放在玉盒之中,样子和古海昔日得到的‘百寿蟠桃’很像,只是这桃子下半部分,却是血红之色。

  “这是。”云默疑惑道。

  “百寿蟠桃,得自先天残局界,吃一枚,可增寿百岁,可让老庄主再增百岁寿元。”墨亦客笑道。

  “什么,百寿蟠桃,寿桃,庄主,你可以再增百岁寿元。”云默顿时脸上大喜道。

  老庄主却沒有多少激动,而是眼皮一阵狂跳:“百寿蟠桃树,被吕阳王得到了。”

  “不错,就在不久前,刚从先天残局界取出,只是当时百寿蟠桃已经被人所摘,只留空树,王爷费尽心力,才再度培育了十枚,这不,刚培育出,就马上让我送來了。”墨亦客笑着说道。

  老庄主微微摇了摇头,苦笑道:“多谢王爷好意,只是,在下却真的无福消受。”

  “嗯。”墨亦客疑惑道。

  “庄主。”云默焦急道。

  老庄主微微摇了摇头道:“天下寿株,不止这一颗,老朽若是舍下这层脸皮,前去讨要,还是能够讨要一些的,但,老朽一直沒有往这上面想,墨先生可知为何,先天残局界,两百年开启一次,老朽也可以前去厚颜相求的,毕竟,老朽当年和观棋老人也算熟识,但我沒有。”

  “为何。”墨先生疑惑道。

  “寿株,夺天地之寿,太伤天和了,百寿蟠桃树,百年才会一次结果,可吕阳王短短几个月,就培育出了新的果子,墨先生不会不知道情况吧。”老庄主苦笑道。

  墨先生微微皱眉。

  “庄主,寿株怎么了,为什么不能吃啊。”云默焦急道。

  老庄主看看云默,苦笑道:“你知道先天残局界的百寿蟠桃树吗,你知道百寿蟠桃树的养料是什么吗。”

  “呃。”

  “当年在观棋老人手中的时候,百寿蟠桃树的根须,被种植在了阴间,你知道吗,树在阳间,根在阴间,而在阴间的养料,却是一个个阴魂,你知道吗,什么阴魂,是死于非命的阴魂,是阴魂沒來得及用完的阳寿,作为养料,你知道吗,听说还请了一个叫着‘未生人’的人,在阴间帮他,呵呵,一颗百寿蟠桃,凝聚了多少阴魂你知道吗,以阴魂滋养出來的蟠桃,你说我下得了口吗,以阴魂为养料,寿株,只是夺寿增寿而已,那叫‘未生人’的人,也不会有好下场的,天理循环,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老庄主解释道。

  “啊。”云默微微一怔。

  “那个百寿蟠桃,我都不愿吃,你觉得这个,我会吃吗,你看到这百寿蟠桃下半部分的血红之色了吗,吕阳王用了活人做它的养料吧。”老庄主忽然看向墨亦客。

  墨亦客眼皮一挑,沒有说话。

  “活人,活人做百寿蟠桃树的养料。”云默惊骇道。

  “是啊,直接夺取活人阳寿,太血腥了,墨先生,你还是自己收起了吧,老朽受不起。”老庄主微微一笑道。

  墨先生微微一阵苦笑道:“好吧,老庄主既然不愿,那也就罢了。”

  “墨先生,还有事吗。”老庄主看向墨先生。

  墨先生看了看老庄主,沉默了一会,最终微微一阵苦笑道:“沒有了,在下也告辞了。”

  “云默,送墨先生。”老庄主笑道。

  “是。”云默递还百寿蟠桃。

  墨先生微微一礼,被云默缓缓送走了。

  二人离开,老庄主看着墨先生离去的背影眉头深锁了起來。

  “唉,好精明的墨先生,我知道你想将‘授琴大会’地点更改地方,但,我银月山庄可不想卷入你们事非,此次,必须在银月海开‘授琴大会’,你也居然看出了我的坚决,决口不提,呵呵,吕阳王有你这样的属下,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老庄主微微一阵苦笑。

  拿起旁边一块小布,轻轻再度擦拭起了快要腐朽了的古琴——

  银月城,城主府。

  城主府在一个巨大的浮岛之上,四周有着大量的侍卫守护之中,上方有着一群大型宫殿。

  古海和龙婉清缓缓从一个大殿口走了出來,四周还有着一些侍卫。

  “龙堂主,古先生,你们找错人了,这些年,我一直就住在银月城,而龙堂主母亲在千岛海遇害,我怎么可能知道,况且,我也只是元婴境修为,龙堂主不会怀疑我吧。”城主何世康微微苦笑道。

  “不是,我只是现在毫无头绪,我记得何叔叔以前经常去参加母亲琴会,母亲还让我称你为何叔叔,所以我才想看看何叔叔有沒有线索。”龙婉清失落道。

  何世康神色怔了怔,眼神之中闪过一股伤感道:“你母亲,呵呵,风华绝代的人物,却不想会香消玉殒,唉。”

  “何叔叔这是在为我母亲难过吗,可为什么……。”龙婉清张口疑惑道。

  可说到一半,被古海微微一拉。

  疑惑的看看古海,古海摇了摇头,龙婉清沒有多说,点了点头。

  “何城主,既然你沒有线索,那也就罢了,今次多有打扰。”古海微微一笑道。

  “好吧。”何城主点了点头。

  古海和龙婉清告辞了一番,就离开了城主府。

  “古海,你刚才为什么打断我,我刚准备问何世康,为何沒來凭吊过我母亲呢。”龙婉清在路上好奇的问道。

  “别问了,问不出來的,何世康被人监视了。”古海沉声道。

  “啊。”龙婉清脸色一变。

  “你记得何世康不远处那个侍卫了吗,我们从一开始进入城主府,他就一直在不远处‘保护’何城主,我们走到哪里,他跟到哪里,穿越了三个走廊,两个大殿,一直跟着,而且白天的时候,到我本街第一琴楼闹事,那个侍卫也站在何世康身边。”古海沉声道。

  “啊,这你都记得。”龙婉清惊讶道。

  “既然怀疑上了何城主,我自然会对他身边的人比较关注了。”古海解释道。

  “还亏有你。”龙婉清感激道。

  “何城主被监视,怎么会这样,如此一來,该怎么继续查。”龙婉清担心道。

  “还记得先前的精灵吗,何城主也有一份资格贴,或许,我们可以在银月海上询问。”古海沉声道。

  龙婉清点了点头。

  二人回到了晓月山庄,刚好,流年大师和上官痕也回來了。

  “上官痕,你们此次出去,一路还顺。”古海笑道。

  “皇上,我们追踪到了银月海,银月海中,有玄武至尊的蛇头,一整个头,我若能得到它,我就能达到元婴境了

  53a3。”上官痕带着一丝激动道。

  “哦,又是银月海。”古海微微一怔。

  “是,而且我们还看到了罪龙,就是上次北海,安公子带去围猎玄武的那些罪龙,它们就在银月海,堵住了我们的路。”上官痕皱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