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二十八章 霸气侧漏的墨亦客
  银月山庄…

  老庄主坐在凉亭之中,轻轻弹奏着那已经枯朽如腐木般的古琴,琴音一出,四周山谷之中,草木一片枯黄,朦朦胧胧间似乎有着一道道云气凝聚成一个个模糊的身影一般。

  陡然间,枯黄的山林之中,冒出一丝翠绿之色,似一股新的生机,冲破**的环境,逆境重生一般。

  “嗡…”

  但,那股翠绿还沒壮大,四周枯黄山林转眼就将其又埋沒了。

  “呵呵,无缘再进,大限将至,或许这也是一种解脱吧…”老庄主微微一丝轻笑。

  琴音缓缓停了下來,老庄主沒有一点气恼,扭头看向身后的云默。

  “怎么,今天城里又出事了?”老庄主笑道。

  “庄主让我关注古海的情况,今日,不,就连现在,古海也还在赌斗之中…”云默苦笑道。

  “赌斗?斗琴?”老庄主疑惑道。

  “不,斗棋…”云默古怪道。

  接着将所知道的描述了一遍。

  “棋?哈哈哈哈哈,好一个棋…这古海,还真让人意外啊…”老庄主笑道。

  “庄主,这古海來历颇为蹊跷,好生诡异…”云默皱眉道。

  “诡异才好,诡异才有意思,我大限将至,魂飞魄散前,能遇到这古海,也是一个运气,带着这记忆,我去阴间也不寂寞…”老庄主笑着说道。

  云默却是皱皱眉头道:“庄主,你,你若是走了,我银月山庄怎么办啊?”

  “银月山庄?不是都交给你了吗?我若身死,你就是新庄主,沒人敢阻拦…”老庄主郑重道。

  “可是,庄主,银月山庄沒有你不行的…”云默担心道。

  “痴儿,有什么不行的?银月山庄,原本就是你的祖上开创的,我只是代师尊管理而已,我的师尊,也就是你的曾祖,可惜,你家族凋零,到了你这一代,只剩下你一个了,不过,你就是正统,沒人敢不承认的,放心,所有银月山庄弟子都会听你的…”老庄主劝道。

  “可是………”

  “你埋怨我将最后一口天琴‘勾陈’送出去了?唉…痴儿,我送出去,也是为你好,你沒有能力守得住它啊…我一旦不在了,勾陈必将成为银月山庄的祸端。可我送出去了,却成为银月山庄保护伞,大乾圣上欠我银月山庄一口天琴的人情,吕阳王也欠银月山庄一口天琴的人情,接下來又将有人欠我们人情,我这是为你们好,你们太弱了,人情才是保护你最重要的东西…”老庄主微微一叹道。

  “我沒有…”云默摇了摇头道。

  老庄主微微一笑道:“云默,天琴,对于外人來说是高不可攀的东西,可是,对银月山庄來说,高不可攀吗?这四口琴,都是你先祖造的,你体内流着他们的血,他们能铸造,你就不能铸造吗?你虽然在音律上未必有多大天赋,但,你铸造琴,比任何人都要精细,云默,不要在意勾陈,待以后,我希望你能够精益求精,努力造出新的天琴…”

  云默摇了摇头道:“庄主,对于‘勾陈’,我沒有在意,我也坚信总有一天,我也能造出的,只是,庄主,你明明可以活下來的啊…”

  “活下來?”老庄主脸色一冷。

  “是啊,你可以的,琴棋书画,琴道不同其它,琴道可以夺天地造化,你可以借着琴道一直活下去的………”云默叫道。

  “住口…”老庄主眼睛一瞪道。

  云默面色一僵。

  “你那是邪道,琴道就是琴道,天地正道,至正之道,你不要学那些‘寿师’,寿运神文灵?哼,修寿者排在了首位,可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他们就是邪道,邪魔妖道,他们几个又好下场的?整个天下,寿师还剩下几个了?他们那是取死之道,最终只留下神魂俱灭,天怒人怨。你想学他们?”老庄主瞪眼道。

  云默咬着嘴唇,眼睛微微红了起來:“庄主待我如父母,可云默不想庄主魂飞魄散…”

  “痴儿啊,人总有一死的,唉…”老庄主微微一叹。

  -------------

  墨大人带着一群人快速的來到本街第一琴楼。

  在一路上,棋楼的员工将所知道的古海一切都描述了一遍。

  “哦?一品堂水舵主?七十万上品灵石,翻手掷出,只为救一群后天境?接着开设本街第一琴楼,不到两个月,挤垮天下第一琴楼?一个奇形乐器,日进斗金?”墨大人皱眉思索道。

  “是的,安少爷、姜天毅大掌柜,一直努力竞争,可是根本竞争不过…”那棋楼员工恭敬道。

  “扣点模式,精彩绝伦,优胜劣汰,当然竞争不过,这古海,的确是个人才,不,是个天才…”墨大人眼睛一亮道。

  “啊?”

  墨大人可不管别人的反应,而是缓缓的踏下了仙鹤车,有着下属开道,将四周人山人海的修者挤开,缓缓向着内部而去。

  “啪…”

  “承让…”古海的声音从内部传來。

  “好样的,古大师,下死他,哈哈哈哈…”

  “安少爷,快,快,第七个产业,快给古大师啊,你还剩下一次机会了…”

  “哈哈哈,还剩下一局,不知道安少爷还有多少产业可以赌啊?”

  ……………………

  ………………

  ……

  四周众人一片叫好。

  人群内部传來安少爷的辱骂之声,姜天奇悲愤之声。

  墨大人身形一顿,看着四周大叫中的人群。眉头微微皱起:“人心所向啊?安少爷啊,遇到这样的对手,你注定沒有赢的机会了…”

  “呃?大人,听说还有一局…”一个下属小声道。

  “还有一局?他已经输了,何來一局?哼,王爷的产业都给他败光了…”墨大人冷声道。

  缓缓的,墨大人走到人群尽头,走到大量将士拦截之处。

  墨大人出示一个令牌。一个小将快速将令牌送到城主何世康之处。

  何世康看到令牌,脸色一变,顿时扭头过來。刚要开口,墨大人却是轻轻摇了摇头。

  “去,请那位先生过來,客气点…”何世康小声对着小将交代道。

  “是…”

  墨大人被悄悄的带到了何世康不远处,其它属下,让他们留在了外围。

  此地太乱了,很多人根本沒有注意到何世康身旁又多出了一人。

  但,远处一个小阁楼上,司马长空却是双眼微眯:“墨亦客?”

  墨大人静静的看着场中。

  最后一盘棋,古海仅仅落了三子,就瞬间解开了。

  三子?仅仅三子?

  “多谢安公子…”古海起身笑道。

  “不可能,不可能,我精心准备的残篇,二十八天地纵横棋局中悟出來的,怎么被破了,不,不…”姜天奇已经疯了。

  “给我去死…”安少爷恼羞成怒,一掌打出。

  “噗…”姜天奇被一掌打飞,一口鲜血喷出。

  “安少爷…”姜天毅等人担心的叫着。

  “吕安,你就这么输不起吗?愿赌服输,输就输了,这些产业,都归本街第一琴楼了…”龙婉清挡在古海面前,瞪眼喝斥吕安。

  古海拉开龙婉清,这时候,可不想躲在女人后面。

  “安少爷,你要教训这不懂事的属下,请回去教训,这里是我本街第一琴楼。不是你家…”古海冷冷的说道。

  安少爷此刻已经躁狂了,不是我家?

  “什么狗屁本街第一琴楼?來人,给我将它拆了…方铭侯,给我拆了本街第一琴楼,给我将它夷为平地…”安少爷红着眼睛一声咆哮。

  不远处墨大人双眼一眯,准备阻止。

  但,安少爷身后的那身背金丹的下属,动作太快了。

  “喝…”

  一声大喝,踏步间,一道巨大的金色刀罡向着本街第一琴楼斩去。

  浩大的力量,一瞬间卷起一股风暴一般。

  “不好,他们要毁了本街第一琴楼…”

  “快去阻止,不行,快帮古大师…”

  “來不及了,來不及了,这人是元婴境…而且还是巅峰的元婴境…”

  ……………………

  ………………

  ……

  四周修者一片惊呼。可谁也來不及救了。

  本街第一琴楼,就这样被毁了吗?

  安少爷红着眼睛,四周修者躁动,一众将士堵住百姓,眼看就要毁了本街第一琴楼了。

  龙婉清、沐晨风面露焦急之色,古海却是冷冷一笑。

  却是此刻,本街第一琴楼之处,陡然冒出滚滚云雾。

  云雾一出,从内部传來一声大喝:“力拔山兮气盖世…”

  一声大喝之下,陡然间,云雾中凝聚出一柄方天画戟,方天画戟轰然对着方铭侯的金刀斩去。

  “轰~~~~~~~~~~~~~~~~~~~~~~~~…”

  一声超级巨响,一股暴风瞬间席卷四方。

  在所有人瞪眼的目光之中,方铭侯的金刀被挡下來了,并且,强大的力量,轰然反撞而去,瞬间将方铭侯撞入原天下第一琴楼。

  “轰隆隆…”

  原天下第一琴楼轰然崩塌而下。

  “什么?”安少爷脸色一变。

  “这是,这是?”在地上吐血的姜天奇瞪眼惊骇道。

  “哦,这是‘二十八天地纵横大阵’,最近灵石赚的多了,我也布置了一个加强版的…”古海微微一笑道。

  “二十八天地纵横大阵?不可能,不可能的…你怎么会二十八天地纵横大阵?”姜天奇瞪眼吼叫道。

  “我先前跟你们说了,二十八天地纵横大阵不算什么,可你们就是不信,澳门赌博网站:我也沒办法…”古海摇了摇头叹道。

  “你会二十八天地纵横大阵?你早就会了?你不早说,你不早说…噗…”姜天奇再度一口鲜血郁闷的吐了出來。

  自己引以为傲的二十八天地纵横棋局,原來只是古海玩剩下的?你不早说?你怎么不早说?

  姜天奇绝望了。

  安少爷却是瞪大眼睛。方铭侯的实力,安少爷是知道的,可是,这大阵居然全部挡下了了?姜天奇先前一直得瑟的二十八天地纵横棋局,原來古海早就会了?怎么会这样?

  “安少爷,适可而止了…”古海淡淡道。

  “混账,那些产业是我爷爷的,古海,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不会放过你的,何世康,给我将古海拿下,给我将他拿下,我要抄了他的家…”安少爷面露狰狞的吼道。

  吼叫中看向城主何世康,却看到何世康站在那不动,而旁边一个灰衣老者,却是面部冰冷的看着他。

  “啊?墨先生,你怎么來了?”安少爷脸色一变,一个激灵。

  “呵,安少爷还记得我呢,安少爷好大的能耐,将王爷的产业,一个个的败,爽快吧?”墨大人冷笑道。

  “啊?墨先生,你听我说,都是古海,他骗了我们,对了,墨先生,你棋道也是极强的,你还下过二十九天地纵横棋局,你一定能赢他,一定能赢回來的…”安少爷带着一股兴奋的跑了过來。

  “啪…”

  墨先生却是陡然一巴掌打出。

  这一巴掌很轻,却又极响亮。

  轻,那就是一个普通的巴掌,响亮,那是因为一巴掌过后,街道上所有人都静了下來,倒抽一口冷气。

  这什么人啊?这么牛逼?那可是安少爷啊,吕阳王的嫡孙,就这么一巴掌就抽过去了?

  “你,你,你敢打我?我是,我是………”安少爷捂着嘴巴瞪眼看着墨先生。

  “王爷的嫡孙?呵呵,你信不信,只要我对王爷说一声,你就不是嫡孙了,就是你父亲,也别想做嫡子了?你的伯父、叔父中,一大群的拍手称快?”墨先生冷冷的说道。

  捂着嘴巴,安少爷一个激灵,对着墨先生看了看,咬了咬牙,最终低下头來。

  不远处,龙婉清小声对着古海说道:“这是吕阳王手下第一谋士,墨亦客…吕阳王极为看重…”

  “看出來了…”古海苦笑道。

  一巴掌抽的安少爷沒有脾气,已经可见其在吕阳王阵营中的地位了。

  “墨先生,我,我是做错了,但,你能赢回來的…”安少爷捂着嘴巴,小声客气道。

  “看來你还是沒有吸取足够教训啊?我是不会帮你去赌博的,哼…”墨先生冷冷的看了一样安少爷。

  安少爷脸色一僵,满眼委屈。

  “呵,看來我要跟王爷提提了,家族学堂里的那些老师,都是废物吗?居然教出了你这么个东西?学堂老师沒教过你赌术吗?”墨先生冷声道。

  “赌术?啊?墨先生,你说古海他出老千?”安少爷瞪眼惊讶道。

  “啪…”

  墨先生再度一巴掌抽下。

  四周静悄悄一片,安少爷捂着两边的嘴巴,惊骇的看向墨先生。

  “哼,赌术?是教导你们以后遇到赌局后所要防备的知识,第一课,就是十赌十输…不可以轻易涉赌…第二课,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设赌,必须要了解对方情况,才可以…你知己知彼了吗?

  你知道古海情况吗?就敢设赌局?

  我沒看过你这样设赌的蠢材,自己做庄家,居然输了个精光?你还好意思提赌?

  知己知彼,你不知道古海情况也就罢了,你连自己的情况也不知道?

  这姜天奇的棋道,你以为他就天下无敌了?随便找人设赌?”墨亦客冷眼道。

  “我…”安少爷张张嘴。

  “姜天毅…”墨亦客看向不远处姜天毅。

  “在…”姜天毅畏惧道。

  “你们好大的胆子,以王爷名义设赌,你们想陷王爷于不义?”墨亦客瞪眼道。

  “我……我………”姜天毅苦涩道。

  “墨先生,是我将这些产业输出去的,不能真就这么丢了吧?”安少爷畏惧道。

  墨亦客探出右手。安少爷双手顿时捂着嘴巴,不敢说话。

  “哼,你不要脸,王爷还要脸呢,输了就输了,你还想强抢不成?”墨亦客瞪眼道。

  “啪…”

  又是一巴掌打在了安少爷的脸上。

  “打得好…”

  “墨先生打得好…”

  “丢王爷的脸,就该打…”

  ……………………

  …………

  ……

  四周修者顿时笑了起來。

  虽然一开始看起來比较突兀,可是,打着打着,众人也习惯了。看着安少爷被墨先生打,众人一阵大快人心。

  从废墟中走出來的方铭侯,惊讶的看到了墨亦客,脸色一肃,极为恭敬的站到一边,不敢上前。

  “姜天毅,我之前可是很看好你的,才将银月城的事宜托付给你,你就给我搞成这样?”墨亦客冷眼看向姜天毅。

  “请先生责罚…”姜天毅跪下,苦涩道。

  “你哪里做错了,你现在知道了?”墨亦客冷冷的看向姜天毅。

  “行有行规,我从一开始,就不能任由安少爷在天下第一琴楼肆意妄为…接着,一错再错…沒有及时劝阻安少爷…”姜天毅苦涩道。

  “哼,你还有救,还知道行有行规,种恶因,得恶果,我在早前就对你说过,不得踏入圈外,你还真是好记性啊…”墨亦客冷冷道。

  姜天毅跪在地上,不敢开口。

  墨亦客发了一顿火后,扭头看向古海方向。

  “墨亦客,见过一品堂主,见过古先生…”墨亦客的表情瞬间变的温和了起來。

  龙婉清微微一怔道:“见过墨先生…”

  古海点了点头。

  “古先生,安少爷年少轻狂,不太懂事,在下代他们给古先生陪个罪…”墨亦客对着古海微微一礼道。

  对古海行礼?

  四周众人瞬间惊呆了,这墨先生一來,就霸气侧漏的甩了安公子几巴掌,如今却是对着古海行礼?

  古海也是微微一怔道:“墨先生客气了,不需要如此…”

  “应该的,在下也只是向古先生表达一个态度,吕安他们的行为,并不代表王爷府的行为,王爷对古先生这样的人才,可一直都是求贤若渴的,在下不才,只是想交好古先生,诚邀古先生能一起共事…”墨亦客微微笑道。

  龙婉清瞪大眼睛看着墨亦客,这什么情况?这是挖墙脚吗?

  这刚刚见面,就想要帮吕阳王招募古海了?

  不远处小阁楼上。司马长空双眼一眯:“这墨亦客,不愧为吕阳王的第一谋士,瞬间就看出了古海价值,想要替吕阳王招募麾下?下手还真快啊…”

  四周无数修者茫然的看着这一幕,跟不上这节奏啊。刚才还拼个你死我活,转眼就开始礼贤下士了?

  古海也是茫然的看向墨亦客,继而苦笑道:“墨先生说笑了,如今局面,墨先生这不是徒劳吗?此话休要再提了…”

  “不,不,古先生不知道王爷对人才的态度,只要古先生愿意入王爷府,这安少爷?呵呵,他就不再是王爷的嫡孙了,而是普通王孙,古先生不用担心他给你带來困扰…”墨亦客说道。

  一旁安少爷脸色一变,露出惊恐之色。

  四周一众修者,一片哗然,这墨先生这么大权力?嫡孙?那是吕阳王孙子中地位最高的,若吕阳王仙去,嫡子继位,嫡子仙去,这嫡孙继位的啊。

  墨先生说将他名分下掉,就下掉?

  ps:又多了一个盟主,观棋欠的债越來越多了…多谢,多谢…

  小说网,!r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