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二十五章 琴?棋?
  这是第二更——

  本街第一琴楼之外。

  无数修者聚集,整条街都被围得水泄不通。

  “无耻的天下第一琴楼,自己倒闭了,还看不得本街第一琴楼做生意。”

  “都是那个安少爷,他是吕阳王的嫡孙,他让城主调兵來的。”

  “太无耻了,王爷的脸都被他丢尽了。”

  “做生意做不过古海,就想到用官府來查封,他们就这点手段吗。”

  “古先生不久前刚救了我们大家,如今就眼睁睁看着古先生的产业被查封吗。”

  “城主,你这是为虎作伥。”

  …………………………

  ………………

  ……

  四周无数修者气愤无比的叫着。

  街的中心,此刻大量军队环绕,将本街第一琴楼围在中央,四周修者不得靠近。

  在本街第一琴楼门口。

  此刻大量一品堂弟子面露焦急之色,手抓弓箭,对峙要闯入琴楼的一群安少爷属下。

  而古海带來的一众大瀚官员,此刻却是极为镇定一般。

  一众后天境的大瀚官员,指挥着一众木舵弟子,将门口堵住,不允许任何人进出,冷冷的看着对面昔日天下第一琴楼之处。

  天下第一琴楼倒闭了,被打砸一空,但这些天也收拾干净了。

  天下第一琴楼的门口处,军队守候。

  最中心处,两个座椅。

  一个坐着安少爷,安少爷敲着腿,喝着清茶,冷眼看着对面焦急的一品堂弟子,身后站着身背金刀的属下,还有姜天毅等人。

  另一张座椅之上,却是坐着一个虬须大汉,一身华服,冷冷的看着四周。

  “滚开,滚开,这块地,这栋楼,是我们的。”一众安少爷的属下呵斥道。

  这群属下不是旁人,正是古海踏入天下第一琴楼时的三千弓箭手。

  此刻,三千弓箭手驱逐着一众一品堂弟子。

  一品堂弟子挡在前面,也抓出弓箭,对着对面,阻止着一众安少爷属下闯进來。

  两方争执的不可开交。

  一众大瀚官员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本街第一琴楼外,一片混乱,安少爷却是极为惬意一般,也不着急冲击本街第一琴楼,而是好似在等着古海一般。

  不远处,一座小楼之上。

  司马长空远远的看着混乱的中心,嘴角露出一丝轻笑。

  “安少爷,还真是跋扈的可以啊,看來,此行颍州,可以轻松很多。”司马长空摸着自己的古琴笑了笑。

  “大人,城主何世康,听候安少爷调令,还是他已经听候吕阳王调令了。”一个下属小声皱眉道。

  司马长空双眼微眯道:“何世康,大乾天下的每一城之主,都需要圣上允可,方可为城主,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他若敢为别人的家奴,那也是取死之道。”

  “是,不过此次如此隆重,古海的本街第一琴楼,怕是招架不住啊。”

  “或许呢。”司马长空微微笑道。

  远处,依旧一片混乱之中。

  “古先生來了,快让开,让开一条路。”

  “古大师,你只要开口,在下助古大师讨还公道。”

  “古大师,小心这群恶棍。”

  …………………………

  ………………

  ……

  四处传來一阵喧闹之声,受古海之恩,此刻自然纷纷站在古海一边,吵骂着内部的众人。

  “哼。”安少爷一声冷哼。

  一旁银月城主却是气定神闲,喝着一口清茶。

  虽然四周人山人海,但,古海的飞鹤车一到,两边快速让出一条道路來,供古海到了最中央。

  到了近前,众人下了仙鹤车。

  古海正要付钱。

  “不用,不用,古先生你忙,我哪能收你的钱啊。”仙鹤车的老板顿时拒绝之中。

  古海微微一笑,一枚上品灵石丢入其车内。

  “唉,古先生,你不要这样,我,我…………。”仙鹤车老板顿时不知说什么。

  可古海一行已经走入里面。

  古海一來,四周修者的声音都静了下來。

  本街第一琴楼处的争斗也停止了。

  “堂主,舵主,古舵主。”一众一品堂弟子恭敬道。

  一众大瀚官员对古海也是恭敬一拜。

  古海看人都沒事,也放下心來,点了点头。

  不远处,安少爷却是微微一阵冷笑,好似一直在等候着古海一般。

  一旁的城主何世康却是缓缓站了起來。

  “下臣何世康,见过一品堂主。”何世康看着龙婉清,郑重道。

  “何叔叔,你这是干什么,带着大军,來围我一品堂产业。”龙婉清却是眉头一挑道。

  何世康微微苦笑,摇了摇头道:“不,此次只是受安少爷之邀,來主持一场产业纠纷之案。”

  “产业纠纷。”古海微微皱眉的走上前來。

  “这位是古先生,昔日一起《悲怆》救我一城之名,本官还沒來得及感激,真是英雄出少年啊。”何世康看着古海笑道。

  “少年,不敢当,只是不明白城主这是何意,我的店,有什么产业纠纷。”古海疑惑道。

  城主语气还算客气,古海自然也不会翻脸,疑惑的看向城主。

  “产业纠纷,哈哈哈哈,古海,你这店是我的。”安少爷却是忽然开口道。

  缓缓的,安少爷站了起來,四周一众下属紧随其后。

  “哦。”古海双眼一眯。

  “安少爷,天下第一琴楼内,是你的地盘,怎么,如今银月城内,这大乾天朝的城池,也变成你的地盘了。”古海冷笑着看向安少爷。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大乾天朝的城池,只能是大乾圣上的,谁敢当着所有人面说这是自己的,就是吕阳王也不敢,安少爷自然也不敢在此公共场合大放阙词。

  “哼,古海,我沒功夫和你们多废话,你占了我的地了,叫你的人,马上滚开,你这琴楼,是我的。”安少爷冷声道。

  “哦,是你的,安少爷,话不可能乱说。”古海疑惑道。

  “乱说,哼,你是从他手中买下此地,此楼的吧。”安少爷指向不远处一人。

  那人战战兢兢的老者走了出來,有些不敢看古海。

  这时,一个大瀚官员走了过來:“老爷,我们当初买下此商铺的时候,就是从这老者手中买下的,并且去官府登记造册了,而且还交了过户费用,一切手续的单据,全部在我们手上。”

  古海微微皱眉的看向城中何世康。

  “不用看城主了,你们那份过户单据是假的。”一个声音从安少爷身后传來。

  却是缓缓走出一个胖胖中年男子,容貌和昔日天下第一琴楼的大掌柜姜天毅有些相像。

  “哦,阁下是。”古海疑惑道。

  “鄙人,银月第一棋楼掌柜,姜天毅大掌柜是我哥,我叫姜天奇。”胖胖的中年男子微笑道。

  “银月第一棋楼,掌柜,原來也是姜掌柜,怎么,我这本街第一琴楼,和你也有关系。”古海疑惑道。

  “那是当然,因为这老头,昔日已经将这商铺卖给我了,并且已经在官府登记造册了,我也交了过户费用,一切手续的单据,全部齐全,所以说,你这琴楼,是我的,我可是花了钱买的。”姜天奇冷笑道。

  四周,听到姜天奇话的修者们,尽皆微微一怔。

  “什么,一房两卖,那老头一房两卖。”

  “不可能啊,一房怎么可能两卖,官府登记造册是假的吗。”

  “是安少爷,他买通房屋买卖等级处,造假,目的只是为了抢夺本街第一琴楼。”

  “太无耻了。”

  ……………………

  ………………

  ……

  四周众人骂骂咧咧。

  “何叔叔,这是怎么回事,一房两卖,这怎么可能,我们当初登记交钱的时候,可沒人说过。”龙婉清皱眉道。

  何世康微微一阵苦笑道:“事实的确如此,姜掌柜当初先买了这处地方,而你们是后买的,这老头一房两卖,的确要给予重罚,我这次來,也是秉公办理。”

  一房两卖。

  古海看向安少爷,露出一丝轻笑道:“安少爷,你还真是处心竭虑啊,抢夺我这琴楼,可是,你可知道,最多只是这块土地,我天下第一琴楼只要招牌还在,在别的地方,我可以随时再度开业。”

  安少爷却是露出一丝轻笑,走到近前,低声道:“我知道,可我无所谓,今天,你们就要搬走,你不是重新开业吗,不需要装修,哈哈哈哈,今天抢你这个商铺,你们装修一个月后,重新开业的时候,我再來抢一次,你信不信,我让你的琴楼,一直开不下去。”

  安少爷的声音很低,低到四周修者根本听不到。

  只有龙婉清听到了,双目一瞪怒道:“你,吕安。”

  古海却是探手一拉龙婉清,阻止龙婉清的怒火,扭头看了看城主。

  “何城主,你今次來,主持公道,不知是何公道。”古海沉声道。

  “国有国法,行有行规,这个商铺,是先卖给姜掌柜的,自然要给姜掌柜,至于你们买这商铺的钱,我会帮你追查,如数退还你的。”何世康郑重道。

  退商铺钱,关门歇业。

  古海脸色阴沉,安少爷却是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姜掌柜也是得意的笑着。

  一群人虎视眈眈,甚至将城主府大军都带來了,就是要驱逐本街第一琴楼。

  “当然,我也可以再给你一条路。”安少爷冷笑道。

  “哦。”古海皱眉道。

  一旁姜天奇掌柜走了出來道:“我这是一份买这商铺的合同,连同一切手续单据,古先生若是不嫌弃,你我可以赌斗一下。”

  “什么赌斗。”

  “你若是赢了,我这买卖合同给你,这个商铺我也不要了,算是你的,可你要是输了,马上滚出银月城,永

  9713

  不许回來,如何。”姜天奇掌柜冷笑道。

  “我赢了,可以继续开业,你赢了,我就离开银月城。”古海凝眉冷声道。

  “古海,你别听他们,我沒看出这么厚颜无耻的人,我马上写信给监察御史,我要监察御史來查查,这银月城还是圣上管辖的了吗,如此颠倒黑白,陷人绝境,还有,这银月城军队,是大乾军队,还是他吕阳王军队。”龙婉清愤怒道。

  何世康脸色一沉。

  安少爷却是露出一丝冷笑。

  就是因为考虑到明面上的交代,才这么麻烦找人來下套,伪造买卖合同,否则,以自己性子,早就就将本街第一琴楼毁了。

  “你想赌斗什么。”古海沉声道。

  “棋。”姜天奇冷笑道。

  “琴。”古海微微一愣。

  龙婉清也是微微一怔,我沒听错吧,这姜天奇说赌斗什么。

  “不是琴,是棋,围棋的棋。”姜天奇再度强调道。

  “围棋。”古海微微一怔。

  龙婉清也懵了。

  “不错,哈哈哈哈,你以为我还会跟你斗琴吗,你想的美,只有傻子才会跟你斗琴,你想在银月城立足,除非你能斗棋赢我。”姜天奇顿时得意道。

  龙婉清也不闹了,此刻张口愕然的看着安少爷等人。

  此刻,众人一股胜券在握的看向古海。

  悲怆一出,所有人都以为古海是琴道大师,一个强大无比的琴道大师,想赢古海,自然不能斗琴,斗个屁啊,根本赢不了。

  那斗棋吧。

  一般來说,文修者,大多专诸一脉,琴棋书画,只钻其一,古海年纪轻轻,对琴道理解如此透彻,那对棋道,肯定差的一塌糊涂。

  所以才想找古海斗棋。

  “你想和我下棋,哦,我刚才忘了,你说你是银月第一棋楼的大掌柜,也是吕阳王的产业。”古海疑惑的看向姜天奇。

  “不错,棋道、琴道,天壤之别,银月城,以琴修为主,但也有棋修者,鄙人姜天奇,不说银月城难逢对手,但,也是见识过无数棋谱的,不久前,九公子在大乾天朝摆出棋局,我就有幸观摩过,九公子,你知道吗,观棋九子之一,得观棋老人传承之人。”姜天奇冷笑道。

  “呃,九公子,你观摩过九公子的棋局。”古海微微一怔。

  “哼,准确的说,是观棋老人留下的棋局,二十八天地纵横棋局。”姜天奇得意道。

  “你观摩了二十八天地纵横棋局。”古海震惊了,龙婉清也震惊了。

  “不错,虽然还有更厉害的二十九天地纵横棋局,我还沒有资格去看,但,二十八天地纵横棋局,我可是观摩了三天三夜,虽然最终沒能破解,但,也悟透了七八成,哼,古海,你还有机会,你要和我赌斗吗。”姜天奇得意道。

  古海、龙婉清张口愕然,这,这要怎么说。

  安少爷适时冷笑道:“要不,你现在就带着人离开琴楼,重新择地开业,等开业时,我再來祝贺,要不,就是和姜天奇对弈一场,赢了,我们连这商铺一起给你,输了,滚出银月城,你选吧。”

  “是啊,自从观摩过二十八天地纵横棋局之后,我悟出了八篇绝世残篇,古海,你敢和我赌斗吗。”姜天奇冷笑的看向古海。

  古海:“……………………。”

  龙婉清:“……………………。”

  ps:这是第二更,晚上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