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二十二章 悲怆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陡然,一道钢琴之音,横空出世,好似一柄天外來剑,瞬间拦在了两大高手对决的中央。

  “哦?”

  老庄主神色一动,手中停下了抚琴,好奇的听了起來。

  又是一首钢琴曲?不是卡农?

  银月城的钢琴,只有一架,也只有一人会弹,古海?

  古海以钢琴曲回击了?

  老庄主饶有兴趣的听了起來。

  钢琴曲。

  的确是古海弹的,澳门赌博网站:并且开启了扩音阵法。

  沒有意境的曲子,古海本來也不想弹了的,但,龙婉清如今五感在快速消退,难道无动于衷?而且自己的属下们,此刻也是惊恐无比,五感消失之中,难道都要变成废人?

  不管有沒有效,自己努力一下吧。

  思索了一会,古海指头缓缓放在钢琴之上弹奏了起來。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古海音乐一起,四周恐惧的修者们,顿时忽然一静。

  “是古先生弹钢琴?古先生出手了…”

  “古大师,快,冲破悲惨世界,冲破悲惨世界…”

  “古大师,救救我,我不要聋了,我还要弹琴,我不要聋了…”

  …………………………

  ………………

  …………

  四周无数修者焦急而起。

  “哦?”对面的婉儿仙子却是陡然眉头一挑,看向古海。

  但,钢琴曲出,一点意境也沒有,只有曲子,只有一首看起來无比激烈的曲子。

  “不管你曲子如何,沒有意境,如何与我对抗?呵呵,我的对手,你还不够格…老庄主,你还不出手吗?”婉儿仙子眯着眼睛继续弹着悲惨世界。

  “为什么,沒用?古大师的曲子,沒有意境,我的眼睛彻底看不见了,怎么办,怎么办啊…”无数修者绝望的呼喊着。

  不远处一个小院落之中。

  司马长空轻轻拨动古琴,挡住悲惨世界意境的侵袭。

  “老庄主还不出手吗?呵…”司马长空凝眉道。

  可忽然,一段钢琴声传來过來。

  “哦?古海?又有新曲子了?不是卡农?这么激烈?可是,激烈沒用,你的曲子,沒有意境,琴道大师只有融入意境,琴曲才能拥有无边的力量,再激烈的曲子又如何?”司马长空皱眉道。

  司马长空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丝可惜。可下一刻,司马长空微微一怔。

  “这,古海这钢琴曲?不会吧,这是临时新创的?根据这悲惨世界,临时创出应对的曲子?不会吧…”司马长空顿时露出惊讶之色。

  钢琴声不断响起。

  可是,沒有意境,留给无数修者的只有无边的绝望,眼睛慢慢全部看不见了,耳朵也聋的差不多了。

  我可是琴师。

  古大师弹曲,为什么沒有意境呢?为什么沒有呢?

  “好激烈的曲子啊,可是,沒有意境有什么用?乌云压城,悲惨世界啊…这可怎么办啊?”无数修者心中焦急无比。

  银月山庄。

  云默带着山庄弟子弹着古琴,一个个焦急不已。

  “不行了,庄主,请庄主出手,我的耳朵,我的耳朵开始退化了,庄主,要是聋了,我的琴道该怎么修啊?”云默焦急道。

  “庄主,救命啊…”

  “庄主,悲惨世界意境越來越强烈了,我该怎么办啊…”

  ……………………

  ………………

  ……

  一众山庄弟子焦急无比。

  “好、好、好,好曲…好一个不向命运屈服的斗士,好一个即便聋了,也要斗战到底的斗士…”老庄主却是忽然笑了起來。

  “啊?”一众山庄弟子露出茫然之色。

  “第一遍结束了,古海?古海啊,居然临时创出了一首曲子,专门针对悲惨世界的?哈哈,不可思议,不可思议,你们也听听吧…”老庄主笑道。

  说话间,探手微微一拨。

  “嗡…”

  虚空微微一颤。

  陡然,古海的钢琴曲瞬间再度被扩音了起來,扩大到整个全城。

  古海自己沒有发觉,但,整个银月城,忽然全部响起了古海的钢琴声。

  “嗯?”婉儿仙子脸色一变,惊讶的看看对面古海。

  古海察觉不到,不代表婉儿仙子察觉不到,婉儿以琴道大师的实力,对于音域的感应是恐怖的,钢琴曲的声音忽然扩大十倍,肯定不是扩音阵法,而且扩音源來自银月山庄。

  “老庄主?哼,你认为古海的钢琴曲,能破我的悲惨世界?笑话…”婉儿仙子露出一丝不屑。

  沒有意境,再强的曲子也是徒劳。

  银月山庄,一众山庄弟子茫然的看着老庄主。

  “什么?庄主为什么不出手?”

  “我耳朵都要聋了…”

  “这是古海的钢琴曲?沒有用啊,沒有意境啊,有什么用?”

  ……………………

  ………………

  ……

  众人焦急之际。

  云默神色微动,沉默了一下,忽然手中古琴之声一止。

  古海的这首曲子不长,听一遍下來,云默就学会了,缓缓的,云默按照古海的曲谱,自己弹奏了起來。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沒有如老庄主之前那般模拟钢琴之声,而是只用古琴之音弹了起來,一曲弹出,云默脸色一变。

  “好强的斗志…”云默惊讶道。

  一遍结束,云默开始弹奏第二遍。

  第二遍的时候,云默缓缓的闭起了眼睛,在脑海中模拟出曲中的意境。

  ------

  曲中,云默看到了一个意气风发的天才琴师,一个大琴师,大琴师不断创作着自己的曲子,可就在这时,大琴师的耳朵开始聋了,越來越听不见,恐慌蔓延全身。

  大琴师痛苦中描述着此刻的心情:“痛苦已经叩门,它一朝住在你身上之后,永不退隐,耳聋已经成为我的酷刑,我过着一种悲惨的生活,一直以來,我都在躲避着一切交际,因为我不可能和人说话,我聋了…要是我干别的职业,也许我还可以,但是,我是琴师,这是最可怕的遭遇,我的敌人们,又将怎么说?他们的数目可是相当可观…别人柔和说话时,听的模糊,人家高声说时,我痛苦难忍…我时常诅咒我的生命,我的老师教我隐忍,隐忍,多么可怜的避难所,可是我却要和命运抗争…我不服,我不服,我不甘…”

  一种与命运抗争的不屈,随着这一首曲子发泄了出來,大琴师的英雄人格,展现出一个无惧命运磨难的斗士气概…

  面对无尽的磨难、内心的痛苦,音乐本体中,充满了对不幸遭遇的隐忍,对命运的挑战和抗争,对现实的超越和升华,对理想的执着与坚定…

  ----------

  云默好似看到了一个强大的斗士,他超越了现实,摆脱了尘世的困苦,在精神上他是一个胜利者,一个无惧命运、抗拒命运的胜利者。

  云默一遍遍的弹奏此曲,不停的弹奏之中,好似在宣泄心中的恐惧,鼓舞心中的斗意,在抵抗这悲惨世界,抵抗这磨难般的命运。

  嗡…

  陡然间,云默四周好似形成一股强大的意境斗气一般,冲天而上,冲向那悲惨世界的命运乌云。

  在一遍遍的弹奏下,云默感觉自己忽然好了很多,悲惨世界的意境慢慢被抵挡住了?云默的斗意更甚了,更强的斗意冲天。

  而四周,一众银月山庄弟子,学着云默,也开始弹奏这首曲子,沒有意境?那就融入我感受到的意境。

  意境中,有一股蓬勃的生命力,充满对无限、理想的渴望…它已经超越了**上和生活上的种种痛苦、恐惧、忍让和敬畏,它是生命的升华。

  “嗡…”

  一股股斗士之气冲天而上。

  随着弹奏古海的曲子,一个个琴师好似抵挡住了悲惨世界的侵袭一般。

  “我挡住了,真的有效,真的有效…”沐晨风在古海不远处弹着这首曲子,惊喜的哭叫道。

  一旁,龙婉清也学着弹奏之中,不过用的是古琴。

  古海微微一怔,真的有效?有效就好。

  “此钢琴曲名《悲怆》,随我一起弹奏,融入你们意境,一起冲破悲惨世界…”古海一声大喝。

  声音顿时扩散到了全城。

  《悲怆》,昔日地球音乐家贝多芬最巅峰作品之一,准确的说,古海弹奏的是《悲怆》的一部分,《悲怆第三章》,整个悲怆,描述了贝多芬悲惨的人生,在悲惨人生中,耳聋已经是最大的磨难了,但,面对如此悲惨境遇,贝多芬依旧与命运抗争,一股强烈的英雄气概,从这首曲子中喷涌而出。

  《悲怆第三章》,用音乐将人们带出生命的躯壳,冲向那无垠的精神领域…向人们的灵魂中灌注英雄的理想和人格,灌注不服命运的冲天斗意。

  和命运抗争…这是《悲怆》最强烈的主題。

  古海一遍一遍的弹着。

  随着古海弹奏,本街第一琴楼四周,无数琴师痛苦中跟着弹奏了起來,因为琴师们渐渐听出了《悲怆》中的那股斗意。

  那股斗意支撑着琴师们跟着学了起來。

  当弹奏起來之后,琴师忽然发现,这曲子,好似专门针对《悲惨世界》的一般,自己渐渐能够抵挡悲惨世界的意境了,这一发现,让琴师越发兴奋,自己先前的曲子根本不顾了,不停的弹奏悲怆。

  一次次弹奏,一股股斗气随着琴声冲天而上,冲向压城了滚滚乌云。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一个琴师弹了起來,十个琴师也发现妙处,弹了起來,百个琴师跟着弹了起來。

  《悲怆》传遍全城,无数琴师都跟着弹奏了起來。

  一股股斗气汇聚成长河,不断轰击这城上的命运乌云。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

  ………………

  ……

  一开始,只有古海四周的琴师弹奏,紧接着,整条街都在弹悲怆,接着十条街弹着悲怆,百条街弹着悲怆。

  悲怆的就好像病毒一样,快速弥漫向整个银月城。

  求人不如自救,自从发现悲怆的斗意之后,一个个琴师都弹奏了起來。

  比先前的卡农还要强烈,卡农,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未必人人都弹,可如今,为了自救,都纷纷弹奏起了悲怆。

  整个银月城都慢慢笼罩在了悲怆之中。

  婉儿仙子原本冷眼看着古海的。眼神之中,有着一股不屑,毕竟沒有意境的曲子,根本沒有威胁力。

  可一边弹奏悲惨世界,一边听悲怆,婉儿仙子眉头渐渐深锁,这首曲子,太应景了,好像古海临时创的一般,专门针对自己的。

  是,一定是临时创的,他居然如此强大的才华?可,为何他的曲子,一点意境也沒有呢?

  沒有意境,再应景又如何?沒用,根本沒用…

  婉儿仙子露出一丝冷笑。

  可渐渐的,古海身边有人开始跟着弹了起來。

  弹奏悲怆之际,融入了自己的意境,顿时,好似有着一股斗气冲天而上一般。

  “这股斗气?哼,每个人对《悲怆》的感悟不一样,根本不可能每个人都斗意冲天的,斗意有大有小,斗气有强有弱,就算再强,又如何?

  我的悲惨世界,凝聚的悲惨命运乌云,就是你们的命运,就是大海…

  你们这一股股小斗气,只是小溪…

  小溪?小溪能冲击过大海吗?笑话,笑话…”婉儿仙子露出一股冷笑道。

  虽然眼中充满了不屑,但,手中弹奏悲惨世界却是越发凌冽。

  “轰隆隆…”

  天空之中,乌云越來越厚,这是一股命运的压迫,命运要你臣服,你必须臣服。

  银月山庄之外。

  老庄主看一众弟子开始弹奏悲怆,也缓缓笑了起來。

  声音传到了山庄之外。

  山庄外无数來考试的琴道大师,原本也是痛哭流涕的,悲惨的命运,无法接受。

  直到钢琴曲一出,有些好似悟道了一般,开始弹奏了起來,很快,山庄内也传來《悲怆》的声音。

  一众琴道大师也纷纷跟着学了起來。

  斗气犹如小溪?可是弹奏的人多啊…

  随着第一遍弹奏后,对《悲怆》的理解也加深了一层,一股更加强大的斗气冲天而上。

  “轰隆隆…”

  银月城,一亿人,最少有几百万琴师,几千万人都会弹琴。

  好似受到某种信号一般。

  全城会弹的全部弹起了《悲怆》…

  此刻,融合无数琴师的意境,开始向着天空乌云发起了总攻,一条条斗气小溪,汇聚成一条条斗气大河,再汇聚成一道道庞大的洋流。

  巨大的洋流就是全城人的斗志,全城人的斗意,向着乌云盖顶的命运发起总攻。

  “轰…”

  一道洋流冲撞命运乌云,命运乌云陡然一颤。

  “轰…”“轰…”………………

  数条洋流轰然冲击命运乌云。

  命运庞大,我有无限斗志。我有一腔悲怆…

  全城人都在弹奏悲怆,全城人都跟随者古海弹奏悲怆,古海就是领头人,钢琴曲领头,千万琴曲大军随后,所有的琴声,慢慢从杂乱无章变的整齐了起來。

  宏大的悲怆斗志之音,也汇聚成了一片**大海。向着命运大海冲撞而去。

  “用我的悲怆,打败命运的悲惨世界,破…”古海一声大喝。

  融合全城人的斗意轰然再度撞向悲惨世界的命运乌云。

  “轰~~~~~~~~~~~~…”

  乌云陡然猛地一阵剧烈翻滚,差点就要炸开一般。

  “什么?”婉儿现在脸色一变。

  手中古琴一颤,被冲击的差点沒有抓稳一般。

  “再來一遍,一起弹奏《悲怆》,随我一起冲破命运的磨难,随我一起冲…”古海一声大喝。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全城琴师,随着古海一起,强烈的悲怆之音,再度响起,向着天空命运乌云,再度发起总攻。

  ps:感谢大家支持,又一个盟主了,谢谢,明天爆发…

  小说网,!r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