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二十一章 乌云压城
  “叮叮叮………………咚咚咚………………。”

  《悲惨世界》,仅仅从曲目來说,还是极为雄壮的一首曲子,最少古海仅仅听此音乐,就有种昔日地球上交响曲的那种气势。

  以一口古琴,弹出如此大气磅礴的音乐,古海还是第一次听说。

  古琴,还能如此雄壮。

  琴声澎湃,雄壮无比,但,这音乐中却好似有着一股无限的悲伤,一股天地所弃的大磨难好似在折磨着你,折磨你的生活,折磨你的精神。

  五感,在慢慢缺失。

  天渐渐暗了下來,不是乌云盖天,不是夜晚降临,而是你的视觉在慢慢退化,在慢慢消失。

  瞎,即将因为这意境而变得瞎了。

  “我该怎么办,我不能瞎,我不能瞎,不。”

  “谁來救救我,意境,我不要这意境纠缠,谁能帮帮我,啊。”

  “我瞎了,那以后怎么办,以后一直是瞎子吗。”

  …………………………

  ………………

  ……

  无数修者惊恐的呼喊了起來。

  天越來越黑,眼睛越來越瞎,这是一份大恐惧,瞬间让无数修者一阵心中发抖。

  无数修者快速涌向天下第一琴楼,想要阻止琴声继续。

  可是,四周云雾中,婉儿仙子已经消失了一般。

  “在哪里,妖女,你在哪里,出來啊。”四周修者悲惨的呼喊着。

  眼睛渐渐看不见了,更不好找了。

  悲惨世界,琴声继续。

  视觉,不,这只是一个开始,嗅觉、触觉、甚至,甚至听觉,眼耳口鼻舌,五感慢慢的退化之中。

  对于琴师來说,其它四感可以消失,可是,听觉呢,一旦听觉消失,那以后怎么弹琴,自己的琴道就此止步了吗。

  恐慌在蔓延,恐惧在滋生。

  无数琴师,盘膝而坐,抱着自己的古琴弹奏了起來。

  “叮叮叮。”

  琴声意境一出,努力冲击着《悲惨世界》带來的五感消失,可是,自己的意境只能坚持一会,瞬间被《悲惨世界》那大气磅礴的气势冲击的七零八落。

  “天下第一琴楼,我跟你不共戴天。”

  “不,妖女,快停下,天下第一琴楼,快停止。”

  “天呐,我的听觉在减弱,我要聋了,我要聋了,以后怎么弹琴啊。”

  ……………………

  …………

  ……

  惨叫声不绝于耳。

  天琴的效果下,声音充斥了城中四面八方。

  有修者冲天而上,想要毁去天琴。

  但,越是靠近天琴,《悲惨世界》的效果越是强烈。

  “啊。”

  冲上高空的修者,顿时五感尽失跌落而下。

  无数琴师要崩溃了,无数修者要绝望了。

  悲惨世界,在银月城,营造了一个极度悲惨的世界。

  天下第一琴楼不远处的一个小院之中。

  司马长空手中抚摸古琴。

  “叮叮叮叮。”

  手中一抹,一阵琴音环绕司马长空,为司马长空解开了悲惨世界的意境困扰。

  司马长空抹着古琴,冷笑的看着天下第一琴楼方向。

  “妖女啊,妖女,《悲惨世界》,却是好生厉害,你这是想要向银月山庄的老庄主宣战吗,哈哈,天下第一琴楼,这次你们可被妖女害惨了。”司马长空冷笑道。

  司马长空坐在小院中,仅仅只是拨动琴弦保证自己无碍,保证自己的一群下属无碍而已,其他人,司马长空可沒想过去帮助。

  这一次的灾难,太大了,全城都被影响了。

  天下第一琴楼,此刻已经闹翻了,无数修者冲入其中,打砸里面乐器,想要阻止琴声。

  安少爷、姜天毅两人也目瞪口呆。

  “过了,太过了,完了,天下第一琴楼要完了。”姜天毅脸色难看道。

  “婉儿仙子要干什么,她要干什么,给我阻止他。”安少爷气急败坏道。

  “找不到人了,安少爷,婉儿仙子消失了。”

  “给我找。”

  “啊,我听不见。”

  “给我找出來,给我将那贱人找出來,我的眼睛,我的眼睛要看不见了。”

  “什么,大声点,我听不见。”

  ……………………

  ………………

  …………

  灾难在蔓延之中。

  对面的本街第一琴楼之上。

  古海五感也在消失之中,古海也是一阵焦急。

  陡然,眉心空间,天镇神玺猛地一震。

  “轰。”

  古海脑海中一声巨响,天镇神玺震颤之下,好似瞬间将自己体内的意境气息驱逐体外一般。

  一瞬间,古海的眼睛再度明亮了起來,耳朵再度清晰了起來。

  站在露台之上,看向四面八方,街道四方,一片惨烈的混乱,无数修者眼睛慢慢瞎了,耳朵聋了,顿时疯了一般。

  “古舵主,你快弹琴啊,快啊,啊,啊,啊。”沐晨风此刻已经瞎了,惊恐的呼喊着。

  龙婉清一把抓住古海。

  “古海,我不能看不见,我还沒为我娘报仇呢,我看不见,沒人照顾我妹妹了,呜呜呜,古海,我要听不见了,怎么办啊,你去弹卡农,你弹卡农啊,帮我驱逐意境。”龙婉清抓着古海,一脸无助,眼中泪水滑落,悲伤无比。

  “弹琴,可是我只会弹奏曲子啊,澳门赌博网站:沒有意境,无法帮你们驱逐意境侵扰啊。”古海焦急道。

  “啊,古舵主,你说什么,我听的不太清楚。”沐晨风焦急道。

  “古海,快,快去,好不好,快去。”龙婉清抓着古海,也是一片混乱。

  五感丢失,整个人的人生都要完了。

  一股大悲凉直冲城中一亿人的心田。

  古海抓着龙婉清,也是一阵焦急,看向对面,对面无数修者扑向天下第一琴楼,可婉儿仙子已经消失在了四周云雾之间了,只剩下那琴声,那汹涌澎湃的琴声。

  古海眉头微皱。

  “快啊,古海,求求你了。”龙婉清抓着古海,哭的无比伤心。

  “好吧,我试试看,不过,我不知道效果。”古海微微一阵苦笑,缓缓走向前面的钢琴之处。

  缓缓坐了下來。

  龙婉清虽然看不见,但,感到古海到了钢琴边上,也就不敢打扰,坐在一旁恐惧中,焦急等待了。

  对面,云雾之中,婉儿仙子还是能够看到古海的。

  手中弹奏着《悲惨世界》,看到古海坐在钢琴前,婉儿仙子露出一丝轻笑:“弹钢琴,沒有意境的钢琴,再好的曲子,也沒用,你不是我的对手,我的对手是银月山庄的老庄主。”

  转头,婉儿仙子不再理会古海,而是看向遥远的方向,那方向,就是银月山庄所在。

  此刻,银月山庄之外,同样的一幕惊恐、惨叫响起。

  “天下第一琴楼,我日你八辈祖宗。”

  “我的耳朵,我快要聋了,快要聋了,救命啊。”

  “老庄主,救命啊,老庄主,我等五感要失了,求老庄主救我们。”

  “老庄主,悲惨世界,意境太凶猛了,我们根本抵挡不了,老庄主,救命。”

  ……………………

  ………………

  ……

  悲惨的一幕,在此同样发生了。

  一个个琴师原本來考核考到一半,忽然受到这无妄之灾,顿时惊恐莫名。

  快速弹古琴抵挡这股意境,但,婉儿仙子的意境太强了,摧枯拉朽,一路势如破竹,将所有人的琴声意境摧毁干净。

  只剩下悲惨世界的意境了。

  银月山庄之中。

  无数弟子此刻也是焦急无比,快速聚于内部一个广场之上。

  在云默的带领下,所有人一起弹奏一首曲子,所有人的意境,连成一片,抵挡着來自悲惨世界的意境。

  悲惨世界,凶猛的犹如**大海席卷而來一般。

  云默带着一群山庄弟子不断意境抵挡,犹如**大海上的一叶扁舟,无比危险,一次次差点被悲惨世界冲击的船翻人亡。

  一个个脸色无比难看,一个个焦急无比。

  “庄主,我们坚持不了多久了,这悲惨世界,太恐怖了,庄主,怎么办,怎么办。”云默焦急的叫着。

  不远处,小凉亭之中,老庄主依旧轻轻擦拭着自己古琴。

  缓缓抬头,看着天上,一道道琴音直冲而來。

  别人受到影响,老庄主好似沒有受到影响一般。

  天上慢慢堆积着乌云。

  随着悲惨的意境不断积累,悲惨的情绪不断增加,天空,慢慢被乌云覆盖了,好似悲惨之气的聚集一般。

  琴声越久,乌云越厚,那是一种意境乌云,好似悲惨的命运压來。

  压在所有人的心中,压在整个银月城的上空。

  “悲惨世界,这是冲我來的啊,哈哈,她的徒弟吗,天资好高的徒弟,一曲《悲惨世界》,断人五感,比形体杀人更加可怕,悲惨,好一个悲惨世界。”老庄主看着天空滚滚乌云笑道。

  “庄主,我等快要坚持不住了,还请庄主出手。”云默在后方焦急的叫道。

  老庄主看了看远处,隔着无限距离,遥遥望向天下第一琴楼处的婉儿仙子。

  而婉儿仙子隔着无限距离,也看着银月山庄。

  好似两大绝顶高手,在遥遥相望,生死对决一般。

  婉儿仙子一边弹琴,一边露出一丝冷笑,好似等待着老庄主出手一般。

  老庄主缓缓将古琴放平了,探手轻轻抚摸上琴弦,准备出手之际。

  “当,当当

  46e3

  style=background-image:url(/img/1436519691179/32846786/-1225036092794674959png)>当当,当当当当………………。”

  陡然,一道钢琴之音,横空出世,好似一柄天外來剑,瞬间拦在了两大高手对决的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