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二十章 悲惨世界
  “嗯?”

  无数修者抬头望天。

  却看到天下第一琴楼上空,陡然乌云密布,密布的乌云缓缓变形,化为一口古琴形状,一口乌云状的七弦古琴。

  “这是?”安少爷眉头一挑,惊讶道。

  “这是凝‘天琴’,婉儿仙子的琴道,已经到这个程度了?”姜天毅露出一丝惊讶之色。

  “天琴?天琴一出,婉儿仙子的弹奏,会借着这口天琴,将意境无限放大,放大到整个全城?”安少爷眼睛一亮。

  “凝天琴者,都非等闲之辈,这婉儿仙子有些超过我的预计了…”姜天毅神色复杂道。

  “叮叮叮叮………”婉儿仙子猛地一波动古琴。

  顿时,一道犀利的琴声传出,同一时间,高空上的那口乌云状‘天琴’,琴弦跟着婉儿仙子的古琴一样,忽然波动而起,强烈的声音,一瞬间直冲四面八方,比之古海的扩音阵法还要厉害,一瞬间,穿透了整个银月城。

  “嗯?”城中无数修者露出疑惑之色抬头望天。

  “今,受天下第一琴楼之邀,向银月城的所有琴道大师,献上一曲我之所创,《悲惨世界》…”婉儿仙子开口。

  天琴模拟出婉儿仙子声带的声音,将这句话传向了整个银月城。

  “天下第一琴楼,这次邀请的谁?这是琴音凝现吗?”

  “天琴,这是传说中的天琴,天下第一琴楼请來了谁?”

  “天琴现,音通天…悲惨世界?是什么曲子?”

  …………………………

  ………………

  ……

  无数修者露出好奇的抬头望天。

  银月山庄之内。

  云默等一众山庄弟子,尽皆脸色一变,抬头望天,因为凝天琴,可不是人人能做到的,那需要一股强大的琴道实力才行。此人是谁?

  众人看看天,看看不远处的老庄主。

  老庄主依旧在轻轻擦拭着自己的古琴,好似根本沒有听到一般。

  天下第一琴楼不远处的一个小院之中。

  不久前,第一个购买钢琴的男子,司马长空,此刻也是在轻轻的擦拭一口古琴,身后站着一群属下。

  “大人,本街第一琴楼的模式,就是如此…暂时还沒有什么变化。”一个下属极为恭敬道。

  司马长空一边擦拭古琴,一边眯眼道:“本街第一琴楼?呵呵,钢琴?卡农?原來一切只为了造势,这古海不简单。要你们查的古海情况,查清楚了?”

  “打听到一点,澳门赌博网站:但不多,此人是一品堂水舵主,只听说,李浩然、丁蕊对因他而死,其它沒多少消息了…好像來自千岛海…”那下属恭敬道。

  “李浩然?呵,难怪圣上会让李神机重掌神机营,原來也有这古海的原因…”司马长空皱眉道。

  “是…”

  “立刻派人,前往千岛海打探古海的消息…”司马长空沉声道。

  “是…”

  交代了下属事情后,司马长空放下古琴,拿起桌上的一叠纸张,其中一部分是钢琴的预售合同,还有一部分却是详细描述的本街第一琴楼的运营模式。

  “还真是个奇才啊…”司马长空看着这些资料,眼睛一亮。

  “叮叮叮……………”

  陡然,婉儿仙子的天琴声音传來,同时伴随婉儿仙子的话语。

  “哦?天下第一琴楼?请这妖女弹琴?悲惨世界?”司马长空却是露出一丝惊讶。

  很快,司马长空露出一股复杂的笑容道:“天下第一琴楼,还真是找死啊,想压下古海钢琴的气焰可以找别人,偏偏找了这妖女?这是自寻死路啊,妖女的《悲惨世界》就算成了,你天下第一琴楼也废了,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婉儿仙子的声音,自然传向了本街第一琴楼。

  巨大的琴楼之中,无数顾客露出一丝意外之色,这是婉儿仙子的声音?很多人好奇的走了出去。

  而古海所在阁楼之处。

  沐晨风有些焦急的闯了进來。

  “堂主,古舵主,天下第一琴楼,又请人打擂台了,这次还是婉儿仙子…”沐晨风担心道。

  “我们知道了…”古海点了点头。

  龙婉清也是露出一丝复杂之色道:“这婉儿仙子不知道什么來历,好似从神洲的南方而來,一路所过,找寻无数人切磋琴道,听说还曾经找过吕阳王斗琴,只是不知结果如何,不过她这一路走來,斗败无数琴道大师,她的名头也越來越大了…”

  在龙婉清描述之际,对面的琴声已经响起了。

  “叮叮叮叮叮…………………”

  古琴拨动,天琴将琴音已经扩散全城。

  “嗡…”

  一瞬间,好似天地都暗了下來。

  “什么?”沐晨风脸色一变…

  不仅仅沐晨风,银月城近乎所有修者都是脸色一变。

  盖因为此刻还是正午时分,可随着琴音响起,忽然间天昏地暗了?

  不对啊,天空沒有什么乌云啊,太阳还当空照着,怎么天就暗了呢?

  “走,去露台看看…”龙婉清焦急道。

  沐晨风第一个冲了出去。

  古海跟着走了出來。

  “哗…”

  果然,此刻银月城四方,一片哗然。

  天昏地暗了?而且越來越暗。

  古海一行站在露台上向着对面望去,果然,婉儿仙子在快速的弹琴之中,琴声悠扬,天空中的天琴不断将意境扩散向四面八方。

  婉儿仙子四周,一道道云雾环绕,若隐若现。

  “叮叮叮叮…………………”

  随着琴声响起,天空越來越暗了。

  “怎么回事?太阳当空啊?”龙婉清疑惑道。

  沐晨风探手一挥,掌心多出一个火球,可是,这火球的颜色却是非常黯淡。

  “不对,不是天变暗了,而是,而是我们进入婉儿仙子的琴声意境之中了…”沐晨风瞪眼道。

  “意境?可是,我们现在还醒着的啊…”古海疑惑道。

  “这是意境和现实结合,婉儿仙子的琴道太可怕了,她把意境搬入到了现实中來…”沐晨风脸色难看道。

  “那又如何?”古海疑惑道。

  沐晨风苦笑道:“那又如何?那你感受到的意境,就不仅仅存在于幻境了,而是一个事实了…比如我们现在,我们现在看到的不是天昏地暗,而是……………”

  “而是什么?”龙婉清追问道。

  “而是我们的视觉,正在退化…”沐晨风额头冒汗道。

  “视觉退化?”龙婉清脸色一变。

  “这是毁人体感,悲惨世界,悲惨世界?毁人体感吗?”沐晨风惊骇的看向对面。

  “停下,别弹了,别弹了…”顿时有修者焦急的向着天下第一琴楼冲去。

  “嗡…”

  婉儿仙子彻底融入雾气之中,渐渐的消失了一般。

  冲上天下第一琴楼的修者们,顿时扑了一个空。

  “人呢?人呢?”顿时众修者焦急的吼叫道。

  “叮叮叮叮……………”

  天空,天琴还在继续。

  无数修者面露惊恐之色。

  “逃出城去,快逃,快逃…”

  “逃不掉的,天琴之音入耳,就断不掉了,会一直跟着你,一直跟着你,除非你破开这意境,否则,一直跟着你…”

  “那怎么办?那怎么办?我的眼睛看到的越來越黑了,我要瞎了?我要瞎了?”

  …………………………

  ………………

  ……

  无数修者惊恐的呼喊着。

  “天下第一琴楼,对,天下第一琴楼请來的琴师,找天下第一琴楼…”

  “姜天毅,姜掌柜,快,快停下琴声,快停下…”

  “天下第一琴楼,你们想害死我们?”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越來越模糊了,要看不见了,怎么办,怎么办啊?”

  …………………………

  ………………

  …………

  无数呼喊声在天下第一琴楼外响起。

  天下第一琴楼之内。

  姜天毅、安少爷尽皆脸色一变。

  “糟了,糟了,安少爷,不能这样下去了,快,快阻止婉儿仙子,民怨沸腾,我们天下第一琴楼要毁了…”姜天毅焦急道。

  “不是你说要给全城人一个记性的吗?婉儿最后会解开意境的…”安少爷摇了摇头。

  “可,万一不解开呢?不解开,这股意境就跟随着别人一辈子,眼睛瞎了?还有什么,还有什么更惨的?”姜天毅焦急道。

  “她这首叫着《悲惨世界》,应该只是刚开始吧…”安少爷皱眉道。

  一瞬间,城中无数修者感受到视觉退化,听着琴声,尽皆露出惊恐、惊怒之色。

  “叮叮叮叮…”

  无数琴道大师开始弹琴,想要用自己的琴道意境抵抗《悲惨世界》的意境,可是,沒用,《悲惨世界》的意境太凶猛了,意境根本抵挡不了。

  沐晨风、龙婉清的视力都在下降,天越來越黑。

  “古海,你快,你快弹琴,快抵挡这股《悲惨世界》的意境,否则,我们都要瞎了…”龙婉清焦急道。

  古海露出一丝苦笑道:“我弹的,沒有意境啊…”

  “怎么会沒有意境,你不是创造了卡农吗?古舵主,快出手吧…我现在相信你是琴道大师了,你快去对抗这《悲惨世界》吧,不然,我们都惨了…”沐晨风焦急的看向古海。

  “可我真的不是琴道大师,只会曲,沒有意境,如何抵抗?”古海苦涩道。

  “啊?不,不可能的,怎么会这样?难道我们都要瞎了?”沐晨风焦急道。

  “我的鼻子,我感觉的我的味觉在失灵,在慢慢失灵?”

  “我的眼睛,好模糊,快要看不见了…”

  “我的声音,啊啊,我怎么怎么,啊啊,要变哑巴了?”

  “耳朵好疼,我的听觉,我,开始模糊了?”

  “五感?悲惨世界,是毁人五感,毁人五感?不,不…”

  ……………………

  ………………

  ……

  银月城中,却是忽然一片惨呼之声。

  《悲惨世界》下,尽显银月城一幕悲惨世界。

  小说网,!r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