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十九章 婉儿仙子
  银月山庄…

  老庄主听着云默详细的描述了本街第一琴楼的盛况。

  “什么?造势?钢琴,还有《卡农》,只是为了给一座琴楼造势?”老庄主意外的看向云默。

  云默点了点头道:“是的,在此之前,谁也不看好这座琴楼,所有人都以为是笑话,直到钢琴曲的出现,所有人才以为是只买钢琴的,可谁会想到,古海是为了造势啊?本街第一琴楼的名声打出去。

  如今人潮涌动,修者争先恐后前來。而城中的乐器店,无不挣破头的想要进驻本街第一琴楼。

  那场面,庄主沒看到,那里的商品,好像不要钱一样。修者们都抢着买啊…

  钢琴是赚钱,但,貌似再赚钱也赚不过本街第一琴楼…

  古海还真是厉害,为了宣传本街第一琴楼,居然创作了卡农这一曲式…”

  “不务正业,朽木不可雕也…”老庄主也是哭笑不得道。

  原本卡农出來,老庄主还怀疑是不是古海创作的,结果,沒过几日,果然沒让老庄子失望,卡农的版本变化,顿时将卡农推向了一个更高的高度,老庄主这才相信是古海创作的。

  可是,如此才华,居然去做买卖?

  原來卡农是为了你的琴楼服务的啊?

  云默苦笑道:“谁能想到呢?对面的天下第一琴楼被打的措手不及,谁会想到古海用了如此运作方式,这种运作方式,还不可复制,除非你也能轰动的全城关注…”

  “天下第一琴楼,这次要栽大跟头了,哈哈哈哈…”老庄主却是渐渐笑了起來。

  --------

  天下第一琴楼何止是栽了大跟头,自从本街第一琴楼正式开业开始,营业额垂直下落,一天下來,冷冷清清。

  看着对面排起人龙的队伍。姜天毅都是一直冷着脸。

  唯一进入天下第一琴楼的,只是在对面买了乐器后,到天下第一琴楼对比一下价格的,价格对比完,二话不说,去对面琴楼又买了一套。

  本街第一琴楼开业十天了,十天下來赚的盆满钵满,九折优惠早就结束,可依旧人声鼎沸。生意火爆。

  商场模式下,古海成本少的可怜。可赚的却是最多的。

  那些进驻的商家非但沒有怪责古海扣点,反而无比感激古海,这十天的销售额,抵得上他们以前一年的了,众商家不断完美自己的乐器,可不想被琴楼解约了,琴楼的原则,只求最好的。你不精益求精,外面一大批商家挤破脑袋要进來呢。

  古海的书房之中。

  龙婉清看着一张写着奇怪符号的纸张。

  “这是什么?”

  “这是阿拉伯数字,用來记账的,你手上的是我们的业绩报表…我以前教给我那群属下的…”古海笑着说道。

  龙婉清茫然点了点头。

  沐晨风这些天看着琴楼里的热闹场面,也是彻底懵了。

  预售钢琴,在沐晨风眼里,已经是抢钱的行业了,可是比起这琴楼來说,预售钢琴算什么钱?毛毛雨啊…

  自己那群木舵弟子,每天在这里忙前忙后,古海每日给出的奖金,让一众木舵弟子心脏一直急跳,一个个更加的卖力了起來。

  一众木舵弟子,好似都要变成水舵弟子了一般。

  本街第一琴楼,如火如荼的开业之中。

  天下第一琴楼之中。

  “啪…”

  安少爷摔碎了手中的茶杯。

  “这十天,只开张了六口古琴?这就是你的成绩?”安少爷郁闷的怒道。

  姜天毅苦涩的摇了摇头道:“安少爷,我现在终于明白古海当时为什么那么轻易的就拿出七十万上品灵石了…”

  “为什么?”

  “他要买下天下第一琴楼…”

  “买下?”

  “是啊,已经买下了,天下第一琴楼的业绩,全部跑他的口袋了,天下第一琴楼,要倒闭了,这样下去,要彻底倒闭了…”姜天毅苦涩道。

  “倒闭?不行,不行,爷爷要是知道我将天下第一琴楼搞倒闭了,一定会打死我的…”安少爷脸色难看道。

  “是啊,天下第一琴楼,是王爷的产业之一,虽然不算最大的产业,但,每年都给王爷带來不菲的军费,若是倒闭了………”姜天毅脸色难看道。

  “那怎么办?我去毁了古海的琴楼…”安少爷冷声道。

  “不行,澳门赌博网站:若是这节骨眼上毁了古海琴楼,我天下第一琴楼的名声也彻底臭了,就算沒了古海,到时也沒什么生意了…”姜天毅脸色难看道。

  “那怎么办?”

  “我们也造势,重拾所有人对我天下第一琴楼的信心…”

  “哦?”

  “请真正的琴道大师來,让他奏曲,让所有人知道,古海那个《卡农》,只是一个玩物而已,根本沒用,琴道不是那样的,我天下第一琴楼的才是真正的琴之大道,要让所有人震撼,震撼到鄙夷《卡农》,以我们的为标准,而我们天下第一琴楼的古琴,才是正统,古琴不是为了享乐,不是便宜就行,而是用來战斗。他古海的琴,只是玩物而已…他便宜沒好货…”姜天毅沉声道。

  “呃?能行吗?”

  “我们要击垮人们对古海琴楼的信心,击垮人们对古海的信心,要以我天下第一琴楼为标准…所以,一定行,一定能行,必须行…”姜天毅郑重道。

  “琴道大师?你不是请过很多琴道大师吗?”安少爷沉声道。

  “那些?那些算什么琴道大师?只能说是弹琴师而已,他们的琴的意境算什么?要请,就要请真正的高手…”姜天毅郑重道。

  “哦?谁?”

  “婉儿仙子…”姜天毅郑重道。

  “她?”

  “是的,我想不到其他人了,此女琴道有多强,想必王爷跟你提过吧,我们要用她击垮古海,击垮本街第一琴楼,击垮所有人对他们的信心…”姜天毅郑重道。

  “请她?可是麻烦,上次來在此弹琴,只是我爷爷请求,她才來弹的一曲,我请她,会不会……?”安少爷眉头微皱。

  “安少爷为王爷的嫡孙,能请动婉儿仙子的,只有你了…所以,天下第一琴楼的存亡,就看安少爷了…”姜天毅苦笑道。

  “好吧…我试试…”安少爷点了点头。

  天下第一琴楼,已经要死了,安少爷也沒有多做停留,马上前往婉儿仙子的住处。

  ----------

  婉儿仙子所在的小院。

  婉儿仙子皱眉的看着安少爷。

  安少爷看到婉儿仙子,眼中却是闪过一丝**,但很快压了下去。

  “安少爷,你让我帮助天下第一琴楼?对付古海?”婉儿仙子盯着安少爷道。

  “只要能压垮古海,你想要什么,我能给你的,都给你…”安少爷一脸肯定道。

  “咯咯咯,我想要什么?安少爷,我上次不是跟你说过吗?我想要你的那块玉佩…”婉儿仙子笑道。

  安少爷眼皮一阵狂跳道:“这是我爷爷给我的,让我时刻带在身上的…”

  “我知道珍贵,所以我才要它啊,而且,我也不能保证一定能压垮古海,毕竟,卡农这首曲子,已经达到我创造之曲中的最高水准了…”婉儿仙子笑道。

  安少爷沉默了好一会,最终点了点头:“你尽全力就行…”

  婉儿仙子深处纤纤右手。

  安少爷有些不情愿的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玉佩的形状,却是一个龙形,翠绿中泛着一丝紫色光晕。

  “啪…”婉儿仙子探手接了过來。

  安少爷看着玉佩被夺,张了张口,一时有些不愿。

  “好了,在天下第一琴楼准备好露台,就和钢琴露台一样高的露台吧,我会竭尽全力的,不仅仅古海,我要给整个银月城长个记性…咯咯咯咯咯…”婉儿仙子的笑声中带着一丝魔性的气息。

  “好…”

  安少爷走了,留下婉儿仙子一个人,手中抓着玉佩,眼中笑出了一丝戏谑。

  “安少爷啊,安少爷,这块玉佩你也敢送给我?咯咯咯咯咯…得來全不费工夫啊…”婉儿仙子露出一丝轻笑道。

  婉儿仙子收好玉佩,转头看向本街第一琴楼方向。

  “卡农?是好曲子,可那又如何?你古海只会弹奏,一点意境沒有,真怀疑这曲子是你窃取别人的,呵呵…真正的琴道,可不是你这样的,整个银月城,能做我对手的,只有银月山庄的老庄主了。

  老庄主?呵呵,我就弹一曲乌云压城,悲惨世界…以我一个人,以我一曲,能不能毁你一城呢?”婉儿仙子露出一丝期待的目光。

  -------------

  第二日。

  天下第一琴楼依旧生意惨淡,但今日,天下第一琴楼却是关上了大门。

  却是在三楼之处,清空了一个露台,和对面摆放钢琴的位置,遥遥相对。

  一些前來本街第一琴楼的修者也发现了一丝惊奇,扭头望去。

  “咦?是婉儿仙子?真的是婉儿仙子…”

  “上次在天下第一琴楼弹琴的时候,我不知道,她弹过就走了…好可惜沒有听到?”

  “天下第一琴楼,请來了婉儿仙子?这是要和古海打擂?”

  …………………………

  ………………

  ……

  无数修者露出好奇之色,远远的停下一切,向着那露台上望去。

  露台之上,此刻被清理的极为干净,旁边放着一个小香炉,淡淡炉香缓缓冒出。一袭白衣,裹着白色面纱的婉儿仙子,缓缓坐在一个蒲团之上。

  面前架着一口翠绿色的古秦。

  婉儿仙子温柔的摸了摸。

  不远处另外一个阁楼之处。安少爷和姜天毅焦急的看着。

  “行不行啊?”安少爷担心道。

  “一个被王爷认可的琴道大师,安少爷,你还要怀疑吗?”姜天毅自信道。

  婉儿仙子眼角闪过一丝傲然的戏谑,用右手小拇指,轻轻的勾起一枚琴弦。

  “叮…”

  一松手之下。

  轰…

  天空陡然一声炸响,婉儿仙子头顶之上,忽然间凭空而來无尽乌云,滚滚乌云,顿时笼罩天下第一琴楼上空。

  小说网,!r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