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十八章 被古海骗了
  银月城终究和别的城池不同,这里住着太多喜欢琴道的人了。

  摇滚卡农超级疯狂钢琴版一出,顿时激起无数人的创出热情。连带着有些冷清了的本街第一琴楼再度变的热闹无比。

  而相对的,天下第一琴楼请来的一众琴师,却是黯然收场。

  天下第一琴楼的生意越发的惨淡,对面的生意却是越发的轰轰烈烈。

  姜天毅、安少爷都是脸色阴沉的看着。

  卖琴?从来都是天下第一琴楼红红火火,和自己竞争的琴楼都是生意萧索,何时变的如此反差了?

  “你请来的这群琴道大师,都是废物吗?古海靠一首卡农,将他们全部打败了?”安少爷冷声道。

  “安少爷息怒,说起来,这古海的确是个商业奇才,他能在最恰当的时候调动顾客的消费积极性,卡农可以改曲,早就可以说了,他却一直憋到了现在,就是为了给我们一个沉重的打击!”

  “那现在怎么办?”

  “老朽从商多年,好久没有遇到过对手了,安少爷不用担心,从商其实和打仗一样,以正合以奇胜,古海以奇胜了一局,但终究还是要正面对抗的,就好似这首卡农,它只是一首曲子,的确,现在很多人热衷,可是,要不了多久,这股新鲜感过去,就没人在意了。到时古海的这个‘奇’也就没用了。

  之前我就跟安少爷提过,古海的琴楼里,没有货啊,他装修好了,没有货卖,有什么用?只会是一个笑话。

  让他蹦跶几天吧,等他的琴楼装修好,我去给他们送上贺礼!”姜天毅冷笑道。

  安少爷压了压心中的火气,钢琴的销售如今的确是如日中天,不宜硬碰。

  “哼,也好,等他琴楼装修好,卡农的风头过去了,我看他琴楼怎么倒闭,哼!”安少爷一声冷哼。

  ------------如姜天毅所料的一样,卡农再怎么流行,历经一个月的不停洗脑,琴师们也相继疲倦了。钢琴的销售也慢慢降了下来,从一开始十个队伍排队求购,慢慢到如今只有一个队伍,甚至有的时候都没人。

  对面,安少爷、姜天毅露出一丝丝轻笑。

  龙婉清却颇为焦急。

  “堂主,不用担心,后天本街第一琴楼就要开业了,钢琴销售,只是其中一个乐器而已,以后还有很多各样的乐器呢!”古海笑道。

  “可是,后天,你卖什么?难道还要整出一个新乐器,然后再预售吗?”龙婉清担心道。

  “谁说我没有东西卖的?到时你就知道了!”古海笑道。

  龙婉清皱皱眉头,点了点头。

  “对了,大师跟着上官痕好像出城了?”龙婉清皱眉道。

  “我知道,我又给了上官痕五十万上品灵石,让他去买些吃的东西!”古海点了点头。

  一旁沐晨风不断的喝着茶,压着心中的震撼。

  钱?这些天多少人猜测,古海到底赚了多少钱?这才一个月啊。他是吞金神兽吗?

  沐晨风知道的,给上官痕就有一百万上品灵石,我去!一百万上品灵石啊,靠自己俸禄,要多少年才能赚回来了啊?

  可古海给上官痕的,只是买吃的。

  那上官痕是吃货吗?这么能吃?

  “古、古舵主,本街第一琴楼装修好了,并且这两天你弹过钢琴后,又向外宣传,邀请全城的人来买各种乐器,可是,你乐器哪里来?”沐晨风不解道。

  “我不是跟你借了一千个属下吗?这些天,他们就是帮我找货源去的。后天看吧!”古海笑道。

  “呃?”沐晨风茫然的点了点头。

  全城都收到了消息,好多修者都清楚古海的情况,一个外来者,真的能顶住天下第一琴楼的压力吗?

  他从哪找来的货源?

  开业会有琴卖吗?

  一条街上,很多店老板都早早的等候其中,想要看着琴楼,是不是今天就成为笑话了。

  早早的,本街第一琴楼外就开始围了很多人了。

  而经过这一个月的等待,天下第一琴楼也慢慢恢复了一丝人气。

  姜天毅大掌柜早早就让人备好了礼物,远远冷笑的看着对面大门紧闭的本街第一琴楼。

  本街第一琴楼的装修风格非常新颖,通体铺设了抛光过后的大理石,四处更是以白色调为主,看上去非常的华丽华贵。

  外界,已经站满了大瀚官员和一众一品堂弟子。

  “吉时到!”

  “噼里啪啦…………!”成串的鞭炮响了起来。

  好不热闹的场景之中。

  古海、龙婉清缓缓走到最前面。

  “剪彩开始!”有大瀚官员喊了起来。

  一整套的开业典礼,看的四周无数修者瞪大眼睛。

  这群土鳖哪里找来的?这什么开业典礼?咋这么诡异?

  这是古海开店的风格,从地球带过来的习俗,看的一众修者一片茫然。

  古海和龙婉清用剪刀剪了彩球。

  “开业!”古海笑道。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澳门赌博网站:本街第一琴楼正式开业了。

  大门轰然打开。

  内部装修,采用的通透性的设计,中央之处,阳光能够照射其中,让里面看起来分外的明亮宽敞。

  “诸位,本街第一琴楼开业前三天,全场一切九折,明码标价,不还价,不赊价,全城最好的琴,我们家最便宜!全城最便宜的琴,我们家最好!里面请!”古海大笑道。

  全场九折?

  很多修者快速涌了进去,姜天毅准备了一些特殊礼物要奚落古海的,可古海诡异的真的开业了,这些礼物也就作废了啊。

  “真的开业了?不可能啊?他哪来的货?真的有好的货吗?”姜天毅不相信的走了进去。

  “哗,真的全是货,五层楼,全部填满了,好多乐器啊!”

  “这一层居然全是古琴,这古琴质量,不比天下第一琴楼的要差啊,啊?这价格?只有天下第一琴楼的一半?什么?一半的基础上今天还打九折?我要了,我要了!”

  “这箫也不错啊,和天下第一琴楼一样的质量,只有他们七成价格?什么,还打九折?我早就想要了,给我,我要了!”

  “什么,拿着发票去那里付钱?还有发票?”

  ……………………

  ………………

  …………

  五层楼,都是抛光大理石铺地,墙上都贴的大理石,分外明亮,请来琴道大师在里面弹着轻松的曲子。让顾客行走其中,无比惬意。

  销售员也极为礼貌,事无巨细的给你介绍乐器的优缺点。

  只是,这内部店面,被分割成了很多个小店。

  “这是,街尾的二胡店?怎么在这里开业了?”姜天毅脸色一变。

  “那是隔壁街的古琴店,鼓做的最好,在这里专门划出一个区域给他卖鼓?”

  “那边,那边,这些都是银月城的特色店?都被组织起来,在这里开店?”

  姜天毅看着一个个小店,露出惊讶之色。

  众小店昔日,虽然总体比天下第一琴楼差远了,但,终究有些拿得出手的乐器。将好的乐器,进驻本街第一琴楼。

  双赢的局面诞生了。

  “呦,姜掌柜,你也来了啊,我这里有长笛,你以前可是夸过的。你可以看看,我们店最出名的!”一个青衣男子看着自己小柜台,看着姜天毅笑道。

  “你,陈掌柜,我不是跟你们说过了吗?不许给古海供货,你们忘记了?”姜天毅冷声道。

  “没有啊,我们没给他供货啊,我们是开自己的店,你看,我这牌子也挂进来了,我这是小陈长笛行!”陈掌柜马上赔笑道。

  “什么意思?你这不算供货?你看看,你卖了货物,钱却交到古海的人那里了!”姜天毅瞪眼道。

  “不是这样的,姜掌柜,钱还会退给我们的!”陈掌柜笑道。

  “哦?”

  “古海说,这里类似一个什么大商场,我们的品牌可以进驻商场里面,这里有大人气,只要我们质量好,卖多少,各凭本事,商场里的规矩,扣点。比如我们,扣点两成的销售额。”陈掌柜解释道。

  “扣点?你们品牌随意进驻?”

  “哪能啊,古海挑着呢,不是好的商品,不允许进驻,凡是销售假冒伪劣产品,更是要罚款的,我们开具发票,顾客到支付柜台付钱,只是为了好记账!”陈掌柜解释道。

  姜掌柜脸色一阵狂变:“商场?商场?扣点?古海,你居然想到如此曲线的方法!”

  “姜掌柜,我不跟你说了,今天生意特别好,改天再去你天下第一琴楼拜访啊!”陈掌柜赔了个礼,就去照顾客人了。

  第一天开业,早已吸引无数修者前来。

  物美价廉。而且有发票保证,新颖的销售模式,顿时让无数修者快速掏钱了起来。

  买乐器,跟不要钱一样,很多人都抢着购买。

  多个付款专柜处,都排了长长的队伍,都是来送钱的。

  钢琴的预售业务冷清了,可这商场里,却是瞬间人声鼎沸。

  消息如长了翅膀一样,飞了出去。

  姜天毅失魂落魄的走了出去,口中不断念着:“完了,完了,天下第一琴楼完了!”

  成本?古海根本不需要成本,只要会做账和管理就行,每天坐着收钱?

  乐器的货源?根本不需要。尝到甜头的店家,会挤破脑袋进驻这个商场的。

  可笑自己还想着封杀了古海货源,这,还能封杀吗?

  这些小店,的确不如天下第一琴楼,可他们也有自己专攻的东西啊,专攻的乐器,不比自己的差,而且还便宜很多。

  那些修者又不是傻瓜,两方一对比。天下第一琴楼就被舍弃了啊。

  姜掌柜失魂落魄的走回天下第一琴楼。

  此刻,天下第一琴楼之内,空荡荡的一片,只有寥寥几个顾客。

  “姜掌柜,对面琴楼开业,很多人都去看了,你也去过了,怎么样,对面的乐器是不是差的一塌糊涂?要多久会倒闭?”安少爷喝着清茶,笑看走进来的姜天毅。

  姜天毅露出一丝苦笑道:“安少爷,古海不仅仅是商业奇才,他是个商业天才,前些天的钢琴曲,只是为了今日的造势,钢琴赚的钱,只是添头而已,只是为了造势。我们都被骗了,都被骗了!”

  “什么?造势?”安少爷眉头一挑。

  “是啊,卖钢琴只是为了造势,本街第一琴楼,才是最可怕的吞金神兽,我天下第一琴楼,危矣!”姜天毅苦涩道。

  [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