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十七章 多版本变化
  银月山庄老庄主喜欢《卡农》,并且订购了两架钢琴。

  这比古海先前的弹琴更加震撼,无数从银月城赶來的修者,看到本街第一琴楼外那人山人海争签预售合同的修者,顿时跟着冲了上去。

  不值,人家老庄主都觉得值,你觉得不值,不想买别挡着我。

  卡农曲子不好,人家老庄主都喜欢,你那欣赏水平可以离开银月城了。

  十几个被天下第一琴楼请來的琴师,此刻早已灰溜溜的逃走了。

  再留下就引起公愤了。

  刚才好多修者想要买钢琴,众琴师用自己的威望制止了他们,现在很多修者买钢琴的序号都排在后面了,那群修者早已将他们骂翻了。

  众琴师逃了出去,一个个面露苦涩。

  “这次被天下第一琴楼坑苦了。”

  “是啊,就拿那点钱,我的一世英名啊。”

  “老庄主怎么这个时候派人來了,古海怎么那么幸运。”

  “这是报应吧。”

  ……………………

  ………………

  ……

  众琴道大师苦涩的躲了起來。

  本街第一琴楼。

  楼下是如潮水般订购钢琴的顾客。

  楼上,流年大师、上官痕、龙婉清都露出回心的笑容,这一役算是打响了。

  沐晨风看着古海手中的那个资格贴,此刻满脸茫然:“为什么会这样,我琴弹的那么好,考了九次都得不到资格贴,古海谈的那么渣,银月山庄却主动送上资格贴來。”

  “这不公平,他弹的都沒有意境。”沐晨风郁闷的在心中呐喊。

  可古海那资格贴货真价实,而且还是老庄主亲自发的,他怎么那么好运气。

  “古海,恭喜你,你也可以参加授琴大会了。”龙婉清笑道。

  古海微微一阵苦笑道:“其实,我弹得不好,只会曲子,沒有意境,到时也是浪费,要不,这个资格贴,给你吧。”

  一旁沐晨风翻着眼睛看着古海,这资格贴,你就随便送人吗,呃,好像自己那个也是他送的,想到这,沐晨风越发纠结了。

  “我不要,我可弹不好。”龙婉清摇摇头。

  “要不,流年大师去吧,我不太想去。”古海又递给了流年大师。

  “古舵主,还是你去吧。”流年大师摇了摇头。

  一旁沐晨风幽怨的目光中,心里骂了句:“矫情。”

  最终,古海强烈坚持下,资格贴被强行送给流年大师了。

  “沐舵主,我也沒想到本街第一琴楼一炮打响了,所以,想请你帮个忙。”古海说道。

  “古舵主,你说。”沐晨风此次却客气很多了,但心中依旧有些不服一般。

  “本街第一琴楼,接下來一段时间,会非常繁忙,我这几十个属下要处理太多的事情,可能有些忙不过來,想向你借一些人,你放心,他们的辛苦费,我來付。”古海说道。

  “这个沒问題,你要多少人。”沐晨风好奇道。

  “一千。”古海说道。

  “呃。”沐晨风意外的看看古海,要这么多人,最终,沐晨风点了点头:“好。”

  银月山庄老庄主订购钢琴的消息,顿时传向了银月城的四面八方,无数修者都好奇的前來看看钢琴是什么模样的,城中沒有听过卡农的人,也纷纷进入这片区域,感受一下连老庄主都说好的音乐到底什么样子。

  同时,钢琴的价格也让无数修者瞪大了眼睛,一百上品灵石。

  虽然有老庄主买钢琴在前,众人不会口中说它贵,但心里还是会想的,为什么那么贵。

  这时,此条街的修者们,指着告示上的极限琴和钢琴一百倍的标价,绘声绘色的告诉你,天下第一琴楼,是怎么黑古海钱的。

  “什么,天下第一琴楼是黑店。”

  “钱多进去,就抢,不会吧。”

  “天下第一琴楼,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來。”

  ……………………

  ………………

  ……

  无数修者一开始根本不信,但,由不得他们不信,很多人都赌咒发誓说亲眼所见,那肯定是事实了。

  去买琴,很多人都摇了摇头。

  街道上,虽然前來无数修者,可,进入天下第一琴楼的却寥寥无几。

  天下第一琴楼、本街第一琴楼,就是冰火两重天的节奏。

  街的这一边,人声鼎沸,买不到琴都要先付钱,排着十个队伍,不断的签着合同,付钱。

  灵石并沒有收起了,而是全部堆上了钢琴旁边的露台,堆得跟小山一样。

  而对面,天下第一琴楼,此刻却是一片萧条,偶尔几个修者进入其中,很快就出來了,诺大天下第一琴楼,空荡荡的一片。

  安少爷、姜天毅脸色难看的看着对面。

  “安少爷,我算看出來了,这古海卖钢琴,不仅仅是为了赚钱,更是为了要整跨我们天下第一琴楼,他是在抹黑我们,还让我们无能为力。”姜天毅脸色难看道。

  “商业规矩。”安少爷脸色阴沉道。

  “是啊,古海每天都会弹奏一下卡农,那灵石就如山的堆积起來了,他只是商业宣传,我们若是采取非正当手段,会被整个行业唾弃的。”姜天毅脸色难看道。

  “恭喜这位第七千七百位顾客,古先生说,此具‘极限琴’买自天下第一琴楼,算作添头,送给你。”陡然,街道上传來一个大瀚官员的呼喊之声。

  “嗯。”姜天毅皱眉望去。

  却看到一个大瀚官员,将标价一百中品灵石的极限琴,送给了一个手抓合同的顾客。

  露台之上,灵石已经堆成小山了。

  古海站在对面露台,对着姜天毅露出轻轻一笑。

  “呼。”

  翻手,所有灵石全部收入令牌小空间了。

  “这才第七天,第七千七百位顾客,七十七万上品灵石进账了,而古海根本沒有任何损失。”安少爷脸色阴沉。

  “商业奇才啊,七天,呵呵,安少爷,我们这次遇到的对手,可真不简单,在我们这丢的钱,七天就赚回去了。”姜天毅苦涩道。

  “我不管他是什么商业天才,哼,从來沒有人让我如此憋屈,姜天毅,你有办法弄垮他的琴楼。”安少爷冷声道。

  “安少爷不说,我也不能看着天下第一琴楼从此生意萧条,不过,安少爷不需要太担心,他这样做,有利也有弊端。”姜天毅轻笑道。

  “哦。”

  “其一,他沒有货源,沒有铸琴工匠,沒有古琴,沒有各种乐器,他如何和我们竞争,等装修好了以后,沒有货卖,他只有钢琴,有什么用,就算有货源了,可是,他们的底蕴才多少,他们各种乐器质量肯定沒有我们好,所以,竞争不过我们的。

  其二,钢琴,也就这段时间热销,等过段时间,人们冷静下來,还会花那么多钱买钢琴吗,有钱人终究是少数,一百上品灵石买个非灵木乐器,呵呵,往下去,买钢琴的会越來越少的。

  到时,本街第一琴楼,后继无力,还是会倒闭的。”姜天毅笑道。

  “慢慢等吗,我不想等。”安少爷冷声道。

  “那就给我们琴楼造势,请琴道大师來弹琴,吸引人來我们琴楼,花大代价,不停的请琴道大师前來,与对面打擂。”姜天毅沉声道。

  “那就请啊。”安少爷沉声道。

  “是。”姜天毅应声道——

  如姜天毅所料的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订购钢琴的人数在缓缓减少之中,不过,本街第一琴楼每天都是围满了人。

  天下第一琴楼的反击开始了。

  以前隔一段时间,才会有一次琴道大师前來演奏,如今开始,天天有琴道大师前來演奏。

  演奏之际,强大的意境顿时让街上的修者驻足感受。

  不同的琴道大师,不同的意境,一时间,这条街再度好似开了一个盛会一般。

  卡农天天听,不说腻味,但终究已经失去了一开始的新鲜感。

  天下第一琴楼的人气在快速增加之中。

  本街第一琴楼中一间装修好的屋中,沐晨风焦急的冲入其中,刚好看到震惊的一幕。

  古海翻手取出五十万上品灵石递给上官痕。

  “看到想要吃的,就买下來,别舍不得花钱。”古海看着上官痕郑重道。

  沐晨风到嘴边的话,彻底忘了,脸上露出一股茫然的复杂。

  这水舵主也太大方了吧,给属下买吃的零花钱,一给就是五十万上品灵石,五十万上品灵石啊,你砸我吧,我也想买吃的。

  沐晨风幽怨的看着这土豪。

  “流年大师,上官痕此去买吃的,可能不太安全,有劳你费心了。”古海看向流年大师。

  “放心,我会保护好上官痕的,你也照顾好堂主。”流年大师点点头。

  “我会的。”古海点了点头。

  “流年大师,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龙婉清也笑道。

  流年大师点了点头,上官痕用刚买的一个储物装备收起了五十万上品灵石,扭头刚好看到目瞪口呆中的沐晨风。

  “呃,沐晨风,怎么了。”龙婉清疑惑道。

  这时,沐晨风才清醒过來一般,马上焦急道:“对面天下第一琴楼,请了大量琴师前來,今天两个琴师轮流弹琴,很多顾客都被对面吸引过去了。”

  “沒事,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了,等我这琴楼装修好,他天下第一琴楼就可以倒闭了。”古海笑道。

  “啊,可你都沒货啊。”沐晨风露出一丝茫然。

  虽说不在意,古海却再度走上了三楼露台。

  沐晨风、龙婉清跟着一起走了上去。

  果然,对面的琴楼中,再度传來了琴声,琴声悠扬,带着一股强大的意境,四周花叶纷飞,光芒四射,很多修者都前去听曲了。

  古海却是缓缓再度走到钢琴前。

  “打开扩音阵法。”古海开口道。

  “是。”

  “嗡。”

  扩音阵法打开,瞬间,吸引了很多修者。

  “看,古海又要弹琴了,又是卡农,虽然很好听,但

  b0b0

  terstyle=background-image:url(/img/1436349717404/32846786/-)>我已经听好多遍了。”

  “钢琴只能弹奏卡农吗。”

  “虽然很多遍了,但,我还是想听钢琴的感觉,别的乐器,终究沒有这个感觉。”

  ……………………

  …………

  ……

  很多修者转过头來看向古海。

  “当当当当…………。”

  钢琴曲缓缓响起了。

  “咦,不对,这不是卡农。”

  “呃,不,就是卡农,可感觉怎么变了。”

  “这就是卡农的曲子啊,可有些地方,古海弹错了吗,而且更快了。”

  “这样听也挺好听的。”

  …………………………

  ………………

  ……

  一曲特别的卡农缓缓传向了四面八方。

  城中凡是听到这曲子的人,都露出茫然之色。

  “这是卡农吗,为什么不一样了呢。”很多人露出好奇之色。

  钢琴曲弹到一半,古海的声音忽然响起。

  “卡农,是一个曲式,不仅仅是一个曲子,可以千变万化,一切变化,全在弹奏者喜欢,从今天起,我将不再重复一开始的卡农,今天这首就是卡农的一个变化版本,叫着《摇滚卡农超级疯狂钢琴版》。”古海的声音传來。

  “摇滚卡农超级疯狂钢琴版。”

  “摇滚,什么是摇滚。”

  “超级疯狂钢琴版,什么意思。”

  ……………………

  …………

  ……

  在所有人好奇声中,这首变化的卡农速度越來越快,起初还和之前卡农很像,渐渐的,当快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不一样了,最少听的感觉不一样了。

  先前只是此起彼伏、连绵不绝的感觉,而现在,却是波涛汹涌的震撼。

  好似大水冲刷而來,狂暴的洪水犹如大闸泄洪一样,轰然冲击向你的心灵。

  用钢琴模仿出了摇滚,那激烈的声音一出,顿时点燃了无数修者心中的激情火焰一般。

  一个字,燃。

  好似火焰在心里凶猛的燃烧,一波一波,疯狂的冲击之中。

  一首超燃的钢琴曲,顿时调动了无数修者心中一片激荡。

  “这,这是卡农吗,我听错了吧,这么激烈。”

  “《摇滚卡农超级疯狂钢琴版》,这是卡农的变化吗。”

  “我也要学这首曲子,太凶猛了。”

  ……………………

  ………………

  ……

  无数修者一瞬间被这带感的音乐引爆了一般。

  天下第一琴楼之前,听着琴道大师琴声的修者们,顿时精神猛地一震,从各自幻境中走了出來,耳边听着那魔音般的激荡,一个个纷纷离开天下第一琴楼区域,到了古海琴楼不远处。

  “这是,摇滚卡农超级疯狂钢琴版,原來卡农可以变啊。”无数修者惊喜的看着弹奏中的古海。

  这些天已经消磨了的一丝激动,再度点燃而起,跟着那激情的音乐,一个个脑海中音符疯狂跳动。

  不远处一个小院之中。

  婉儿仙子看着远处弹琴的古海,眉头再度皱起:“《摇滚卡农超级疯狂钢琴版》,境界上比一开始的《卡农》差了好多,但,却带着一股新的力量,激情吗,果然是超级疯狂。”

  银月山庄。

  老庄主探手一挥间,古海的弹奏也传了过來。

  “《摇滚卡农超级疯狂钢琴版》,呵呵,还真是生机无限啊,年轻人,年轻真好。”老庄主感叹道。

  超燃的钢琴曲,顿时将天下第一琴楼的布局打的七零八落。

  琴道大师不同意境弹奏,居然还比不过你一个发疯了的弹奏。

  姜天毅、安少爷愕然的看着那疯狂弹奏中的古海,古海指头已经只剩下残影了,那手速,那疯狂激荡的音乐,听的二人脸色越发难看。

  而此刻银月城中,受到这首卡农变化曲子的感染,无数修者好似一瞬间醍醐灌顶一般。

  “改变。”

  “对啊,卡农那不断的重复,可以变快,可以变慢,可以加很多改动的啊。”

  “我也能改动卡农。”

  “卡农,只要主体不变,可以千变万化。”

  “摇滚卡农超级疯狂钢琴版,太激烈了。”

  ……………………

  …………

  ……

  无数修者露出惊奇之色,脑海中好似划过一道亮光一般。

  《卡农》,古海前世听过的经典版本,就有十几个版本,各电视剧、电影上,面对不一样的环境,都可以更改一些,改过之后,却别有一番韵味。

  “当当当当当………………。”

  疯狂的卡农,开始再度席卷银月城。

  对面天下第一琴楼之上,安少爷脸色一沉:“卡农,居然是个曲式,可以不断居然变化。”

  “糟了,古海这是引领全民的口味啊,他再度挑起所有人的好奇了,卡农可以改动,只要喜欢卡农的琴师,都会情不自禁改动出一首属于自己的卡农,这,他怎么想到的。”姜天毅脸色一变。

  果然,和姜天毅猜测的一样,随着古海一首《摇滚卡农超级疯狂钢琴版》奏出,顿时,无数城中琴师都用自己的乐器奏出了自己的卡农。

  速度可以改变,一些音节也可以改变,顿时,一份份独特的卡农开始四处开花,不断响彻银月城。

  改动曲子,对于琴师來说,可是非常有趣的事情,弹奏一首自己创作的曲子,比弹奏别人的曲子可更让人兴奋。

  卡农就是如此,可以让你改,让你变,不一样的风格,顿时让所有人为之亢奋无比。

  一时间,银月城开始全面卡农时代,各处各地都有卡农爱好者们进行创作。

  一时间,卡农变的越來越出名。

  非常好改动,改动后又很动听,好似人人都变成大作曲家一般,玩的不亦乐乎。

  人人都爱卡农。

  一时间,天下第一琴楼准备打擂台的琴师们,全部蔫了,听众都去自己创造曲子了,哪有功夫听你弹琴。

  天下第一琴楼的第一波宣传,宣告失败。

  ps:三更毕,这是感谢盟主‘吳襲宇’的,今天更新了一万三千字,歇一下,停两天再补剩下的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