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十六章 钢琴热卖
  这是第二更——

  “此钢琴曲名叫《卡农》,我用钢琴弹奏了五遍,想必诸位琴道大师早已记住,欢迎诸位用各种乐器,重奏《卡农》。”古海声音通过扩音阵法传了出去。

  顿时,城中无数琴道大师都精神一振,是啊,我可以用古琴弹奏。

  沒有意境的曲子,对普通修者的吸引力一般,但,对这些懂音乐的人來说,却是极为难得,你沒有意境,我可以融入我的意境啊。

  从听第一遍开始,所有人就知道,这必然是一首传世之曲。

  犹如魔音,不停的在脑海中回荡。

  普通修者也就罢了,琴道大师,纷纷取出各自的古琴,开始弹奏起了《卡农》。

  五遍,足够众人记住,用古琴弹奏还不够,用笛子吹奏,用古筝拨动,用长箫吹出,传世之曲就是如此神奇,各种乐器演奏出來,都是那么的动人。

  每弹奏一遍,众修者都要怀念一次最开始的钢琴曲。

  钢琴,钢琴到底什么琴。

  “卡农,好古怪的名字。”不远处的一个小院之中,婉儿仙子露出一丝惊奇。

  本街第一琴楼之外,一众修者听了古海的曲子以后,却再也沒有人鄙夷古海了。

  沒有意境,可这曲子却是动人无比,无可挑剔,最少,以他们的音乐水准,还不会挑刺。

  龙婉清、流年大师、上官痕都是长呼口气,眼中闪过一股赞许的看向古海。

  沐晨风此刻,无比纠结,自己的琴道还比不过这蛮夷小子,不可能啊,他根本弹不出意境來,可,这曲子…………。

  对面天下第一琴楼之中。

  安少爷和姜天毅却是脸色阴沉。

  楼下,天下第一琴楼的客人已经走空了,一个顾客也沒有。

  从第一遍听完开始,二人就知道不妙了。

  “弹得不够娴熟,还很生疏,但这曲子却是……。”姜天毅脸色无比难看。

  若是普通曲子,那也就罢了,姜天毅能成为天下第一琴楼的大掌柜,本身就是一个琴道大师,岂会听不出曲子之经典。

  “卡农,哼,姜天毅,你的人呢,你不是早就准备好人了吗,他们怎么还沒去。”安少爷沉声道。

  姜天毅点了点头,传音给人群中的几个琴道大师。

  几个琴道大师也是脸色一阵难看,让我去批这传世之作。

  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此刻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不过如此,不堪入耳,不可救药,不知所谓。”一个琴道大师冷声道。

  “啊。”四周修者一片哗然,扭头望去。

  “王大师,东城的琴道大师啊,点评好多曲目的,德高望重。”顿时有人认了出來。

  露台之上,古海扭头,看了一眼这王大师,露出一丝轻笑道:“你是在说我的卡农。”

  “不错,通篇都在重复,澳门赌博网站:重复,不停的重复,我沒听过哪个曲子,有二十八次重复的,简直就是稚童之曲。”王大师冷声道。

  “不错,一首曲子,连一点意境都弹奏不出,简直就是噪音。”又一人出來点评。

  “这是陈大师,南城的琴道大师,曾经进入过银月山庄的啊。”有人又认了出來。

  “沒有意境,就是噪音了。”古海冷笑道。

  “哼,还有这什么钢琴,不知所谓,奇淫技巧,不配谈曲。”

  “一个普通材质制造的怪琴,还想卖一百上品灵石,做梦吧,你是想钱想疯了。”

  ……………………

  ………………

  …………

  一群琴道大师站了出來,不断的数落着卡农的不好,不断的数落着钢琴的笨重,不断的取笑古海那惊天的标价。

  四周原本沉醉卡农的修者们,此刻也迷糊了。

  难道这钢琴真的一塌糊涂,这曲子真的不堪入目,我听还可以啊,可这些都是琴道大师啊,他们为什么都一致的说不好。

  很多修者茫然的看着这一幕,陷入了费解和沉思,同时对卡农和钢琴产生了一丝怀疑。

  对面天下第一楼中,安少爷和姜天毅慢慢露出笑容,只要舆论转过來,看你如何翻身。

  古海微微一笑,看了不远处的上官痕,上官痕点了点头,好似正要有所动作。

  “一群蠢货,如此传世之音,居然都成了你们口中的糟粕,愚蠢至极啊,哈哈哈哈。”陡然人群中一声大笑传來。

  “嗯。”古海微微一愣。

  不远处的上官痕摇了摇头,表示不是自己安排的。

  古海扭头望去,却看到人群中,缓缓走出一个中年男子,男子面容颇为俊秀,长发后梳,扎起一个马尾辫子,宽大的紫红袍子,衬托着一股超然的气度。

  “你是何人。”一众琴道大师瞪眼看着这个忽然打岔的男子。

  “你们这群蠢货,不配知道我是谁,哈哈哈哈。”男子大笑道。

  扭头,男子看向古海,微微一礼道:“今日听到‘卡农’,虽与以前所听曲目风格迥异,但在下肯定,这曲子,必将传世,同时引领一种新的曲风,在下司马长空,今此前來银月城,能听到此曲,已经不枉此行了,古先生,你这钢琴之音好生独特,仅为奏此一曲。”

  司马长空。

  古海看着眼前男子微微一笑道:“不,此曲只为此琴。”

  “哦,如此说來,此钢琴还能奏出其它传世。”司马长空微微一愣。

  “这只是开始。”古海笑道。

  “如此,在下愿先购十台钢琴。”司马长空笑道。

  “我那告示,你看到了。”古海问道。

  “半年嘛,我知道,我还等得了。”司马长空不以为意道。

  “一百上品灵石,一台。”古海强调道。

  “哈哈,钱财如粪土,怎可衡量天音。”司马长空大笑道。

  “如此,那边签合同吧。”古海指了指不远处。

  司马长空点了点头。

  在所有人瞩目之中,走到几个大瀚官员面前,那大瀚官员早已准备好了合同,递给司马长空。

  司马长空扫了一眼,露出一丝笑容道:“好个预售合同,有意思,哈哈哈哈。”

  司马长空看完,大笔一签,继而取出一千上品灵石,就递了出去。

  四周修者一起茫然的看着这花一千上品灵石买了几张纸的男子,继而一起看向刚才凶评钢琴的一众琴道大师。

  打脸啊,这是**裸的打脸啊。

  刚才你们还说这钢琴一无是处,转眼之间,就有人花一千上品灵石,买半年后的钢琴了。

  一众琴道大师脸色涨的一红,但终究有厚脸皮的。

  “哈哈哈哈,这是古海自己找的托吧。”一个琴道大师冷笑道。

  “呃。”四周修者微微一怔。

  其它琴道大师纷纷支援道:“不错,谁会花一千上品灵石买几张纸,我不会,你们会吗,哈哈哈,这就是托。”

  “不错,这也太假了,你以为这样,我们就会买你钢琴吗。”

  “别做梦了,那丑货,给我一百上品灵石,我都不要。”

  …………………………

  ……………………

  …………

  一众琴道大师不断嘲讽之中。

  刚刚震撼司马长空的一众修者,再度茫然了起來。

  众人终究只是普通修者,在一众修者心中,有意境的琴音,才是好琴音,而且琴道大师都开口说差,那或许是真差吧。

  司马长空也沒有理会,拿着自己的合同到一旁看了起來。

  而龙婉清等人却是一阵焦急。

  此刻,从四面八方赶來越來越多的修者,都惊奇的想要一睹钢琴风采。

  可是,此刻一大群琴道大师在一旁点评,数落钢琴如何之差,众人们也一阵迟疑。

  “给我一份合同,我要一架钢琴。”又一个不差钱的人上前买了起來。

  “又有人买了。”

  “别买了,都十几个琴道大师说钢琴差了,你还花这冤枉钱。”

  “我就喜欢,我不差钱。”

  ………………

  …………

  ……

  卡农的效应非常的大。

  古海沒有继续说什么,虽然数落钢琴的人越來越多,但,买钢琴的人也不少。

  一个时辰后,已经三十架钢琴预售出去了。

  总有不差钱的,总有狂爱卡农的。

  很多人想买,可终究被‘预售’和‘大师点评’拦了下來,一时间满脸担心。

  大师们不遗余力的数落着钢琴,恨不得要上前砸了钢琴才好。

  无数修者琢磨不定,买,还是不买。

  对面,安少爷难看的脸上,慢慢恢复了一丝生气。

  “安少爷,这股风气止住了。”姜天毅长嘘口气笑道。

  先前好险,差点就被古海销售成功了,还好,还好自己有所准备。

  唳。

  陡然,远处一只巨大的仙鹤从天而降,落在了街道之上,仙鹤后背之上,站着一个青衣男子。

  “那是,银月山庄的少庄主。”陡然有人惊叫道。

  “银月山庄少庄主,云默,他怎么來了。”

  “云默少庄主,好像有几年沒露面了。”

  “难道是因为卡农。”

  ……………………

  ………………

  ……

  四周修者惊奇的看向这忽來的青衣男子。

  “古海何在。”云默忽然叫道。

  古海露出一丝意外,缓缓走了出來:“鄙人古海,阁下是。”

  “我是银月山庄的云默,庄主对你的《卡农》比较喜欢,让我给你送一份‘授琴大会’的资格帖。”云默笑着递來一份资格贴。

  古海茫然的接过。

  四周无数修者都瞪大了眼睛。

  “我刚才听到了什么,老庄主喜欢《卡农》,我沒听错吧。”

  “王大师刚才还说,卡农不过如此,不堪入耳,不可救药,不知所谓,呃,我该听谁的。”

  “咦,王大师人呢。”

  ……………………

  ………………

  ……

  四周修者好奇的看向一众大师,而一众大师此刻一脸羞愤,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要是换做别的琴道大师夸卡农,自己还可以仗着身份与他辩一辩,这银月山庄老庄主,自己与他唱反调,那纯粹是脑袋被门夹了啊。

  7d8a

  谁不知道老庄主德高望重,在银月城,琴道无人可比,为银月城第一。

  他说好,那就是标准,所有人的标准。

  如今老庄主喜欢卡农,那自己之前,不是等同放屁。

  脸上这巴掌被打的,比司马长空还要狠,还要响亮,今天过后,所有人都将知道自己的事迹,这丢人可丢大了。

  “老庄主喜欢就好,多谢你的资格帖。”古海笑道。

  “庄主说,你这钢琴颇为奇特,想要我买一个回去。”云默笑道。

  “这个真不好意思,钢琴制造繁琐,我这里只有这一台,需要展示,我们这,按照签合同顺序,半年后开始出货。”古海摇了摇头道。

  云默皱了皱眉,点了点头道:“好吧,那我先订购两台。”

  “多谢惠顾。”古海笑道。

  云默留下了钱,带着合同离开了。

  而此刻,四周修者早已惊呆了。

  银月山庄,这可是天下闻名的铸琴世家啊,不止大乾天朝,而是整个天下都是闻名的铸琴世家,他们都要买钢琴。

  刚才谁说钢琴是不入流的玩意的,咦,刚才的一群大师呢,他们哪去了,刚才不是阻止我买钢琴的吗,人呢,怎么一个也沒有了。

  “给我一台,我要一台,快,这是灵石。”

  “我先來的,我先來的,给我一台。”

  “给我合同,快,我的合同序号在前面,快。”

  …………………………

  ……………………

  ………………

  顿时,无数修者一窝蜂的冲了上來,那场面,差点将大瀚官员签合同的台子掀翻掉一般。

  谁知道钢琴制造要多久,迟一点签合同,就迟一点得到。

  这可是银月山庄老庄主都想买的钢琴啊。

  一百上品灵石,你嫌多,呸,老庄主看上的钢琴,一百上品灵石都不值,买不起,滚一边去,别挡着我买钢琴。

  人山人海的潮流冲过來,顿时,大量大瀚官员冲了上來,开始摆开桌子,分流买琴队伍了。

  “别争,别争,排好队,一个一个來。”大瀚官员们大叫道。

  场面还是乱糟糟的,后期赶來的修者,看前面争得头破血流,也纷纷冲上去排队了,这就是一个从众现象,他买你买,我也要买。

  况且还是银月山庄老庄主指明要的,这不仅仅是个乐器,更是一个身份的象征。

  古海一群人站在露台之上,看着对面的天下第一琴楼,古海嘴角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

  而这一丝温和的笑容,看在安少爷和姜天毅的眼中,却好似莫大的嘲讽一般。

  ps:感谢诸位龙套楼留名,司马长空面试成功,另,琴棋书画,琴依旧是古琴为主,钢琴只是一个过度,希望一些朋友不要太过纠结于此,观棋也不容易啊,一边想写出自己心中的一些灵感,一边要照顾一些读者的心结,真不容易的,最后,这是第二更,今天还有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