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十五章 老庄主的意境复原
  第十五章老庄主的意境复原

  今天三更,这是第一更——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卡农进行中。

  古海弹奏的是《d大调卡农》,最完美的卡农,也是昔日地球唯一公认的《卡农》。

  沒有琴师融入的强大意境,只有曲音缠绵,叠叠荡荡,此起彼伏,连绵不断,曲中,很多音调都在不停的重复,可就是这重复,却一点也听不出单调的感觉,越听越有韵味,越听越想听的感觉。

  沒有意境,只有曲调,可就这曲调好似压过了无数意境一般。

  银月城的修者,音乐修养都不凡,虽然沒有意境,但曲调中却有着无数的回味无穷。

  本街第一琴楼之下,原先准备看古海笑话的修者们,此刻却渐渐严肃了起來。

  來此的人,听过各种各样的经典曲目,可这一首,却根本沒听过。

  很多人闭起了眼睛。

  琴声中沒有意境,那就我们听着曲调在脑海中自己模拟一个意境吧。

  很多人,慢慢的陶醉其中。

  龙婉清、流年大师、上官痕都慢慢沉浸在了这动人的曲目之中。

  沐晨风却是瞪大眼睛,口中不停的念着‘不可能的,古海弹的这什么曲目,为何我沒听过,可又那么好听呢,’

  对面,天下第一琴楼之中。

  安少爷、姜天毅脸色却是越來越阴沉,二人音律都是极为擅长,可就是因为擅长,才听出这个曲子的不凡。

  本來,这么动人的曲子,是赏心悦目的,可此刻听起來,却好似地狱之声,在向自己宣战一般。

  “怎么可能,钢琴,这首曲子,用其它乐器也能演奏,可是首场为什么是钢琴,他哪來这么好的曲目,他哪里來的。”安少爷脸色阴沉道。

  “安少爷,这首曲子之中,有愉悦,有忧伤,我甚至还听到了生死轮回,怎么可能,沒有意境的曲子,也能达到这个效果,古海,钢琴。”姜天毅脸色难看道。

  无数懂音乐的人,听到这这首卡农,纷纷停下了一切,仔细听了起來。

  这是一场心灵的洗礼,听着音乐好似忘记外界一切纷扰,听着听着,好似跟随着音乐一起欢乐,一起忧伤了。

  天下第一楼中,一些來买琴的人,此刻忽然停下了脚步。

  “客官,这口琴你要吗。”

  “不要吵。”

  “客观,你还沒付钱呢。”

  “我不要了,别拦着我。”

  …………………………

  ………………

  ……

  一个个前來买琴的人,纷纷停下了手头一切,缓缓的走出天下第一楼,随着其他人一起,看向对面本街第一琴楼露台之上的那个燕尾服男子,古海。

  一曲结束,古海又重复了一遍。

  神曲的魅力就在此,你听了一遍,再听一遍,一点也不腻。

  露台之下,围着的人越來越多。

  通过扩音阵法扩散出去的声音,传递向银月城四面八方。

  各个地方,原先人们正在忙着自己的事情的,但,此刻却是忽然停了下來。

  “老王,别弹你的琴了,听,听,快听,这什么曲子,我怎么听出一股忧伤的感觉。”

  “什么忧伤,这明明是愉快的音乐。”

  “不对,不对,我感觉是缠绵的爱情。”

  “不,我感觉是生离死别的分离。”

  …………………………

  ………………

  ……

  渐渐的,人们争论停止了,扩音阵法扩大的区域,保持在十分之一城池。

  其它十分之九的城池人声鼎沸,而这十分之一城池却是静悄悄的一片,只有一个声音,卡农的声音。

  沒有意境幻境,只有曲调的婉转变化,可就这曲调,却瞬间抓住了无数人的心。

  天下第一琴楼不远处的一个小院之中,一名白衣女子,蒙着面纱,妙曼的身材,玲珑有致,香炉中焚烧着香气,女子抚摸着古琴,一副极为美丽的画面,若是有修者在此,一定会认得,此女子正是不久前被天下第一琴楼请去弹琴的‘婉儿仙子’,也正是古海一入城中就被琴声代入幻境的琴道大师。

  外界卡农传來,婉儿仙子先是眉头一皱,如此大声,打扰她创作了,可紧接着,卡农的曲调传來,那滚滚缠绵的曲调,重复中重复,却慢慢将婉儿仙子代入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之中。

  “这,音符不断重复,居然一点也不单调,此曲以简御繁,已臻化境了,到底是谁。”婉儿仙子惊讶的站起身來。

  扩音阵法所能扩大的范围只有十分之一银月城,自然沒有传递到银月山庄。

  银月山庄之外,无数琴道大师前來,在山庄之外,弹奏自己拿手的曲子,以期待通过银月山庄的考核。

  山庄之内,一个凉亭之中,老庄主正在擦拭着自己的古琴,陡然,眉头一挑,露出一丝讶色。

  “叮叮叮。”

  老庄主探手在古琴上一波动,顿时,一道诡异的音符直冲而出。

  音符一出,山庄外弹琴的修者们,顿时脸色一变,因为他们的古琴,忽然沒有声音了。

  沒有声音了。

  众人快速去弹自己的古琴,澳门赌博网站:可就是沒有声音。

  “怎么回事,我的古琴弹不出声音了。”

  “我的也是。”

  “不对,琴弦在颤动,在颤抖,这是音波,一股超越我等听力范围的音波,有人弹琴,共振了我们的古琴。”

  “谁,谁的能影响我的弹琴。”

  ……………………

  …………

  ……

  一众琴道大师纷纷露出骇然之色,谁的琴力如此之强。

  就在众人惊慌之中,一个银月山庄的弟子走了出來。

  “庄主有令,诸位稍安勿躁,刚才的‘消音术’是庄主所拨,诸位噤声,不要打扰庄主听曲。”那银月山庄弟子叫道。

  “啊,是。”一众琴道大师张口茫然的点了点头。

  是老庄主的消音术,那就正常了,可谁的曲子能让老庄主如此在意,我们什么也听不到啊。

  山庄内,凉亭中。

  老庄主听着曲子,可其他人根本听不到,众人露出疑惑之色。

  老庄主微微一笑,探手一拨古琴。

  “嗡。”

  虚空微微一颤,继而,在这一颤的虚空中,《卡农》钢琴曲顿时传了过來。

  那悠扬的曲声顿时听的一众银月山庄弟子眼睛一亮。

  老庄主听曲,很快,古海又一遍《卡农》结束了,古海开始弹奏第三遍了,可三遍了,好似还是听不腻一般。

  “云默,这首曲子,感觉如何。”老庄主笑道。

  “它给我有种穿透脊梁的颤抖,直达灵魂深处。”一个青衣男子云默带着一丝惊叹道。

  “哦,你们说呢。”老庄主看看其他人。

  “我感觉到了悲伤,好似生死离别。”

  “我感到欢喜,有种情窦初开的感觉。”

  “我感到愉悦,喜欢一个人的愉悦。”

  ……………………

  ………………

  ……

  众人表述不一,好似看到了不同的东西一般。

  “庄主,我感觉,每个人听到的都是不一样的感觉,这首曲子,好似在讲一个故事,前面一段,好似在回忆着什么,是从容而温柔的低语,好似在询问着自己,还记得那些时光吗,还记得那些美好、忧伤的爱情吗。

  接着那段,却让我分外难过,好似在告诉我,那段时光找不回來了,美好不再有,爱情已经不在,一切已经成为过去,留下的只有惆怅和忧伤。

  音乐不断重复,好似再说,循环往复的是时间,不可回來的也是时间,在时间的长河里,虽然很多事随着岁月而沉淀,但是,有一道伤疤却不可磨灭,留给我们细细回忆,直到风烛残年,依旧无法抹平这段忧伤。”云默再度开口道。

  云默的解释,让老庄主满意点了点头。

  “虽然弹奏的还很生疏,但却是不可多得的曲子啊,钢琴,这就是钢琴曲吗。”老庄主露出一丝疑惑。

  探手一挥,古海的钢琴曲消失了。

  老庄主抚摸着古琴,用自己的古琴弹奏了起來,依旧是‘卡农’,但,此刻却用古琴模拟出了‘卡农’钢琴曲的声音。

  比之古海弹奏的还要浑厚,还要通灵。

  渐渐的,面前众人好似看到了一个实质的画面——

  画面中,一个因为战乱而沦为孤儿的小男孩,被一个善良的琴师收养,跟着琴师学会了弹钢琴,而且弹得越來越好,长大以后,成为一个远近闻名的大琴师。

  而有一天,一个美丽的富家千金误闯大琴师的居所,被大琴师的琴声感动,并且不可自拔的爱上了大琴师。

  富家千金请求拜大琴师为师,想要学琴,大琴师欣然接受。

  但,富家千金心思都在大琴师身上,学琴根本就沒心思,所以虽然学了很长时间,但还是一团糟,大琴师非常失望,对于富家千金不爱学琴非常生气,赶走了富家千金。

  富家千金伤心欲绝,委屈无比,向大琴师发誓一定会学好琴,获得本地第一名。

  富家千金回家之后,每天都在练琴,一刻休息都沒有,非常刻苦,非常认真,终于在半年后,获得了本地第一名。

  带着第一名前去和大琴师表白,但,大琴师却被征兵,带入战场。

  富家千金就一直等候这大琴师,一定要等他回來,一等就是三年。

  这期间,一个村长的儿子看上了富家千金,多次求婚,都沒能成功,为了让她死心,设下圈套,让人从战场带回一具碎尸,告诉她,这就是大琴师,然后送上大量礼物求婚。

  可富家千金根本沒有理会求婚,而是抱着碎尸哭了三天三夜,在第三天的时候,在大琴师教她弹琴的地方,割腕自杀了。

  在富家千金割腕自杀的第二个月,大琴师回來了。

  原來,在赶走富家千金沒多久,大琴师就想念富家千金了,沒了富家千金,自己少了很多很多快乐,只有失去才知道珍惜,原來自己不知不觉已经爱上她了<spanclass=characterstyle=background-image:url(/img/1436326448916/32846786/5050448516592793

  89df

  539png)>

  在富家千金离开这半年,大琴师开始书写曲子,想要用这首曲子向她求婚,这半年里,无数的思念凝聚在了三分之一的曲子之中,可忽然,战争开始,大琴师被征兵了。

  在战场上的三年里,大琴师又写出了三分之一的曲子,曲中尽是对富家千金的思念和分离的难过。

  当战争结束,大琴师急切的赶回來的时候,得到的却是这无法接受的噩耗。

  听村上人讲述富家千金故事,大琴师咆哮中嚎啕大哭,在接下來的一周里,感受着这生离死别的痛苦,终于在一周后,在富家千金坟墓前,弹下了这首求婚的曲子,连同最后的三分之一,包含了大琴师无尽的思念,无限的悲伤。

  村上之人,听到这首曲子,看着富家千金墓碑前大琴师的深情,无不流下了泪水,而就在那首曲子结束之后,大琴师也在富家千金死的地方,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画面戛然而止,老庄主面前的一众弟子,有好些眼睛已经红了起來。

  古海的弹奏沒有意境,老庄主却是将这股意境表达了出來,一个非常忧伤动人的故事。

  “云默,感觉如何。”老庄主问道。

  “庄主用意境展现了故事的全貌,我等才听明白了,曲声重复,却是大琴师在向富家千金不断诉说着爱意和思念。”云默分析道。

  “是啊,只有曲调,沒有意境,呵呵,这弹钢琴的,还真有点意思。”老庄主笑道。

  “啊,沒有意境。”云默惊讶道。

  “琴,一定要有意境吗。”老庄主笑道。

  “可是,那这只是普通的曲子啊。”云默皱眉道。

  “是普通的曲子,可是,作曲者和琴道大师相同吗。”老庄主摇了摇头。

  “呃。”

  “能作此曲,当有资格参加‘授琴大会’,你去给我送一份资格贴,还有,带一口钢琴回來给我看看。”老庄主笑道。

  “是,我马上就去,只是,他只有曲调,送资格贴给他,会不会有些……。”云默苦笑道。

  “痴儿,你还不懂吗,他已经不仅是琴师了,去吧。”老庄主笑道。

  “是。”——

  本街第一琴楼。

  古海一共谈了五遍。

  “嗡。”

  最后一个音结束了。

  四周静悄悄的一片,很多人都沉浸在其中。

  古海微微一笑:“此钢琴曲名叫《卡农》,我用钢琴弹奏了五遍,想必诸位琴道大师早已记住,欢迎诸位用各种乐器,重奏《卡农》。”

  古海一声,通过扩音阵法顿时传向了四面八方。

  “卡农,这叫卡农。”

  “好好听的卡农。”

  ……………………

  ………………

  ……

  四周无数修者缓缓从卡农的音乐中苏醒了过來。

  本街第一琴楼不远处,四周修者中,有着好几个人此刻都是皱着眉头。

  他们是姜天毅请來的琴道大师,原先准备在古海展示过钢琴曲后,开始数落钢琴,将钢琴批的体无完肤的。

  可此刻,五遍卡农结束,一众琴道大师张了张嘴,不知如何开口。

  这曲子,还能批吗。

  “诸位,时候差不多了,快去。”姜天毅的传音顿时传來。

  一众琴道大师脸色难看,可是,拿人的手短,众琴道大师拿了天下第一琴楼的好处,此刻只能硬着头皮上。

  第一个琴道大师跨了出來:“不过如此,不堪入耳,不可救药,不知所谓。”

  ps:这是第一更,今天三更,另,急求一个龙套,复姓‘司马’,下一章就会出现,是一个极为厉害的谋士,请‘司马家族’的龙套前往‘龙套楼’面试,今天第二更就会出场,需要龙套的,速來面试,面试地点,龙套楼中,快快快。